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奢入俭难

漫长的夏天结束了.

昨天送最后一个朋友上飞机. 她独自去异地找工作, 艰难pack家当进两个大箱子, 结果超重.
办托运的人一副铁面无私的嘴脸, 说超重共要额外交$150.
于是不得已在机场就地开了箱子, 努力往外掏东西减重.
最后把被子褥子都掏出来, 还是超重交了$50.
我抱着她的被子说之后再寄给她, 看她强笑说还好有你来送,被子去了再买新的好了, 不由生出心酸来.

夏天的头两个月在等待和期盼中犹如困兽, 后一个月突然被温情和热闹包围, 然后骤然之间斩得干干净净, 重新落回现实.
现实比之前更加冰冷百倍. 突然之间异常不能忍受.

我常常想起去年离开的同学. 总有兔死狐悲之感.
以天地之大, 最后还是困死斗室.
我还记得中学时候的交情, 他明明是比我理智的人.
不知道现实在他眼中到底是什么样子.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