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温

今日气温骤降10多度, 晚上坐在桌前穿成一团仍是手脚冰凉. 不知道房东何时开始供暖, 盼望着, 盼望着……

昨天回家路上, 迎面过来两个人, 其中一个慈眉善目亚裔老太太突然扬手冲我微笑致意. 我一愣一下已经条件反射地举手回敬. 这时两人已经走近, 老太太身边金发碧眼的老外开口问我: 你会讲中文吗?

我: 啊? 会呀. (内心: 我不会难道你会么…)

老外: 那真是太好了!

我: …(呵呵干笑, 不明白好在哪里. 内心: …莫非是老太太语言不通, 他帮忙找人沟通问路?)

……

30秒后, 突然反应过来, 老外说的乃是字正腔圆的台湾国语.

啥? 在外国碰到老外带领中国老太太找中国人用中文问路?

我仍然处在眩晕之中时, 两个人已经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对我说起话(中文, 中文!)来, 我脑海中仍在为老外十分纯正的发音而震惊, 并未注意他们在说什么. 之后我们三人含笑互道再见, 我一低头, 发现手里被塞了两本小册子, 书名大致是<我们为什么要相信基督>……传教士大叔, I 服了U~

 

今天在等车,  猛然发现自己被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一抬头, 一个高大的黑人兄弟站在面前表情诚恳地对我说”*(^&$%&^#$^$%?”

惊讶之下, 我忍不住反问”What?”

黑人兄弟: ” Do I look like a smoker?”

大, 大哥, 你不仅看起来像smoker, 而且还像电影里卖drug的dealer啊~~~(<—-内心凄厉的呼喊) 但是我当然不能这么说…

黑人兄弟见我呆滞的表情, 以为我没听懂又问了一遍” Do I look like ….”

我假笑着谄媚底说:”Of course not! You look like an innocent baby……”

……

当然是不可能底. 不过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 我也不敢说真话. 内心激烈挣扎之时, 嘴里已经自动冒出了” I can’t tell!”

于是黑人兄弟摇摇头, 回头跟一个黑mm噼里啪啦说笑起来.

……原来是跟女朋友打情骂俏, 莫明其妙扯上路人我. 大哥, 不要随便吓人嘛>_<.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