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之旅之看海

话说其实我已经懒得写下半篇了,然额做人还是要有始有终负责任,所以还是来硬拗完下半篇。

在平潭非常幸运的是有位对平潭了如指掌的老师带着我们一行几人转悠。

第一天上午9点多才出门,第一站去的是平潭最北端的渔村青峰村。

一下车海的味道就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一震。不是去过的任何海滩的味道,是海腥味(然而我个人完全不反感)。看到这个海才觉得来到了海边,跟去惠州看的完全不同。


平潭海边的房子都是石头垒的,为了防风,屋顶上都压满了石块,很有特色。


我们在这里转了转看了看渔村的建筑就离开了。

车开着开着窗外出现越来越多林立的白色的巨大风车,因为第二站就是长江澳(风力发电站)。

刚到长江澳的时候觉得颇有点震撼。在蓝天白云下,一片雪白的风车林站在弧形的金色沙滩上,面朝蔚蓝的大海,漂亮得简直照不出来,必须身临其境才能体会。


近海的沙滩非常空旷干净,被海水冲刷出美丽的纹路。


海风太舒服,海水清亮太诱人。我们本来没预料到要下水,所以穿着运动鞋皮凉鞋啥子的,结果都忍不住脱了鞋放在沙滩上,沿着海滩踏着海水漫步起来。

沙滩上有很多小螃蟹,它们在沙子里打洞,然后挖出一个个小沙球堆在洞外。最有意思的是它们此起彼伏地从洞里探出来,在阳光下就看到一片沙上忽闪忽闪的。沙滩上被它们排出大片奇妙的pattern。

放大一张,看见下面从洞里刚钻出来的小东西了咩?

海边还有戴着彩头巾的海女们蹲着在砂石间挖什么。我灰常好奇,但是还是没好意思凑上前去打搅她们……

我们在海边走得几乎忘了时间,直到发现海水渐渐涨起来,一波一波水拍得越来越远。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本放在沙滩干地上的鞋子竟然漂起来了@_@ 

然而这时才注意到拍回岸边的波浪有一片片浮末,里面还漂着各种饮料盒香蕉皮之类的垃圾, 在金色沙滩上无比刺眼。

看到这些垃圾时的痛心疾首简直难以形容!!!现在这里还游人稀少尚且已经如此,无法想象有更多游人蜂拥而来时这么美的海边会被践踏成什么样 :(((((

离开长江澳时正碰上另一群人开车来玩。听到几个女孩子下车的一瞬间就发出“哇!”的惊呼,接着展开五色缤纷的纱巾迎着海风欢呼着奔向海边去了。

接下来我们去了一个叫北街(???)的地方,是一片相对商业化的海边地带,有店铺酒吧之类。据说那几天“爸爸去哪儿”节目组到那边拍摄过,所以我们走在街上还听到小孩在模仿节目里的孩子大叫“爸爸去哪儿~” -__-b 

中午在一个叫流水的地方吃的饭,真正新鲜的海鲜!最肥美的海鲜季!没啥好说的,总之为了吃没顾上照相……

吃完饭就回酒店了,休息了一下午,到下午五点时才又出门去海边。

这次去的是坛南湾。

到海边时觉得仿佛deja vu, 恍然回到了多年前的一个傍晚去佛罗里达的某个游人不多的海滩。只是人更少,更安静,沙滩更细腻平滑,极为干净,在层层温柔和缓的水波冲刷后简直光洁如镜。


这个时间,只有不多的人还在海边。


我们到了没一会,太阳就落山了。

沙滩背面是缓缓落下的夕阳,把沙滩和海水都镀上层浅金色。
归家时刻,有小姑娘欢跳着从眼前经过。在这里度过的夏日时光,应该会让她有美好的童年记忆吧。


太阳下山后,风似乎变大了,海浪拍击着岸边,越来越急,越来越响。

我想起在似乎是在旧金山的船上,也是傍晚时分,返程路上看到深蓝色海水中被落日余晖晕染出微微粉色的alcatraz island,和眼前这景象有微妙的重合。

我们一直呆到月亮高高升起,天色完全暗下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第二天上午我们抓紧剩下的小半天去了将军山。门票只十元,而景色体验比许多几十上百的景点都强。

