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口瀑布

前几天去延安开会,顺道(开车两个来小时?)被带着去了趟壶口瀑布。

去之前是挺犹豫的,因为那几天又累天气又差不停下雨,还听说壶口瀑布那边很容易就糊一身泥,外加看了一张别人发的照片,黄澄澄的泥浆一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即使头天查了一下网上说壶口瀑布是中国第二大瀑布、世界第一(唯一?)黄水瀑布,也毫无兴趣。

我爱看的风景是色彩妍丽的青山碧水;要说瀑布也看过Niagara,对瀑布的印象还不如对当时瀑布旁悬崖边的鸟蛋印象深……

不过最后还是怀着“随便看看也无妨”的心态跟着一群人去了,结果虽然还不至于哭着喊“真香”(主要是有一点遗憾),但也绝对不虚此行。

那天也算天工作美,下了几天的雨突然停了。到了景区换乘景区大巴下到门口,虽然在围栏外透过栏杆只能隐约见到一小段对岸(山西)侧的瀑布分支段,但已听到如洪的水声,伴随着广播里的黄河大合唱。

待进到里面瀑布边,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些马蜂窝网站上的评语为什么都是千篇一律的“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了,那时脑中真地第一时间就想起这句(广播里的歌声早已完全被水声压制)。

千亿吨厚重的黄色浪滔携万钧之力就从我们身边滚滚奔涌而下,咆哮如雷,击起无尽的雪涛和漫天腾起的水汽,壮哉!

其实照片真地很难体现出那种壮阔场景,应该拍视频,不过我在震撼和习惯的双重影响下完全没想到这茬。据说前不久有看客靠得太近看到失神坠入水中,之前我嗤之以鼻,这时突然有点能想象那情形了。

这是略远些的景象。壶口瀑布落差高度真不大,但水量、气势惊人,确实不负“千里黄河一壶收”的描述。

在陕西这一侧能看到壶口瀑布(主瀑布?)的侧面近景,在对岸的山西一侧能看到瀑布的正面。但顺着壶口瀑布倾泻而下的黄河沿线数百米,陕西这一侧也能看到对岸有很宽的瀑布挂下。

沿路有不少当地人牵着驴子(骡子?)提供陕北农村服装照相的,在快走到景区尽头时还有一位大哥不知是否景区工作人员,身挎腰鼓,看见有人掏出相机就立刻摆出挥舞鼓槌的pose让人照,还主动摆pose和人免费合影,非常敬业。

在即将离去的时候,天突然彻底放晴,云破日出了。

我很想多呆一会,因为出太阳了很可能会有彩虹 —— 事实上头一天查到的网上信息说只要是晴天,大多能见到彩虹。然而跟团行动只能听从指挥走人,因此这成了此次的一个小遗憾。

但不管咋说,壶口瀑布确实值得一去。只有亲至现场,才能感受到那种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气势。

************ 我是完全不相干的分割线 *************

在垃圾剧九州缥缈录令我快速从对昊然弟弟的沉迷状态脱离后,前两天偶然看到了同样不咋的的海上牧云录中的少年穆如寒江,简直惊艳!

叫石云鹏的96年生演员,长得实在谈不上帅,所以即使演技可能是国内年轻演员中出类拔萃的,也只能在各种剧中演小配角。

然而……吹嘘昊然弟弟打戏的来看看少年寒江的雨夜打戏,一个身姿、一个起手势就让人知道什么是从小习武的少年侠客;吹嘘昊然弟弟眼神戏的看看少年寒江的眼神戏,那么细小的单眼皮眼睛传达出多少动人的细腻情绪和激烈情感啊,且在各个场景中转换有多自然贴切;吹嘘昊然弟弟台词的来听听少年寒江和他爹的两场confront戏台词,同样是北京长大的少年(在北爱中他也给昊然弟弟当小配角来着),石云鹏无论嬉笑怒骂都让人沉浸在场景和角色中,让人随着这个市井长大、爱憎分明、心怀大义的少年寒江一同喜乐哀愤,慷慨陈词时令人为之动容为之拍案,绝不会让人想到“北京市中学生演讲”这几个字-__-b

