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一些事,让我联想起水月和灵镜里童战的两句台词。

水月里的少年,知道心爱的姑娘身患奇病时,不顾她本人(傲娇)反对一心要带她求医治好她。他说:“因为我第一次喜欢一个姑娘。我不相信老天会这样对待我,我也不会让它这样对待我!”

爱人失踪五年生死不知后,终于又出现了,却仿佛性情大变。各种波折后他终于娶到她,新婚夜才发现此时她已经面容尽毁,病入膏肓,即将油尽灯枯了。他知道她不愿自己靠近看见她的脸,就坐得远远的对她说:“老天可怜我,我认定的尹天雪,今生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

有些“成熟”的过程大抵就是这样,从不信和不许老天如何到感谢老天可怜。和宿命论无关,其实和老天不老天也无关。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