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怀旧贴

我竟未意识到时间已流逝如此之久。

在豆瓣看到一个仍在美国的校友贴了几张美丽的秋色照片,写到现在如此忙碌,连翻出往年秋色照片看都要忙里偷闲。

于是我想起自己以前也每年都会在秋天开车出去,在小镇的周边各个公园转转看看华美的色彩,咔嚓咔嚓地按一堆快门,许多图片当年都放在picasa上。

现在的地方不要说秋色了,十月底了天气完全就跟秋字不沾边,更不要说什么秋色照片了……不禁想要怀旧一下。

兴致一起我决定科学上网,再去翻翻那些图片。

然后看到那些albums的日期,我才意识到那些记忆中还挺鲜活的记忆已经是近十年甚至十多年前的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照了上传的秋色。那之后一年的秋天虽然我还在那个美国中土小镇,却在忙乱中没有再出行。那时候国内似乎还能连gooxxx,我还能用轻快的口吻记录出游的过程发在这里,还机缘巧合地被放上当时的豆瓣九点,成为我十分小众的blog中访问量最高的一篇。

这是再之前一年照的的,也曾经在这里发过。那年是第一次用nikon d90,让我有深刻怨念的白平衡问题在这些色彩艳丽的照片中似乎完全看不出来。

这个35mm定焦头是我把d40换成d90的原因。然而此后因为偷懒,我却很少用这个头…..

再往前一年大约也是纠结的一年,具体是怎样的我已不记得,但那年整个秋天的相册里只有这一张图。

再之前,大概是我印象中秋天最漂亮的一年。有开车穿过小镇时看到仿如童话里房子般的景象:

也记得和当时的好友开车去镇子边的公园,路上秋色太浓烈,我忍不住停下来照相,她站在车边等我的情景。

时间再倒退一年,是我第一次开始有意识地“秋游”拍照的一年。那年也是第一次用单反拍。

更早的一年,是我刚买车(或许拍照时还没买)的那年。我在镇子里穿行,也许第一次留意到那些美丽的秋天色彩。

下面这张图当时似乎是不经意拍到的,但它成了之后每年秋天都出去“拍点漂亮的颜色”的开端。

从那以后,十一年过去了。

Picasa已经变成了我既用不了也不想用的gooxxx photo。

能随意登陆gooxx post和看到自己照片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

我从一个(skepitical但还怀有希望的文艺骨感女青年)青春靓丽的纤细美少女变成了一个(cynical而grumpy的大腰围女中年)成熟而不失活泼的大龄微胖少女。

小镇仍在那里,秋色仍[……]

Read more

手机?

四年多前买的一加1现在还在用。电池耗得比较快,此外暂时还妹啥大毛病的征兆,也并没有觉得明显变慢。

但我一方面担心它像以前被我长期依赖的某些电子产品一样某天突然崩溃/被雷劈而让我陷入各种层面的shock和应对不及中,另一方面又觉得太多感情和数据都attached于它,换个新手机要再把从系统到app调教成我习惯的模式,或者重新适应,再转移数据过去也是个挺麻烦的事。

(麻麻 —— 以及无数其他盆友 —— 对我这种对旧物的执念和对“细节,而非大体”的聚焦表示难以理解。麻麻曾掷地有声地表示我这种不抓主要矛盾的考虑问题的方式是成不了事的……虽然我为此感到羞愧,但是还是很想反驳她:其实我成不了事的原因多了, 完全不差这一项。)

毕竟我对系统和app有相当程度的强迫症,极度憎恨系统花哨、预装各种app并且限制删除、 限制unlock、 root和刷机的手机(AKA 大部分国产手机)。

所以非常纠结。

过两天似乎一加6T要出了,但一方面新机出来相应rom什么的估计得等一阵,此外据说6T取消了3.5mm的标准耳塞孔,我千辛万苦从古董堆里找出来的随身小sony耳机岂不是又要白费~

……

其实我挺好奇的,很多盆友都一年两年最多就换一个手机,老的那些手机都到哪里去了呢?

