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震

前几天在fb上看到一个算是朋友的小dd发表热血感言, 指责一些中国人因为日本地震而幸灾乐祸, 有力地列举了n点不该如此的理由后,  宣扬应该以德报怨, 让日本人民对中国感恩戴德从而友谊长存, 最后铿锵地以”浅薄的中国人, 觉悟吧!” 收尾.

然后一群人Like之.

我觉得这件事上幸灾乐祸的确不是什么美德, 而且还四处表现更不明智. 人道角度来说, 能帮忙的应该帮忙. 不过我森森地被那”xxxooo, 觉悟吧”的句式激的鸡血上头. 于是非常婉转地表示了一下俺们孔爷爷就教育过要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的道理, 顺便提了一下俺们云南刚震完呢…严重关心别人的同时先关心俺们自己的地方是不是好点.

结果就有人出来傲娇地说愤青神马的最讨厌了云云, 然后小dd说云南什么的都震完了稳定了, “何况自己擦破点皮难道就不帮助别人断了腿的”.

然后一群人更加like之.

于是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 这场争论(?)既让我觉得无趣, 更悲哀.

没有人让你不善良宽容.

但是已有先例: 几十年前邻家受灾, 刚被他家打劫过的你”以德报怨”倾力相助之后, 恶邻再次烧了你的房子抢你的地, 杀你先人淫你祖辈, 之后还从不承认做过坏事, 年年把这些事迹当他们家光荣传说供着.  你还不记仇也罢了, 还依然学不会有防范之心, 还要一味叫嚣”那只是他们家家长让干的, 他们家人都是无辜的”, 坚持要以德服人, 以德报怨, 自家后院失火都不算什么了, 要充满英雄气概地拼命抢救别人的房子地…… 这不是善良也不是气度, 是sb犯贱.

或许是历史太悠久礼仪太丰富的中国, 才会生出这种表面上充满智慧大量, 实际上不长脑子的精英人物.

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实在的多: 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 或许某些美国总统智力水平不足以让他正确地说全这句话, 但是美国人实施起来这句话来毫不含糊.

刚才看到朋友推荐的一篇长文, 很给力, 转载于此:

 

转自 http://www.here4news.com/article/3326816

写在核尘埃尚未落定的时刻 [ 李根 ]

http://www.here4news.com/article/3326816 

日本是一个东亚岛国,位于亚欧板块和太平洋板块的交界处。日本列岛本与东亚大陆相连,后来因为太平洋板块深深地俯冲到大陆板块之下,拖拽的力量生生将大陆 东缘的一块扯脱,于是产生了渐渐扩张的日本海和逐步东移的岛国。板块碰撞摩擦,岩层发生变形积累应力, 超过岩石破裂强度时就会发生地震,并常引发海啸;岩层下俯到深处者熔融,产生岩浆并释放出大量气体,然后从薄弱之处寻隙而出,便形成了火山。根据地质石家 的说法,这是至少从一千五百万年前就开始的事情,然后时常有之。天崩地裂也好,排山倒海也好,岩浆喷涌 也好,在地球看来这不过是隔一阵子略微皱一下眉头,只是在人猿相揖别之后的这个地质史上尚未结束的瞬间才不一样了。

日人居于此地,欲求其安而不可得。仿佛汪洋大海中的几叶孤舟,各岛均是山脉纵横,河短流急,沿海平原面积狭小,处处均感空间局促。温泉随时冒泡,活火山常 常吞烟吐火;地震时房倒屋塌道路毁坏,滑坡崩岸泥石流;海啸时狂涛骇浪雷霆万钧,横扫一切裹挟入海;大 洋之上袭来台风,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
————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
————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
地理和环境不能决定人,但是可以深刻地影响人。日人性格之阳面,所谓坚韧、合作、自尊、自强,可以追溯于此;阴面所谓残忍、暴戾、自卑、变态,也逃不出其影响。
果不其然日本附近又地震了。这场地震和海啸一来,就像手术刀一样切开日本光鲜的外表,再次引发俺们的观察和思考。俺的这双近视眼,透过核辐射的烟云和历史的沉积,看到了神马呢?
首先,日本人办事经常留两手,一边省小钱坏大事,一边花大钱干可疑的事。
这是讲的核电站的事情。所谓“省小钱坏大事”,指的是日本有很多核电站技术陈旧,故障频发,当局却一不停堆二不升级,甚至延期服役,终于抓瞎。
日本现有的55个反应堆,竟然有超过二十座是七十年代建成的。
这意味着它们的设计是五六十年代的,而那个时候人类掌握核爆炸才不到二十年(美国,1945年),第一座商业发电的核电站建成还是1954年的事情(苏联,Obninsk)。所以这些比大多数河友都要老的反应堆设计不周全、安全性能有问题是不奇怪的。
先进的第三代反应堆在日本只有个位数的在运行,其他全都是老式的沸水堆(使反应堆发生的蒸汽直接推动涡轮发电机发电的方法,就是福岛那种)和压水堆(反应堆产生的热量把内回路的水加热,内回路的水通过蒸汽发生器把外回路的水加热,再用外回路的水来推动涡轮机发电)。
技术陈旧存在隐患并不可怕,怕的是不能正视问题,反而忽视隐患,掩盖问题,甚至已经发生的事故也要尽可能地遮掩,直到爆掉为止。
日本的核电站事故之频繁和相关丑闻之多是世界领先的。根据这个列表, 从1981年以来,不包括这次地震引发的核事故日本就有九次,包括燃料棒断裂导致三百工人受到辐射(1981)、增殖型反应堆液态钠泄漏(1995)、核 燃料加工中发生泄漏杀死两名工人(1999)、东京电力公司为了掩盖安全壳裂缝而伪造检查记录,导致 十七座反应堆停产检修(2002)、蒸汽爆炸致死五人(2004)、地震导致含辐射的冷却水倾入日本海(2007)等等。

1993年,日本竟然制作了一个11分钟的短片,钚先生(又叫钚男孩),在学校里和电视上反复播放,以宣传钚如何安全高效,人畜无害。这个图片是说钚男孩告诉以为先生,即便是喝下含有钚的水,也是安全的:


