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师

大前天去Wisconsin的一个小滑雪场滑雪…生平第一遭.

带着相机准备照下第一次在雪上驰骋(?)的英姿. 想来以自己良好的(?)协调性和深刻的(?)悟性, 滑雪应该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 大概用个几分钟掌握住要点, 然后就能自如地在雪地上划出优美的轨迹……

然后想法果然就成真了!

在雪地上划出非常美好的轨迹, 不过是用整个背+脑袋+屁股.

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往往是令人悲哀的. 事实证明我对于滑雪的天分和悟性之差足以令我成为雪场奇观. 坡度20度左右长度不足10米的教学用小滑雪坡刚开始时下一次要摔3跤. 在我发下”摔满100次必定就能征服它”的宏愿之后几个小时内大概以奇形怪状的姿势摔了50多次, 每次爬起来的经历都是一段充满悲情的血泪史. 最终我身形扭曲地仰面倒在坡中央, 眼冒金星, 手脚发抖, 完全失去了爬起来的力气和征服小坡的豪情. 回头望望被我的身躯滚平的雪坡, 几乎要落下英雄泪, 天妒**啊(星号请自行用”英才”或”红颜”代替).

失败的第一次滑雪尝试带给浑身的老骨头持续几天的不良回忆, 不过以后有机会还要继续去尝试.

第二天和同去滑雪的朋友们一起唱了卡拉OK, 然后晚上一起守夜倒数着度过了2006年的最后时光, 难得的热闹.

不过这次出行没照什么相, 下次弥补这个缺憾吧.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