然后用这么短时间的话什么8g运行内存,128g存储之类的都有啥用呢?我要整个8g运行内存,128gb或者256的存储的话,基本都是打算用它个五年+的也。[……]

Read more

回乡之旅3

* 再次多图预警~

从神农架开往兴山的那天早上,我依依不舍地和路边的花花草草虫虫们道别。

离我而去的小蜜蜂:

虽然知道放图要节制,但是小花花那梨花带雨的样子太我见犹怜了不能不分享一下……

然后就是一路开呀开,开呀开,一直开到兴山。这一段的路况比不上恩施往神农架的那边。车多些,路略旧些,塌方的地方也多些……但是风景依旧美好~

有记忆以来我大概只回过兴山三次。小时候那次只隐约记住了上山如何艰难,似乎要在泥泞路上爬山很久;近十年前一次已经可以坐车一段再走点,但也无限颠簸惊险。这次却是可以一路开到山上家门口了,虽然后段还是颇为艰辛,只一车宽的坎坷车道上如果遇到迎面来车就只能一方退让到略有转圜余地的位置,然后双方凭技术想尽办法腾挪。即使如此,沿路的一栋栋农家自建小洋房还是非常impressive,几乎可比城市里的小别墅了,上次来还完全不是这种景象。至今还没变的大约还是清丽的风景了。

这个地方叫平邑口,因为听说这里有超市和厕所而下车的我看到桥下的清澈香溪就开心得忘了厕所这回事……

上山后暂时住在堂姐家。

她家门前种满各种蔬果植物。作为一个城生城长的城鳖,我在一番努力后记住了番茄,茄子,朝天椒,丝瓜,苦瓜,南瓜分别都长啥样,还被指点了周边的山楂树,核桃树,野生猕猴桃……还都结着果子!

在我对山间的云,天,植物都激动不已的时候,同行的两个六七岁的小孩却仿佛对自然的一切都缺乏好奇心。想让他们出来几分钟看看没见过的植物,一出门就和几乎每天一样连连抱怨“外面好热”调头进屋去吹空调看动画片了,他们爹妈就更不用说了门都几乎不出,让我完全找不到可以分享心情的对象 -__-|||

下午我心情激荡眼放绿光地在门外转悠了一圈,看着好久未见的玉米地,甘蔗,竹子,邻家的鸡,猪和狗都充满喜悦。

最开心的是我发现太阳似乎从房子的斜后方(虽然在山背后,看不到准确位置)落下,而房子的前方是个平台,视野一片开阔,除了前方顺山势层层而下的田地就是重叠的远山了……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什么啊盆友们?

这说明了明天只要我起得够早,就可能看到一次华丽的,毫无遮挡的,真正的高山日出啊盆友们!

一想到可以见到和拍到那绮丽的云霞变化,那丹阳跃出云海,金光喷薄而出的壮丽景象,我简直要流下感动的泪水啊盆友们!

于是当晚我本着严谨的精神先查了一下当地[……]

Read more

回乡之旅2

*多图预警哦!

大九湖之后,我们去了神农架的其它几个景区。

除了神农坛我没什么感觉,官门山去的太匆忙就看了个娃娃鱼(好像还有金丝猴……其实还可以看熊猫,但是我们下午去的太晚,熊猫回屋睡觉了),其它几处即使有时因为天气关系无法见到最好的景象,也都不负胜名。

官门山我个人的一大收获嘿嘿嘿:

神农顶是大九湖那天下午去的。路上经过太子垭时因为下起雨来一片白茫茫雾气啥也看不见,林间trail也来不及走。

高山上的雨一向倏忽来去,我们在神农架多有体会。但高山上雾气一起,要等散去却似乎更需要凭运气。

到了板壁岩,看到山坡上奇石耸立但一半仍浸润在白雾中,我还想着是不是也会啥都看不见了。谁知道爬上台阶一转角,几乎是换了一片天地。

就是在这里我觉得美得不行,然而我的小D40负了我!P档下,阴天光线,即使白云天部分很少的景也拍出一片纯黑糊糊……以下是比较能看的图中经我奋力抢救后的。

这个景好像叫“雏凤清音”啥子的,因为左边的石头像只仰头嗷嗷待哺的小鸟有木有~

后来似乎还能继续上山直到一个类似瞭望塔之类的地方(?),下面有个草坡面对山谷,简直是可爱彩衣大妈们拗造型的绝佳之地。

下面这是哪老实说我不记得了,但是总之也是神农顶……

第二天上午我们去了神农架机场。因为出门晚,我一早起来在山中的酒店周围转了转,看早晨阳光下的花花草草虫虫都觉得分外清新。

麻麻他们则再一次被我竟然会早起出门散步这一事实惊呆了……

从酒店环山盘旋而上,沿途也是一路风光无限。中途还很贴心的设有观景台,视野极为开阔,可以下车看层峦叠嶂,浮云延绵。

神农架机场是华中地区海拔最高的机场,海拔将近2600米,削平了一个山头建的~机场很小,目前每天只有一班往返武汉的航班,还经常因为天气原因无法降落。

我们去本来是想看航班降落的,没想到去了听说起飞延误了两小时。眼看等不到飞机来,我们也只能在机场周围随便转转走了。

山顶的机场高速!

