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光之灾

向某些媒体学习, 标题当然是为了耸人听闻用的.

话说作为一名纤细美少女, 以前的一个苦恼就是体检什么的抽血时偶尔有护士左戳右戳扎不进血管或者抽不出血, 最后只能仰天流泪或嘤嘤奔走, 只留下”你的血管又细又滑太难搞太难搞怎么这么难搞!”的袅袅余音和我被扎成筛子一样的手臂.

第一次在这里的医院抽血时我也颇有点紧张, 但是护士们那稳健的表情, 毫无犹豫的出手跟蚊子扎一样的赶脚打消了我的疑虑. 此后多次都如此, 我渐渐放松了心态, 还不时感慨看来这里的护士还是挺专业的.
不曾想夜路走多了终会碰到鬼这句话即使对我也适用(…)!

今天又要抽个血, 我心情安逸地走进抽血间. 一个体态丰腴, 面容安详喜乐, 颇有佛态的护士走了过来, 微笑地跟我确认了信息后让我卷起袖子.
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没有任何异样的预兆. 护士按了按我的血管, 抹了抹酒精(?or whatever), 然后一针下来.
哎哟扎这么重哟!
我尽量保持脸色不变地转开脸, 等她抽完.
过了几秒我就赶脚出不对了, 因为她又在不动声色把针头往前戳咧……莫非你以为你不做声我就发现不了吗!?
还没等我有所反应, 她突然轻巧地一个变向, 开始把针头往斜方向推, 先左推了两下, 然后圆润地转换角度开始往右找, 然后又往回……md你在搅稀饭吗!!!?
看到我脸色不善身体开始弹跳, 护士温柔祥和地问: “Are you okay there?”
我心里想这tm不是废话吗赶紧完事!
我嘴里却不由得答到”还好”—-这忧伤的淑女的礼貌习惯!

于是护士又不声不响开始继续东戳西插转动针头了. 我一边疼得乱扭一边郁闷地想, 姐姐你好歹拔出来重扎一针行么, 这么针插在身上搅拌算怎么一回事啊.
又过了几秒她似乎还是毫无头绪, 喃喃自语兼向我解释”血不够啊”, 然后又问我是不是还感觉okay.
当然不okay了! 这次我不能客气了!
“It’s…”
我还木来得及说完, 护士就善解人意地自己接上”…J–ust a little bit painful?”
啊喂! 那个”Just a little bit”是哪里来的?
然而我只好说”yes, a little bit” (唉我都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啊).

想着这护士怎么也该知难而退重扎一针拉倒了吧, 哪想到她恁的坚韧不拔, 又开始闷声不响上下躬耕了十几秒.
直到我实在忍不住抽着脸回头想用眼神传达一下心情了, 她突然淡淡地说:”换只胳膊试试.”
真叫我入临大赦呀.
于是卷起袖子奉献出另一只手, 又是一针下去. 过了几秒, 又感觉到了熟悉的针头推动感和转动感……
好在就在我即将绝望之时, 护士仿佛终于找到了血管位置停住了. 又过了几秒, 她淡然道:”好了.”
顿时室内的空气氛围都一轻, 我和她都长出了一口气.

回来看了下, 果然淤血貌似不严重, 但是为啥还这么疼咧. 两只胳膊都酸疼酸疼的, 莫非她插中我什么穴位了?
矮油.

*********************************************************************
最近看了<奥术神座>, 边看边被雷劈电闪的赶脚环绕!
一开始差点看不下去, 没想到后面越来越有意思, 乃至虽然仍不时觉得骨头都被雷酥了却没法舍弃……或者一边觉得敬畏, 悲壮, 警醒, 一边忍不住狂笑到眼泪都出来了@_@
非常有趣的物理发展史科普文, 能聪明地融合进对魔法世界的解读, 作者挺厉害的.
对我这等伪文艺青年来说则也有共鸣, 看到主角之流写和发paper的速度不由又嫉又恨又羡慕, 看到脑中原以为的真知世界被主角不断推翻而爆头的惨淡人士不由心下戚戚, 看到双方你死我活打到奄奄一息然后开始谋算谁先发哪篇paper不由#@$&*^&T%^$.
这一路由苦闷, 斗争, 电闪雷鸣, 鲜血和脑浆铺就的追求真理之路(噗)!

另外以后要跟人赌狠,大概会忍不住脱口而出: “我有阑尾在家里, 你有吗?”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