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又勇刷新下限了吗

上次看到google偷偷强制”美化”上传的图片还不给非google+的picasa用户选项来设置, 觉得google的下限实在低得不能再低, 已经低到了尘土里. 不料刚才发现google仿佛又超越自我, 突破下限了?

主要突然发现picasa里”放大(查看原始尺寸)”的选项好像变了: 以前可以自由放大相册里的图片到原始分辨率和原始尺寸显示; 而现在点放大想查看原图, google就体贴地保持最小图片分辨率(640×480左右?), 直接把小图的各边长拉伸到原图的长度, 让你感受到一片温馨祥和的模糊画面.
即使我是上传者, 一旦上传到picasa里, 就再也无法从picasa相册或链接里看到哪怕是接近清晰版的原始尺寸图啦(除非重新下载回硬盘?)…简直有种一入侯门深似海, 从此萧郎是路人的悲伤啊.

以前embed到别处的picasa照片, 比如我link到这个blog里的, 只要在blog里设置的显示尺寸(比如800×600)小于我链接的picasa上的原始图片分辨率(比如924×709), 那么blog里显示的图片就从原图缩来, 偶尔有缩到出现锯齿的问题, 但是一般还是相当清晰平整的; 现在么, blog里的图片大概也是从那个picasa上大概640×480左右的显示图拉伸出来的, 保证绝对没有过于sharp的毛病了, 一片混沌可喜啊.

而且即使我确认在设置里选中了允许visitor download, 作为visitor的时候页面上也完全不给download选项. 我猜对于google来说, “visitor”只能特指加入了亲亲google+大家族的好孩子们, 其他人都不算人啦.

挺希望是我搞错了, 这些恶心人的小动作都是临时的调试什么误搞出来的, 不过我对此信心不大.
考虑挪到flickr, 不过好像flickr链嵌入图片也不容易, 还是小图.
真不知道哪里才有一个方便稳定易于设置的相册可用唉.

好吧感慨这么多, 主要是为了昨天出门又撞到大雪(于是又文艺地照相了)!
我出门的时候气温有将近10摄氏度!于是我专程少穿件衣服还只套了个薄外套还不戴手套! 结果从mall里买完东西一出门就傻眼了, 漫天飘的那个鹅毛大雪啊!
我只好气愤地掏出相机来!很有气质地蹲在mall门口按快门.

为了清晰度, 只好直接传图到blog.

大叔的背影是不是有点007的派头?
IMG_4638s

开满冰花的树~
IMG_4649s

这张有木有点Matrix的赶脚!
IMG_4710s

2014/02/26 Update
今天又试了几次, 一开始不断internal error打不开, 之后刷出来貌似回复正常了, oh yeah~

总有你意想不到的人在关心你

今天打开信箱, 一封长得很像那种官方发来的税务信息啊或者汽车牌照renew啊之类文件的信躺在里面.

疑惑地拿起来一看, 金光闪闪的一排粗体大字简直闪瞎了我的眼睛!

“2014 DEATH BENEFIT INFORMATION”

一瞬间有很多想法如闪电霹雳般冲击着我的脑海, 比如…但是作为一位淑女, 还是不说出来好了.

强作镇定地打开看内容, 只见发信者用非常欢欣鼓舞的语气向我宣布:
“You may qualify for SENIOR FINAL EXPENSE BENEFITS(粗体, 黑体)”. 这些benefit能保证在我…Oh god forbid!…之后家人可以收到一笔肥大的TAX FREE(粗体, 黑体) insurance cash benefit.
为了加强我的喜悦感, 信中接着马上强调”THOUSANDS OF XXX RESIDENTS AGE 50-85 have been accepted”!……

嘶啦!咔嚓咔嚓……(哦不, 这绝对不是我撕碎了信以后团起来塞进嘴里嚼得咬牙切齿的声音)

此刻的我, 心情是辣么的复杂!
不知道是应该充满释然地欢呼”妈妈债也不用担心我会忧心着自己变老和身后事而哭晕在厕所里了!(咦?)” 还是应该流着感动的涕泪马上回信问对方”泥们可以帮我把这个benefit的权利延迟hold几十年吗?(hmm…)”

最终千般感想无尽思绪都化作一个念头: 这温暖的世间, 在泥所不知道的角落里, 肿有泥从未谋面, 不曾想到过的人们, 在默默地, 脉脉地关怀着泥.

They’ll be watching you……

雪中奔跑的少年

IMG_4564s

(希望是)早春的最后一场雪

副标题是”请叫我’铁手(美少女)'”.

这个冬天基本就是大雪–严寒–解冻到一半–大雪–严寒–解冻到一半–大雪……n次循环中.
我从x城肥来后基本就在家练龟忍冬眠功, 不到必要(冰箱,橱柜, 肚子全部空掉)时候坚决不出门. 哪怕外面冰雕玉砌美丽雪景, 也就脑补一下, 连拿相机的欲望都木有.
前两天天气大晴气温回升到将近摄氏0度, 之前堆积如山的雪都化了一半了. 然而…(惰)惯性使然, 我竟然没有出门及时补充食物来源. 没想到这两天又开始哗啦啦下雪了. 我望着外面白花花雪都来不及铲的地面始终鼓不起勇气开车, 真是天晴不出门, 下雪徒伤悲啊.
下午雪停了. 我犹犹豫豫拖拉到傍晚, 看着一干二净的冰箱, 终于英勇雄壮地决定出去买菜!
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严实了, 拉开大门.

啊~ 久违的清新空气! 然后我就吃了一嘴雪.

看着不知道啥时候又开始的漫天风雪, 我真是忧伤极了. 比冰箱还空的我的肚子啊~莫非你今晚还要继续空下去!

在悲愤之下, 我做了一件饥寒交迫之下的(sb文艺青年)人们都会做的事: 掏出了好久木有在室外用过的小相机开始啪啦啪啦, 全方位多角度地记录这浪漫的飞雪.

一时之间, 我忘记了饥饿, 忘记了寒冷, 忘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与我们头顶的星空, 忘记了昨天是去死去死的x人节而我没有元宵吃……陷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传说中全手持也能1/4s快门而不糊掉的”铁手”!

扑面而来的雪:

From 2014_02 blizzard

有恐怖片(?)氛围的雪:

From 2014_02 blizzard

换个角度的雪:

From 2014_02 snowing…again

1/4s快门手持的雪!

From 2014_02 blizz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