当天下午先去了天燕景区。这里据说可以看燕子,但以我们的行程安排来说也来不及过去,只能下车看看云海之类的就走。

其时还间歇下着小雨,下车后发现湿漉漉灰蒙蒙的满眼雾气,什么也看不见。我本来想掉头直接走了,仰头看到架在高空的彩虹桥还是决定勉为其难地爬上去往下瞅瞅,尽个到此一游的义务。

没想到天道酬勤果然不是白说的,[……]

Read more

回乡之旅1

前不久和家人一起回湖北老家,顺便在周边旅游一番,历时十天出头。因为是一大家子人一起,有老有小,所以很多地方都是泛泛而游打个转就走,行程设置相对轻松温和。

即使如此,这也是我四年来唯一一次大型旅游活动了!因此我全程激动得吱吱叫,见到久违的开阔山水风光,更是如同打了鸡血,每天天不亮就能起床,日行千里不在话下,见人就笑吃嘛嘛香。爹妈见惯了我多年来生无可恋回家就瘫在床上挑剔鄙薄人世的嘴脸,完全被我旅行时如同猛虎归山般的激情和野狗脱缰般的欢快惊呆了。

我们一行数十人,请朋友整了两个Suv, 请了一个导游帮助规划,买票和介绍。行程按顺序大概是宜昌-三峡大坝-恩施云龙地缝-巴东(路过)- 神农架大九湖,神农顶,天燕堰(?),神农坛,巴桃园,官门山- 中间穿插金猴岭,香溪源,神农架机场- 兴山老家,峡口码头,昭君村等-宜昌-清江画廊。

其中恩施是个败笔。本来是冲着之前看到的非常美的一汪碧水图片去的,以为是恩施大峡谷。没想到开了半天车到那边后,导游说图片是鹤峰(?)那边还在开发去不了,她能带去的就是要爬四小时山的恩施大峡谷(七星什么什么?)或者一小时能玩完的云龙河地缝。我作为全家战五渣中最年富力强最能打的一位,听到大热天里“爬山四小时”时也情不自禁发生了严重的面部扭曲。于是最后我们决定去云龙地缝,据说只有最后的365(?)级台阶要爬一下比较辛苦。去完这里前后两小时的游程,我们又花了半天时间翻山越岭经巴东开到神农架。要不是一路盘山路修得平整,在山岚中穿行风光怡人,简直就要骂一句坑爹了。

其实云龙作为一个旅游点还是值得一看的:有山有水,如同刀笔直向下劈开的狭窄谷底有碧绿蜿蜒的小溪。人下到谷中栈道沿溪水而行,不时有泉水飞瀑从对面甚至头顶的陡壁挂下,人可以从瀑布后穿行而过。

话说这次上上下下钻了不知多少隧道,翻了多少座山。从宜昌往恩施的路上一路隧道,许多隧道动辄长达几公里。一开始穿过一个隧道要开车几分钟才见到出口我还惊叹一下,后来就习惯了,只感慨于人力的勤奋与伟大。同样让我感慨的还有这一路上下盘旋回环延伸不知几百上千公里的盘山公路,令人不由赞叹遐想工人是如何一点一点绕着大山凿石填土将这样平整无暇的路铺到两三千米的山上再铺下去。高山上不时有些地方有落石塌方,想象一下在这无尽的山路上巡视发现问题再开着工程车上来维修就觉得真不容易。

但在这样好的山路上开车,配合着身旁云雾缭绕的[……]

Read more

身骑白马

偶尔看到有人写一个叫徐佳莹的女歌手,说她早期创作的一首“身骑白马”如何在选秀类型的比赛中征服全部评委拿到满分blahblah。

出于好奇就去找来听了一下。前面也就那样,到副歌部分突然把我惊到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管是腔调还是歌词的风格,这几句突然就把这首歌拔高了(当然妹子衔接得很巧,唱得也是很好的)。

四句词是: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改换素衣回中原;放下西凉无人管,一心只想王宝钏。”

