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balaya, 什锦…糊糊

话说我昨天出去买菜, 突然看到之前找寻了很久, 很久, 很久而未果的Andouille香肠! 而且在打折! 于是果断抓了一包结账.

之后我努力回想了一下为什么以前那么想买它(…因为是很久, 很久, 很久以前想买而没买到的!), 终于想起来是很久, 很久, 很久以前流着口水看电视一个厨师教做Jambalaya(什锦饭)时提到过, 做这玩意一定要用Andouille香肠, 因为它有一种特别的香气.

Jambalaya是Lousiana (New Orleans?)风格的特色食物, 大致就是一些肉肉(香肠啊, 鸡肉啊, 虾虾啊)和蔬菜(西芹啊, 菜椒啊, 番茄啊)拌上各种辣椒香料, 倒入鸡汤和米饭一起炖煮出来的大杂烩饭, 口味辛香微辣.
貌似是当年Lousiana法国西班牙什么的殖民时期的产物. 到外国抢地的西班牙人馋嘴啊想念家乡的海鲜饭(Paelle)啊想要做, 但是这土鳖地方没有藏红花(saffron)肿么办!?只好用番茄代替了. 这道菜之后又受到了法国人的影响(Andouille就是一种法国香肠),因此无论从起源或者是食材或者风味来说都是名副其实的杂…烩.

总之后来我买菜就怀着好奇心去找过这个香肠, 想体验一下它那”特别的香气”.
……
结果没找到, Andouille因此就成为了我的执念, 我甚至记住了怎么拼这个词!

既然买回来了, 说不得要高端地用它一用了. 于是我开始上网搜recipe, 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简单的:
Chef John’s Sausage & Shrimp Jambalaya

这里面材料要求还是甚多, 什么paprika(不怎么辣的红辣椒粉主要上色厉害或者有香气?), 什么cayenne(辣-辣椒粉), 还有什么西芹啊胖青椒啊brown rice啊, 我统统木有.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的我和作为一个冷天只想龟缩在家不出门的我斗争了3秒钟就败退了…小问题不值一提啊!管它什么辣椒粉我统统用无敌神器, chilli powder代替~ 西芹和青椒都不过是蔬菜而已, 对我来说只有肉肉是关键, 于是拿黄瓜和蘑菇意思一下好了. brown rice什么的就更简单了, 传说中的红国宝米压倒一切!

接下来就是含糊地照本宣科了. 先用butter中火炒香肠片到略焦黄, 然后倒入辣椒粉, 孜然粉(这玩意的气味很重要, 要多倒),然后倒洋葱,蘑菇, 番茄,盐什么的略炒炒(黄瓜这玩意应该很晚放!我今天是后来放的, 但是还是放早了, 等最后米熟了黄瓜皮都黄了), 接着就倒米, 倒鸡汤(我就倒了家里唯一的一罐罐装鸡汤, 完全没法顾及recipe里的比例)拌拌,然后就转小火开始焖了. recipe里说brown rice大概45分钟米就熟了, 接着可以下虾, 然后再5分钟就可以起锅.

我很怀疑这么倒生米小火煮能煮熟饭么……于是就一念成谶了~>_<~

隔一阵去翻搅翻搅, 20分钟后就惊喜地发现一半多的米似乎都软了差不多熟了的样子, 水也都快被米吸没了, 于是放心了想大概再20分钟剩下一半也熟了吧. 就加了点凉开水继续煮(也许这是错误所在? 应该一开头就一次性加3杯鸡汤/水直接煮?).

30多分钟的时候我把大块的黄瓜丁们倒进去, 想应该再过一下米就好了, 只要不焖太久黄瓜应该无碍.

45分钟的时候去看, 发现依然是一多半的米熟了的样子, 剩下一小半还是生的…开始感觉不妙.

之后每10-15分钟去搅一搅, 偶尔加点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那些白白的小夹生米粒依然顽强地四散, 肿么也不消失! 而原本一颗一颗整洁的熟米粒们则开始陷入了黏糊状态了.

我在吃夹生米和吃丑陋的糊糊之间思想斗争了3秒钟, 决定宁可煮出一锅浆糊, 也绝对不吃生米!
……

于是最后下虾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两小时后了, 其时锅里的黄瓜皮已经脱了色, 显出pickle的风范来. 而满满一锅黄色的半粘稠碎米糊糊散发着诱人的奇特香味.

这是食材们下锅之前(不包括虾)意气风发的状态:

From Life 生活乐趣

这是经过我精心摆拍后, 剪裁排版出的最美好的一张成品效果:

From Life 生活乐趣

什么, 看相? 哼唧, 看相能当饭吃吗!? 这米糊糊乃是我吃过最细腻最入味的米糊糊(这是真的)!

总之一句老话, 下次, 下次继续努力……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