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不忘记

因为天津的爆炸, 网上有人提到911消防员牺牲300多人.

于是我昨天去网上找了个National Geographic的纪录片About 9/11: The Firemen’s History来看.
Youtube 链接:

看这种片子其实挺自虐的, 因为你看着看着很难不被无处发泄, 难以控诉的狂暴的悲伤和痛苦攫住. 你明明知道结果, 但你觉得这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然而你同时也知道毫无办法避免, 无法挽回, 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发生.
那么多善良, 勇敢, 温暖的人, 像飞蛾扑火一样冲进了着火的高塔里, 明知这种火势无法扑灭, 还是在上百层的高楼里拼命攀登, 只求能引导救出更多的人.
然而在楼层像蛋糕一样坍塌的一瞬间, 所有的光明都灰飞烟灭.
你含着一点不止从何而来的侥幸屏息旁观着整个过程, 然而从大屏幕上近景等到那种景象, 那一刹那就像有一根灌铅的狼牙棒猛击你的后脑. 当你从无法言喻的恐惧和震惊中回过神来, 简直想要狂叫嚎啕不止.

其实2001年的时候我也在电视上看见过从远处拍到的双塔崩塌的景象. 然而任何事情, 你离得”遥远”, 看不见”细节”时, 冲击力就远没有那么大.
天津的爆炸, 网上一段老外拍的视频里, 背景音里一个小妞看到那剧烈的爆炸时, 不断发出的仅仅是”Wo—Wow—Wooooo—-“之类带笑的兴奋感叹. 我一直认为吾国进口的老外中, 可能2/3都是渣. 然而想想如果这小妞事后看到扑火现场的惨烈, 脑子里反应出有多少人因此死去, 哪怕是渣也笑不出来吧.

911里, 消防员死亡人数为343人, 基本都是因为双塔倒塌而死的. 高楼高层被飞机撞击爆炸, 这样的事件前所未有, 几乎没有人想到双塔会因此这样瞬间崩塌.
(题外话是(作为一个物理渣,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大楼会这样整体炸开坠落, 于是在网上搜索了半天why wtc towers collapsed in 911, 结果搜出一堆阴谋论来, 什么楼底下本来埋了核弹, 什么楼不是自己塌掉而是被定向爆破的, 什么xx老总和Bush他哥要骗70亿赔偿所以早埋了炸弹趁机炸楼的……-___-b)

天津爆炸事故, 到目前为止, 对得上号的死亡人数是85人, 消防员21人.
据某些采访suggest, 可能有消防员因为不明仓储内危险品情况试图喷水降温反而引发爆炸的因素.
没有调查清楚, 真实的爆炸原因无法下定论. 然而就整个事件来看, 城市中的巨大危险品仓库, 几乎没人清楚里面放着什么, 管理可能松懈杂乱, 看管的人很可能毫无相应的训练和知识, 紧急情况下消防员们也无处了解具体情况, 只能按通常情况迎火而上, 试图避免化工品高温着火后引发的更大危险……几乎就是必然的悲剧.

而更悲剧的是这样的事故并不是”前所未有”的. 至少在中国不是.

你以为这样可怕的事故, 如果发生过, 一定会像911那样被人们铭记在心, 10年后每个报纸的头条都还在纪念, 反思.
然而在今天看到朋友转发的关于深圳1993年清水河爆炸事故的文章前, 我对这个事件一无所知, 网上也几乎没看到有人提到.
那次爆炸是一次几乎险到要炸掉整个深圳市的巨大爆炸. 也是危险品仓库爆炸, 也是消防员为了防止化工品继续连锁爆炸只能迎火而上……
事故被收录进了<中国特大事故警示录>.

特大事故警示录呢, 你吓着没? 反正我是吓着了.
然而警示了谁呢?
二十多年后, 一起看起来几乎像清水河事故翻版, 只是更加惨烈, 伤亡更惨重的爆炸在天津重演了.

天津港爆炸的第二天, 就有盆友意有所指地贴出了美国德州化肥厂爆炸案后的调查和处理经过, 德州于不久前针对硝酸铵储存进行了专门立法. 后来又有人贴了05年伦敦油库爆炸后的调查和调查报告发布后续.

我想我国这类事故发生其实也是有相应调查的, 然而真正困难的或许是调查后的”下文”.
从网上查到的信息, 在深圳清水河大爆炸之后也曾进行过较长时间的事故调查. 并且在1994年, 为了保证未来的周边安全, 深圳市最终决定将清水河油气库搬迁!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根据昨天的报道 (http://sz.bendibao.com/news/2015814/719520_2.htm):
“清水河大爆炸已经过去22年,在这期间,油气仓储大型基地依然存在于深圳市民的身边。位于南山蛇口半岛东角头、松岗镇茅洲山等地的油气仓储大型基地的搬迁问题也日益迫切。就连当年的清水河油气库的搬迁工作,也依然悬而未绝。 ”

搬迁油气库和无数居民利益直接切身相关, 会有人时不时提议, 催促一下, 尚且20多年悬而未决, 几乎分毫未动; 那么和化工品存储与安全相关的教育, 规则和立法, 谁来督促, 谁来推进呢?

今天一个在纽约亲历过911的盆友十分感慨地贴了个链接, 是美国各大报纸在911发生后第二天与十年之后的头版页面: 所有报纸在十年之后依然用头版页面纪念和反思911.
而这个链接文章的末尾, 也贴出了国际板纽约时报和人民日报在天津爆炸案第二天的头版页面对比, 然后问道:”再过十年, 将会怎样?”

P.S. 就在我写到清水河爆炸的时候, 外面突然狂风大作, 天昏地暗, 有种妖风四起的赶脚! 你们一定不知道我当时的感想!

那就是, “nnd, 为啥我每次一洗衣服就变天下暴雨!?”

那一刻, 所有的忧国忧民都远离了我!
想到这点, 我的心因此而变得更沉痛, 无奈而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