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一月初的时候又因工作需要去了趟米国。

虽然是和不少人同行,但更让我清晰地感受到了“陌路”。

返程时我订了和大部分人不同的航班,然后在多出来的半天里自己去了趟midway军舰博物馆。

在船上逛到我以为没啥可逛了的时候,才发现有个上塔楼(?)参观的tour。

Tour入口写着10分钟。我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参观完后花20分钟走回酒店然后打个车去机场的时间应该够了,决定还是去参加一下这个小型tour。

—— 失策。

大约半小时后,讲解的大爷还在仔细解说这是什么仪器云云时,我已经看了无数次表,算了n次时间,最后终于无可奈何地偷偷脱离了tour找路下楼。

一个人爬下舷梯穿梭在四处岔路空荡荡不知通往何处的狭小廊道里时,被一种强烈的、绵长的惆怅感strike了。

那是种周围明明有很多人,自己始终孤身一人的感觉。

这种孤独感在我从廊道里钻出来,来到阳光明媚、有不少人在其上停着的各种老式战机间穿梭的deck上时延续着,在我下了midway后穿过一路悠闲漫步的人狂奔回酒店的路上延续着,在我到了酒店发现该死的uber不能用于是请manager帮我叫车然后等了20来分钟车才到 —— 其间我按捺着心焦和manager聊他的酒店经理生涯和在日本的双胞胎弟弟 —— 时延续着,在去机场的路上,听着从阿富汗移民美国的司机讲他太太为之work的中国医生的诊所和在当地大学上学的孩子故事时延续着,在到了机场后转机碰到同事一起候机闲聊时延续着,在到家第二天一早上班和众人寒暄说笑时延续着。

令人遗憾。

如果不是发自一个现实世界中要恰饭糊口的中年人,这种孤独感几乎就有诗意美了。

1 comment to 无题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