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蒜

情绪这东西咧, 不发泄一下不太好. 就像把有毒物埋到地下, 短期尚好, 如果日积月累则会深度污染土壤植物地下水源等等, 危害巨大;或者有如筑坝拦洪, 一朝破堤就大不妙.
但是若有事就跳起来, 或者时时写些忧郁文字荼毒大众也不好, 实际上是在扩散情绪, 小事变大.

比较合理的应该是:

能从根本上处理最好, 有让人烦心的问题, 就想法解决它.

如果本来就是无端的情绪, 又没法像高人那样屏除杂念呢, 就只好分散注意力, 并且找些途径疏导一下情绪了. 比如出去葬个花什么的, 但是一般不要配诗写词, 否则绞尽脑汁写不出来会更沮丧; 相反的, 可以concentrate在挖掘葬花这一行为的积极作用方面, 比如通过挖土这一运动, 手臂线条纤细多少等等.
如果实在太胖葬不动花,  或者时间不当, 比如深夜不宜出门蹲在门口挖土, 就像现在这样构思一下葬花计划的细节以及其深刻意义, 也能有效地忘却烦恼.

以下与上文无关, 标题有关.
偶尔看到drl里图版一老文放上彼岸花照片, 注解蔓珠砂华, 一众人惊叹竟然真有此花. 比较感慨, 从这里就看出论坛风格了, 如果是小资横行的某类文学女青年论坛(诚恳加注: 无贬义, 我还爱逛的很), 大家大把大把地拿这花行文造氛(”营造氛围”的缩写), 谁人不知传说中的蔓珠砂华, 又名彼岸花, 那开在三途河边的艳红如血的接引之花?不过这么华丽丽诡异异的花呢, 还有一个不太为人知道, 或者知道也喜欢忽略的秘密……
那就是……它有个听起来不那么气质超然的学名叫(红花)石蒜 (金山词霸: Lycoris radiata).

我对这个花的回忆其实是极其美好和充满渴慕的,绝想不到它和阴森的黄泉之花有任何联系, 尤其是不知道它叫蔓珠砂华或者彼岸花或者任何一个名字之前. 因为它真的很美. 碧绿笔直的杆, 鲜红欲滴, 姿态靡丽. 小时候就见过, 念念不忘. 军训的时候每天在灰土扬天的操场上踏步, 偶尔在队伍行进经过学校的草坪的时候, 瞥见翠绿的草地上四散这既娇艳又精致的红花, 真是难以描绘的美丽. 那时一直想要是能一个人跑过去在草地上坐着仔细看看这花就好了, 这是军训中最明媚浪漫的奢望了(不过还是要说明一下, 我挺喜欢军训的, 感觉很好), 至今还深记. 然而军训结束之后花已经都谢了. 来年我就忘了之前那小小的愿望, 来年的来年也是, 来年的来年的来年也是.
总之这花虽然学名是石蒜, 但想到它就想到当初如何惊艳, 所以它的名字也许的确是华丽丽的蔓珠砂华比较合适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