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fish cake和奥斯卡

一年以前我尝试过一次Cheddar, bacon& fresh chive biscuit, 在我的想象中会烤出一盘像red lobster里吃到的那种酥松喷香的小biscuit, 然而悲惨地失败了. 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咸到发苦”, 无法下咽, 最后大半都只好扔掉了.
然而之后仔细思量, 觉得未必是因为盐太多而发苦, 反而很可能是因为我木有用buttermilk, 只用了普通的milk. buttermilk这玩意名字十分有欺骗性, 但它实际是”酸奶”: 通常用牛奶+醋或柠檬汁代替. 而我当时用普通奶粉冲的牛奶, 导致配料里的baking soda木有被足够中和, 所以碱太重……

前天突然惦记起了这个biscuit, 决定再次尝试!
这次用了牛奶加柠檬汁! 然后替换一部分的普通面粉为更加健康的全麦面粉! 还要用之前买的比较贵的奶味浓郁的cheddar cheese块, 手动grate之!还多切了两条bacon! 加上细碎的小青葱! 可以想象烤出来的是何等美味!

然后就充满野心和期望地烤了! 香气扑鼻地出炉! 咬了一口!

结果眼泪都快被咸出来了, 这坑爹的recipe是咋回事啊真见鬼了.

于是我再次对着一大盘无法下咽的烤馒头忧伤了.

真是完全没法吃, 可是全部扔掉又太浪费了, 光想一下我就充满了需要向农民伯伯们磕头下跪的罪恶感.

怎么才能重新处理一下让它们能入口呢? 我想到了碾碎它们不知道能不能稀释或者加料了熬成面糊粥之类的…但是感觉好像会是很可怕的糊糊的样子.

在悲伤和罪恶感的交织中, 我默默地掰碎了所有的烤馒头挖出了其中的bacon碎片吃掉了, 然后对着堆了一盘的馒头渣花呆.

接着我就想起了前天买的catfish steak, 想起了之前看过的crab cake做法: 用碎cracker或者bread crumb和螃蟹肉加点作料混合捏成小圆饼煎了. 也许可以把螃蟹换成catfish, 把cracker换成我的烤馒头? 这样做鱼的时候就不放盐什么的了, 正好可以中和一下咸到抓狂的馒头?

在网上搜了一下recipe, 感觉大致可行.
于是把馒头渣晾在外面放了一晚上放的更干硬. 今天起来就把先捏碎的馒头倒进我的小mini chopper里搅成crumb.
然后把catfish steak拿出来直接丢到425F的烤箱烤了6,7分钟烤熟了, 取出后放凉滤干, 用叉子叉碎.
接着把一个洋葱, 一些香菜切成细小的碎末, 和馒头crumb, 碎鱼肉混合到一起.
加一勺yellow mustard, 两大勺Mayonnaise(蛋黄酱), 一点胡椒粉, 一个搅好的鸡蛋, 把所有配料拌匀.
最后就是捏鱼肉饼了, 捏好后可以在鸡蛋液里滚一下, 再丢到crumb里(我还拌了点Panko, 这样炸出来比较脆)裹上一层, 下锅煎/炸.

From Life 生活乐趣

炸好后起锅在纸巾上滤干油, 放到不太烫就可以吃了.

From Life 生活乐趣

说实话还是很咸…@_@ 但是至少可以下口了! 而且外壳真的很酥脆!
假如以后要再做类似的鱼啊什么的cake, 其实鱼肉不用叉的太碎, 因为本身就很嫩滑, 叉的过碎就口感不好了. 洋葱什么的也不用放太多…否则喧宾夺主.
不过整体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至少木有浪费掉那一盘烤馒头!

03/05/2013Edit: 今天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咸了, 原来kosher salt的brand有这么大的区别, 这坑爹的Morton kosher salt…:
http://smittenkitchen.com/tips/2010/06/29/not-all-salts-are-created-equally/
关键内容:
1 tsp fine sea salt or table salt = roughly 1 1/4 tsp Morton’s kosher salt = roughly 1 3/4 tsp Diamond Crystal kosher salt

************************************** 奥斯卡的分界线 *********************************************

顺说一下, 今天晚上难得耐心地看了Oscar颁奖. 好像主要奖项基本没什么意外. 李安又得了最佳导演, 真牛.

最后最佳影片一扫发现三部都是米粒尖国的爱国主义大片啊, 林肯啦, Zero Dark Thirty啦, Argo啦…然后一看竟然是总统夫人颁奖, 我就想肯定是三个之一了, 多半不是林肯就是Argo. 尤其Ben Afleck没提名最佳导演, 为了弥补他99%就是Argo最佳影片了.

话说Zero Dark Thirty是米国人自己看了都觉得十分扯淡的神奇野史片, 就不说了.

Argo盛名在外, 更是一段米国人民的优秀代表CIA如何从伊朗解救本国人质的传奇历史, 彰显米国人民的智勇双全, 极大地鼓舞了米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和自豪感.
本来我是比较想看的, 结果昨天看新闻发现一向十分laid back的加拿大人民竟然对此片颇有微词, 不由万分好奇地点进去, 然后发现了好一段关于史实的争议.
比如在对当时的米国总统Jimmy Carter的一段采访里, 记者问亲历此事的Jimmy Carter对本片的感想, 然后前总统先生很有技巧地说:
“首先, 这是一部很好的drama, 希望它能得奖哦~~~~ 其次吧, 其实这个营救人质的事情吧, 90%都是加拿大人的努力和功劳…
这个电影里俺们的英雄米国主角(Tony Mendez)吧, 他当时也就在伊朗呆了个一天半.
整个营救其实都是当时的加拿大大使(Ken Taylor)导演和周旋底.”
⊙_☉什么! 竟然(果然)是这样!?
看完新闻我更认为Argo应该得奖了, 因为它完全浓缩了戏剧的艺术夸张特质和米国式宣传和传媒的精髓啊!难怪要让总统夫人来颁奖咧.
但是不知肿么的好像就不太想看这片子了. 我果然是个不懂艺术的人吗.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