失眠疗法

睡前闭着眼听外语跟着背单词或句子,不管之前多清醒,十五分钟(也许更短?)内都会无法抵抗睡意。

本人亲测有效。

听学外语用的是以前说过的app, memrise(忆术家)。里面都是单词或短句,每句每词可反复点重复播放,点几次后人就已经渐渐迟钝,陷入半昏睡状态……

退一万步说,假设无效,依然失眠。那也至少背了几个新单词句子啊,比数羊之类有实用性和有意义得多。

想象一下,当又一个不眠之夜结束,清晨的曙光降临在你脸上,照亮你通宵未眠而充满血丝的眼睛……而你嘴里吐出的不是“(第)七千九百二十四(只羊)”,而是一句流利的外文,比如sh*t啊,me*de啊之类的,是不是顿时觉得x格提升了不少呢?

就是这么特别

中午吃饭,和几个韩国男同事凑在一桌。

其中一个因我之前帮过他忙,表示他假期回韩国会带点礼品给我,问我有没有啥想要的。

我说没啥想要的啊。

于是他想了想说,要不我给你带点masks吧!

我觉得十分新奇,赶紧说好啊谢谢!

于是一桌男士都露出了“哦,这种东西果然错不了!”的谜之微笑。

我想这些人反应好诡异啊。

…….

然后才意识到他们想的masks是面膜,而我脑子里想的mask是面具之类的纪念品 -_-|||

为了澄清,我表示我想要的mask不是指for skin care的mask,而是那个,那个……

卡壳了一番如何描述“戴在脸上的面具”后,我灵光一闪,机智地解释道:”就是电影’Mask’里的那种mask!”

空白了一瞬之后,几个男士脸上都露出了“你口味竟如此清丽脱俗”的微妙表情。

他们脑海中的画面大概是酱紫的:

看学生准备答辩的slides感慨万千。

有的学生学得跟垃圾一样,论文本身做的也漏洞百出,然而slides花团锦簇各种粉饰,让人一看有种this must be a great work的感觉;

有的学生学得扎实而且做论文认真细致,再小的细节不完美都恨不得不睡觉查文献钻研解决办法,结果slides做出来各种干巴罗列,完美避开一切强调自己优点的机会,全力以赴达到让人看不出做了啥为啥做并且也不想再看第二眼的效果。

看得我那个扎心啊,扎心啊,心啊,啊!

Endeavour

以前我一直不知道这是Morse的last name。

那天看一条评论说前传Endeavour里这个天真柔软,虽然磕磕绊绊但仿佛仍然充满希望的小detective,最终会变成正传里那个孤独,固执,冷硬古怪的老探长,才突然意识到这是真的。

无论有多少假象中的potential与possibility,无论有多少短暂的peaceful moments,无论怎样的endeavour,结局都是doomed。

多么,多么,多么无聊啊。

多么无聊啊。

条条大路通罗马

前几天面试港澳台学生,才发现一半多原来是生在内地(多为广东福建的)长在内地读书在内地的纯.内地.学生。到了快高考时突然摇身一变成香港澳门ID持有者,然后参加港澳台联考,相对容易地上个内地的好学校,有的还能拿个港澳台生奖学金什么的……

让我产生了很多充满正能量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感悟:

1. 条条大路通罗马

2. 信息很重要

3.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4. 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

以上。

刻薄之王

每次看到或想到儒以诗礼发冢,就会一边狂笑一边膜拜庄子。

他的头衔里竟然没有“伟大的刻薄之王和打脸大师”,简直是shame.

他的刻薄和打脸是那么的清丽脱俗又浑然天成,每每让人看得心旷神怡:

“来,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吧。”“好哒~”“啪啪啪啪啪啪……”“啊,好美!咦,我的脸肿么肿了?”

*************************************************

最好吃的食物往往是不健康与不合时宜的,因为罪恶感会让美味程度翻倍。

深夜里摆在我眼前的幸福西饼的巧克力乳果盒就是一个典型。

*************************************************

在麻麻对“破壁”机的向往下,我在亚马逊上买了一个vitamix的blender. 

米国卖400米刀的基础型号,到国内便华丽开价7000人刀。

每次看到这种定价方式我都很困惑,莫非吾国人民看起来真是特别人x钱o吗?

考虑到直接从米国买的运输,关税,变压,保修等麻烦问题,我微弱地犹豫了0.0342秒后还是从米国买了,毕竟人穷智长。

两周之后收到了。现在每天早上就打一碗黄豆或黑豆芝麻糊糊吃,至少心理上得到巨大抚慰:“啊,我吃了一碗没有滤掉一点渣的,营养完整的豆豆!”

