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命风小小

题文无关~

昨天是米国vote的日子. 米国人民看来非常有主人翁意识.

傍晚搭bus时, 女司机等大批人马上车坐定了, 突然拿出小喇叭广播到: 只是提醒一下大家今天是voting的date, 如果你还没有vote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晚上和同学四个人一起去bar. 一角的电视正播放各州的投票结果, 其下一桌人看得时而欢呼时而咒骂, 喧嚣不已, 比看足球还激动. 其中一个时髦mm尤其激动, 嘴里f***之类的(语气助)词有如高山流水, 说得又自然又流畅, 非常有趣. 过了一小会我们听出她们一桌似乎是Democrat的死忠支持者…再过了一会旁边一个黑哥们终于忍不住, 开始为Republican说话…于是两方开始态度相当理性(尤其是对比之前的呼号)而针锋相对地辩论起来, 话题很快就说到Iraq war的结果和根源上, 黑人说要打是因为有terrorists, 而那个情绪激动的mm则重复道: Terrorists were there because we were there! 气氛开始升温…我兴致勃勃准备看好戏, 结果那一桌Democrat支持者里一人突然站起来拍着黑哥们的肩膀拉到旁边去小众讨论了. 两人咕咕咕咕了很久, 看来始终是各自坚守立场互不服气, 但是两人始终都很克制, 看起来毫无火气.

最后要出门的时候,同去的一个希腊同学说:” 刚才那一桌那个mm说的每句话都是我想说的!” 于是我们四个非米国人互相看了看, 心照不宣地点着头笑了.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