结果查了一下,发现这四句原来是从歌仔戏《薛平贵》里直接扒过来的,难怪跟其它部分的词曲风格如此不同。这里讲的是薛平贵发现糟糠妻王宝钏其实未死(或是未改嫁?),立刻灌醉(现任老婆)西凉公主,改装骑马赶回中原去找王宝钏。

顺便从知乎里把(歌仔戏版本?)薛平贵王宝钏的故事细节补足了一遍,各种狗血中夹杂着普通民众朴素而滂沱的幻想。

有兴趣的可以看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232640

题外话,之后又听了徐佳莹两三首歌,比如失落沙洲和浪费。她唱得真的挺好的,曲也上口,但是那歌词写的吧……尤其是浪费那首,基本就是站在世界的中心呐喊:“老娘这备胎当得虽然不一定能感动你,但是一定能感动自己”,让人不禁怀疑这妹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Read more

有感

一些事,让我联想起水月和灵镜里童战的两句台词。

水月里的少年,知道心爱的姑娘身患奇病时,不顾她本人(傲娇)反对一心要带她求医治好她。他说:“因为我第一次喜欢一个姑娘。我不相信老天会这样对待我,我也不会让它这样对待我!”

爱人失踪五年生死不知后,终于又出现了,却仿佛性情大变。各种波折后他终于娶到她,新婚夜才发现此时她已经面容尽毁,病入膏肓,即将油尽灯枯了。他知道她不愿自己靠近看见她的脸,就坐得远远的对她说:“老天可怜我,我认定的尹天雪,今生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

有些“成熟”的过程大抵就是这样,从不信和不许老天如何到感谢老天可怜。和宿命论无关,其实和老天不老天也无关。[……]

Read more

余火莲的枪

大概是看过的武侠剧/片中最酷炫的武器之一了,集链棍,匕首,长枪,远、近、长、短于一身。

尤其难得的是武英级运动员兼全国枪术冠军演绎的武状元余火莲,真正把这袖里枪的机巧灵动,组装后长枪的犀利霸气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种宝剑配英雄式的精彩演绎实在可遇而不可求,自此大约已成绝唱了。

(居然找不到有代表性的图片,忧伤。不过不看视频或动图也确实难以体会。)

可惜自古枪兵幸运E,用在余火莲身上相当确切。原本帝王命,惊才绝艳的文武全才,心性品格也俱佳,然额(我就不剧透了)。

(FYI,这片子叫 把酒问青天 aka 傲剑江湖,是一部编剧相对扎实,主线剧情动人,人物智商在线,人设非常精彩,打戏帅到不行,造型一言难尽,感情戏则从情节台词到表演都令人惊恐、需要咬牙坚持的电视剧。)

话说演余火莲的杨俊毅,作为演员来说其实也挺可惜的,似乎有点生不逢时的意思。身手,相貌(透过造型看本质……),吃苦耐劳,样样不缺,就演戏来说虽然不少细节处还可以进一步雕琢,但从一开始已相当有灵气:不管人物是文秀内敛的,温吞隐忍的,天真莽撞的,坚韧执着的,桀骜狂放的,悲情苦闷的,他基本都能把握住角色的核心特质,塑造出可信的形象。这演员本身气质看来比较温和,但常年习武给他增添不少锐气,令他戏路可文可武,可正可邪,可庄可谐,可偶像可正剧,其实相当之广。比如在李卫辞官里演的傅恒,全场文戏且戏份不多,但是可以看出他有相当潜力成为很好的正剧演员。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他当年主演的水月灵镜系列和把酒问青天放到现在,或者碰上更好的包装运作,以他剧中的人设和对人物的诠释,未必不能火上天去,至少是获得更好的资源。然而在他十年演员生涯的后半段,角色已经大多较为边缘化,戏份似乎也越来越少,不知是个人选择,或是外形变化或性格所致,还是其它外因造成。之后他彻底退出演艺圈回归武术圈,作为看过他前期不少作品,觉得他本在演员一行可有更大发挥和成就的人来说是觉得十分可惜的,但从他本人角度来说倒未必不是更合宜的选择。

 

 [……]

Read more

The people ask me how

How I’ve lived till now

I tell them I don’t know[……]

Read more

淘宝 is more than just a place for you to 剁手

— 记一次深夜淘宝引发的思考与研究

事情是这样的:

