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呵呵呵

一大早就跑到隔壁楼去, 终于拿到小耳机了~

哦呵呵呵~试了一下, 好像效果还不错. 不过挂在耳朵上松了一点, 显得大了一点.

                           

看了看操作说明, 不要在-10摄氏度以下使用以免损坏电池. 那就不好拿到室外用了.

外面的雪积的很厚, 即使铲掉了十几厘米厚鞋子踩在上面还是嘎吱嘎吱的, 路边铲出的雪堆的跟山一样高~ 不过幸好还没有变成冰, 不然就麻烦了.

 

论逃课是有报应底及UPS之不可靠

今天一直下着鹅毛大雪. 像这样(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就对了, 满天飞雪一片煞白的呀. 不过从那个车尾巴映衬的部分能看出来雪片有多大吧)

                           

早上上课赶不上车, 我又不愿意在雪里等下一趟, 于是心安理得掉头回家了. 逃课一天…

上网查我望眼欲穿盼着的小耳机, 发现UPS的状态凌晨5:15就是” Out for delivery”了. 一边感慨着他们真早出门真辛苦啊, 一边高高兴兴在家等着上门delivery, 想着今天逃课了, 总不至于会错过他们的delivery吧~

等呀等, 等呀等, 等呀等呀等呀等…

*******************************时间流逝的分隔线*********************

一不留神就已经等到下午4点多了, 终于急了: 他们怎么还不来?

上网又查了一趟状态: “Delivered!”

xxx!(此处为淑女不大说的话)

我等了一天连影子都没有他们给我deliver到哪去了!!!???

怒极打电话过去, 一个人很拽底接了, 说deliver到apartment的office去了.

xxx! 这个apartment根本没有office什么给我deliver到哪国的office了?

但是那个人不慌不忙底假设道: 应该是旁边一栋楼的office吧.

