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Friday in Chicago

Thanksgiving之后一天, 我visit了Chicago.

到的时候就已经快中午了, Black Friday作early bird抢deal的精神是无法贯彻了. 于是随便先转了转Chinatown吃了顿饭…灰扑扑的小土墙围起来似的矮平房, 让人联想起国内的农村建筑. 好像老城是台湾人较多的新城则香港潮州人较多(?)…总之只去了新城里, 遍地都是买燕窝鱼翅之类补养品的店, 贵得吓人. 不过我也好久没看见中国店了, 就只有乱拍拍照纪念一下-__-b

(以下皆为缩略图, 点击可查看大…一点的图 :D)

                                

吃完饭众人直奔Michigan Ave. 虽然我有心见识一下Chicago的建筑风景, 奈何坐在车上都是一晃而过的, 什么也没看到.

然后…….

我见识了美女是如何买衣服的. 一走进某家她最爱的店, 我一阵茫然, 眼睛都被层层叠叠花花绿绿的衣服摆设(和价格)晃花了(乡下孩子没见过世面啊…) 美女却轻车熟路, 杀入衣架之中开始有条不紊底挑拣.

我则只有无聊得在店里乱拍各种摆设得份……

半小时之后我开始不耐烦在店里直绕圈圈: 咋还没试完?

一小时之后我开始困惑: 怎么还在试? 同时到处找地方坐.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坐在沙发上开始震惊和敬畏: 竟然如此有恒心和毅力试衣服!? 这只是我们逛的第一家店而已!

两个半小时之后我找了个垫枕斜靠着, 精神开始麻木: 快点吧快点吧快点吧……

两个半小时之后——

歪倒在沙发上睡得鼻子冒泡的我被心满意足的美女叫醒: “好了, 我要买了!”

然后刷了几百块钱的卡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出门了. 仍然比较呆滞的我看着她潇洒的背影感慨万千, 一时仿佛突然能理解那些害怕陪女友或者妻子逛街的男同志们咧……

以下: 这家让我呆坐了大半个下午的宝店:

                        

之后又胡乱在附近转了转, 美女们为了买衣服争分夺秒穿梭在繁华的街道上赶路. 第一次到Chicago的土孩子我则是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乱按快门. 今天Chicago街上人山深海的:

                          

还有马车在相对悠闲的小路上增加情调:

                        

而且到处(也许只是downtown)都张灯结彩, 点着圣诞树挂着圣诞红, 仿佛是圣诞节的预演.

                                

                                  

整个downtown到了晚上真是火树银花一片节日气氛:

                        

这是据说在当年Chicago大火仅存的建筑之一: Water Tower在灯光的映照之下

                                  

吃完晚饭后出来, 街头出现了bicyle的parade: 浩浩荡荡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的人群都欢呼着, 后面还有呜啊呜啊的警车护航 🙂

                        

看看这一片喜庆的商场橱窗:

                        

下次有机会我要好好转转Chicago……

Mr. Bond

警告: 以下有泄露剧情, 请慎入.

刚刚终于去看了Casino Royale, 虽然晚了几天不过总算还是看到了(感动).

新的Bond先生非常之masculine, 同看的mm略为怏怏不乐觉得他还不够帅, 不够风流倜傥,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位Bond先生有种凛然而冷酷的气质相当迷人, 并且他冰蓝色的眼睛和硬朗的面部线条让我想起Ed Harris (Enemy at the gate里的鹰眼德军狙击手大叔).

以前Bond先生似乎给我某种类似楚留香的错觉, 这次的Bond则十足是一个杀人像喝水般平常的杀手. 看他一开始无情践踏第三世界国家建设工地的场景就让我出了一头冷汗. 不过看到他狡猾地杀掉那个要炸飞机的恐怖分子之后得意的一笑, 电影院里的人都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以前电影里的Bond先生我是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么狼狈过啦(倒是记得书里他有被剥光了放了血拖在船下拿来喂鲨鱼. 不过即使这样也是和美女捆在一起的香艳场景…….), 不过这次的Bond, 大概是初出茅庐, 惨到被人逮住脱光了S*. 虽然那个场景因为他的配合而一度很搞笑,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凄凉底. 而后半段看到Bond先生坠入情网到想要退职的地步, 就知道要糟. 果然……

片尾, Bond先生终于成为了经典的Bond, James Bond. 真是踏着无数美人的鲜血与眼泪的成长之路啊.

 

糟!

