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望重山俱白头

我有一个疑问.
一个人是否能无欲无求的同时又充满目标和动力?
一个人是否能随遇而安的同时而又不断积极进取?

另一个问题, 如果鱼是我认为我所欲的, 熊掌是社会标准里大家都欲的, 而我在大部分情况下是无法不受社会标准约束的, 我该怎么办?

hmmm…似乎只有这样.先坑蒙拐骗死活弄一个熊掌回来, 然后高价卖掉, 然后买很多很多鱼回来珍藏进肚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arbitrage?而且是高层次的利用理念差别的arbitrage?

我悟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 如何找到对自己这样有吸引力的鱼, 值得我费这个劲去坑蒙拐骗熊掌呢.
mmd, 又回到原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