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的雨

From Everyday

Puff Pastry

下午在学校的arboretum逛了逛. 5,6点的天, 太阳依然火辣灼烧白晃晃的没有一点温柔的意思, 所以照出来的照片都阴阳分明的着实难看…
不过夏天总算是花开的季节了.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晚上回来想起之前在超市买到的puff pastry, 决定做来玩玩. 想了一下觉得做甜点太腻味了, 决定弄点咸点心.尝试了两种, 一种是如下这个reciped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089ff010097qk.html
但是没放果酱, 填了些三文鱼罐头做馅, 然后撒了些黑胡椒, basil,一点grated Parmesan cheese. 擀皮的时候在面皮上下各铺了一层保鲜膜, 十分方便.400F烤大约18分钟就够了.
我把面皮解冻太过, 放的太软, 擀得歪歪斜斜的, 做出来远不如人家的美好. 不过胜在有鱼肉, 还挺美味的~

From Life 生活乐趣

咬一口看内涵!

From Life 生活乐趣

另外烤了一种, recipe如下: http://www.foodnetwork.com/recipes/paula-deen/parmesan-puff-pastry-recipe/index.html
这个在君之的博客里也有, 虽然是甜点版本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089ff0100b1y2.html
我调了一碗parmesan cheese, 蒜粉, 黑胡椒, basil, 还撒了一点盐…后来发现完全没必要放盐, 只要放的足够多, parmesan就够咸了. 做法我则是follow的君之, 先整块上egg wash, 撒满cheese等调料, 用擀面杖把调料压进面皮, 再翻面如法炮制另一面, 最后切条.
我切的大约比一厘米略宽的细长条, 最后烤发现400F大概8-9分钟就可以拿出来了.
成品很香酥 🙂

From Life 生活乐趣

好像一只狗

我最喜欢的画面之一是透光的叶子(花, 果子).
百看不厌, 基本是见到了就要无可遏制地疯狂按快门. 可惜每次拍出来总是无法体现出看到的那种美好.
差十万八千里哪.
我的眼睛是艺术家们自动给object加不似人间的圣光的眼睛, 脑袋却是劳动人民惯于规矩方式的朴实脑袋.
表示很惆怅.
但是因为习惯于惆怅了, 于是渐渐淡定了.
只会偶尔在夕阳下(逆光!)留下一个充满怅然的背影(迎风!穿飘逸纱裙或者披质料轻薄的斗篷!), 让风隐约吹送口中低吟(磁性底!英国腔底!)的诸如”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不准确的话要怪google!)的诗句.

From 2011 Fall
From 2011 Fall
From 2011 Fall
From 2011 Fall

这个偏色的caputre nx2搞出个很不好的习惯. 因为capture nx2里看到的图像都异常鲜艳,高对比度, 让我调图过程中视觉渐渐适应了这些色彩.
等输出成jpg在电脑或其他地方看到”真正”的色彩时, 总会”怎么这么黯淡温吞”了的感觉, 于是情不自禁使劲加对比度, 加颜色饱和度…搞的最近的图片越来越鲜艳, 有时到了不自然的地步.
最近拍秋天色彩”异常丰富”还能勉强justify一下. 但是总体来说发现自己调色越来越重口味实在不符合我的审美观, 完全没有点subtle的美感.

**********************************************
从明天(今天)起, 早起, 发奋!
坚持三天~

要有光!

前两周花儿们刚开就开始了storm. 连日阴雨辣手摧花, 让我怜香惜玉的心深感伤痛.
上周六下午出现了一点阳光, 我立刻拎起相机流窜出去, 试图在花被风雨打光之前记录他们最后的倩影.
然而没几分钟太阳就没了, 阴天的景物一切都那么平面, 灰白的天顶下颜色都失去了鲜活感, 没有光照出来的像实在太没意思了.
我围着湖边唯二两颗花树前后左右远近高低全方位多角度打转, 哗啦啦努力按了一堆快门, 回来调了两天, 恨不得手动给花瓣们逐片加光源才做出一堆能看的图.
不过不管怎么说, 春天的色彩总是美好的.

划船的小盆友们:

From Spring 2011

小花

From Spring 2011

桥.

From Spring 2011

*********************************************************
我的老电脑被雷打坏后送修结论是主板被灭, 修复无望.
于是我鼓起勇气向买了多年renter’s insurance的公司file了claim!
insurance agent告诉我如果file claim获赔, 那么除去有$250的deductible外, 之后3年的保费也会涨30%.
但是既然买了这么多年保险, 现在是需要的时候干嘛不用? 于是我还是打电话了去要赔了.

