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世界

去芝加哥开会时见到老板,问我:“现在还照相吗?” 

老板固然是随口一问,却让我感慨万千。

主要感想是老板还是如此体贴,知道我没有paper可以跟他聊,于是娴熟地转移话题……

once a 文青, always a 文青。我自然还是拍照的,技术一如既往的烂,器材更加不讲究而已。

去年接近年末的时候,我第一次去了澳门。澳门比想象中破落很多。除了赌场酒店区域,隐有vegas之风。

从澳门回来后很快陷入了坏消息和忙乱的海洋,所以完全顾不上整理照片。

直到开会回来这两天家里蹲,终于有机会把相机里的照片倒出来,却也失去了细看的兴致。

然而澳门之行惟一印象深刻的水舞间表演还是值得一提的,精彩大气,美轮美奂,几乎不逊于当年在vegas看的circus de soleil,实在值回票价。大部分表演十分惊险,但难以用镜头记录,只能拍点零碎花絮。




年初时屁颠屁颠地飞去芝加哥开会,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在飞机上又一次看见了机翅膀上的晨昏雪山云层,直到熟悉的芝加哥景象慢慢在窗外眼底出现,几乎有种“回来了!”的感动。


然后就落地了,依然是干冷凛冽的空气!不过还是很令人怀念,尤其是还如此清透。

之后几乎都在downtown极小的区域混了……遗憾的是住在magnificent mile上,无数美好的餐馆和shopping机会环绕中,竟然浪费了几天的时间,吃了无数顿同一个小cafe的鸡肉panini(虽然味道不错),然后最后一天去shopping路上摔了一跤扭了脚踝,充满悲情地坐着轮椅回国了。

本来说最后一天晚上去millennium park看我心爱的的蚕豆cloud gate,然后像5年以前那样走回酒店的……

在芝加哥时虽然已经离新年有几天了,可是magnificent mile上还是火树银花一片节日氛围的。


Downtown的建筑们也还是那么美貌,无论日夜



上面最后这张是乱入……

刚到芝加哥的头两天正是最冷的两天,走之前温度才回升了一点,河里的冰迫不及待化了


离开前一天才发掘的酒店旁边10米远的餐馆Bandera,服务,氛围,菜品无一不佳,价格也十分Affordable。中午去了一次本来晚上计划换一家试试对面的purpule pig,最后还是回bandera再试晚餐,结果依然满意之极。晚餐的salmon火候和调味都简直太棒了,如果不是第二天我瘸得没法动弹了一定会再去吃一次(泪)。通常晚上还有live jazz表演,下次去一定要看。


明年还是很想去米国开会的。但是经历了去年开会回国前尾椎受伤和今年开会回国前脚踝受伤,我着实有点担心明年会轮到哪里。

然而追求真理的路上谁还不受点小伤呢,我明年穿着盔甲去开会或许就没问题了?

2 comments to 花花世界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