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的摊饼

昨天突然对看到的一个”轻乳酪蛋糕”感兴趣起来, 决定尝试一下. 看到的recipe似乎颇有些不同, 比如文怡的和君之的…最后就中和了一下, 说不清楚是用的谁的方子, 总之大约就是半块左右8oz的cream cheese, 调点糖, yogurt(替代sour cream), whipping cream和coconut milk(我不买牛奶所以…), 打匀后一个一个放入蛋黄搅匀(我放了3个), 然后再搅入融化的butter半块(其实可能可以更少或不需要), 一点柠檬汁(我用了一点点瓶装lime juice,可能还是应该用新鲜柠檬汁底); 另一方面3个蛋白加点柠檬汁和糖打到soft peak左右, 然后分几次用spatula小心底fold到cream cheese里面.
烤的话大概1小时左右, 出来应该很蓬松棉细, 因为基本上类似souffle么……
照说不难, 但是打蛋白的时候我又被蛋黄给screw了. 混进蛋黄的蛋白, 我使劲索性都舀进cheese糊糊那一碗, 然后用超市买的盒装蛋白重新另起炉灶.最后配料的比例完全陷入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 而且不知道是蛋黄没舀干净还是盒装蛋白不可靠, 始终打不到soft peak, 只能打到湿滑的软塌塌蛋白糊状态.
接着又犯了第二个错误, 用water bath, 但没有在底座倒入足够温度的开水, 直接接的冷水放到300f (150c)的炉子里烤了10分钟?就把batter放进去了. 将近50分钟后, 底座的水温还十分温柔……
总之最后出来的蛋糕表面还是金色可喜的, 但质地就完全谈不上松软清淡了, 而是跟普通cheesecake类似. 我吃着吃着觉得味道挺熟悉的…后来想起来这不就跟我最开始烤cheesecake看错配料比例而少放了cheese出来的产品差不多么!十分eggy, 倒也不难吃, 但是肯定谈不上多么美味了.
不管如何, 还是纪念一下:

From Life 生活乐趣

蛋糕烤完后其实我挺想立刻就尝的, 但是这是cheesecake, 非得冷藏一阵不可…于是长夜漫漫, 我在渴望与向往的煎熬中吞着口水,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然后神游着不知道肿么的突然怀念起以前俺娘常给俺摊的鸡蛋煎饼了.

深夜是个多么感性的时间啊, 尤其对于肚子来说.

鸡蛋煎饼的念头和饥渴的肚皮一相逢, 犹如干柴烈火, 一点就着, 瞬间烧得撕心裂肺撼天动地.
于是我一个鲤鱼打挺(文艺修辞而已), 矫健地从床上腾跃而起(文艺修辞…)冲进厨房, 掏出我6寸的小平地煎锅来. 然后在mixing bowl里倒了一cup 面粉, 打了一个鸡蛋进去, 接着一点一点加水调成较稀的面糊. 剁了点葱搅进去, 接着放点盐和鸡粉简单地调味. 小煎锅里倒油加热, 然后把面糊倒进去, 旋转锅让面糊摊开成为圆薄饼. 一面凝固了就翻面, 直到两面金黄为止……
多么简单!

结果发现没那么容易. 首先是那个巴掌大的锅太小了, 一cup的面粉调的糊糊倒进去即使是很厚的饼也分5,6次才能煎完, 而且小锅稍微一侧面糊就倒出去了; 其次, 油温过高的话面糊倒进去的一瞬间边缘就凝固, 中间较稀的面糊难以转出去摊开, 因此团在中央, 饼就不薄也不圆了.
最后只能妥协, 用中火, 用锅铲手动把面糊摊开…这个, 就不追求圆度了,厚也就厚点吧.
第一个饼起锅后稍微凉到可入口我就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就是俺记忆中的味道咧真是太美好了~

From Life 生活乐趣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