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当你确信这一点的时候,大陆的轮廓就突然仿佛从海上迷雾中现出身影来告诫你,No one is an island.

你敬畏了信服了,伸出手想靠近想攀爬,它便又漂远,消失得杳无踪迹。

In the end, 总有些人是一座孤岛。

The dreamy world we dream in

我住的地方, 天分外蓝, 草分外青, 冬天的暖阳照耀下空气都浮动着淡淡温柔的金辉, 童话般的冰湖倒映着多彩的小房子.

From Everyday

凝望湖面有时让人想起那著名的诗句: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这么多的美好和快乐如同就在指尖触手可得, this is the dreamy world we dream in.

The REAL Voice

前一段国内也搞起The Voice的中国版本<中国好声音>. 我去youtube上看了一下, 觉得好像每个人都唱的还不错, 在卡拉ok听到肯定要震住,但是具体好到什么程度却说不清.
随手点了下别的一些国家的版本看了一堆, 然后发现了一个真正的牛人啊.

澳大利亚的Karise Eden.

在我看来, 所有的, 任何一个, 其他国家的任何版本的The Voice或者随便什么唱歌选秀比赛的任何其他选手, nobody can touch her.
独特之极的嗓音, 相当成熟的台风, 强大的气场, 并且有那么多的soul! 这位女士实在是个diva, 其它人跟她比就是小学生.
这是最开始的blind audition:
It’s a Man’s World

之后的两个表演:
Hallelujah

Stay With Me Baby

蓝莓小蛋糕二号

这次用了个不同的方子, 烤了一批Blueberry muffins with cinnamon sugar topping. 蛋糕基本完全按照方子做的, 不过用buttermilk代替了milk, 然后用brown sugar取代大部分white sugar. topping吸取上次一个sopapilla cheesecake pie的教训, 大概只用了recipe中一半的butter, sugar, 等等, 出来甜度什么的也绰绰有余了. 米国人真是重口味啊.
这次的唯一缺陷是烤的好像有点干, 不知道是温度太高? 还是batter不够湿什么的? 原方子的分量说是做8个extra large的muffin的, 20-25分钟; 我烤出来10个standard size的, 大概18分钟出炉.

recipe: http://allrecipes.com/recipe/to-die-for-blueberry-muffins/

Ingredients
* 1 1/2 cups all-purpose flour
* 3/4 cup white sugar
* 1/2 teaspoon salt
* 2 teaspoons baking powder
* 1/3 cup vegetable oil
* 1 egg
* 1/3 cup milk
* 1 cup fresh blueberries
* 1/2 cup white sugar
* 1/3 cup all-purpose flour
* 1/4 cup butter, cubed
* 1 1/2 teaspoons ground cinnamon

Directions
1. Preheat oven to 400 degrees F (200 degrees C). Grease muffin cups or line with muffin liners.
2. Combine 1 1/2 cups flour, 3/4 cup sugar, salt and baking powder. Place vegetable oil into a 1 cup measuring cup; add the egg and enough milk to fill the cup. Mix this with flour mixture. Fold in blueberries. Fill muffin cups right to the top, and sprinkle with crumb topping mixture.
3. To Make Crumb Topping: Mix together 1/2 cup sugar, 1/3 cup flour, 1/4 cup butter, and 1 1/2 teaspoons cinnamon. Mix with fork, and sprinkle over muffins before baking.
4. Bake for 20 to 25 minutes in the preheated oven, or until done.

成品:

From Life 生活乐趣

照习俗显示一下奋力啃了一番之后的内里:

From Life 生活乐趣

刘翔啊刘翔

这次奥运会真是太曲折了, 尤其对于中国人民来说.

我所关注的论坛上, 前两天还同心一致众志成城地和Nature之流斗争维护小叶mm, 让我森森地感动于关键时刻中国人民是多么团结勇武!
刘翔一摔, 顿时之前互相拥抱, 拍肩, 支持彼此, 同仇敌忾的同胞们开始横眉怒目, 互相鄙薄唾弃.
同胞里有的是爱的很纯粹感动得很深沉誓死支持他; 有的是爱之太深责之太切, 两度失落到恨不能啖其血肉; 当然也有一小撮是苍蝇式借机乱咬找存在感; 还有不少是我这样的, 觉得刘翔未必完全无辜, 但绝不该一人担当这么多痛斥, 尤其是一些小人的践踏.

很多人说刘翔对不起人民, 没给他们个交代. 我也不懂这些人跟刘翔啥关系,有资格让刘翔给他们交代. 你爱他他就必须爱回来的关系吗?
有些人骂刘翔利欲熏心,天天广告. 这本来就是他靠成绩挣来的, 厂商们就爱找他嘛. 我觉得他比某些影视歌星什么的有资格作广告多了. 那些人还没得过金牌呢, 广告做的不也挺欢, 大家不也没啥complain吗. 是说因为那些人的主业就是晃荡晃荡露脸走光之类的, 所以大家觉得他们赚钱是敬业赚的理所应当; 刘翔则是上场没命跑步和接受我们的远程敬爱就够了, 却胆敢接了一个又一个广告? “刘翔你贪不贪啊, 除了我们的心你还要这么多的财么! ”
这些嘶喊着谴责他的兄弟如果有做广告赚大钱的机会(且不说资格)大约是都要坚贞地推掉”我要专心搞科研干本职, 没空”的了?
最关键…接不接这么多广告恐怕压根不是刘翔能决定的.