hmmm, 这旁边一栋楼么…的确有可能…两栋房子立在一起来着. 于是我屁颠屁颠笨拙地踏着脚踝深的雪跑过去, 赫然看到那栋小楼office门上写着Closed. 明天早上9点半以后开门.

~~~~~~~>_<~~~~~~~…到底是不是你们拿了我的耳机啊~~~至少吱一声再Close呀~~~~~~~~~xxx!

想起之前愤怒地问UPS, 要是不是隔壁office的人收了我的耳机怎么办? 那个家伙悠闲地说, 那你去找Shipper来file一个lost package的case呀. 那腔调怎么听怎么不爽.

可恨的UPS, 以前还无缘无故骗收过我70刀的所谓brokerage fee…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UPS, 我跟你势不两立~!!!!

唉, 难道这就是对我逃课的惩罚?555, 小耳机呀小耳机, 我等得花儿也谢了啊~>o<~

 

知识就是……

前几天听朋友的话弄了点甲醇来洗沾油漆的衣服. 洗完了晾干了就忘了这件事了.

今天碰到朋友, 迎头就问: 有没有晾到户外? 如果晾到房里之后有没有开窗通风?

……

自然是没有了. 零下20度的天气, 我只想裹在被子里龟缩不出, 哪里会想到晾衣服还开门窗透气呢.

然后朋友就严肃地告诉我甲醇对小命底危害性……blahblahblah……..对眼睛尤其有害blahblahblah…….严重底会导致失明. 现在赶快开窗!抽风换气!然后去弄点维生素B吃好像可以解毒来着…….

我这才想起来前两天是一度眼睛很疼来着, 乱充血一气. 哦拉拉, 好可怕~~~赶快乖乖打开门窗, 放北风那个吹啊吹. 虽然冷, 但是还是不要中毒要紧啊.

这件事告诉我们, 知识就是小命.

*******************************************

今天在街角等车半天没来, 一边黑着脸抖抖索索底跺着脚取暖一边内心愤怒底指天斥地痛恨司机不准点…总之是充满了阴郁底情绪. 突然一个转弯的小车停在我面前. 一眼瞟到车后座背后贴着个牌子写了两行字. 仔细一看, 乐了. 然后就忘了不爽了.

写的是:   Buck

             Fush!

 

2007.2.6 补:

总算又有一个能用得小相机了, 今天照了又很甜得小草莓(虽然没有去年买的那么大和漂亮).

                            

但是………..1. 吃甜草莓真是幸福 2. 有相机真是加倍幸福~

南风知我意

刚刚做了一个决定. 要买一个DSLR.

 

偏执狂生存?

题文大约无关. 不过得要哪方面的偏执狂才能生存啊.

 

想不到真有他乡遇故知这回事. 昨天买东西, 突然看到一张眼熟的脸, 像是10年前的老邻居. 想想实在没什么理由会在这个地方出现, 但还是实在忍不住试着叫了下名字, 竟然真的是. 两人都惊讶不已, 开口就问: “你怎么在这儿?”

真巧.

 

昨天终于收到电池了. 我有心带着相机出门照几张, 无奈天寒地冻, 零下十几度的温度的这个地方实在让人无心体会什么美感. 而且会把我的小电池和小镜头都冻坏~

…总之现在就差我的小相机包了…Case Logic DCB3, 现在是个大麻烦. 不过我没那么容易死心…

虽然被人鄙视了, 但是就是这么有执念我也没法子. 唉唉唉, 你们不懂啊年轻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呀-__-b

 

昨天看天气预报, 过两天气温会继续降到零下20度.

 

PS. 昨天看了一些可以加到小相机上的Wide Angle的lens. 可是有点不甘心为这个小相机再花钱.

 

苏三起解

不是那个来到洪洞县的京剧苏三(其实可能就是), 而是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周治平歌里的苏三, 走过了一个村又一个村之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歌名了. 其实我都没听过这首歌咧~ 中学时候买过一个人出的字帖, 写的不是那种端庄的诗词雅集, 而是当时流行歌曲的歌词. 里面就有这首歌, 歌词也记得不甚清楚, 但是看过头一句后那个印象却一直留到今天.

这周赶了一周的作业. 昨天做问答题, 虽然同组得人已经简单答了一份, 但是以我完美主义敬业精神如何能容忍一点草率? 从头到尾又重新答了一遍, 不知不觉还字斟句酌起来, 真是浪费时间…我果然适合去当个工匠. 今天(昨天)从早到晚底上课, 下午5点左右的时候终于无法忍受, 仰面歪在椅子上当堂睡着咧(其实可能就打了个盹). 不知道老师是否看见我嚣张的嘴脸(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虽然也没有刻意克制自己睡觉就是…), 居然迅速下课了. 明天(今天)一天没课, 想想我就欢喜得恨不得乱摇尾巴. 不过我到底要干什么咧?我也不知道.