两分钟后被拒.
那个接电话的人很有经验地说: 你那不可能是闪电直接打坏的, 应该是power surge引起的. 这种我们不赔!
只赔直接被雷劈, 冒出袅袅青烟, 并且散发出焦香味的那种…

红酥手

上周日下午, 我充满浪漫情怀地出门去照花.
结果证明非常不明智: 晴天转阴云, 同时狂风大作, 花枝乱颤…没被吹下来的也拍不清楚, 拍下来的也显得一派凋零.
而且我还忘了带外套, 穿着短袖青春洋溢地出门, 流着鼻涕差点被吹成痛风地回来.
不过我还是顽强地和狂风拼搏了一个多小时, 坚持用手拉着花们使他们不被吹出镜头照了一堆名副其实风中凌乱的照片.

其间我一度边咒骂边回头, 发现一个胖mm悠闲地站在不远处的房檐下抽烟, 兴致盎然地望着我, 流露出旁观文艺青年兼sb的乐趣. 于是不得不更加表现出风中漫步的洒脱态度和uplifted的精神风貌来. 无论如何, 不能让人看低了咱文艺青年!

From Spring 2011

从善如流多贴一张:

From Spring 2011

然而照说我也没怎么装13, 不知道为什么当天半夜就被雷劈了.

是夜, 月黑风高, 显出隔天就要降温的明确态度来.
然而我真傻, 真的. 我单单想到要降温, 没想到还需要通过降雨来降温, 更没想到还以thunder storm的方式来降雨.
半夜一点多的时候, 我摊饼状躺在床上, 已经陷入半睡眠状态. 外面雷声滚滚, 但是并不激烈, 仿佛成为温柔的背景音.
然而一个独立的散雷响起的瞬间, 卧室和厅的连接处突然惊鸿一闪, 一道银光乍起, 让我眼睛一花. 同时一声响亮的爆裂声宣告了某个悲剧的发生.
过了好一阵我才反应过来不妙, 小心翼翼地探头一看, 发现可怜的电脑竟然电源灯亮着, 顿时头皮一麻.
我完全不记得还开着电脑了…
于是接着就发现电脑悲剧了. 然后发现cable modem彻底挂了. 然后很迟缓地figure out是cable modem被雷电挂掉导致连着网线的电脑悲剧了.

至今唯一没有figure out的就是电脑怎么修.
硬盘拔出来了貌似没事. 但是电脑没法启动了, 出现了开机最初的画面”按f2进setup , f12进…”后就黑掉, 既不能进setup也不能select booting device, 或者最好情况是开始initializing, 然后出现”PXE -E61 :media test failure, PXE-MOF: exiting Intel boot agent”的error然后安详地黑掉. google了一番, 但是看不出确定可行的解决方案.
我既想努力多研究和试验一下, 又觉得在这上面花太多时间十分不妥.
非常纠结. 作为陪伴我多年的宝宝机机, 如果要抛弃它让我心碎. 但拿去local的computer store又不知道对方对于我的老电脑是否有耐心认真对待, 也怕对方开出xxoo的价格来.
真纠结.

************************************************************
近来越来越健忘. 忘记关电脑之外, 还有各种其他小问题. 然而昨天精神恍惚, 几乎出大问题.
临时兴起跑去超市买鸡翅.
进门, 直奔鸡翅而去. 拎起一袋鸡翅, 转身, 直奔超市门口.
就在推门而出的一瞬间, 忽然一个激灵, 我貌似忘了啥子?
回头一看, 一个店员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大概很少见过不付钱抢了东西就出门, 还这么正大光明, 胜似闲庭信步的纤细美少女?
一瞬间, 各种”留学生超市抢劫鸡翅, X国素质教育堪忧”之类的八卦标题潮水般涌入脑海!
我立刻调头走回去, 尽量控制住脸部的抽搐刷卡付钱, 然后飞速离开现场.
汗湿重衫…

玫瑰

顺便记录一下, 奥巴马当选总统了.

From 2008_06_29 Butchart Garden, Victoria
From 2008_06_29 Butchart Garden, Victoria
From 2008_06_29 Butchart Garden, Victoria

这个可能不是玫瑰

From 2008_06_29 Butchart Garden, Victoria
From 2008_06_29 Butchart Garden, Victoria

你是我…

遥远的, 秘密的, 不可侵犯的玫瑰

Far off, most secret, and inviolate rose…

— W.B. Yeats

From 2008_06_30 Burnaby Mountain Park

其实最开始只post了下面这一张. 其它的都是后来发上来充数的…主要用来试验光影魔术手的效果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温柔的玫瑰

From 2008_06_30 Burnaby Mountain Park
From 2008_06_30 Burnaby Mountain Park
From 2008_06_30 Burnaby Mountain Park

这张不确定是不是玫瑰…

From 2008_06_30 Burnaby Mountain Park
From 2008_06_30 Burnaby Mountain Park

鸡肋

日子过得很快.快到冬天了.