每次有事故发生,日本方面的态度是一如既往的暧昧和遮掩,对已经发生的归咎于意外疏忽,加以轻描淡写,在宣传中灌输核电安全,对衰老的设施加以延寿继续使 用。福岛1号机组建于1971年,到今年40年的使用寿命已经用尽,但是竟然又延寿20年,正式退役需 要到2031年。
今年2月7日,东京电力公司刚刚发布一个报告,说该堆不该脆的脆了,不应腐的腐了,不能旧的旧了,说了一大通之后,结论居然不是把它关掉了事,而是为其制定了长期保守运行的方案。
当日本式的精明狡诈取代科学和理智,当精打细算的成本控制理念应用到核电事业上,当“严谨精密”作风作用于四十年的老反应堆上……以为占了小便宜结果吃了大亏。放射性尘埃尚未落定,暂且不说日本在处理本次重大事故上的一系列失误
,且看这次终于包不住了,最后如何收场吧。

参加过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抢救,如今被废弃的航空器和车辆

被水泥棺材包裹的切尔诺贝利四号堆,已经又开始泄漏

所谓“花大钱干可疑的事”,指的是日本核事业除了发电之外,另有其目的。
核电站用的燃料,一般是含3%的铀235(会裂变放热),剩下的97%是铀238(不裂变不放热)。裂变反应完成后,燃料棒里有用的铀235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一,所以称为乏燃料。乏燃料里还是有那么一点铀235,所以依然有放射性要衰变放热,故此要放在冷却水池里存放三到五年,等到放射性大大下降后,再送去处理或埋藏。
乏燃料里还有一个副产品,那就是1%的钚。钚很容易衰变,也可以作为核燃料使用。所以面对日积月累成堆成堆的乏燃料,自然有人想到再处理一遍,把里面剩下 的铀235和新产生的钚给提炼出来,重新加到反应堆里面当燃料使用。但是,这个过程既麻烦危险,又比直 接买新的铀矿石制作燃料棒贵几倍。
不论是自然界的铀矿里面,还是刚制作好的燃料棒里面,还是刚出炉的乏燃料里面,铀238都是绝对的大头。铀238本来很蛋定不衰变,但是在吸收了钚衰变放出的快速中子之后,铀238也可以变成钚,甚至新产生的钚比消耗的钚还多,核燃料越烧越多,这就是所谓 增殖型反应堆。 这样一来,理论上所有的铀235、铀238和钚都可以当作核燃料用了,贫铀、乏燃料、低品位铀矿乃至海水里的铀都可以拿来发电,来源比单纯使用铀235暴 增几百倍,在聚变搞定之前的能源前景似乎光明了起来。但是,增殖堆里放热猛烈,常用液态熔融金属钠来 做热的载体,容易出问题——日本的“文殊”快中子堆1995年就出了钠泄漏并导致火灾,直到去年才恢复运转。
日本不产铀,所用的铀矿石都是进口的,仅2008年就从哈萨克斯坦进口铀矿石1500吨,超过俄罗斯成为哈萨克斯坦最大的铀资源进口国。日本还建了乏燃料 再处理工厂,把烧过的铀燃料棒再处理,制成含有铀235和钚的混合燃料棒(MOX)。由于日本自己的再 处理工厂建成太晚,也不够处理所有乏燃料,日本又把乏燃料海运到法国去处理,再把MOX海运回来。
日本一边大量进口铀矿石做成新的燃料棒,一边把再处理生成的MOX一部分拿来烧一部分储存起来,一边从美、英、法等国购进核废料,甚至连俄罗斯从核弹上拆卸下来的以及拟向海洋中倾倒的核废料都买回来,于是积累了大量的钚。到2006年,钚的储存量就相当于45吨,占全世界民用总储量的五分之一,成为““the world’s largest holder of weapons-usable plutonium”,如果全部用上,可以制成5000件相当于长崎原子弹威力的核武器。日本还有把铀浓缩工厂,能够自行把铀矿石提炼浓缩加工成用于核电站的3%的燃料棒,还曾经美国批准,向伊朗表示愿意为伊朗提供铀浓缩服务
所以日本既储备有丰富的核原料,又有核处理的经验和技术,再加上运载火箭的能力,是不折不扣的核门槛国家。
所有关于核的事业,不管是建设还是运营维护,都是极其花钱极其糜费的事业。仅举一例即可说明问题:青森县的核废料再处理工厂(Rokkasho Reprocessing Plant),从1993年开始建设,已经花费了200亿美元,实际支出是预算的近三倍。日本自己的预计是建成后运行四十年,全寿命处理费用是19 trillion yen,也就是2350亿美元,折合一万五千亿人民币。这 即使不是人类历史上耗资最庞大的设施,也一定是日本历史上耗资最庞大的设施了。其用途就是前面所说的把乏燃料里面的剩余铀235和钚提炼出来。之前有人表 示过对地震影响的担忧,日本官员的回答是可抗6.9级地震,无需担心。最近地震之后,日方报道有60 0升冷却水从乏燃料池里面溢出,但一切“仍在掌握中,无需担心”。不要小看乏燃料池没水的问题,福岛四号堆本来已经停工检修,但是由于现场人员失误,没有给它的乏燃料池加水,所以爆炸起火。因为这就是一个露天的池子,所以爆炸会把燃料棒的核废料直接抛洒到大气中……