将军山上最大的感受就是风大,帽子系在头上都感觉会被吹飞只能取下来收好。同行的朋友说她一月时曾来过,当时唯一印象是冷,啥也没看到。我想象了一下那时节来,必定被寒风吹到三魂出窍,所以万分能理解她。

在山上发型只能用狂喜乱舞来形容,而这样的夏日晴空里所见的景色也足以令人狂喜乱舞。



深深浅浅的碧色海水微闪着波光,还有云在海面上投下移动的影子。


我们在山顶上注意到斜下方还有一个伸出去的观景台,决定走下去看看,才发现底下还别有洞天,颇有些别的趣味小景。

比如这里有个可以走一段路穿过去的小型一线天峡谷。走到后段发现这几乎是我见过最窄的穿行式一线天,因为连我都不得不完全侧过身体和脸,吸着肚子才勉强能过。

让我非常困惑难道不会有人在试图穿过的时候卡住?而且这个一线天完全是one-way的,一旦一个人堵住了后面就必须全都原路退回才能出去……只能猜测这里人还来得太少,没有发生过这种凄凉状况。

下面照的是一线天中间还算有活动余地的一段:


穿过一线天是一些大圆石堆啊石门之类的,因为我们想着得回酒店拿行李赶火车了,所以没有继续探索,直接往回走了。

就在这游人并不多的地方,也能看到许多被随意丢在石堆,石门上的矿泉水瓶,让我非常难受。这帮鸟人是爹妈少生了只手吗?拿不了一个空矿泉水瓶走几步路?

老实说平潭整体真是个非常干净,规划非常整洁的城市(尤其有前不久的惠州对比),所有脏的地方基本都明显是游人留下的痕迹。

就在我们准备回程时,最大的危机出现了……

来将军山的基本都是自己开车来去。我们来时是请朋友帮忙送的,回去本来想直接打车却完全打不到了。

考虑了一阵,我们决定先走下山,到山下再打车。

路上经过一个村子时,和一只大鹅狭路相逢了!

说狭路相逢其实不准确。道路其实很宽,而且这只鹅姐(我下意识地觉得她是个姐)本来是安详地蹲在家门口的。我们一行三人看到她的一瞬间,就想起了关于大鹅一族的各种武力与霸气传说,都情不自禁地放轻了呼吸,脚下绕圈,朝着远离她的道路另一侧避去。

然而鹅姐犀利地睨了我们一眼,便一言不发地站起来,沉默而坚定地朝我们撵来。

我们心下各种慌乱,但是想想好歹自己也是当代知识分子(…),体面总是要保持的!所以强作镇定,虽然小碎步急促,但终究还是尽量端庄没有大步逃窜,以免惊动了鹅姐撵得更急。

就这样,鹅姐不紧不慢地把我们撵了上百米,彻底赶出了她的领域,才没有继续追击。

而我以媲美战地记者和娱乐狗仔的意志力,在逃走间隙不忘记录了鹅姐的身影,虽然镜头歪斜的角度反映出了内心的惊慌……

朝我而来的社会你鹅姐:


快到山脚下的渔村口时,看到两个大婶在路边织渔网。巨大的渔网铺在路边,让我想起什么魔女的头发之类。

我想偷拍两张,但心情还没有太平复,所以不慎让大拇指入镜了。


好容易走到山下村口,依然看不到任何出租车可能出现的迹象,也叫不到车,我们挺着急的。

就在这时!

一个大叔骑着一辆拖西瓜用的小电动三轮车如同天神一般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挣扎了大概0.01秒,就喊住大叔问他能不能带我们去能搭车的地方。他说大概两公里多路,然后小心翼翼开出了每人五元的价格。

此时烈日当头,有车坐就是救赎啊,我们当然愿意了。于是三人坐上了西瓜车呼啸而行。

旁边不时有豪华的小轿车开过,但是敞篷西瓜车的拉风体验轿车绝对不能比,除了屁股下略颠,真是爽极了。

到了大路上,大叔非常贴心地把我们放在一处路口树荫下,然后仔细叮嘱我们看见从哪个方向开来的蓝色小巴车就招手上可以到县城,是写着某某方向的,不要坐错了云云,还挺感动的。

之后一切顺利回到酒店,然后下午坐上了回程火车。

总之这次平潭之旅总体真是挺美好的,现在想起来还有种愉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