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记

话说数周前觉得右侧最里面的牙齿仿佛有个洞, 决定趁回国补它一补.
于是昨天朋友开车带我和爹两人进城看牙.

结果医生检查一番告诉我, 木有洞, 只有智齿, 得拔! 正好我爹看出来的结果也是要拔一颗牙, 于是我们两齐头并进奔入拔牙室.
其时已经快下班了, 医生决定先给我爹拔了, 让我第二天再去.
爹于是淡定欣然地坐上那个(在我看来)十分恐怖阴森的座位.

我和朋友两股颤颤, 不敢张望, 在外围小声谈论:
“上次我看拔牙, 那个医生那个拼命一样的架势吓死人!”
“是呀你记得原来春晚有个小品拔牙的吗?”
“有的还上锤子, 凿子, 锉子…”

医生:”好了拔完了.”
我:”……”
朋友:”……”

震惊地回头! 爹已经神色镇定泰然起身了!
我的内心犹如万头羊驼欢快地驰过, 奔向茫茫大海, 游过太平洋, 在大洋彼岸登陆后继续奔腾!
肿么会这么快!毫无动静!30秒有木有!
让我顿时对这位和蔼的笑眯眯医生惊为天人!

医生对爹交代一番拔牙后的注意事项后, 转向我询问了一番.
得知我很快就要离开, 不够时间分几次隔周拔牙之后, 豪迈地大手一挥:”那这样, 你明天早点来, 我给你一次把4颗智齿都拔了.”
我也顿时一阵豪情涌上心头! 铿锵有力地应到:”好!”

******************************** 我是内心纤细的分隔线 ***************************

然而出门没多久我就萎缩了……
思前想后觉得一次4个还是太冒险了, 辗转反侧一晚,决定还是先拔两个以后再说.

于是第二天一早, 我早早进城, 奔向笑眯眯医生的拔牙座, 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拔牙之旅.
有了爹昨天的经验, 我对笑眯眯医生的技术充满了信心, 一心想着三分钟了结, 潇洒地回家.

然而打了n针麻醉, 我发现原来并非附近毫无知觉, 而是还有触感, 不由有些惊恐, 大着舌头跟护士mm确认数次这是正常的 ,才淡然自若地放下心来(并没有).
麻药生效后就被放平, 脸上盖了一块挖了个洞的白布, 只露出嘴部供医生操作.

先拔下面的智齿.
想象中30秒结束的情形并没有出现. 感觉到医生拿着一个嗡嗡叫的电钻或凿在牙床周围作业几番, 接着换钳子之类, 又换电钻……
接着……
感觉下巴被紧紧顶住, 医生换了一个器械, 伴随着熟悉的”锵锵锵”几声, 口腔之中传来几次重重的震动.
传说中的锤子出现了!

我突然有种人生圆满了的自豪感(???)!
情不自禁给抡(…)锤子的医生配了一个悟空传中悟空奋起千钧定格在闪电中的身影!
黄健翔那激亢的嘶声呐喊也突然在脑海中响起:”这一刻, 他不是一个人,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请不要问我为啥子会出现这类异象…)

然后突然嘴唇上感觉有线拖过, 才意识到医生在缝针.
也就是说下面的牙齿已经被干掉了?
医生开始换角度操作拔上方的智齿.

至此大约5分钟.
然而我已经体验了恐怖拔牙过程中的七种武器: 镊子, 电钻/凿子?, 锉子, 刀, 钳子, 锤子, 针线!

在新一阵嗡嗡嗡的电钻声中, 我模糊地想着: 拔牙, 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再吓倒我了!

就在此时, 医生换上了钳子开始干活, 我突然从连接牙齿的肌肉深层感到了猛烈的拉力. 这种感觉相当之令人胆寒, 然而我还来不及反应, 突然”嘣吱”一声, 我森森地体会到了牙齿脆生生断成两截的独特感受, 人不由得弹了一下.
那一刻, 心里同时涌上”这不是真的!”, “肿么会这样!”, “这可怎么办”, “我擦!”, “WTF!”, “淑女不要说脏话!”,”医生我还年轻…”(并没有最后这两项)…等等复杂(?)情绪.

然而医生表示情绪稳定, 一声不吭驾轻就熟继续操作, 显然早已见怪不怪. 于是我也强自镇定, 继续挺尸状不动.
接下来又是一阵嗡嗡嗡滋滋滋然后拔呀拔(拔牙真是个需要力气的活啊, 医生猛力拔牙时一只手肘不由略下压借力, 正好压到我脸上, 脸都快被按平了), 然后又是”嘣吱”一声, 然后嗡嗡嗡滋滋滋拔呀拔, 又来”嘣吱”一声……

如此反复4, 5次, 我终于在不断的嘣吱中渐渐麻木了. 直到又一次”嘣吱”, 旁边的护士mm突然一声娇呼:
“哎呀飞起来了, 差点打到我的眼睛!”
医生:”哈哈这就是为什么要带面具了.” (医生护士都带了全透明硬壳面具, 有点类似电焊面具)
护士mm一号(心有余悸):”飞这么高啊.” (吾内心配曲: “我要飞得更高, 飞得更高~”)
护士mm二号:”是啊弹好远.”
医生:”上次那个谁没带口罩拔牙, 结果牙齿飞起来他正好张着嘴, 飞他嘴里了.”
护士mm一号/二号:”真地啊?”
医生:”哈哈真的, 正好到嘴里了!”
医护三人:”哈哈哈哈……”

我(内心):”555牙科医院好可怕妈妈我要回地球!”

第二颗牙历时十五分钟, 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伏诛了, 只不知最后身体碎成了多少片.

回程路上, 我半边脸毫无知觉, 歪嘴斜眼大着舌头跟爹比划第二颗牙被拔断的惊险.
爹淡定道:”你缺钙.”
……

12/25更新一下: 今天拆线了,虽然不足一周,但貌似一切正常。我后两天实在没忍住吃了不少海鲜和湖南菜(烟笋炒腊肉我的爱!),但是也许是因为很小心地歪着嘴用另一侧牙嚼(幸好只拔了一侧呀),而且坚持吃了几天消炎消肿药的关系,据拆线的小哥反应愈合情况挺好~ 笑眯眯医生的手艺应该也确实是很好,居功至伟吧。

4 comments to 拔牙记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