Vitamix强大在于不管丢啥进去都能打成一碗细腻无渣的糊糊,然而可能缺点也在于不管什么进去都会出来一碗细糊糊吧……texure是木有的。

然而这玩意也几乎是我买过最贵的电器了,要是不能用个10年8年的我就失落了……

话说几年前我在mitbbs上看到有人讨论vitamix,还觉得不可理喻,竟然会有人花300多刀买个blender???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的unpredictable。

****************************************************

今天看到反转斗士崔永x老师开食品店卖糖葫芦的消息了。

据说糖葫芦用的山楂都是俄国种的,非常腻害,非常保质保量。

据说之所以卖糖葫芦当然是因为崔老师的儿时最爱就是糖葫芦。

总之崔老师作为为民带盐,深受广大人民爱戴的吾国良心,不仅慧眼识商机,而且把食品卖得既full of纯洁的情怀,又full of高尚的情操;你若不是双眼满含着感动的热泪,都不好意思去买他的糖葫芦。

然后你努力蓄满泪去买糖葫芦时会发现,其实崔老师卖的不是糖葫芦(而是俄罗斯面包), 他卖的只是儿时的梦与理想。

以后“崔老师的(俄罗斯面包)糖葫芦”可能会成为一个俗语或营销的经典案例,即先愚你再宰你,还同时占据道德与情怀的双重高地。

***********************************************

我至今还没吃那个诱惑我这么久的巧克力乳果盒呢。

我真棒。

该不该奖励自己一个巧克力乳果盒呢?就现在?

花花世界

去芝加哥开会时见到老板,问我:“现在还照相吗?” 

老板固然是随口一问,却让我感慨万千。

主要感想是老板还是如此体贴,知道我没有paper可以跟他聊,于是娴熟地转移话题……

once a 文青, always a 文青。我自然还是拍照的,技术一如既往的烂,器材更加不讲究而已。

去年接近年末的时候,我第一次去了澳门。澳门比想象中破落很多。除了赌场酒店区域,隐有vegas之风。

从澳门回来后很快陷入了坏消息和忙乱的海洋,所以完全顾不上整理照片。

直到开会回来这两天家里蹲,终于有机会把相机里的照片倒出来,却也失去了细看的兴致。

然而澳门之行惟一印象深刻的水舞间表演还是值得一提的,精彩大气,美轮美奂,几乎不逊于当年在vegas看的circus de soleil,实在值回票价。大部分表演十分惊险,但难以用镜头记录,只能拍点零碎花絮。




年初时屁颠屁颠地飞去芝加哥开会,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在飞机上又一次看见了机翅膀上的晨昏雪山云层,直到熟悉的芝加哥景象慢慢在窗外眼底出现,几乎有种“回来了!”的感动。


然后就落地了,依然是干冷凛冽的空气!不过还是很令人怀念,尤其是还如此清透。

之后几乎都在downtown极小的区域混了……遗憾的是住在magnificent mile上,无数美好的餐馆和shopping机会环绕中,竟然浪费了几天的时间,吃了无数顿同一个小cafe的鸡肉panini(虽然味道不错),然后最后一天去shopping路上摔了一跤扭了脚踝,充满悲情地坐着轮椅回国了。

本来说最后一天晚上去millennium park看我心爱的的蚕豆cloud gate,然后像5年以前那样走回酒店的……

在芝加哥时虽然已经离新年有几天了,可是magnificent mile上还是火树银花一片节日氛围的。


Downtown的建筑们也还是那么美貌,无论日夜



上面最后这张是乱入……

刚到芝加哥的头两天正是最冷的两天,走之前温度才回升了一点,河里的冰迫不及待化了


离开前一天才发掘的酒店旁边10米远的餐馆Bandera,服务,氛围,菜品无一不佳,价格也十分Affordable。中午去了一次本来晚上计划换一家试试对面的purpule pig,最后还是回bandera再试晚餐,结果依然满意之极。晚餐的salmon火候和调味都简直太棒了,如果不是第二天我瘸得没法动弹了一定会再去吃一次(泪)。通常晚上还有live jazz表演,下次去一定要看。


明年还是很想去米国开会的。但是经历了去年开会回国前尾椎受伤和今年开会回国前脚踝受伤,我着实有点担心明年会轮到哪里。

然而追求真理的路上谁还不受点小伤呢,我明年穿着盔甲去开会或许就没问题了?