囤积这么多钚,日本的理由是铀总有一天要用完,为了将来要大量进口铀,先把钚存起来。如果您相信这个说法,并认为日本胜任处理这么多的核物质,那么俺只好恭喜您的IQ和EQ了。
有问题怎么办?“暴露比不暴露好,早暴露比晚暴露好,大暴露比小暴露好。”本次事故既然发生,日本有义务洗清自己身上的疑点,并以实际行动放弃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的核权利。
第一,日本有义务停止所有老式设计和运行超过三十年的核电站,不再兴建新的核电站,现有的过期即拆除;
第二,日本有义务放弃世界第一的钚储存,把现存的钚全部转移到美国和俄罗斯,自行支付接受国转移、处理、储存、研究的费用;
第三,日本有义务将其铀矿石和其他核原料进口置于国际监督下,由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成立专门委员会,根据日本核电站的实际消耗量来决定每一笔交易,并成立日本核威胁对策储备金,征收交易额百分之百的作为保证金存储,以便万一有事对周边国家救灾和理赔;
第四,日本有义务公开其全部核设施、核计划、核能力和核储备,在规定时间和规定地点接受没有提前通知的安理会专门委员会代表检查,并保证检查人员在全境内的行动自由。
如果这些都能做到,俺绝对就放心了。日本人可能会说,不让存储核燃料,完全靠流水式的购买,要是买不到怎么办?放心,如果日本买不到铀矿石,“那一定是日本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那还计较你妹啊?
————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
————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
————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
其次,日本人惯于以邻为壑,把自身的困难和问题化作侵略的理由和动力,导致邻居乃至世界的痛苦。
在神作《一寸河山一寸血》中,有一个经典的段子,充分表现了日本人和中国人各自的混蛋之处。这个段子讲的是日本占领中国东北之后,国民党政府实行不抵抗政策,幻想通过国联制裁日本,国联于是应中国请求派来了调查团。
上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被侵占、三千万人民成为亡国奴这样的事情,竟然需要国际调查才能搞清楚,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但是调查团还得装模作样的工作,于是他们要求日本给出解释。
日方的解释很给力:因为日本缺少自然资源,无法发展工业,所以在煤矿、铁矿、木材等等方面依赖于满洲,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不存在中国东北这种事情,只有与日本亲善的、独立自由的满洲。
国民党方面的表态很萌,接受《一寸河山一寸血》采访的当年的亲历者对着镜头说,“依赖东北可以通过贸易嘛,可以做生意嘛……”
1923年9月1日,横滨和东京被7。9级的关东大地震和由此引发的海啸、火灾夷平,死亡和失踪十四万人。震中的相模湾中部的海底下沉了100到200米,有的区域竟下沉了400米,乃是地壳运动的直接证据。

对中国来说,1923年是什么年月?
离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割走台澎勒索二万万两白银,不过三十年。
离1900年以日军为主力的八国联军侵华,才二十多年。
离1905年日本和俄国把中国东北和朝鲜当作战场而厮杀,才十八年。
离1915年日本给袁世凯下最后通牒、逼迫他接受企图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只有八年。
离1919年巴黎和会上日本企图接管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引发中国人民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才仅仅四年。
随时侵略中国的恶邻遭了天灾,中国政府和人民有何作为呢?
北洋政府决定对日本进行救助。号召百姓忘却战争前嫌,不再抵制日货,以减轻日本人民负担,利于恢复。北平、天津、成都等城市成立救灾团体,演艺界筹款筹 物,梅兰芳还进行了义演。景山公园卖票助赈,连中学生也把零用钱捐出,赈济日灾,红十字会救护队赴日救灾 ,表现出纯洁的道德感和国际主义、人道主义精神。
商人、画家、上海佛教领袖王一亭募捐白米6000担、面粉2000余包以及各种生活急需品,这是来自国外的首批救灾物资。王一亭被日本人称为“王菩萨”。
我国普陀山和许多寺院举行四十九天道场法事,念经念佛,吊祭日本罹难者。在杭州铸造完工的梵钟,至今还存放在东京都慰灵纪念堂。
然而日本人又干了些什么呢?
但裕仁皇太子调集军队不仅仅是为了维持灾区的秩序,还另有企图。他通过福田正太郎将军宣布实行军法管制,然后,指责朝鲜人和社会主义者冒犯了神灵,导致了 这场大灾难的发生,还无端指责他们企图趁火打劫。那些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的蛊惑甚至使一些惧怕神灵的日 本人信以为真。大约有4000名不幸的朝鲜人被日本军国主义的“黑龙团”赶到一起,百般嘲弄、污辱,进行所谓的“街道审判”后,推到地震幸存者面前斩首示众。这些人成为地震灾害发生后无辜的政治上的替罪羊。真是天灾未尽,人祸又生。几百名中国人同样被杀害

然而,日本的一些暴徒却在军国主义的煽动和纵容下,恩将仇报,对手无寸铁的旅日华工下了毒手。他们乘震灾混乱之机,以“韩人放火”为借口,在大批杀害旅日朝鲜人的同时,大肆虐杀旅日华工,其中绝大部分是温州、青田籍华工。
这些暴徒主要是接受日本政府命令维持秩序的所谓“青年团”和在乡军人(预备役———记者注),他们长期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灌输,排外情绪严重。他们与日本劳工、警官、军队一起,用刀剑、铁棒、铁钩等凶器,对旅日华工肆意击杀。
其中,伤亡最惨重的一次集体屠杀是在1923年9月2日。当晚9时许,日本暴徒300余人拥至大岛町八丁目华人所住的林合吉客栈,将客栈内174位心怀恐惧、手无寸铁的温州、青田旅日华工,赶至客栈外荒地上,“佯言即将地震,须卧地上”。
当华工们伏地时,暴徒们即乱砍乱杀,当场打死173人。
据仁木富美子和黄胜仁等人统计,在大屠杀中受害的温州、青田人数为700人,其中死者639人,伤61人。
温州瓯海的潘瑞发老人说:“我们3人(华工)乘电缆车(电车),到三河岛站了,要下车,前面一个人一下来,就被日本人用竹竿上扎的铁钩钩死了,吓得我们两个人就不敢下车。”
瓯海的陈崇帆说:“我住在大岛町八丁目,地震那天出去了,几天后回来,原来跟我一起住的人都死了。我们垟坑村就有6个人被日本人杀了。我的堂兄陈银寿在路上被抓,后来在千叶县关了一个月才放出来。”
日本人尊称组织捐款的王一亭为“王菩萨”,但是同样是日本人(居然是军警!!!),又残杀了王菩萨的一位同姓:

