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

标题无意义.

又开始望不到头的雨季了, 而且逐渐降温. 真是阴魂不散.

这学期某门课的老师啊…上课显然是不备课的, 想尽一切办法用各种噱头和不相干的废话来拖延课上的时间. 真不耐烦, 真不耐烦, 真不耐烦, 理论上这应该是最advanced theories的重头课程, 他在作咩啊!???!!!???真想飞起一脚把他踢下去.

******************************让作者恢复温文尔雅的分隔线*****************************

上学期俺TA的班里有一个女生是全班唯一一个第二次上俺的课的–一年以前俺带过她另一门课. 是个相当等级的ppmm(这个…不然也没那么容易注意到她了嘿嘿), 作业考卷都工整的惊人, 但是成绩不算好.让俺印象深刻的是俺讲课时她常常睁着大眼睛毫无表情地瞪着俺(在俺看来是那样的啦~瞪得俺一头冷汗), 要么就仿佛百无聊赖地陷入失神状态(打击得俺头上冒青筋).

…….俺常常想她是不是在郁闷怎么又栽到俺手上了…

今天拿到上学期学生给的评分, 总体来说还不错. 学生大多只是(匿名)打分, 只有少数在打分之外还写评语的. 所以其中有一张特别吸引俺的注意, 写了N长一段评语! 而且那整齐的吓人的字体咋这么眼熟咧. 一通评语看下来, 感动的俺眼泪都快出来了. 那个热情洋溢的赞扬啊, 说俺是他/她上过的所有课中的best, 说俺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她understand课程的TA(汗一个), 说…说…咦? 说: I’m so lucky to have her TWICE as my TA! 然后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原来, 竟然, 怎么会是那个ppmm呀?差点一头栽倒. 莫非当时她那眼神不是在瞪俺, 而是在全神贯注底渴望着知识? 莫非当时她那状态不是无聊到失神, 而是在思考和回味俺的话? 这个误会可真是…

看来人与人沟通的第一要诀果然是”想要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P.S. 重要启发: 尤其是对人表白…不要含情脉脉暗送秋波! 要大吼”俺中意泥, 泥中意俺不?”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