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礼之悲喜

好***的标题——

现在已经转钟了所以不是典礼当天了, 不过还是记录一下吧.
这一天本来是很爽的, 但是发生人间惨剧于是心情大打折扣.

早上穿的少有的“formal“: 压箱底数年的白衬衣有如一树梨花十分雪白闪亮, 借来的黑裤子颇为玉树临风显得身材颀长(对不起, 是–更–颀长). 总之看起来比高级餐厅的侍应生绝不遑多让… 之后去领regalia着装都十分顺利, 然后风笛队开路毕业生队伍入场落座, 主席台上的faculty等也衣着华丽鲜艳个个都好似在参演古代宫廷戏, 接下来校长校董毕业生代表等各色人等发言, 紧跟着是荣誉phd和正牌phd的绶带…然后就轮到Master, 和Bachelor们上台了. 不过没有phd绶带仪式那么镇重, 而是听到念名字就上主席台走个过场, 跟校长等等依次握手一轮, 同时方便主席台右侧的亲友们照下台上这一刻.

可惜我在台上刻意拖延两秒方便请来帮忙的同学照相, 下主席台的时候东张西望也没看见人, 之后才知道那时他站在比较遥远的后方, 正在心底默默呼唤一个有更高optical zoom的相机…..

然后这个同学有事先走, 留下一个不是我昨天亲手交给他的我心爱的相机(呐喊~我的相机你在哪里~~~而此时我的又新又美功能又强的相机正躺在他房里的桌子上无声饮泣), 而是另一个从别人那里借来的(理由不明)相机.
然后典礼进程就是无穷无尽地念名字啊念名字, 念名字啊念名字…终于念完了名字, 众人立刻散开四处抢地盘照相.

混战之中传递相机时, 就听“吧唧“一声, 两人伸出的空手还在寒风中凄惶地凝固着, 而那只借来的相机则已经在地上圆满了. 惨叫着捡起它来, 看到曾经美貌光鲜的sony相机伸缩镜头最外面一截摔歪掉, 因此卡住缩不回去了.
一时间周围喧嚣人潮突然退尽, 风笛乐声倏忽远去,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两只颤抖的手和歪掉脖子的sony相机一枚, 脑海里只余留“借来的!“和“摔坏了?“两句……

这之后就没啥好说的了, 一边想怎么和相机的主人道歉说明, 一边在脑子里计划在保修期内有无可能被cover到一点点点点点点, 一边考虑最糟重新买应该到哪里买, 一边老着脸去跟这个同学蹭着照一张, 那个朋友蹭着照一张, 不忘叮嘱“到时候发给我啊!“, 一边怀念我那孤苦伶仃被抛弃的新相机–我欢天喜地等它到来就是为了这一天~结果……

以下为调整气氛之悬疑文:
 
毕业典礼中有一个奇特传说: 某一两个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同样是被念到名字就按部就班上台去走过场和校长等等握手的学生会有特别的待遇: 他们自上台的一刻起就收到全场师生(有时是持久的)掌声和欢呼! 而其他人都是无声无息地就走过了这个握手的过程, 最多有一两个熟人在下面吹口哨或者喊喊名字 : )
这是为什么咧?
而我今天也轻微地享受到了这个待遇(不过之后有一个小女生享受到了更加热烈的, 长久的全场鼓掌和呼声)!
好吧, 不可否认俺rp一向比较好, 从典礼后有朋友买很贵的毕业花束送俺就可见一斑(好高兴, n感动, 多少抵消了相机事件的阴影); 并且受到学生爱戴, 今天看到无数以前的学生也毕业了也参加这个典礼……但是认识俺的毕竟还是全场中的少数的.
那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咧?

最后总结一下: Despite all 不爽和尴尬事件, 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典礼. 这样镇重的感觉, 几天前就开始布置的会场和学校各处, 那些庄重华丽的礼袍, 制服, 专业的风笛乐队, faculty们都和蔼亲切, volunteer们都细致耐心, 每个细节都尽善尽美, 今天我在会场还看见大概是聋哑学生或亲友被安排坐前排, 场内专门有几个手语翻译面对他们, 全程诠释典礼里发言和甚至每个上台的毕业生名字, 真的十分贴心. 而那些校长校董dean之类的, 都是年纪很大的老先生了, 连续3天上午下午各一场两个多小时的ceremony, 除了发言之外还要站大半场和每个学生握手, 结束后再在台阶上摆pose和所有想与之合影的学生照相, 真是非常辛苦. 而毕业生们感觉到的是学校上下每个人发自内心的祝贺和对他们前程的关怀祝福, 留下的也是对学校最美好的印象吧.

3 comments to 典礼之悲喜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