道路是曲折的,然而前途总是光明的

搬家时塑料柜子上宽胶带撕掉时留下大块长条胶痕,让我痛心疾首。

先尝试用酒精去除之,无果。

接着请教化学专家,被推荐了指甲油或丙酮。

于是上淘宝去找指甲油,但是不知道底油钙油什么的到底有什么区别,决定干脆直接搜丙酮。结果搜出了不少专业溶胶剂,令我大喜过望。

就在要从了溶胶剂时发现说明会腐蚀塑料和油漆,顿时不敢随便买了……之后决定看看溶胶剂买家的review怎么说,果然发现不少人抱怨塑料产品被留了印子或弄坏了,看得我百般纠结!

然而突然瞅到一个评论写这个用这个溶胶剂效果不好还有印子,有朋友推荐她/他用红花油花露水之类,果然用红花油把胶印去除得十分干净且全无副作用。

家里没有红花油,于是我开始搜花露水是否能洗掉胶,在结果列表中看见一个知乎问题用什么能除胶痕,各种五花八门的回答都有,最美好的是各种“亲测有效”字样!其中没怎么看到花露水,倒是数人提到风油精效果不错。

正好手边有风油精,第一时间回家尝试!效果非常好,胶印抹呀抹呀就消失了,而且柜子和漆面毫无损伤!

现在整个柜子光鲜亮丽,散发着香喷喷的风油精味,蚊虫们估计也都要避而远之了~

惆怅

不经意间得到的往往是最好的,可惜不到要失去时意识不到。

这几天晚上常常为要搬走而难过。晚上掀开窗帘看到操场上空的月亮时突然想到之后找的房子视野都被遮挡了,一瞬间悲从中来。觉得我什么都不想要了,只想要留在这个推开窗就能看见月亮,走上阳台就能望到小镇子水库夕阳的小不点公寓里。

后来我想到我这深刻的悲伤可能糅合了每月贵五千或更多的房租,之后能拿到的钱比预期少一半,两三天内要找房打包搬家四处跑办手续的疲惫沮丧和一屋子之前费老鼻子劲买来装好,现在又不得不拼尽一切办法试图处理又找不到办法处理掉的家具电器等等因素,就不禁更悲伤了。

小时候并不知道长大了会有这样多苦闷烦忧。然而后来意识到苦闷烦忧的根源其实是因为生活在成年人世界中的自己还没有真正长大。想始终当少年的人老得通常最快。这是对贪心和懒惰的惩罚。

我tm怎么不去写动画片台词,真tmd入错了行。

然而我爹概括上面这一百个字只需要8个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这一段看了一些以前不敢看的动画片,比如钢之炼金术士,千年女优等等。感想是我需要多看钢炼2009这样的不懈追梦动画,少看千年女优这样的不懈追梦动画。

科技改变世界

首次体会了科技与开明政务带来的便利性。

下午时我还在为要办港澳签证又不想各种跑各种等而烦心。

问同事说能网上申请了直接让快递来回邮寄,一两周可以拿到。我本已有心从了,然而上网一查,原来很多地方都设了号称立等可取的24小时服务自助签注机。

老实说这个看起来简直too good to be true, 让我半信半疑。

毕竟可以避开白天的人流车流在深夜自己有空时开车去兜风顺便办个证件什么的之前一直只存在于我的幻想中。

结果晚上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摸到附近的一个签注点去,插入港澳通行证,刷银行卡交费,10秒钟后就显示打印签证完毕可以取证了!

拿出来一看,卡背面的过期签证抹除得完全不留印记,全新的签证非常清爽齐整底显示着,简直不能更赞!

唯一让我持保留态度的是在自助服务厅门口聚集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仿佛在抽烟聊天,在那个相对幽静的地方显得十分突兀,让我不禁十分怀疑他们的目的……希望他们不要有什么黑科技能偷录银行卡信息吧😩

法语天才

同事问我一个法国学校的名字怎么读.

我顿时精神一震: “学了这么久(大半个月……?)法语, 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

……

然后我google出了有该法语校名pronunciation的发音网站, 点开在线播放, 同时用微信语音信息录下来发给了同事.