昨天去超市买东西. 看到蜂蜜, 突然灵机一动: 好久没泡蜂蜜水喝了, 买一瓶吧.

于是就买了.

欢天喜地拿回家要放到柜子里. 一拉开柜子门就愣了: 里面已经有一瓶肥肥胖胖全新的蜂蜜…

 

        ********时光倒流的分隔线**********

(一周之前…)

在超市里买东西, 看到蜂蜜, 突然灵机一动: 好久没泡蜂蜜水喝了, 买一瓶吧.

于是就买了.

欢天喜地拿回家放到柜子里…….

        *********回到未来的分隔线**********

 

看着两瓶蜂蜜, 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 唉. 受打击了.

 

 

Carnival

晚上朋友开party, 请了全系的人去…先是丰盛的宴席, 到后来变成了一场狂欢.

不得不说巴西人的热情真是有感染力…还有巴西的音乐. 系里的巴西小朋友放出震天响的巴西舞曲, 每一首都忍不住让人随之扭动身躯. 一开始是他一个人在厅中间表演–也许每个巴西人真的是天生的舞者–但是很快他就开始笑眯眯拉人下场了.

十年都hardly动过眼珠子之外的部分的姐姐我也实在心痒难耐…不就是个拉丁舞咩, 只要不劈腿下腰谁还不能照样扭扭?于是就一往无前地下去啦. 事实证明姐姐宝刀未老, 跳个saula chachacha merengue之类的不在话下……同时事实也证明姐姐缺乏运动, 连续跳了几个曲子下来就汗如雨下, 老腰也跟我抗议使用过度, 眼睁睁看着巴西小朋友在场中活力四射抖samba, 想想自己去跳大概就跟抽风差不多了.

坐在旁边看着, 看巴西孩子继续挥霍青春, 看捷克人豪爽欢快的表现, 看韩国mm如何从开始一笑都要掩口的矜持淑女慢慢开始放开到后来大跳贴面舞-__-b

坐在这里看时间流过, 我会不会立地成佛?

当然是不会思考这样奇怪的问题的, 不过有些感触. 比如这, 比如那, 又比如一定要加强锻炼, 多多跳舞.

 

where do we go now

虽然(早)已过午夜, 但是不得不记一下…昨天, 到这边来之后唯一一次在一周之内做了第二次饭.

一周里, cook了两次, 两次新鲜的饭菜啊…真是感动.说明我在恢复勤劳本色么?

不写一下, 如何知道我此时还存活着呢.

 

马命风小小

题文无关~

昨天是米国vote的日子. 米国人民看来非常有主人翁意识.

傍晚搭bus时, 女司机等大批人马上车坐定了, 突然拿出小喇叭广播到: 只是提醒一下大家今天是voting的date, 如果你还没有vote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晚上和同学四个人一起去bar. 一角的电视正播放各州的投票结果, 其下一桌人看得时而欢呼时而咒骂, 喧嚣不已, 比看足球还激动. 其中一个时髦mm尤其激动, 嘴里f***之类的(语气助)词有如高山流水, 说得又自然又流畅, 非常有趣. 过了一小会我们听出她们一桌似乎是Democrat的死忠支持者…再过了一会旁边一个黑哥们终于忍不住, 开始为Republican说话…于是两方开始态度相当理性(尤其是对比之前的呼号)而针锋相对地辩论起来, 话题很快就说到Iraq war的结果和根源上, 黑人说要打是因为有terrorists, 而那个情绪激动的mm则重复道: Terrorists were there because we were there! 气氛开始升温…我兴致勃勃准备看好戏, 结果那一桌Democrat支持者里一人突然站起来拍着黑哥们的肩膀拉到旁边去小众讨论了. 两人咕咕咕咕了很久, 看来始终是各自坚守立场互不服气, 但是两人始终都很克制, 看起来毫无火气.

最后要出门的时候,同去的一个希腊同学说:” 刚才那一桌那个mm说的每句话都是我想说的!” 于是我们四个非米国人互相看了看, 心照不宣地点着头笑了.

今天下了一批Dancing with the Stars来看…看得热血沸腾…拉丁舞可真有感染力, 我也好想跳哦. 可惜曾经有一个现成的机会摆在面前, 我没有珍惜. 直到多年之后又肥胖又呆板了才追悔莫及. 真是应该趁年轻时候多多尝试好好玩一下: (

那些舞者真美呀, 每一个迈步, 每一次展臂, 都好像花朵绽放. 真是美极了.