Anyway……昊然弟弟的前程大约是会比石云鹏光鲜很多的(我也还是喜欢昊然弟弟的!毕竟他帅,人也机灵情商高……),不过还是希望石云鹏这样的好演员胚子能未来也光明无限,多拿到他心仪的角色。

沉迷蛛网,不能自拔

夏天又回了趟老家,去了趟神农架大九湖和巴桃园等地。

这些地方我大约还能再去几次,每次都能开发些新体验:比如这次尝试了“早起看大九湖晨雾”项目,虽然不够圆满,但也是*非常**别致*的经历(含蓄的微笑);又比如这次去碰上不少阴雨天气,让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新的华点 —— 那些散落挂在草丛,灌木,花间,栏杆上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蜘蛛网,大的有大半人高,小的只有半个拳头大,乳白的、晶莹剔透的、缀着水珠的,非常好看,让我常常带着迷幻的微笑蹲在草丛中灌木旁流连忘返……总之大概看到上百个蜘蛛网,光线和技术关系拍出来的大概有十几个,放几个给同志们看看!

因为网站显示和网速问题只能疯狂缩图上传,画质就……我佛了。

早起去大九湖拍晨雾那天,一下车就受到一个亮晶晶带着露水的蜘蛛网的欢迎:

穿梭在草野中的小路上,在清晨的雾气中,更是随处可见梨花带雨的蛛丝和蛛网:

小巧地藏在花间:

有不少还是数个重叠的,真是天罗地网的架势~太阳出来后在草丛里闪闪发光:

之后去了巴桃园,早上仙气缭绕,连带着在枝头飘荡的蛛网兜也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在花上看到一个怪精巧的小八卦网,中间还安静地趴着个小蜘蛛:

离开巴桃园后,还去了榛子乡,在山里走了走。这天总算是个晴天,但在山里也一样荫凉。除了见到粉红色的小蘑菇,听到和别处迥然不同、异常柔和清越的蝉鸣外,自然也少不了云雾一般的蜘蛛网:

最后放个金色翅膀的小动物~话说……它吃蜘蛛吗?

烂剧误人

九州缥缈录放了一半,已可定性烂剧:情节弱智毫无逻辑,编剧已经不值得再费口舌评价;导演简直不知道怎么能当导演的,就乖乖听别的真长了脑子的导演指挥,当个摄影不行吗?

而主演……昊然弟弟在此剧中表现可谓短板遍地,让我连阿苏勒剪辑版都看不下去@-@ 除了极个别的高光时刻(比如深情看带点心给他的羽然),不算太少的浮夸辣眼睛时刻(比如几乎每集都会出现的惊惧、忧愁或愤怒 —— 昊然弟弟只会使劲用挤眉、瞪眼、撇嘴三样随机组合),剩下的绝大多数时刻他在剧中的演技只能用乏善可陈和平庸来形容:就是那种偶像剧里“长得漂亮就够了”的标准演技(参见唐嫣)。

简直难以想象当年的中戏状元,曾在琅琊榜2后期有过发自肺腑、神韵动人的表演的昊然弟弟,经历四年中戏训练,竟倒退回这样连匠气都谈不上的俗烂演技。

某些书粉称他流量小鲜肉,我想想他这演技再看看脑残粉们不间断的胡乱吹捧,竟然觉得难以辩驳。

昊然弟弟以后大约还是会很成功的,但是多半不会是他自己访谈里的“成就很高的演员”了,除非以百花奖得主李易峰老师为标准……

P.S. 年青演员中那个皇帝演的还不错,许多场景反衬出昊然弟弟演技的单薄生硬。羽然可能被白痴导演和编剧整的人设有些像无脑深井冰,然而大部分时候演技还是挺自然的,哭戏尤其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