人生是鸡肋.

隔段时间需要粉饰一下. 显示其多彩.

上周末去了10mile外的一家小店吃饭.号称当地最好中餐馆. 是对台湾老夫妇开的.
然后去了旁边一个小公园.叫Lake of woods. 听上去很美. 不过今年秋天叶子们还没开始变色就干枯凋零了, 着实不是很好看.

From 2008 Autumn 秋天

秋千还比较梦幻

From 2008 Autumn 秋天
From 2008 Autumn 秋天

昨天(前天)参加了在学校里的dancing competition.的确是新鲜的经历.天气异常美好, 出门到停车场的短短一段路上也看到不少值得欣赏的景色.

From 2008 Autumn 秋天
From 2008 Autumn 秋天

这是这个学校的色彩

From 2008 Autumn 秋天

油价降的很神奇…很久没有感受过用10刀加4加仑多的爽快了.

暂时的安宁

暂时考完了…
上周照的, 一直忙得乱七八糟没时间贴.
那天去买东西, 回家路上看见路边一家房子前浸在阳光里的小花们, 忍不住把车停下来哗啦啦照了一堆. 春天真好啊.可惜晚了点, 短了点…
小樱花?

郁金香很鲜艳

小胖花下客

花的心

粉嘟嘟

一颗幼嫩的心(…)

小菊花

这种样子简单的小黄花, 照出来却异常精致, 真想给它做个特辑

花~

我有说想给它们做个特辑吧

这个也很艳丽

一低头的温柔

外面春光灿烂

俺这里一片愁云惨雾…

幸福的小房子

碗大的蒲公英–只是在照片里

半朵小红花

怎么也照不清楚的螺旋

春色岂知心

听起来很香艳吧…
但实际上目前俺属于前一句”愁欲断”的状态.
俺希望俺尽快找到出路.


别人照的郁金香都娇艳无比, 俺照的总是很awkward:( 俺不知道怎么构图才能照出美感, 好伤心.

花开的季节

总之40F过完就是75F, 这里花的种类不多, 但花开总是很美好的

又是蒲公英的季节了. 今天我蹲在路边照相, 一个大叔突然停下来问我: 你知道蒲公英可以酿酒吗? 你摘下这些花可以带回家酿出很劲的酒, 像sake 🙂

阳光里的小草也显得娇艳乐~

阿花

The Full Monty

今天有75F(23C左右)了. 冬天过完就是夏天.

今天看完了The Full Monty(一脱到底/光猪六壮士), 此片获得1998年4项Oscar提名, 一项获奖.故事背景是英国经济大萧条期, 主人公是一群各式各样的失业小人物. 表演各个精彩, 让人笑不可抑的时候也不时有点小辛酸.
主演是Robert Carlyle和Tom Wilkinson等等(和Priest的阵容颇有些overlap).Carlyle先生演的是一个眼高手低,游手好闲的家伙, 被老婆甩了,身无分文,为了交齐法庭(?看的不仔细不太清楚)要求的钱以获得看儿子的权利而大伤脑筋, 直到某天看到一个脱衣舞男俱乐部的广告而受到启发…
英国人自嘲起来颇有意趣,似乎放得开到可以把面子同最后那块兜裆布一样一把抛开的地步.
…看完后不知为何想起了去年看的little miss sunshine
大概都有点平凡人压力下的惊人潜力的意思吧.

冬天还没过去啊

雪中的花, 枯萎了也显得艳丽

不过我向往看到真正的, 鲜活的, 彩色的小花花~冬天快点完吧~

碧云天黄叶地

没有黄叶地, 不过有(混杂了枯枝的)黄叶和碧云天

                    

晓来谁染霜林醉…

没有离人泪, 不过有层层叠叠被染红了的树.

                                

下午就下雨了, 阴沉得很. 这边得叶子上周颜色最亮丽, 被几场雨摧残了数次之后就都憔悴得很, 颜色也暗淡了. 可怜可怜的(我还没来得及照啊啊啊).

hmmm, Picasa好像出问题了, 链接不断地挂掉……真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