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

what happened?

why the configuration and the skin of the blog changed?

 

多日不见的晴天

前两日山下大雾, 山上看就像云海.
可惜所处位置不够高, view被树林挡了不少.
 
昨天: 
       
今天 (透过玻璃照的所以有影子) 
      
下午就又开始下雨了, 期间小晴了一下, 于是…
                     
传说中的彩虹!!!!!!!!!!!!!!!!!!!其实外围还有一圈霓, 但是很淡很淡, 照片中很难看出来.

晚上又开始雨淋淋的了…

其实最漂亮是昨天傍晚, 粉色, 金色, 淡红色的云雾环绕, 真是如梦似幻. 然而根据相机携带第一定律, 那时候的我又是没带着照相机的.

Back!

So glad to see you back, drl

雨霁

长久不写对不起blog, 所以加两句.

昨天终于天晴了一日, 真是难得的阳光和蓝天啊, 还能看见远处山顶上薄雪下的一层一层苍苍的树色, 好像画一样.
但是我没带相机, 当时想没关系, 反正还有机会.
然而今天就又下雨了, 天色阴沉.

感慨1. 唉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2. 为什么~美好的时光总是特别的短暂 3. 有机会就要抓住, 错过了就不知道哪年再有了 4. …(还没想到)

这星期又要忙乱了, 之后一个月内都恐怕都要赶命.

记一下

昨天看到一段: 
Anterograde amnesiacs…are commonly able to recall information acquired before injury, and they are able to acquire implicit information…but they are unable to recall new explicit information for more than a minute…
(while Retrograde amnesia is the more familiar kind in which people forget their past but can form new memories…)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Memento”.
公认拍的很聪明的片子, 让人极其难忘…可是俺觉得比恐怖片还恐怖, 超级暗黑的故事.
如今从一个遥远的虚幻故事上升到实际存在的定义和案例了, 呜……

conference

今天和同学去conference , 晚到了半天…所幸到的时候正是一个seminar结束中场休息时间. 众人都在外面喝咖啡饮料, 我们就趁机领了名牌和写着名字的纸架溜进会场找位子坐. 圆形的会场, 报告者站在场地正中, 周围座位卫星状散开. 一眼看去大部分座位上都已经摆上了名字, 有一片会场却特别空只零星摆了几个名字, 于是我们就在那里随便找两个位子坐下了.

过了一会新的seminar开始, 众人纷纷回到座位上, 演讲者也就位, 我突然发现情况不妙:
原来我们正坐在报告者的背后, 面对着几乎所有听众, 类似”主席台”的地方. 原来这半片场地是留给commentateur之类要发言的人的…-__-b

…作贼必定心虚…我只觉台下群众目光灼灼, 似乎颇觉好奇为什么多出两个家伙坐在那里…

冒着冷汗写张纸条递给坐身边的同学: “我们好像坐错地方了……“
不一会接到同学传回来的条子: “我也觉得. 没事. 你至少还没把自己的名字摆到桌上!“

halloween惊魂~

这栋楼里经常火警大作, 但是基本次次都是虚惊. 时间久了就变得跟”狼来了”一样失去了警戒作用.
不料今天不仅响了火警, 坐在房里都闻到了烟糊味, 并且有人在外面楼道里挨家挨户砸门大喊”Fire!”.
于是我顾不上多穿两件体面外套, 只胡乱裹上棉衣, 抱起浓缩我财产精华的书包一只, 大义凛然地推开窗子, 跳了出去!

当然我家位处一楼, 所以跳窗并未造成任何人员伤亡.
穿得花红柳绿地瑟缩在凛冽秋风, 凄清冷雨中, 流着鼻涕, 看着救火车一辆接一辆开过来, 一, 二, 三, 四, 五, 好家伙, 竟然来了五辆! 同时有校警和工作人员在旁巡视, 看见哪家窗口有人影得就拼命挥手呼喝让他们赶快出来, 制造紧张气氛.
……
如是过了20分钟左右, 我已经被冻得鼻青脸肿, 跳脚不已……可是从building这一侧根本连火影子或烟气都没看到一点, 救火车们也除了挪挪位置改换一下pose以外没有任何动静, 之前几个消防员大哥手上基本空空地进了楼房, 似乎也并不紧急, 一切都在暗示这只是一次有惊无险的火警.

渴望地看着不远处的我家窗口…然而刚有靠近的企图就被人拦住晓以大义危险还没解除不要过去云云.
呜…真想操山东腔对他悲诉: 大哥, 俺上无羽绒大衣, 下没棉衣皮靴, 穿的还这么没形象, 泥就让俺回去拿了衣服再出来吧~

冻的一阵恍惚, 想起两年前似乎也是11月的一个晚上火警乱响, 也是有人拍门, 拍得我仓惶而出, 哆嗦着吸着鼻子站外面刚下过雪的地里看消防车来了一趟. 那天晚上虽然冷, 但是似乎印象中天穹墨蓝, 远处山顶的滑雪道的灯火璀璨如星, 空气寒冷却清冽, 还颇有点美感……

胡思乱想之时发现救火车们已经纷纷掉头打道回府了, 最终我也不知道到底哪里着了火. 悻悻回家想起今天是Halloween(?吧?), 倒也小小的”惊魂”了一回.

下次再响火警一定要穿足衣服出门.

补:
刚才回来的时候看见一群奇装异服的家伙迎面而来…
本来既然是halloween穿的诡异也没什么稀奇, 但是奇怪在走在最边上一个女生衣饰太正常啦, 除了这么大冷天她穿条不到膝盖的蓬蓬裙和高跟鞋, 然后头发也蓬蓬的以外, 既没有头上顶角也没有身后甩着尾巴.
我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一看之下大惊失色, 竟然下巴so棱角分明有型有款, 还有青色的胡茬!!??
莫非是传说中的”如花”?
哎呀这个轮廓分明的脸庞, 这个浓眉大眼……果然活脱脱就是现代版的如花.

在这萧瑟的夜里, 他乡遇如花的感觉, 实在是令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