说他不该隐瞒伤势, 遮遮掩掩, “真伤了就别去奥运了嘛”云云…
奥运会绝不是他想不去就能不去. 我想他就算早知伤不可为, 在国家和上级的”殷切期望”和”谆谆教诲”也不能不上. 何况不止国家, 广告商们已经花了钱签了合同了, 能让他轻易就直接退出么, 那不能啊. 使尽手段也要让他上. 十三亿人民已经失望过一次了, 这次敢连阵都不上称伤退出么, 那大约有6.5亿高瞻远瞩的中国人民会出来骂”我早料到懦夫是要找借口不敢上阵的”. 中国人民未必真有那么深刻的恶意, 但是嘴皮子的速度常常追光超电, 被骂的通常在不及反应之时就被人民唾沫的海洋淹没, 即使之后人们再缓缓反思, 倒霉的被骂者也早就去轮回了…最后, 甚至很可能刘翔自己也不甘心就此放弃, 想着侥幸搏一把, 尤其在4年前的”失败”之后.
每个人每一方都有着利益因素要促使刘翔上场, 哪怕他真上场只有死路一条.

说他亲栏框作秀…这个挺难说的.
按我这样普通人的心态恐怕是不会来这么一下的, 而世界上98%大概都是我这样的普通人.
不过在刘翔那样的身份, 那样的境况, 那个场合, 那时心态之下…因为我想象不出来, 也体会不到, 所以没法说他是不是在为了作秀而作秀. 或许普通人之外, 1%的可能是他的’团队’规定好的套路要求他去这么秀一下, 也有1%的可能是他这样的运动员被迫放弃热爱的运动的真心举动.
有些人一口咬定他是在作秀, 宣称看不出来的是白痴. 我的智商只得不到140, 所以相对这些天才的头脑确实比不得: 我没法100%地排除一个1%而肯定另一个1%. 如果我可以肯定地说”我跟刘翔肚子里的蛔虫似得, 他想什么我一清二楚百分百确定”, 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他就是在作秀!”, 那便可以进行到下一步了: 可不可以站在道德的高地上, 雄伟地谴责他? 不过我暂时还过不到这一步, 所以谴责什么的只好先hold一下.

但是最终, 我还是想了下如果他确实是在作秀我是不是就彻底憎恨到要倾尽恶语来骂他, 或者高洁而矜持地对他说”我鄙视你”…但是结论好像还是不会.
因为我使劲想使劲想, 如果我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而处在他那个荒诞的位置时刻, 我有没有任何可能做出这种在我现在看来是荒诞的举动, 觉得真的难说.
如果我可以肯定地说”我是刘翔的话, 绝不会作秀”, 也许我有立场来judge他.
但我说不出来, 因为我和刘翔相隔实在太遥远, 我真没法想象我成为他在那时会怎样选择.

但这么多人在这么绝对自信地, 充满批判地judge刘翔.
这么多人没有吃过他百分之一的苦, 没有获得过他千分之一的成就, 没有体会过他万分之一的压力, 有些人就凭一个”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就要蜂拥而上乱棍打死他, 有些人痛心疾首呼号着”枉我以前称你为英雄原来你却这么下作”想投石埋死他, 有些(小)人捏住鼻子蒙着脸夹在人群中尖叫”把广告收入都捐出来!””刘翔就是个狗屁不值的垃圾!”

刘翔那几十块世界金牌和另几十块银牌铜牌是无法抹杀的. 他被他的同行们, 那些赢过他, 输过他, 和他有过类似经历和体验, 站在体坛巅峰的人物认可.
他绝不是某些小人跳上蹿下诋毁成的一文不值的东西.

刘翔到底是个纯粹悲剧的英雄还是有巨大缺陷的天才尚无定论. 但相反的, 一些嗡嗡跳脚的小人是否小人却是不值争论的事实.

不知道刘翔会不会退役. 如果他是我, 大概就安心地退了算了, 早点摆脱乱七八糟; 但是如果我是他…我却还是实在不知道他会怎么选择.
按照日娜神仙妹子的广播, 刘翔说他真心喜欢跨栏, 似乎有再战的意图.
很多人因此说”早知道之前都是装的, 还要回来捞钱.” 这些兄弟都很有代入感, 把自己和刘翔的心理结合得缠绵悱恻欲仙欲死, 含怒带怨地指明了”如果刘翔是我”铁定就是这么想这么做.
到底刘翔跟这么多人有什么关系呢. 凭什么觉得有资格要给刘翔指定一条既定轨迹, 如果他踏出这条轨道就被判定有罪?
什么是他”应该”走的轨迹? 为了不让众人的指责”落实”, 或者为了不让对他有期望的人的期望”落空”而必须得即刻退役以证清白然后缩头三十年再也不露脸, 直到死了在报纸一角登个消息”中国前著名短跑选手XX于XX年月日去世, 终年xx岁”再让大家感情消费一下?

如果他想要回来跑, 就去跑好了. 他如果想继续接广告赚钱, 就去接好了.

刘翔2004年的胜利, 曾经为我生命中的一刻带来满溢心肺的喜悦和自豪感. 我因此感谢他和祝福他. 我希望还能有那样的机会享受那样全然的喜悦, 但如果没有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抱怨的. 刘翔加油吧.

(“科学”杂志)的编辑">How To Become a NATURE Editor/如何成为<自然>(“科学”杂志)的编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Cbfwi6oPtQ&feature=plcp

Background:

1. Nature ‘s original post and comments on the ground-breaking pseudo-science finding:

2. Skillfully “edited” Nature post and comments:

08/06/2012 UPDATE on Editor’s Notes

中国海内外学人连续多天的抗议, Nature终于不得不再次改口…不过应该删除原文在公开位置贴道歉才对.

中间是Lai Jiang的长篇评论, 此处略(见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