自从几天前盆友让我重新对“什么值得买”产生兴趣之后,我的购物热情就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难以控制。半夜一点的时候我还兴奋难消地在淘宝上逡巡,想着有木有啥想买的东西会趁着快过年了打折。

这时突然有一样东西从脑海里跳出来–插线板(aka 插排/排插)。

我对于这类东东的感情类似于某些美女们对于衣服的感情:(衣橱里)永远少一件。于是我当即就不能自己地开始在淘宝上搜插线板,发现公牛啊得力啊美的啊这些我熟悉的牌子都木有任何优惠之后,我决定放宽标准看有啥牌子卖得便宜评价还多。

然后我就与xx牌插线板的页面宿命般地相遇了。该产品页面上不遗余力地列出插线板的各种材料规格,对非理工科人民如我来说简直可以说是数据详实看似非常有说服力!直到我看见如下画面:

我第一反应是喷笑:拿个打火机点一点就号称750度高温,你莫不是在逗我?还火烧一分钟,那时候打火机没炸了?手蹭到金属部分的话,不会烫个七成熟?

一时间我差点想截图当笑话发出去。

发到一半时, (智商上的偶像包袱 ) 学术工作者的严谨本能突然让我停了下来:等等,打火机火焰的温度到底有多高?有木有可能真到750度呢?我要不要先去搜一下确定了再嘲笑人呢?

就这样,我开始了关于打火机火焰温度的深夜小型研究活动。

首先用中文在bing上搜索“打火机火焰温度(是多少)”,获得大量雷同结果,基本说法是大概300-500度吧,可能也有上千度的,可是几乎没一个有论据和数据来源。

这也太不靠谱了啊亲,我这种 (有强迫症) 严谨的科学工作者能被你酱紫轻易说服?不可能哒!

于是接下来我决定搜英文“temperature of lighter flame”。出于对bing中文搜索结果的失望,我转向了googxx搜索。但是事后用同样的关键词在bing上也搜了一遍,发现这一搜索的英文结果bing和googxx还是比较接近的。

总结一下,比较理论化的答案:

(以下引用自:https://sciencing.com/temperatures-do-lighters-burn-8475271.html )

Pocket lighters ignite butane or naphthalene fuel with flint and ste[……]

Read more

背弟子规为什么是纯扯淡

碰巧同爹妈一起帮人看两天小孩。

从上幼儿园前开始就背各种英文单词学字学数学,千挑万选上名牌幼儿园小学走精英路线,还天天感人至深地从小学习“国学”背弟子规的小学生。

吃饭上桌了想吃的菜直接拿到自己面前,看也不看别人只管自己猛吃,不想吃的就碰也不碰,要求她吃就咬半口大喊着“难吃”吐出来;随便心血来潮看中什么就没完没了闹着要买,口头禅就是“我要…”和“但是我想要嘛”,然后买了舔一口看一眼就直接丢开;看到什么玩具一边说“是我的”一边冲上去抢到手里不放。

今天跟爹妈一起带小孩出去吃饭,席间点了几串羊肉串,一端上来她就喊着“我要吃”抓着就吃,吃了一串又一串完全不顾别人。问她要不要分一点给别人,直接“我不给”。于是几个大人就意思性地分了剩下的。

饭后我决定趁她吵着要买爆米花给她讲讲道理:给你买爆米花可以,但是你之前吃饭那样不对哦,有好吃的好玩的不能只想着自己。比如刚才的羊肉串,你想吃别人也想吃啊,你拿的时候有没有想想爷爷奶奶和弟弟的份啊……

话没说完她就委屈地喊到:“那他们不是也吃到了吗!”

我只好耐着性子说,那下午家里的那个棒棒糖,你一个人拿走了有没有想到给弟弟分?

结果她更委屈地大喊:“可是就只有一个啊!”

我……

后来想想,终究是别人家的孩子,轮不到我教。然而弟子规这破烂玩意再装模作样背一百遍,显然也是扯淡功夫。[……]

Read more

动物园 2(依然多图)