昨天晚上睡觉前看到一个大卫杜楚尼(David Duchovny, The X Files的男主角)演得片子(Connie and Carla). 里面他白衣翩翩(虽然不是都穿白衣)一派温文儒雅和一个看起来40多岁形如卖猪肉的大妈的阿姨演对手戏, 看得我内心狂呼”惨惨惨惨惨惨惨”七个大字. 可恨他(至少在这个剧中)太迷人我竟然一边为剧情人物搭配抽筋一边还是舍不得不看下去(泪). 不过貌似他除了X Files还真没演过什么像样的片子. Hmmm …….可惜这样一位Yale英国文学硕士的帅哥才子啊(八卦之花猛烈绽放), 当年他毅然放弃读了一半的phd投入演戏生涯. 现在这样算是达到了他的期望么.

 

Jane Eyre和CSI

两者当然没有什么联系, 不过是我前两天晚上看到一个台在放一个奇怪版本的Jane Eyre, 今天看了CSI, 两个一起说罢了. 话说那个奇怪版本, 像一个TV series的Jane Eyre, 女主角太有激情而长相太犀利, 男主角太白面绅士……不过毕竟是Jane Eyre~我最喜欢的百看不厌的书之一. 所以虽然是半夜两三点, 还是高高兴兴充满期待底看下来(居然未完待续). 看了就很激动, 觉得一定要记录一下. 不过到底想记什么倒不清楚…

然后今天, 终于又看到睽违已久(可以这样用吗?)的CSI. 可惜Grissom大叔出场没几秒, 就放长假去了. 可恨的Sara~! Grissom那么含情脉脉看着她, 终于说I’ll miss you…的时候她竟然还毫无反应!呀呀呀, Grissom当时那表情呀, 多么动人, 可惜却是对着Sara这不良对象而去, 真令人心碎. 大叔~你要快点回来呀, 俺也会miss you啊~

 

三九啊三九

三九严寒, 冷呀冷呀~~~

今天终于第一次穿上了多年前买的理论上可以长到脚踝的羽绒服~~事实上只到了小腿, 还高开衩(就是说没有可一直拉到底的拉链)唉唉又不是旗袍风一掀冷得俺那两条腿啊哆嗦得直飘真是设计不科学, 不科学! 冷啊冷啊每天等车都冻得恨不得吱吱乱叫每天回来都被吹得嘴歪眼斜的这样的天气要到啥时候才是尽头啊.

还有我的电池, 啥时候才到啊? 这个速度看来, 莫非Amazon真是让人从东半球游过太平洋来deliver的?

555冷呀冷呀越是冷天气房里暖气越上不去快快快快升温吧~~~~~~

 

周末

一整个周末做了如下几件有意义得事情: 1. 做了顿饭; 2. 用线缝上了牛仔裤后长一分米多,宽两厘米左右得大口子. 照说这种大洞应该用布补, 奈何没有多余的布, 我只好发挥创意, 硬把炸开的两边拉拢缝合成一条蜈蚣状的长龙. 缝完以后觉得可能还是就穿破的看起来比较好. 3. ?没了?

什么别的正经事也没做了. 无数的作业, 无数需要看的书, 笔记…….

昨天还听从同学的召唤去了趟酒吧. 不过我不沾酒, 就点了杯可乐吃了一大堆buffalo chicken, 听着旁边几个人东扯西拉, 从评点小镇里的stripper们扯到要找academic job要如何能socialize. 我在旁边装模做样点头, 心里暗想这鸡翅未免太咸了…那什么蒜蓉辣酱之类得味道真是酸不溜几得……

 

 

哦哦哦, 此文还有下半部分:

从明天起, 做一个勤劳底人, 读书, 思考, 狂赶作业…

因为可能是明天due?

明天还有1小时就到了.

 

又下文:

话说我好久没有看csi了. 好想念那些浓重华丽的画面, 奇诡曲折的案件和我心爱的Grissom大叔啊.

虽说cbs网站上也可以看, 不过中间插广告实在是太烦了.

真可惜唯一能快一点下载的ftp关掉了:(

明天还有50分钟就到了.

 

我被油漆墙蹭了一下腰

金黄色的长羽绒服一侧都变成了斑驳的白色……….

据说用汽油可以洗掉. 可是1. 我没有汽油 2. 想想衣服被汽油浸泡好恐怖………..

怎么办?

又据说风油精可以洗掉. 可是我没有风油精.

虽然没有风油精, 可是我有万花油! 可不可以替代呢…小小尝试了一下, 发现似乎可以去掉一点. 于是我又试了清凉油, 凡士林润肤露, XXX,***, 等等. 份量都有限, 效果也都有限, 而羽绒服上的油漆印却有无数处. 我每抹完一处就猛烈底搓, 搓到手都断了, 最后面上的高亮白的那一层漆都被弄掉了, 可是衣服上还是布满斑斑驳驳的浅色印子, 看起来着实让人郁闷. 我是不是到底还是应该去弄汽油来泡呢…

可是现在我已经把整件羽绒服丢水里泡着了…不知道该拿它咋办了…

Amazon…Disappointing!!!

As a first-time costomer of Amazon.com, I’m extremely disappointed at my first purchasing experience there.

I ordered 2 items on Jan 19 which at that time both showed to be “in stock” status. I also checked the box “send two items in the same shipment”.

Today I got an email informing me that one of the two items was just shipped , on today (Jan 25). Estimated dilivery: Feb. 9.

15 days? Are they swimming across the Pacific Ocean to deliver this to me? And what were they doing for the last whole week?

