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门琴

十月初的时候,我第一次听了一场现场演奏会。音乐家是Itzhak Perlman。

音乐会的票早在几个月前就买了,但临近的期间正是心境最动荡的一段时间,几乎有想放弃不去的打算。
不过还是去了~

但是…因为接人, 停车, 竟然迟到了!
被拦在外面不让进音乐厅, 只能等到第一个曲目表演完的短暂间隙才能进.

好容易等到一曲毕了, 被从侧门放进去, 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下穿到前面找自己的座位, 只好赶紧先就近在门边的一个空位临时坐下, 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 脑袋里还在因为焦虑, 尴尬而嗡嗡作响, 第二个曲目的音乐声就响起了.

很难说是哪一刻开始沉陷进去的, 总之没一会儿我就什么也想不到了, 只觉得莫名的悲不可抑. 提琴的声音让人觉得如同一个孤单的人, 在欢宴的人群环绕中看着别人的幸福回想自己的坎坷身世, 又好像令人置身败落的花园, 往日即使有欢乐甜美的时光, 也被风雨摧残凋零而去. 弦乐的伤感是仿佛渗入骨中, 让灵魂都颤抖的伤感. 我坐在那里, 既迷惑又惊恐, 因为眼泪慢慢好像开了闸一样止不住, 不能明白这种悲从中来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好容易一段终结, 短暂停顿, 我还没来得及平息一下心情, 下一段又再开始, 音乐里的情感好像在渐渐积累, 升级, 从忧柔伤感变得激越而愤慨, 在仿佛grand的曲调中却充满了不甘和决绝…一段接一段, 我混乱无以, 渐渐觉得自己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简直忍不住要痛哭出声.
然后, 第四段开始了, 解救了我. 仿佛云开日现, 曲调终于渐渐轻快, 压抑和愤懑终于从心头散开.
一曲终了, 我呆愣坐在那里, 满脸干掉的鼻涕眼泪.

之后Perlman又演奏了几个曲目, encore的时候还拉了Schindler List里那首著名的主题曲. 我疯狂地鼓掌, 但是再没有哪个曲子像之前那个那么gets me.

后来查到那个曲子是Franck的Sonata for Violin & Piano in A Major. 我在youtube上找了几个版本听了又听, 也再没有那么受到撼动过.

只是以前我不怎么相信那个韩娥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云云的故事, 经此一次, 再无怀疑.

*********************************************************************************
不过这次是难得的题文相关的.

小时候看过雍门子周琴谏孟尝君的故事. 相关的情节是这样:

子周弹琴很牛x, 孟尝君不信邪地说:” 有本事你弹个琴能让我伤感一下试试?”

子周说:”那咋可能咧? 你现在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 身处高位, 春风得意, 一个琴曲就让你悲, 扯淡吧你! ”

接着又说:” 不过…其实你想象一下, 你现在虽然牛b, 但是如果不居安思危励精图治小心防范, 一不小心, 很容易就被秦国什么的给灭了. 那时候你那个惨哟, 被赶尽杀绝, 以后坟头被人种树, 澡盆让人养鱼…只怕路人甲看了都要可怜你, 一代天骄, 落得如此下场!”

于是孟尝君被子周的话一个霹雳直击心灵, 大脑当场当机!

子周见时机到了, 趁他乱, 要他更乱! 于是开始大奏悲乐.

孟尝君茫茫然之下, 如同听到自己的哀乐, 自怜自伤自恋交织在一起, 顿时悲不胜悲, 立刻泪如泉涌, 哭的十分唯美.

…….

于是, 所谓 “肠断非关陇头水,泪下不为雍门琴”.

***************************************
Franck’s Sonata for Violin & Piano in A, Mov 1

Mov 2

Mov 3

Mov 4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