当时的长春籍留日学生、华工领袖王希天在知道屠杀事件后,立即赶往当地调查。日本军警为了掩盖真相,残忍地将其杀害,尸体也被抛入河中。

第二年,归国的温州留学生,集资在温州华盖山上,建起了王希天纪念碑。后在温州沦陷时,被日寇拆除(跨国啊跨国)。
根据日本人的一贯作风,当然是没有发生大屠杀的:
大屠杀发生后,日本政府想方设法隐瞒事件真相。由于华工一般由上海私渡至日本,没有护照。“他们拒不承认,以为这样就可以蒙骗过关。”黄胜仁说。
在大岛町八丁目集体大屠杀发生后,日本军警就用煤渣覆盖现场,使别人发现不了屠杀留下的血迹。
消息传回国内,举国震惊。各地纷纷集会抗议,当时的北京政府也曾调查交涉,但由于日本当局竭力掩盖真相,北京政府昏庸无能,被害华工家属虽满怀悲愤,却投诉无门,在一阵抗议浪潮过后,华工惨案逐渐被人淡忘了。
迄今为止,日本官方未正式承认过屠杀华工事件。
1923年之后,日本毅然走上了更大规模地对外侵略扩张道路,所以上面的时间表还必须列下去。
关东大地震,中国官民共同救援,日本官民共同杀戮在日朝鲜人和中国人的1923年,
离1928年,日本阻挠北伐,出兵攻占济南、残杀我军民万人的济南惨案,还有五年;
离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北,还有八年;
离1932年,日本进攻上海,发动一二八事变以掩护伪满洲国成立,还有九年;
离1933年,日本占领长城沿线逼近京津,并成立731部队,开始用中国人做活人实验,和在中国各地飞播鼠疫、霍乱,还有十年;
离1937年,日本制造卢沟桥事变开始全面侵华,还有十四年;
离1945年,日本投降并吐出大部分侵占领土,还有二十二年。
从1937年到1945年的八年中,中国人民陷入尸山血海,除疆藏甘陕宁青川之外的所有省份皆遭日军铁蹄蹂躏,伤亡人数达3500多万,直接和间接财产损失共达5000多亿美元。

对待变态应该怎么办?
用普世的口气,应该是:“我不同意你变态,但我誓用你的死保卫你变态的权利,并坚决捍卫自己用武力制止变态和消灭变态的权利。”
大轰炸后的东京,死伤和损失倍于关东大地震

日本以变态袭击美国,美国回报以十倍百倍的变态,并占领和支配日本至今,所以日本对美国一畏惧二服侍三从四德;日本以变态袭击中国,所获丰厚而代价轻微,所以日本对中国轻蔑无礼视若草芥,认为中国的宽厚和仁义是弱智下贱的行为。
————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
————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
————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
只要人类还以国家的组织形式继续存在,所谓跨越国境、遗忘历史、以德报怨、无条件的爱,要么是装13,要么是傻13。当然这都可以理解,装13和傻13都 还是可以教育的自己人,小时候没有文化不明真相的俺们可能正在干着同样的事。最可恶的是以自身的装13 来教育大家,号召大家都争当傻13的家伙,
尤其是不惜编造谎言、原创故事、脑补细节和罗织证据,来搞逆向民族主义、无中生有的挖掘所谓中国人的劣根 性、发明日本人的高尚先进不可思议之处,贬低中国抬高日本的一帮混蛋。你们言不及义,数典忘祖,猪狗不如,豺虎不食,你们是人类的渣滓,社会的精英,基 因变异的逆子贼孙,皇天所弃的劣等苗裔。在你们的谎言被事实打得粉碎之后,你们会苟且缩首一阵子,只等健忘的群众注意力转移,便接着编制其他似曾相识的故 事;在这些故事里,卑劣下贱无耻混蛋的永远是跟你们一样的中国人。
近年以来,扑屎精蝇们已经成为大杀器,只要是被它们所真心赞美过的地方,都免不了厄运,远超法力只够打飞机的发改委。战绩包括连续横扫南亚、东南亚、西欧、北美、澳洲,夸谁谁死所向披靡,有人总结于下:
指哪打哪FGW,夸谁谁死JY嘴
这次终于连友邦日本都没有逃过你们的毒舌:
3月7日还是8号来着,《南方周末》刚刚夸奖了日本
3月11日,里氏9.0级地震发生
震后第一时间,JY夸赞日本防震减灾搞得好、伤亡轻微
一个多小时后,大海啸来袭,伤亡惨重
震后第二时间,JY夸赞日本的核电站建得结实、管得严格
一天以后,“轰”的一声,福岛一核一号反应堆的房顶飞上了天、堆芯融化
震后第三时间,JY夸赞日本的其它核电站经受住了严峻考验
今天,福岛一核三号反应堆惨遭灌水(海水)、走上了和一号堆同样的道路
福岛二核的两座反应堆也出现堆芯冷却故障、女川核电站反应堆出现异常
——日本何辜、日本人民何辜,JY真就下得了这个手,而且还是接二连三?
3月7日,著名的《难方周末》刊登了一片神作,据称作者是北大本科生:
【一家之言】我的日本男友
摘要如下:
生活中,至少是在北大,喜欢上日本人是件很容易的事。
而我的奶奶、姥姥姥爷,幼年时均经历过“鬼子进村”,却并不认为我找了日本男友有什么不妥。姥姥借此回忆起日本兵给她糖吃的童年经历,奶奶更是因为“日本人有钱”而特别高兴。
最近,我正准备着去日本,“鬼子”特地画了一幅“兔子赴日之图”:一架飞机从中国出发,绕过标着“思密达”的朝鲜半岛,飞向日本。画面左下角有个小黑点, 一根箭头拉出它的放大版——一个小岛上插着块牌子,上书“钓鱼岛,日本领土”。你会为此义愤填膺吗?至 少,在我和“鬼子”看来,这不过是个显示我们关心国家大事的冷笑话,仅此而已。
俺当时看到此文,心里不禁咯瞪一响,产生了羊端卸兔的违和之感,仅此而已。数日之后。。。

至圣先师“史上第一混乱”曾教导我们,“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翻译成人民群众的话,就是说中国的忧患,不在日本,而在于这些内部的扑屎精蝇。
忙总总结说
本来日本地震,我们不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已经是最大的仁慈和善意了。国家间搞点象征性的援助也说得过去。但是现在一帮媒体的所谓精英在哪里如丧 考妣,哭天抢地,痛哭流涕就太恶心了,太过了。左脸被人家打肿了,右脸又送上去,觉得不过瘾,还要把屁 股送上去,岂有此理。
这帮家伙的表演让我觉得汪精卫的曲线救国和陈公博的以柔克刚是可以有继承人了。他们在曲线救自己,或者只有柔没有刚,就是一堆没有骨头的肉而已。
俺觉得它们只是蠕动的蛆虫而已,希望中国倒下去,便给外人当带路党,从中国的尸体上吸吮营养,孵化出下一代的精蝇继续为祸人间。
————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
————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
————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
最后,俺祝全体旅日华人及其家属逢凶化吉、无灾无难,顺利度过这场浩劫。你们在日本谋生不易,又遭到如此天灾人祸,也在海外的俺对此感同身受。尤其是以各种方式到日本只为赚个辛苦钱的研修生们,俺真担心你们!