看了Australian的两集和US的几集, 感想是, AU的男舞者比US的要优美(hmmm, 特别是那位和奥运田径冠军<?>搭档的, 大心~), US的女舞者则相对更hot 🙂

 

ps.今天赶着过马路时把手机摔了一下, 表面刮得七零八落的…我对不起它(伤心).

瞬间

灯光下手机链小狗狗仍然呆呆地用小黑豆豆眼看着我, 真是纯真的眼睛呀…难怪人家老说”小狗一样的眼神”…虽然他们说的是真狗-__-|||

不过真的很可爱, 让我忍不住照下来分享一下 😀

                            

Canon

今天看youtube, 忍不住又去看了一遍那个Guitar演奏的Canon. 还是觉得非常眩 🙂

银河英雄传说里也用过这个音乐, 那个版本感觉比较恢宏庄重, 还是很适合银英的.

在网上搜了一下关于Canon和作曲家的介绍:

(以下引自: http://www.haiguang.org/blog/blogview.asp?logID=156 )

這首Canon 是前巴洛克時代德國作曲家Johann Pachelbel (1653-1706)早在300年前就譜就的。原曲的全名是”Canon and Gigue for 3 Violins and Basso Continuo in D major”,一部《我的野蠻女友》使得Pachelbe的卡農這個曲子流行了起來。這是男主角最喜歡的一首鋼琴曲,在他們認識第100天紀念的時候,女主角要男主角當眾送她一支玫瑰。她在台上演奏的就是這首Pachelbe的卡農(喬治·溫斯頓(George Winston)的鋼琴演奏版)。這是一首讓人興奮不已的曲子,一時間,幾乎所有品牌的手機上都安排了這個鈴聲,網上提供下載的也是比比皆是。

Johann Pachelbe (1653 ~ 1706)

Johann Pachelbel (1653 ~ 1706),德國人,曾是巴赫的老師。這位默默無聞的作曲家兼管風琴家兼音樂教育家,其實對Baroque Style的形成,起到了重要影響。他在德國小城Erfurt時,曾作為J.S.Bach姐姐的教父和哥哥的音樂啟蒙老師。而後來,這些偉大的巴洛克藝術思想就被當時還在童年的J.S.Bach所繼承。我們甚至能在J.S.Bach著名的小步舞曲Minuet裏依稀找到Pachelbel的影子。

What’s Canon??
Canon是複調音樂的一種,出現於13世紀左右,願意為”輪唱”。在一支Canon裏,一個聲部從始至終為另一聲部所模仿,即嚴格的對位模仿。這樣主旋律在各聲部的互互相追隨中交叉行進,給人以綿延不絕、意猶未盡的感覺。在現代版的Pachelbel的Canon in D裏,主旋律在6分鍾內被反複達28次之多。Gigue是早期舞曲中的一種,往往為3/8拍,用來表現活潑、熱烈的心情。
卡農原來的意思是”規則”,在音樂上是指複調音樂的一種寫作技法。它的特點是:各個聲部有規則地互相模仿。也就是後麵的聲部按一定的時間距離依次模仿前一聲部的旋律。用卡農手法寫成的樂曲叫做”卡農曲”。我們平時經常聽到的輪唱曲就是卡農曲的一種。
    
  ”卡農”就是根據嚴格模仿的原則,用一個或更多的聲部相距一定的拍子模仿原有旋律的曲式。至於用什麼樂器,幾個聲部,就要隨作曲家的便了,一般來說,2-6個聲部就差不多了,要是非有人寫個幾十個聲部也未嚐不可,倒是現代音樂裏常有的事。卡農是最基本的複調音樂的一種,一般好多作曲家在學複調音樂時都要作一大堆卡農去練習技巧,不過都是練習罷了,編了號算作品的好像不多,而且是什麼樂器都有,興德米特的教程裏就有不少,長笛和鋼琴的,中提琴和鋼琴的……在許多地方都可以聽到卡農,不隻是帕黑爾貝爾的那首,想必巴赫也有不少的卡農,隻是我沒聽過巴赫的作品,不好去胡說。好多的交響作品裏都會有用卡農的技巧作的部分,隻是沒有單獨提出來像帕黑爾貝爾那樣單獨算作一首作品罷了。順便提一句,卡農也不是非要把旋律一點不差的模仿下來,可以加快和放慢節奏(這一點在帕黑爾貝爾德獼農中應當能夠看到),還可以做倒影處理。

Youtube Guitar版本的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