动物园的海洋馆部分挺弱的,基本没啥可看,除了水母。

话说水母真是一种非常photogenic的生物,在彩色灯光的映照下,怎么拍都如画一般美。



因为下午还得尽早赶回学校,我逛完小小的水母馆后在旁边的餐厅吃了个汉堡,匆匆往动物园的最后一大块–猛兽区赶去。

首先看的是中型猛兽馆。

里面主要是金钱豹,黑豹,还有狮虎兽,然而都关在双重铁丝网后,旁边还绕着一圈小灌木,实在拍不到什么。

不过虽然也在地上趴了不少,但是有些豹子还挺好动(?)的,不断在小小的院子里来回踱。还有个金钱豹,老是扒拉着铁丝网站起来,隔着网子试图拨弄旁边院子里的什么东西。等我走到旁边才发现,原来另一侧院子里靠着铁丝网的地方有堆木头架起来,上面趴了只黑豹,尾巴垂下来一晃一晃的。这只金钱豹不知是想找黑豹玩还是想撩拨它,非常执着地想透过铁丝网去够它尾巴……可惜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刚看完中型猛兽们,我突然感觉眼角瞟到了什么,看过去发现是一只酷肖黑豹的小型猛兽!


和小型猛兽对视了几秒钟,它决然地转头走了。我心中充满了好奇,不知道它会不会偶尔去找大朋友们玩?

接下来就进入大型猛兽区啦。这个区域是相对开放式的,游客们从园区上方的悬空桥上穿越整个园区,隔着高高的玻璃墙或护栏观赏下方的动物。

第一个区域里是巨大的,凶猛的熊们!它们一言不合就开打!在游泳池里互相撕咬,激烈肉搏(?)!


……

然而以上完全是极个别熊造成的假象,而且我也不确定两只熊在水里看似激烈的互咬互抓到底是玩闹过头还是真打架,或者是基情燃烧的妖精打架……

基本上动物园里的熊都是满脸憨厚,动作懒散的。尤其是有几只大概习惯了游客们从工作人员那里买了吃食后往下投喂,表现得几乎可谓蠢(chan)萌(mei),除了圆滚滚地坐着眼巴巴仰望人群,还不时人立起来等着,甚至两爪合拢仿佛作揖,一旦有人抛喂就挥爪伸脖去够。


经过熊区后是狼区。

其实我不太明白为啥豹子是中型猛兽而狼是大型猛兽。狼们也懒懒散散匍匐在树下,体型比一般的狼狗略大或者相似。

不过它们的眼睛看起来和狗非常不同,可能主要是眼白占满整个眼睛,中心嵌一个黑点似的瞳孔(俗称三白眼…),mechanically显得锐利。

狼区之后就是狮虎区了!虽然不是没见过,但毕竟是百兽之王和nominal丛林/草原之王嘛,我想想心情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然而今天动物[……]

Read more

动物园 1(多图哦)

半年前买了张野生动物园的打折票,之后一直束之高阁,直到前两天发现要过期了,赶着在过期当天上午去了一趟逛了半天。专门带上了我三年多没用过的大相机,为此不得不在头天晚上重新看了一下说明书来熟悉操作……

当天风和日丽,温度大概20来度。我本来估摸着动物们应该在如此美好的天气中多出来散步,没想到不知道是去得早了还是咋的,大部分动物不是在埋头吃饭就是在埋头睡觉,在外面游荡的寥寥无几。不过虽然没有预期中的兴奋感,还是发现一些挺有趣的小场景。

进门没多久首先看到的是火烈鸟的池塘,和旁边的猴岛(?)。猛抬头,感受到仿佛来自深渊的凝视……这个是拉近了照的,实际在相当高的树枝上。


下方的黑色猴哥不断发出高高低低的啸声,不知传达着啥样的情绪。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最早见到的猴哥猴姐们基本就是我今天见到最精神的动物了。

今年是鸡年,所以动物园里特意辟开了鸡类一条街!当然有一些(可能是)珍禽奇鸟之类的长得各种有特色的“鸡”类,包括城市里十分稀罕的漂亮锦鸡,像这样:

但是也真有仿佛甚是常见的鸡类,比如一个院子里架子上栖满了彩色大公鸡,但是左看右看除了挺威武雄壮外实在看不出特别处。

而下面这个我咋一见就差点喷笑出来,想这只鸡跟谁打架了毛炸成这样?话说它还真胖,吃起来大概……思绪发散间看到牌子上写原来这鸡的品种就叫翻毛鸡,难怪这么蓬松-_-b


走完鸡类一条街,就到了孔雀园。里面栖息了众多蓝孔雀和白孔雀,都懒洋洋的,无论我如何试图逗弄引诱都木有任何开屏的意愿。不过即使不开屏,细看还是挺美的。


离开了矜持的孔雀们,很快到了袋鼠园。里面袋鼠们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各种醉卧美人膝,各种销魂姿态……