由于俺身在民主的美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普世精神强大气场的熏陶,所以俺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要祝曾经在汶川大地震中白衣入蜀的无双国士、日本华人医学家施海潮幸免于难,并预祝他的卫生防疫知识派上用场,他的地震糖尿病药物大行其道,有糖尿病治病,无糖尿病预防,以造福日本人民,增进中日一衣带水的友好情谊。
最后的最后俺还是忍不住要不蛋定的提醒,施公的名讳虽然有气势,但是在当下的日本犯忌。为了避免关东大地震后的悲剧重演,防止被一小撮不明真相的日本人民恩将仇报式地习惯性伤害,墙裂建议施公改名换姓,以避风头,留此有用之身以备将来在日本派上更大用场。

 

【转帖】写在核尘埃尚未落定的时刻

http://www.here4news.com/article/3326816 

日本是一个东亚岛国,位于亚欧板块和太平洋板块的交界处。日本列岛本与东亚大陆相连,后来因为太平洋板块深深地俯冲到大陆板块之下,拖拽的力量生生将大陆 东缘的一块扯脱,于是产生了渐渐扩张的日本海和逐步东移的岛国。板块碰撞摩擦,岩层发生变形积累应力, 超过岩石破裂强度时就会发生地震,并常引发海啸;岩层下俯到深处者熔融,产生岩浆并释放出大量气体,然后从薄弱之处寻隙而出,便形成了火山。根据地质石家 的说法,这是至少从一千五百万年前就开始的事情,然后时常有之。天崩地裂也好,排山倒海也好,岩浆喷涌 也好,在地球看来这不过是隔一阵子略微皱一下眉头,只是在人猿相揖别之后的这个地质史上尚未结束的瞬间才不一样了。

日人居于此地,欲求其安而不可得。仿佛汪洋大海中的几叶孤舟,各岛均是山脉纵横,河短流急,沿海平原面积狭小,处处均感空间局促。温泉随时冒泡,活火山常 常吞烟吐火;地震时房倒屋塌道路毁坏,滑坡崩岸泥石流;海啸时狂涛骇浪雷霆万钧,横扫一切裹挟入海;大 洋之上袭来台风,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
————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
————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地质运动的分隔线————
地理和环境不能决定人,但是可以深刻地影响人。日人性格之阳面,所谓坚韧、合作、自尊、自强,可以追溯于此;阴面所谓残忍、暴戾、自卑、变态,也逃不出其影响。
果不其然日本附近又地震了。这场地震和海啸一来,就像手术刀一样切开日本光鲜的外表,再次引发俺们的观察和思考。俺的这双近视眼,透过核辐射的烟云和历史的沉积,看到了神马呢?
首先,日本人办事经常留两手,一边省小钱坏大事,一边花大钱干可疑的事。
这是讲的核电站的事情。所谓“省小钱坏大事”,指的是日本有很多核电站技术陈旧,故障频发,当局却一不停堆二不升级,甚至延期服役,终于抓瞎。
日本现有的55个反应堆,竟然有超过二十座是七十年代建成的。
这意味着它们的设计是五六十年代的,而那个时候人类掌握核爆炸才不到二十年(美国,1945年),第一座商业发电的核电站建成还是1954年的事情(苏联,Obninsk)。所以这些比大多数河友都要老的反应堆设计不周全、安全性能有问题是不奇怪的。
先进的第三代反应堆在日本只有个位数的在运行,其他全都是老式的沸水堆(使反应堆发生的蒸汽直接推动涡轮发电机发电的方法,就是福岛那种)和压水堆(反应堆产生的热量把内回路的水加热,内回路的水通过蒸汽发生器把外回路的水加热,再用外回路的水来推动涡轮机发电)。
技术陈旧存在隐患并不可怕,怕的是不能正视问题,反而忽视隐患,掩盖问题,甚至已经发生的事故也要尽可能地遮掩,直到爆掉为止。
日本的核电站事故之频繁和相关丑闻之多是世界领先的。根据这个列表, 从1981年以来,不包括这次地震引发的核事故日本就有九次,包括燃料棒断裂导致三百工人受到辐射(1981)、增殖型反应堆液态钠泄漏(1995)、核 燃料加工中发生泄漏杀死两名工人(1999)、东京电力公司为了掩盖安全壳裂缝而伪造检查记录,导致 十七座反应堆停产检修(2002)、蒸汽爆炸致死五人(2004)、地震导致含辐射的冷却水倾入日本海(2007)等等。

1993年,日本竟然制作了一个11分钟的短片,钚先生(又叫钚男孩),在学校里和电视上反复播放,以宣传钚如何安全高效,人畜无害。这个图片是说钚男孩告诉以为先生,即便是喝下含有钚的水,也是安全的:


每次有事故发生,日本方面的态度是一如既往的暧昧和遮掩,对已经发生的归咎于意外疏忽,加以轻描淡写,在宣传中灌输核电安全,对衰老的设施加以延寿继续使 用。福岛1号机组建于1971年,到今年40年的使用寿命已经用尽,但是竟然又延寿20年,正式退役需 要到2031年。
今年2月7日,东京电力公司刚刚发布一个报告,说该堆不该脆的脆了,不应腐的腐了,不能旧的旧了,说了一大通之后,结论居然不是把它关掉了事,而是为其制定了长期保守运行的方案。
当日本式的精明狡诈取代科学和理智,当精打细算的成本控制理念应用到核电事业上,当“严谨精密”作风作用于四十年的老反应堆上……以为占了小便宜结果吃了大亏。放射性尘埃尚未落定,暂且不说日本在处理本次重大事故上的一系列失误
,且看这次终于包不住了,最后如何收场吧。