 

Oh crab

二话不说,先上照片:

image

这是一张充满辛酸泪的照片……心酸点主要出现在照完之后大概三个小时后。

在那之前,吾心中充满平安喜乐与感恩。你一定想不到是谁毁了这一切。

事情是这样的:

下午盆友说别人给她一堆螃蟹她一个人吃不了,问我能不能帮忙消灭几个。

众所周知偶系一个义薄云天的银,帮盆友的忙这种事完全不会拒绝!于是半小时后我就流着口水拎了四个螃蟹到家了。

到家后如何发现有一位螃蟹小姐因不堪旅途颠簸已经香消玉殒不提,如何泡了一下螃蟹就烧水下锅蒸了20来分钟至鲜香四溢也略过不提,总之晚饭就是吃的如图的两公一母三只螃蟹加一碗白粥(现在已经又饿得肚子咕咕叫), 耗时足足一小时多。主要感想是螃蟹虽然鲜美,但除非有人帮忙剥壳处理, 否则十年吃一次也就差不多了。

然而至此我还是心情愉快,充满感恩的: 感谢盆友的慷慨,也尤为感谢两位螃蟹先生和一位螃蟹小姐为解决我的食欲而献身牺牲。虽然家里没有葱,但我已尽了最大努力剁了姜茸调醋和酱油,并且为了尽量吃光蟹脚蟹钳咬到牙都半豁,希望能对得起你们的牺牲!

然后我在心情激动之下,决定在blog上记录一下这难得的螃蟹餐——用Ipad。毕竟之前的螃蟹照片也是用Ipad那美好的相机拍的,要处理上传也容易……

不过Ipad这照片的分辨率太高,图片太大,上传blog完全木有必要用这么巨大的图嘛。于是我决定resize一下图片……然后惊奇底发现我下的5星图片编辑app thyra虽然能上天入地,却不能resize或存为不同尺寸?

想到ios的成千上万图像处理app,我完全不怀疑随便下一个别的就能resize了!

然而试了几个之后发现还真不容易找能resize的。最后我想起android上用的snapseed至少可以存成小尺寸图片,就下了iOS上的snapseed回来,发现保存时果然可以存为低分辨率的图片……长吁一口气啊。

接下来的事情比较匪夷所思。

机缘巧合之下,我在一分钟内存了一大一小两张同一照片并删掉了之前的原图。然而当我再打开Ios的相册时,面对着两张一模一样的缩略图而看不到文件名或其它任何信息,我分不出来哪张是小图了。点开图片可以看到Ios机智而贴心底显示了图片的编辑时间,……which are exactly the same on both pictures!

接着我各种尝试,发现神奇的Ios相册无论如何也不能显示任何关于照片的信息,简直惊呆了,这TMD是设计给人类用的吗?

于是我开始在网上搜如何在Ios上查看图片分辨率,想搜出一两个decent的image browser/ photo album/picture viewer……whatever能用来看文件名分辨率之类的.

以下是结果和结论:

首先,Bing search一如既往的useless,最后还是不得已用vpn上googxe,一秒钟就搜出relevant 100倍的结果;

然后,我在尝试了几个界面美丽,评分甚多甚高的app后发现它们都如此重复而繁琐,一如Ios一般fancy而缺乏最基本的功用性;

最终我下了一个界面矮矬丑,广告遍布页面的app来看照片的基本信息,又下了另一个同样矮矬丑,广告横跨界面的app来专门resize图片。

在经历了比吃螃蟹还久的折腾之后,终于分辨出了比较小的图片,即开篇的那张图。

现在已经过了0点……真是一个cra……b的晚上。

Busuu

再推荐一个学语言app叫busuu, 同样是ios和android都有的,和memrise相辅相成十分互补简直棒棒哒。

Memrise适合用来学习词汇和固定句式短语等,给予充分的重复和练习帮助记忆; Busuu则讲解语法,用法,提供大量例子让人理解语境。两者各有优势,如果有时间两个都用,互相印证和参考应该效果不错。

此外,ipad pro联网(wifi)简直sucks之极,动辄断开长时间连不上,想尽办法重启复原都不行,只能继续用别的device上网。

目前为止发现我在Ios上看到的有趣App原来搜索后都能找到Android版的,包括各种游戏和应用,以前不知道而已……而日常工具类应用android依然完胜Ios。

今天,也是继续蛋疼着适应和试图爱上ios的一天。

Memrise

向大家强烈推荐一个语言学习app叫memrise.

ios和android下都有这个app.

我本着纯好奇好玩的精神下载回来试试学点法语, 在实验了各种学语言app后我认为这个是最有实效, 真正能帮助记忆单词和逐步概括出一定语法(虽然APP本身基本木有直接讲解说明)的一个.

纯free的版本已经十分优秀.  如果想更认真滴学习语言, 可以结合其它途径, 以memrise为辅助来学习.

不过这个app里教的内容貌似有点非常规, 并不始终贯彻”从最日常用语教起”的原则, 颇有点指东打西的不羁感……

比如远在教”你在干嘛?”‘你几岁了?”这类极为常见的对话问题前就在各种琐碎之中突然出现了”顾客永远是正确的!”这种句子, 十分提神.