动物园里可能是为了避免游客自己乱喂动物(以及创收),在很多地方都提供园方准备的食物让人购买来喂养。比如斑马啊鹿啊大象啊天鹅啊,甚至熊啊老虎啊,都能花钱在园方人员监护下喂。

温驯漂亮的斑马是大受欢迎的喂养对象。


接下来经过的动物区域,因为许多动物都懒散地躲着休息,所以乍一看就是一片空地啊草丛啊小灌木什么的。然而有些动物体态之丰硕,哪怕静静地潜伏在角落,也难免引人注目。


动物园里最让我有兴趣的动物必须是熊猫了~每天沉迷在ipanda频道看滚滚的我一想到能亲眼见到真实的它们,心情是万分激动的。

然而不管是大熊猫小熊猫,都(和当天园里大多其它动物一[……]

Read more

Free to play

Free to play是一部关于第一届dota国际邀请赛Ti1的纪录片。

不懂dota的我看这片子本来感触并不深,只是片中描绘中国队的方式仿佛是在描述强大无敌的boss魔龙之类的怪物,最终比赛结果却是大boss倒在free spirit的乌克兰战队脚下……看着怪郁闷的。

不过看此片的豆瓣评论中有人激动地提到Ti4中国终于夺冠。我一时好奇去搜了下,结果中出现最多的却是对Ti6“护国神翼”wings夺冠的欢呼。

看了一堆知乎上对wings夺冠历程的分析评价,一路下来简直让我也因为wings的纯粹,执着,顽强,强大,灵性,为他们如何在cn dota低谷时重新征服世界,让外国选手重新正视和尊敬cn dota而热血沸腾,感动不已。感觉仿佛看了一部草根战队历经坎坷登上世界巅峰的留下不朽英雄传奇的小说。

激动着激动着我意识到Ti6是去年夏天的事了,今年应该已经办过ti7了,他们战绩如何呢?于是我搜了一下Ti7, 惊讶地发现wings压根没人参加这次比赛,夺冠的也不是中国队。

Wings去哪了?莫非他们也像很多小说里写的那样被荣誉和名利冲昏了头脑,开始心思浮动搞起了直播啊赚钱之类?

于是我又去搜了一下,发现现实比想象还令人悲哀。

仅仅半年之后,wings战队因为俱乐部老板拖欠工资,不得不决定解散后自我重组,改名为random战队。

然而中国电竞协会(ACE)因此而龙颜震怒,觉得你们这些小喽罗玩家竟然敢随便跟俱乐部怼……就算俱乐部不按时发工资,都像你们这样想解约就解约我们这些大佬联盟尊严何在?冠军选手,以为你们能打了不起吗?我一个指头就让你们永远也打不了比赛!

于是random战队被ACE终身禁赛。

这一决定终于分裂了五名战队成员。其中两人向ACE致信低头,并决定转投老牌豪门战队以求庇护;另几人公开发微博与之决裂,怒斥其“无耻”。

后续如何我已经失去兴致关注了。

吾国永远也不缺人才,然而可能正因为此,更是永远不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而随意扼杀人才的权力或富贵之手。毕竟人才这么多,撸掉几个不听话的又怎样?

“世界发展,星空变迁,宇宙探索,人类未来,文明推进……我都不关心也没有兴趣。我只知道我管辖的这口井,你永远也跳不出去~ 噫,这么一想还有点小开心呢!今天的自己,也是酷酷哒!”[……]

Read more

汪汪汪?

前一段想买个夹片式的墨镜,开车时候戴。

其实在米国的时候就有一副的,夏天太阳刺眼时候夹上,挺轻便。

可惜后来不知道到哪去了。

想到这点我总是很惆怅,好多东西当时不是没带回来就是带回来后也找不到了。对于怀旧如我的人来说是很伤感的。

这么回想了好几天,最后我终于决定不想了,直接淘宝买副新的吧。

于是前天凌晨我雷厉风行地找了一副下单了!

然后刚收到了!立刻放车里!以后觉得光线太亮就拉风地戴上!

终于不用再为此纠结的我一阵轻松!
然后刚才拉开在枕边靠了三年的床头柜抽屉拿东西,突然发现这个三年里被我打开过成千上万次的抽屉里最上面放着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平常我拿东西式总是顺手拨开它,所以仿佛从来也没有把视线凝聚到上面去。

塑料盒里是我在米国买的那副夹片式墨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