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世界

去芝加哥开会时见到老板,问我:“现在还照相吗?” 

老板固然是随口一问,却让我感慨万千。

主要感想是老板还是如此体贴,知道我没有paper可以跟他聊,于是娴熟地转移话题……

once a 文青, always a 文青。我自然还是拍照的,技术一如既往的烂,器材更加不讲究而已。

去年接近年末的时候,我第一次去了澳门。澳门比想象中破落很多。除了赌场酒店区域,隐有vegas之风。

从澳门回来后很快陷入了坏消息和忙乱的海洋,所以完全顾不上整理照片。

直到开会回来这两天家里蹲,终于有机会把相机里的照片倒出来,却也失去了细看的兴致。

然而澳门之行惟一印象深刻的水舞间表演还是值得一提的,精彩大气,美轮美奂,几乎不逊于当年在vegas看的circus de soleil,实在值回票价。大部分表演十分惊险,但难以用镜头记录,只能拍点零碎花絮。




年初时屁颠屁颠地飞去芝加哥开会,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在飞机上又一次看见了机翅膀上的晨昏雪山云层,直到熟悉的芝加哥景象慢慢在窗外眼底出现,几乎有种“回来了!”的感动。


然后就落地了,依然是干冷凛冽的空气!不过还是很令人怀念,尤其是还如此清透。

之后几乎都在downtown极小的区域混了……遗憾的是住在magnificent mile上,无数美好的餐馆和shopping机会环绕中,竟然浪费了几天的时间,吃了无数顿同一个小cafe的鸡肉panini(虽然味道不错),然后最后一天去shopping路上摔了一跤扭了脚踝,充满悲情地坐着轮椅回国了。

本来说最后一天晚上去millennium park看我心爱的的蚕豆cloud gate,然后像5年以前那样走回酒店的……

在芝加哥时虽然已经离新年有几天了,可是magnificent mile上还是火树银花一片节日氛围的。


Downtown的建筑们也还是那么美貌,无论日夜



上面最后这张是乱入……

刚到芝加哥的头两天正是最冷的两天,走之前温度才回升了一点,河里的冰迫不及待化了


离开前一天才发掘的酒店旁边10米远的餐馆Bandera,服务,氛围,菜品无一不佳,价格也十分Affordable。中午去了一次本来晚上计划换一家试试对面的purpule pig,最后还是回bandera再试晚餐,结果依然满意之极。晚餐的salmon火候和调味都简直太棒了,如果不是第二天我瘸得没法动弹了一定会再去吃一次(泪)。通常晚上还有live jazz表演,下次去一定要看。


明年还是很想去米国开会的。但是经历了去年开会回国前尾椎受伤和今年开会回国前脚踝受伤,我着实有点担心明年会轮到哪里。

然而追求真理的路上谁还不受点小伤呢,我明年穿着盔甲去开会或许就没问题了?

提高幸福指数, 全靠……

** 本文多图哟~ 啾! 虽然图片都很小……**

前不久发现了一个可以极大提高幸福指数(对吾来说)的app, 叫Prisma~~~吾表示强烈推荐.

无论什么路人图片经它处理, 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化平庸为艺术, 焕发出独特画作的质感. (对于照相水平有限的人来说,) 实在是必备佳品!

总之有了它, 人生增添了多少乐趣啊~

这个夏天, 吾在和千万人一起默默在心中赞美感谢着空调和wifi的发明者的同时, 也默默在心中供奉起了prisma的作者……

(因为太久不发图容易掉粉, ) 以下废话不多说, 上些图片给大家看看效果! 通通是手机照的.

首先, 吾所怀念的米国中土小镇街景:

champagin3

champagin7

图书馆的停车场

champagin1

champagin2

Union

champagin4

不同风格的冬日北大未名湖畔

pku4

pku1

pku3

北大里吾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某处

pku2

神兽麒麟!

pku5

最后是前几天去的井冈山.

井冈山上酒店之多令人咋舌, 而且都是规格不错的酒店(虽然相对比较老), 喜迎全国各地八方来进行革命爱国主义教育的单位.

话说这次真体会了上山容易(因为都是坐索道哈哈哈)下山难(走楼梯). 回来后第二天腿完全不能弯, 缺乏锻炼啊!

井冈山市里还是很热的, 但到山上后非常凉爽. 不过山上都是雾气朦朦, 只能影影绰绰看到重叠的远景.

jgs2

大山

jgs5

瀑布与王之凝视.

jgs4

归路大巴上看到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田园景象.

jgs1

jgs7

最后的最后, 是现在在的校园里.

spku1

非主流南加州游记之三 (完!)