参加过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抢救,如今被废弃的航空器和车辆

被水泥棺材包裹的切尔诺贝利四号堆,已经又开始泄漏

所谓“花大钱干可疑的事”,指的是日本核事业除了发电之外,另有其目的。
核电站用的燃料,一般是含3%的铀235(会裂变放热),剩下的97%是铀238(不裂变不放热)。裂变反应完成后,燃料棒里有用的铀235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一,所以称为乏燃料。乏燃料里还是有那么一点铀235,所以依然有放射性要衰变放热,故此要放在冷却水池里存放三到五年,等到放射性大大下降后,再送去处理或埋藏。
乏燃料里还有一个副产品,那就是1%的钚。钚很容易衰变,也可以作为核燃料使用。所以面对日积月累成堆成堆的乏燃料,自然有人想到再处理一遍,把里面剩下 的铀235和新产生的钚给提炼出来,重新加到反应堆里面当燃料使用。但是,这个过程既麻烦危险,又比直 接买新的铀矿石制作燃料棒贵几倍。
不论是自然界的铀矿里面,还是刚制作好的燃料棒里面,还是刚出炉的乏燃料里面,铀238都是绝对的大头。铀238本来很蛋定不衰变,但是在吸收了钚衰变放出的快速中子之后,铀238也可以变成钚,甚至新产生的钚比消耗的钚还多,核燃料越烧越多,这就是所谓 增殖型反应堆。 这样一来,理论上所有的铀235、铀238和钚都可以当作核燃料用了,贫铀、乏燃料、低品位铀矿乃至海水里的铀都可以拿来发电,来源比单纯使用铀235暴 增几百倍,在聚变搞定之前的能源前景似乎光明了起来。但是,增殖堆里放热猛烈,常用液态熔融金属钠来 做热的载体,容易出问题——日本的“文殊”快中子堆1995年就出了钠泄漏并导致火灾,直到去年才恢复运转。
日本不产铀,所用的铀矿石都是进口的,仅2008年就从哈萨克斯坦进口铀矿石1500吨,超过俄罗斯成为哈萨克斯坦最大的铀资源进口国。日本还建了乏燃料 再处理工厂,把烧过的铀燃料棒再处理,制成含有铀235和钚的混合燃料棒(MOX)。由于日本自己的再 处理工厂建成太晚,也不够处理所有乏燃料,日本又把乏燃料海运到法国去处理,再把MOX海运回来。
日本一边大量进口铀矿石做成新的燃料棒,一边把再处理生成的MOX一部分拿来烧一部分储存起来,一边从美、英、法等国购进核废料,甚至连俄罗斯从核弹上拆卸下来的以及拟向海洋中倾倒的核废料都买回来,于是积累了大量的钚。到2006年,钚的储存量就相当于45吨,占全世界民用总储量的五分之一,成为““the world’s largest holder of weapons-usable plutonium”,如果全部用上,可以制成5000件相当于长崎原子弹威力的核武器。日本还有把铀浓缩工厂,能够自行把铀矿石提炼浓缩加工成用于核电站的3%的燃料棒,还曾经美国批准,向伊朗表示愿意为伊朗提供铀浓缩服务
所以日本既储备有丰富的核原料,又有核处理的经验和技术,再加上运载火箭的能力,是不折不扣的核门槛国家。
所有关于核的事业,不管是建设还是运营维护,都是极其花钱极其糜费的事业。仅举一例即可说明问题:青森县的核废料再处理工厂(Rokkasho Reprocessing Plant),从1993年开始建设,已经花费了200亿美元,实际支出是预算的近三倍。日本自己的预计是建成后运行四十年,全寿命处理费用是19 trillion yen,也就是2350亿美元,折合一万五千亿人民币。这 即使不是人类历史上耗资最庞大的设施,也一定是日本历史上耗资最庞大的设施了。其用途就是前面所说的把乏燃料里面的剩余铀235和钚提炼出来。之前有人表 示过对地震影响的担忧,日本官员的回答是可抗6.9级地震,无需担心。最近地震之后,日方报道有60 0升冷却水从乏燃料池里面溢出,但一切“仍在掌握中,无需担心”。不要小看乏燃料池没水的问题,福岛四号堆本来已经停工检修,但是由于现场人员失误,没有给它的乏燃料池加水,所以爆炸起火。因为这就是一个露天的池子,所以爆炸会把燃料棒的核废料直接抛洒到大气中……

囤积这么多钚,日本的理由是铀总有一天要用完,为了将来要大量进口铀,先把钚存起来。如果您相信这个说法,并认为日本胜任处理这么多的核物质,那么俺只好恭喜您的IQ和EQ了。
有问题怎么办?“暴露比不暴露好,早暴露比晚暴露好,大暴露比小暴露好。”本次事故既然发生,日本有义务洗清自己身上的疑点,并以实际行动放弃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的核权利。
第一,日本有义务停止所有老式设计和运行超过三十年的核电站,不再兴建新的核电站,现有的过期即拆除;
第二,日本有义务放弃世界第一的钚储存,把现存的钚全部转移到美国和俄罗斯,自行支付接受国转移、处理、储存、研究的费用;
第三,日本有义务将其铀矿石和其他核原料进口置于国际监督下,由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成立专门委员会,根据日本核电站的实际消耗量来决定每一笔交易,并成立日本核威胁对策储备金,征收交易额百分之百的作为保证金存储,以便万一有事对周边国家救灾和理赔;
第四,日本有义务公开其全部核设施、核计划、核能力和核储备,在规定时间和规定地点接受没有提前通知的安理会专门委员会代表检查,并保证检查人员在全境内的行动自由。
如果这些都能做到,俺绝对就放心了。日本人可能会说,不让存储核燃料,完全靠流水式的购买,要是买不到怎么办?放心,如果日本买不到铀矿石,“那一定是日本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那还计较你妹啊?
————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
————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
————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核电问题的分隔线————
其次,日本人惯于以邻为壑,把自身的困难和问题化作侵略的理由和动力,导致邻居乃至世界的痛苦。
在神作《一寸河山一寸血》中,有一个经典的段子,充分表现了日本人和中国人各自的混蛋之处。这个段子讲的是日本占领中国东北之后,国民党政府实行不抵抗政策,幻想通过国联制裁日本,国联于是应中国请求派来了调查团。
上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被侵占、三千万人民成为亡国奴这样的事情,竟然需要国际调查才能搞清楚,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但是调查团还得装模作样的工作,于是他们要求日本给出解释。
日方的解释很给力:因为日本缺少自然资源,无法发展工业,所以在煤矿、铁矿、木材等等方面依赖于满洲,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不存在中国东北这种事情,只有与日本亲善的、独立自由的满洲。
国民党方面的表态很萌,接受《一寸河山一寸血》采访的当年的亲历者对着镜头说,“依赖东北可以通过贸易嘛,可以做生意嘛……”
1923年9月1日,横滨和东京被7。9级的关东大地震和由此引发的海啸、火灾夷平,死亡和失踪十四万人。震中的相模湾中部的海底下沉了100到200米,有的区域竟下沉了400米,乃是地壳运动的直接证据。

