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几天前导师来信说他太太病了,去医院医生说可能是coronavius,但是因为没有明显呼吸困难所以不给test,所以他们只能回家等着看,说过几天会再给我email update。

我看了简直紧张得不行,每天像担忧在外地的16岁女儿的老父亲一样掰着指头算天数等老板给我来信。

结果等了四天多还毫无动静,我心都凉了,觉得肯定是情况不妙……

犹豫了n久、措辞更久写信去战战兢兢问候老板,写的时候简直抑制不住想要嚎哭:”老板你们要挺住!一定会没事的!”的冲动,但是又要强作云淡风轻,仿佛不经意地说:
“师母已经好了吧?老板这几天又要备课又要顾家肯定很忙吧?忙就别急回信哈~

这是我查到的一些新冠相关的信息,有些给密切接触过病人或感染初期的人用药的研究正在征集volunteer呢!老板万一有认识需要的人可以留意一下哦!”

……

然后今天老板终于回信了。只见信里他若无其事、充满(他一贯的)革命乐观主意精神地说:”我们都挺好哒~我太太可能就感冒了一下吧!不过她要是是感染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免疫了,那样就可以出去帮助别人了该有多好啊!”

我……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