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照记

今天去办证, 要交证件照.
照片要求太多, 不得已在办证处附近找了一家小照相店进去, 让专业的(?)来.

心中十分惴惴, 因为多年前的证件照阴影一直徘徊不去:
曾经有人拿着我憨厚敦实的照片觉得难以判断年龄, 男女, 以及到底从监狱里放出来几个月了—-人家那时明明就是清秀端庄, 扎着马尾巴, 有着两只小(龅牙)虎牙的可爱女孩纸啊~

总之过去多年的证件照, 不到万不得已, 我都是自己在家diy的. 这样可以一遍一遍反复照, 直到(偶尔碰巧)出现一张能看的.
毕竟到了照相馆, 谁也没有这个耐心反反复复照来照去.

不过既然这次必须要去照相馆了, 我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1. 带了一件西装领小外套, 以免露出太细嫩的脖子外加太多深刻过度的性感锁骨(以及其他骨)—-对于某这样某些部位瘦如闪电的女孩纸来说, 照片里反映出的骨感程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distracting(, 几乎可以媲美90F)

2. 暂时想不到了

然后我目光如炬地扫射着街边的几家标榜照相的店面, 找了一家有反光伞的进去了.

店主是个胖胖的哥们, 看见我进来, 轻快地吆喝道:”照证件照啊?”

然而当他看见我边点头边从包里掏出西装领小外套穿上, 表情立刻就变得肃穆起来.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 任何在30摄氏度, 湿度90%的闷热天气里, 浑身上下都热到跟洗过蒸气浴一样水淋淋, 留海已经湿到完全贴到额头上, 还要坚持套上长袖西装领外套照证件照的女纸, 都有着可以提前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执着和认真.

于是店主让我端坐到椅子上, 开始指挥:”留海往上拨, 不能挡住眉毛……连着也不行, 挨着了挨着了! 眼镜取下来, 用旁边的空镜框. 往上推……往上……往上……往上推!”
我感觉镜框的夹片已经架到眼角了, 郁闷道:”没法再往上推了!”
于是店主带着一种万般不得已的委曲求全说:”再推一下, 好, 就这样吧.”

咔嚓咔嚓两张.然后上传到电脑上.

我瞅了一眼, 十分标准的面部紧张到抽搐的证件照. 不由抱着侥幸心理道:”能不能重新照一张?”
没想到店主爽快地应道:”重照吧!”

于是我又坐了回去.
一番指挥调整之后, 咔嚓咔嚓.

我还没来得及看照片, 店里又进来一个来照证件照的小哥.
店主立刻招呼他坐下, 飞速给他咔嚓了两张, 然后飞速上传到电脑上, 飞速裁剪调整, 飞速打印收钱, 飞速送他出门……

然后转过脸来在电脑上调出我重新照的两张照片, 带着一种苦大仇深的表情看了两眼, 对我说:”重照吧.”

why???
我惊讶之极. 我觉得刚才那两张很端正啊!

店主闷闷地解释说:”镜框离眼皮太近, 连起来了.”
然后放大举证给我看: 只见放大的巨脸上, 一侧镜框上缘离我的上眼皮有4, 5毫米距离, 而另一侧镜框上缘离上眼皮大概只有2, 3毫米的距离.
即使如此, 并没有”连起来了”的嫌疑啊?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分辩, 店主又让我坐回去了.

这时店里又进来了一位来照相的mm.
可是店主全然倾情投入, 只目不斜视地指挥着我:”头不要抬! 镜框推上一点!再上一点!再上!上!上!再往上!”
我只好侧过脸show给他看镜框已经架到眼睛上, 哀求着:”鼻梁只有这么长, 再上只能用额头架住了……”
“我不管侧脸, 我这个角度照过去镜框就不够上! 挨着眼皮了!”

那是因为你站得笔直, 镜头俯角拍的啊大哥!
我的内心在泣血, 不知如何能解释透视原理. 然而店主十分固执, 无论我怎么说都坚决不愿弯下腰或蹲一点下来照.
我最终只能妥协, 一面拼命瞪大眼试图用眼角架住镜框一面微微仰起头迎向镜头.

听到咔嚓咔嚓数声, 不由长舒一口气!

这时大概是老板娘回来了, 看见刚才起就一直等在旁边的mm. 于是轻快地招呼她坐到镜头前, 飞速给她咔嚓了两张, 然后飞速上传到电脑上, 飞速裁剪调整, 飞速打印收钱, 飞速送她出门……

然后店主在电脑上调出我刚照的照片.
只见片中人目眦欲裂, 仰头爆出脖子上的青筋.

店主沉默了一阵, 不情不愿地说:”你看怎么样吧, 还要不要再照.”
我也不由沉默了好一阵, 终于还是缓缓试探着说:”要不再……”
“好吧!” 店主应声而起!

接下来又是一阵”往上!”和”没法再上了, 你蹲一点行吗?”的argument.
同时店里来了第四位顾客mm.
就在给我照相和在电脑上调出照片的间隙, 老板娘飞速地给这个mm咔嚓咔嚓了两张, 然后飞速上传到电脑上, 飞速裁剪调整, 飞速打印收钱, 飞速送她出门…….

再次在电脑屏幕上看到自己僵硬痛苦的脸部时, 我已经麻木了, 只想说:”就这么着吧.”然后交钱走人.
然而!
我突然感受到一种令我寒毛竖起的巨大压力, 依稀仿佛来自于瞪着屏幕不发一眼全然静默的店主!
5秒之后, 我能屈能伸, 从善如流地说:”能不能再照一……”
顿时感觉室内空气一松.

终于看不下去了的老板娘说:”我来吧.” 然后接过相机让我坐回镜头前, 飞速咔嚓了两张, 然后飞速传到电脑上.
我不顾店主目光炯炯地看定我反复问:”你确定了, 就这张了? 不再照了? 就这张? 那我就裁了? 那我真裁了? 不改了?” 点头如捣蒜地确认:”是, 是, 是, 是, 好, 好, 是!”
接着动如脱兔身手矫健地抢夺过打印好的照片, 飞速交钱出门.

低头看了一下表, 整个过程耗时约37分钟.

老实说我真地被店主的完美主义爱岗敬业精神震撼了.

所以这篇又叫#论能提前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女纸如何激发照相店店主的处女座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