对中国来说,1923年是什么年月?
离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割走台澎勒索二万万两白银,不过三十年。
离1900年以日军为主力的八国联军侵华,才二十多年。
离1905年日本和俄国把中国东北和朝鲜当作战场而厮杀,才十八年。
离1915年日本给袁世凯下最后通牒、逼迫他接受企图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只有八年。
离1919年巴黎和会上日本企图接管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引发中国人民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才仅仅四年。
随时侵略中国的恶邻遭了天灾,中国政府和人民有何作为呢?
北洋政府决定对日本进行救助。号召百姓忘却战争前嫌,不再抵制日货,以减轻日本人民负担,利于恢复。北平、天津、成都等城市成立救灾团体,演艺界筹款筹 物,梅兰芳还进行了义演。景山公园卖票助赈,连中学生也把零用钱捐出,赈济日灾,红十字会救护队赴日救灾 ,表现出纯洁的道德感和国际主义、人道主义精神。
商人、画家、上海佛教领袖王一亭募捐白米6000担、面粉2000余包以及各种生活急需品,这是来自国外的首批救灾物资。王一亭被日本人称为“王菩萨”。
我国普陀山和许多寺院举行四十九天道场法事,念经念佛,吊祭日本罹难者。在杭州铸造完工的梵钟,至今还存放在东京都慰灵纪念堂。
然而日本人又干了些什么呢?
但裕仁皇太子调集军队不仅仅是为了维持灾区的秩序,还另有企图。他通过福田正太郎将军宣布实行军法管制,然后,指责朝鲜人和社会主义者冒犯了神灵,导致了 这场大灾难的发生,还无端指责他们企图趁火打劫。那些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的蛊惑甚至使一些惧怕神灵的日 本人信以为真。大约有4000名不幸的朝鲜人被日本军国主义的“黑龙团”赶到一起,百般嘲弄、污辱,进行所谓的“街道审判”后,推到地震幸存者面前斩首示众。这些人成为地震灾害发生后无辜的政治上的替罪羊。真是天灾未尽,人祸又生。几百名中国人同样被杀害

然而,日本的一些暴徒却在军国主义的煽动和纵容下,恩将仇报,对手无寸铁的旅日华工下了毒手。他们乘震灾混乱之机,以“韩人放火”为借口,在大批杀害旅日朝鲜人的同时,大肆虐杀旅日华工,其中绝大部分是温州、青田籍华工。
这些暴徒主要是接受日本政府命令维持秩序的所谓“青年团”和在乡军人(预备役———记者注),他们长期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灌输,排外情绪严重。他们与日本劳工、警官、军队一起,用刀剑、铁棒、铁钩等凶器,对旅日华工肆意击杀。
其中,伤亡最惨重的一次集体屠杀是在1923年9月2日。当晚9时许,日本暴徒300余人拥至大岛町八丁目华人所住的林合吉客栈,将客栈内174位心怀恐惧、手无寸铁的温州、青田旅日华工,赶至客栈外荒地上,“佯言即将地震,须卧地上”。
当华工们伏地时,暴徒们即乱砍乱杀,当场打死173人。
据仁木富美子和黄胜仁等人统计,在大屠杀中受害的温州、青田人数为700人,其中死者639人,伤61人。
温州瓯海的潘瑞发老人说:“我们3人(华工)乘电缆车(电车),到三河岛站了,要下车,前面一个人一下来,就被日本人用竹竿上扎的铁钩钩死了,吓得我们两个人就不敢下车。”
瓯海的陈崇帆说:“我住在大岛町八丁目,地震那天出去了,几天后回来,原来跟我一起住的人都死了。我们垟坑村就有6个人被日本人杀了。我的堂兄陈银寿在路上被抓,后来在千叶县关了一个月才放出来。”
日本人尊称组织捐款的王一亭为“王菩萨”,但是同样是日本人(居然是军警!!!),又残杀了王菩萨的一位同姓:

当时的长春籍留日学生、华工领袖王希天在知道屠杀事件后,立即赶往当地调查。日本军警为了掩盖真相,残忍地将其杀害,尸体也被抛入河中。

第二年,归国的温州留学生,集资在温州华盖山上,建起了王希天纪念碑。后在温州沦陷时,被日寇拆除(跨国啊跨国)。
根据日本人的一贯作风,当然是没有发生大屠杀的:
大屠杀发生后,日本政府想方设法隐瞒事件真相。由于华工一般由上海私渡至日本,没有护照。“他们拒不承认,以为这样就可以蒙骗过关。”黄胜仁说。
在大岛町八丁目集体大屠杀发生后,日本军警就用煤渣覆盖现场,使别人发现不了屠杀留下的血迹。
消息传回国内,举国震惊。各地纷纷集会抗议,当时的北京政府也曾调查交涉,但由于日本当局竭力掩盖真相,北京政府昏庸无能,被害华工家属虽满怀悲愤,却投诉无门,在一阵抗议浪潮过后,华工惨案逐渐被人淡忘了。
迄今为止,日本官方未正式承认过屠杀华工事件。
1923年之后,日本毅然走上了更大规模地对外侵略扩张道路,所以上面的时间表还必须列下去。
关东大地震,中国官民共同救援,日本官民共同杀戮在日朝鲜人和中国人的1923年,
离1928年,日本阻挠北伐,出兵攻占济南、残杀我军民万人的济南惨案,还有五年;
离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北,还有八年;
离1932年,日本进攻上海,发动一二八事变以掩护伪满洲国成立,还有九年;
离1933年,日本占领长城沿线逼近京津,并成立731部队,开始用中国人做活人实验,和在中国各地飞播鼠疫、霍乱,还有十年;
离1937年,日本制造卢沟桥事变开始全面侵华,还有十四年;
离1945年,日本投降并吐出大部分侵占领土,还有二十二年。
从1937年到1945年的八年中,中国人民陷入尸山血海,除疆藏甘陕宁青川之外的所有省份皆遭日军铁蹄蹂躏,伤亡人数达3500多万,直接和间接财产损失共达5000多亿美元。

