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晚

不知道写啥子好牙~

舞伴其实是个很有教养的小朋友, 长的也玉树临风. 但是自我感觉实在太好,比芙蓉姐姐不遑多让.
自豪地说自己会跳这个那个舞, 很习惯于表演, 常去某个舞场, 然后神神秘秘说”但是他们只看着, 不告诉你你跳的如何”.
我内里异常烦闷, 作孟克的呐喊状想着可恨, 那些人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为什么~~~~
而面上实在不好出口, 只有继续烦到要抓狂然后干笑两声.

不过既然他还算是个有礼貌得好孩子, 我还是老老实实地提出建议请他改善好了.我是好人口牙~

*****************************************************************************************

所谓”恶少” v.s. 警察

诶, 这是啥事啊…这年头下手都这么不知道轻重. 莫非都是看多了好莱坞的片子或者日本的漫画, 以为人都跟那些主角一样是怪物, 砖砸刀砍拳打脚踢都掸一掸灰就没事了? 悲惨之外, 只凭空成了别人上纲上线的好题材.

XX, 多少罪恶假尔之名.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