Then I noticed there was another email from Amazon apologizing that the other item I ordered was not available and would be shipped even later (God knows when!).

hmmm, how impressive!

I would never buy anything from Amazon again as long as I have any, any, any other choice.

春山如笑

好向往啊.

今天路上积雪都成了冰, 走在上面需要万分小心.

春山澹冶而如笑… 好向往啊.

 

可怜夜半虚前席

题文无关~

今天做了顿饭. 特记录之~

虽然没有传说中的九层塔(据说就是Basil?), 不过还是按三杯鸡的大致做法把鸡肉给做了, 后来干脆把黄瓜也一起下锅拌着炒了.

幸福快乐地吃了顿热饭.

 

上周买的sd卡缺货被backorder了, 我眼巴巴盼着它快到货. 上周买的电池们也还没有ship, 望眼欲穿哪…

因为…我买的小相机就要到了.

…….一切都会有的.

 

ps.刚刚下了Dreamgirls的OST 😀 看的时候就觉得妙极, 再听的时候回忆起那些片段和画面, 真想再看一遍~

又P.S, 看片子的时候看那段Jennifer Hudson的And I’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深为震撼…后来看到不少人提到她得精湛表现时却仍然认为Jennifer Holiday近25年前的表演是无法超越的经典.

于是忍不住去搜了一下, 搜出几个版本的And I’m telling you…来, 大部分跟Jennifer Hudson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 直到看到youtube上的获得82年Tony奖的音乐剧中Jeniffer Holiday的演出……

这位女士形象远不如Hudson可爱, 让我很难想像那个精明经纪人如何开始会和她……视频片段从之前的Effie从医院赶回来开始, 然后是和众人的争吵, 决裂, It’s all over…众人散去, 只剩下Effie和她希望挽留的爱人.

然后她看着他开始唱And I’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 只两句, 就把我的眼泪逼了出来…她伤心, 愤怒, 绝望, 她从内心最深处流露她的深情和想留住他的渴望, 她无比执着, “You are the best man I ever know. There’s no way I can ever go, no way I’m living without you…I don’t wanna be freed…Tear down the mountains; yell, scream and shout. You can say what you want, I’m not walkin’ out. Stop all the rivers, Push, strike, and kill. I’m not gonna leave you, There’s no way I will. ”

但是她又异常骄傲, 她不用自己怀了他孩子得事实来乞求或要挟, 她绝不愿放弃自己的自尊, 她不愿表现得柔弱而卑曲, “I’m not leaving without you… I’m staying, and you, and you, and you are gonna love me”. 她每一句都是泣血般的嘶喊, 她既狂暴又脆弱…nnnd, 看得我血管都快爆了.

 

不去曹溪, 怎知不缺?

今天去看了传说中(?)的Harlem Globetrotters特技篮球表演. 第一次到体育馆看这种现场表演, 而且想起电视里那种空翻几周灌篮的景象, 十分激动. 不过空翻灌篮实际只有几分钟, 大部分时间看起来更像娱乐儿童的插科打诨. 旁边的小黑孩们笑得哗啦啦, 我身边一群成年人则都十分静默, 努力了半天也只能在脸上挂出个微笑来. 不过还是有趣的经历, 因为不看不知道呀.

楼板

老房子, 有人在楼上走动时天花板嘎吱乱响, 疑似摇摇欲坠.

刚开始还觉得挺夸张, 跟房东说让她看看, 被无言鄙视. 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放假时大半时间不在家, 在家时睡觉天昏地暗什么也听不见(或者楼上的住客放假不在). 结果一开学, 上午要起床去上课了…根据习惯总是想多赖一下的…然而楼上的住客异常勤快. 总是早上起来哗啦啦洗澡, 然后在卧室里嘎吱嘎吱踱来踱去. 今天早上半梦半醒之间, 又听到了这声音…觉得声音越来越响, 仿佛房顶随时有摧枯拉朽坍塌下来的可能性, 突然觉得十分危险–

–<坠落的楼板–某留学生惨*异国!>—-惊悚的标题蓦然闪过脑海……

我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