对待变态应该怎么办?
用普世的口气,应该是:“我不同意你变态,但我誓用你的死保卫你变态的权利,并坚决捍卫自己用武力制止变态和消灭变态的权利。”
大轰炸后的东京,死伤和损失倍于关东大地震

日本以变态袭击美国,美国回报以十倍百倍的变态,并占领和支配日本至今,所以日本对美国一畏惧二服侍三从四德;日本以变态袭击中国,所获丰厚而代价轻微,所以日本对中国轻蔑无礼视若草芥,认为中国的宽厚和仁义是弱智下贱的行为。
————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
————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
————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以邻为壑的分隔线————
只要人类还以国家的组织形式继续存在,所谓跨越国境、遗忘历史、以德报怨、无条件的爱,要么是装13,要么是傻13。当然这都可以理解,装13和傻13都 还是可以教育的自己人,小时候没有文化不明真相的俺们可能正在干着同样的事。最可恶的是以自身的装13 来教育大家,号召大家都争当傻13的家伙,
尤其是不惜编造谎言、原创故事、脑补细节和罗织证据,来搞逆向民族主义、无中生有的挖掘所谓中国人的劣根 性、发明日本人的高尚先进不可思议之处,贬低中国抬高日本的一帮混蛋。你们言不及义,数典忘祖,猪狗不如,豺虎不食,你们是人类的渣滓,社会的精英,基 因变异的逆子贼孙,皇天所弃的劣等苗裔。在你们的谎言被事实打得粉碎之后,你们会苟且缩首一阵子,只等健忘的群众注意力转移,便接着编制其他似曾相识的故 事;在这些故事里,卑劣下贱无耻混蛋的永远是跟你们一样的中国人。
近年以来,扑屎精蝇们已经成为大杀器,只要是被它们所真心赞美过的地方,都免不了厄运,远超法力只够打飞机的发改委。战绩包括连续横扫南亚、东南亚、西欧、北美、澳洲,夸谁谁死所向披靡,有人总结于下:
指哪打哪FGW,夸谁谁死JY嘴
这次终于连友邦日本都没有逃过你们的毒舌:
3月7日还是8号来着,《南方周末》刚刚夸奖了日本
3月11日,里氏9.0级地震发生
震后第一时间,JY夸赞日本防震减灾搞得好、伤亡轻微
一个多小时后,大海啸来袭,伤亡惨重
震后第二时间,JY夸赞日本的核电站建得结实、管得严格
一天以后,“轰”的一声,福岛一核一号反应堆的房顶飞上了天、堆芯融化
震后第三时间,JY夸赞日本的其它核电站经受住了严峻考验
今天,福岛一核三号反应堆惨遭灌水(海水)、走上了和一号堆同样的道路
福岛二核的两座反应堆也出现堆芯冷却故障、女川核电站反应堆出现异常
——日本何辜、日本人民何辜,JY真就下得了这个手,而且还是接二连三?
3月7日,著名的《难方周末》刊登了一片神作,据称作者是北大本科生:
【一家之言】我的日本男友
摘要如下:
生活中,至少是在北大,喜欢上日本人是件很容易的事。
而我的奶奶、姥姥姥爷,幼年时均经历过“鬼子进村”,却并不认为我找了日本男友有什么不妥。姥姥借此回忆起日本兵给她糖吃的童年经历,奶奶更是因为“日本人有钱”而特别高兴。
最近,我正准备着去日本,“鬼子”特地画了一幅“兔子赴日之图”:一架飞机从中国出发,绕过标着“思密达”的朝鲜半岛,飞向日本。画面左下角有个小黑点, 一根箭头拉出它的放大版——一个小岛上插着块牌子,上书“钓鱼岛,日本领土”。你会为此义愤填膺吗?至 少,在我和“鬼子”看来,这不过是个显示我们关心国家大事的冷笑话,仅此而已。
俺当时看到此文,心里不禁咯瞪一响,产生了羊端卸兔的违和之感,仅此而已。数日之后。。。

至圣先师“史上第一混乱”曾教导我们,“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翻译成人民群众的话,就是说中国的忧患,不在日本,而在于这些内部的扑屎精蝇。
忙总总结说
本来日本地震,我们不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已经是最大的仁慈和善意了。国家间搞点象征性的援助也说得过去。但是现在一帮媒体的所谓精英在哪里如丧 考妣,哭天抢地,痛哭流涕就太恶心了,太过了。左脸被人家打肿了,右脸又送上去,觉得不过瘾,还要把屁 股送上去,岂有此理。
这帮家伙的表演让我觉得汪精卫的曲线救国和陈公博的以柔克刚是可以有继承人了。他们在曲线救自己,或者只有柔没有刚,就是一堆没有骨头的肉而已。
俺觉得它们只是蠕动的蛆虫而已,希望中国倒下去,便给外人当带路党,从中国的尸体上吸吮营养,孵化出下一代的精蝇继续为祸人间。
————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
————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
————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蛆虫精蝇的分隔线————
最后,俺祝全体旅日华人及其家属逢凶化吉、无灾无难,顺利度过这场浩劫。你们在日本谋生不易,又遭到如此天灾人祸,也在海外的俺对此感同身受。尤其是以各种方式到日本只为赚个辛苦钱的研修生们,俺真担心你们!

由于俺身在民主的美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普世精神强大气场的熏陶,所以俺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要祝曾经在汶川大地震中白衣入蜀的无双国士、日本华人医学家施海潮幸免于难,并预祝他的卫生防疫知识派上用场,他的地震糖尿病药物大行其道,有糖尿病治病,无糖尿病预防,以造福日本人民,增进中日一衣带水的友好情谊。
最后的最后俺还是忍不住要不蛋定的提醒,施公的名讳虽然有气势,但是在当下的日本犯忌。为了避免关东大地震后的悲剧重演,防止被一小撮不明真相的日本人民恩将仇报式地习惯性伤害,墙裂建议施公改名换姓,以避风头,留此有用之身以备将来在日本派上更大用场。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