之后还飘忽地出现了”像狗一样忠诚”, “像空气一样自由”这样十分诗意的内容……而我一共可能还没学到150个单词呢!?

即使是很多貌似日常和普通的句子, 也十分内涵.

比如前不久学到过这一十分礼貌的的问句:”你男盆友有木有工作啊?” (而不是”你男盆友在哪里工作”什么的……)

还有”我想要个老婆”, 简单直白不扭捏!

又比如, 不教”请问洗手间在哪里”之类矫情的说法, 而是教人大刀阔斧地说”我要尿啦!”

这种看起来没啥毛病,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的句子比比皆是, 今天也刚学了两句.

“我生气是因为我饿了!”

“他蛋蛋di忧伤着, 因为他木有女盆友.”

 

iPad

本来是来删垃圾回复的. 这么孤单寂寞冷的blog也有人来发垃圾回复, 也是太饥不择食了点……然而总之既然好不容易登录一次, 当然还是要记录一下近期的大事件.

第一大事件是……(中年)大龄女青年的肥胖真是件忧伤的事, 如绵绵春夜细雨一般无声无息地发生, 某日要出门时才一个晴天霹雳, 恍然惊变, 所有的裤子都只能强颜欢笑着道别了.

作为一个意志力强大的新时代女性, 吾下定决心, 为了不让这种惨剧继续发生, 以后买裤子一定都坚持买大两号!

第二大事件是吾买了一个ipad pro. n年前吾买过ipad第一代, 之后就义无返顾地投入了Android的怀抱, 直到最近我的nook HD+屏幕出了问题基本没法用了, 心血来潮地想要不再试试ipad? 然后就搞了一个.

拿到手就后悔没整个ipad mini, 9.7寸板板还是太重太难拿了. 然后把玩了一番, 竟然不知道能拿它干啥了.

用惯了Android上按自己爱好和使用习惯自由定制的keyboard, web browser, email client一直觉得都是理所当然的, 结果看到ipad上的各种十分标准化的选择只觉得简直太弱. 我想找一个可以自定义各种手势并且可直接在页面上操作的web browser, 木找到……Dolphin什么的, 太挫就不用提了; 想找一个有unified inbox, 基础功能全面, 稳定, 能在国内收到gmail信件的多用户email app, 目前只找到了cloudmagic, 然而不知道收费后免费版是否之前的功能还都保留; 想找一个可以调整面板大小的(横屏时的keyboard尺寸也太愚蠢了), 字母面板上也有符号数字, 可以通过上拉下划直接输入符号的输入法, 我发现了touchpal, 不知道和android上的是不是同一个, 然而差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nook hd+的屏幕灵敏和精确度比手头这个ipad pro只强不差, 关闭网页上的广告点那些小叉, 在nook上无论何种角度一碰就关, ipad上则如此难以实现, 基本点10次10次会点开广告, 也是醉人; 屏幕分辨率也相差不大, 肉眼完全无差.

目前感觉ios好的地方在于有些挺独特的, 非日常功能的app, 比较有创意, 大概适合搞设计啊什么的人用. 另外试了一次它的相机, 在室内, 半明半暗且光线反差较大的情况下, 近距离拍出片效果十分令吾惊讶, 不管是整体的明暗, 色彩, 背景虚化, 都相当漂亮, 可谓非常智能的傻瓜相机, 相比之下吾的android手机照出来就基本是暗处清楚亮处就洗白了, 虚化什么的更不要说了. 然而悲伤的是吾并不会每天带着ipad举着它照相.

当然这些都是在ipad没有越狱, 且只下载了有限的免费app的情况下的个人评价 (不过各种收费的我也看遍了, 而且评价最好的也基本当年就用过了……从现在的description来看, 也并没有巨大飞跃.).

为什么木有越狱呢? 这件事说来简直是吾的奇耻大辱. 简单说来就是吾在准备越狱的过程中一时手贱加脑残想试试还能不能从9.3.2刷到9.3.3 , 本以为如果不能刷就会被直接警告然后停止, 哪知道被直接刷掉9.3.2后直到最后重启一步然后挂掉, 只能被强制升级到9.3.5这个不可越狱版本.

那一刻吾各种呆滞悔恨, 千恨万恨只恨自己不是大牛, 不能亲手捅开9.3.5的菊花, 让自由清爽的空气通进ios肺里……

即使如此, 吾最终还是接受了事实.

现在吾每天积极健康地使用着ipad, 用memrise来学法语, 以便之后可以向人吹嘘: “Je parle un peu Franca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