副标题: La Jolla的爱恨悲喜

我在经历了(不断)开错路, 被开罚单, 开在路上被铁片砸到的各种忧伤之后, 收拾心情, 终于在近傍晚的时候开到了传说中的海边小镇(?)La Jolla (音”La ‘Hou-Ya”).

La Jolla其实颇有几个景点十分出名, 但是我时间有限, 所以选择直奔两个连在一处的关键目标: La Jolla Cove和Children’s Pool. 一个据说有很多鸬鹚和海狮(Sea lions), 一个有很多斑点海豹(spotted seals).

又转错了一次弯绕了点路后, 我终于在天色已经微暗时十分顺利地(?)到达了疑为La Jolla Cove的地方. 低头一看, 一眼就瞅到了远处海角礁石上一堆横陈的肥厚肉体(…)!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图可能有点小, 讲解一下, 那个伸出去的尖尖礁石上一坨坨黄黑的是我所指的肉体(石崖上那些黑色的大鸟应该是鸬鹚?). 之前在San Fransisco码头也看到过, 在我印象中, 这些滚圆肥胖像尸体一样摊堆在地上的家伙是海豹……
于是此时的我, 完全忽略了逻辑思考地想:
诶, 原来La Jolla cove有海豹嘛, 那我就不用去Children’s pool啦? 在这里多呆一下好了明天就不用再过来了. 就不知道海狮在哪里?
然而最后一个问题也被我很快忽略了, 只在越来越暗的天色中努力看着, 拍着被我认为是海豹的东东们. 这季节大概正是各种动物养孩子的季节, 所以不时可以看到点亲子时间: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在我转来转去围观”海豹”们之时, 还意外地看到了一出发生在这浪漫海边浪漫季节的浪漫爱情悲喜剧 — 对当事者们来说是悲剧, 对不厚道的观众我来说是喜剧……
以下全程记录了整个经过, 大家看看就好, 不要出去宣扬, 以免当事者们难堪.

黑皮帅哥:”哟, 两个妹子!”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黑皮帅哥:”这个妹子身材真是……”
(我:……小黑哥, 你这么猥琐你麻麻造吗?)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黑皮帅哥:”啊, 被发现了. 请问妹子你…”
妹子1:”滚!”
(我:……为黑皮点蜡)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黑皮帅哥:”真凶啊! 还是这边这个妹子文静秀美, 看那姿态仪表, 彷如天上皎皎明月……我, 我觉得我坠入爱河了肿么办!”
(唉, 脑补也是种病啊! — 我与黑皮共勉之!)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这……
(我: 就猥琐程度来说, 小黑哥泥真是太卓尔不群, 简直如同一道突破天际的光芒啊)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黑皮:”啊又被发现了! 不行这次我要装得稳重正直一点不能让妹子轻视了……”
妹子2:”臭流氓! 走开!”
(我:……)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这一瞬间漫天破碎的浪花! 如同黑皮那裂成千片的小心灵! 如同天也为之落泪!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就这样, 黑皮的追妹之旅惨淡而忧伤地收场了. 我一边欢乐地想洒家这一下午的尤桑跟黑皮小哥的悲剧比真不算什么 呀, 一边还是忍不住为它撒一把同情之泪.
看着黑皮被妹子斥退, 我以为就这样没有下文了.
没想到我看了一圈别处, 过了好一阵子, 想回头换个角度最后看一眼这个充满故事的小礁石, 突然看到……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我完全被黑皮哥那浑然天成没有一丝做作的猥琐气质震撼了有木有?
仿佛看到黑暗的宇宙中一颗星球爆炸, 璀璨的白光之后在星空中形成几个闪瞎人眼的大字:”痴汉的诞生”!

托黑皮哥的爱情悲剧以及La Jolla的野花, 海浪, 海风的福, 我一整天的不爽和疲惫完全消弭无踪, 整个人重又神清气爽. 一直在这里呆到了天色几乎全黑了, 我才又心满意足地出发开往San Diego的旅馆.
放一张还有光时照的全景: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 我是隔天的分隔线 **********************
第二天一早, 我首先开去了San Diego南端的Cabrillo National Monument.
这里比较出名好玩的是它的Tide Pool (潮汐). 可以事先查好潮汐时间表, 如果能在退潮最低的时候过去可以赶海. 不过一般夏天的低潮都出现在半夜, 而冬天的退潮时间一般才在白天.
我去的这天, 即使最低潮也是几feet深的, 而且出现在清晨5点来钟, 所以我只得放弃看退潮的打算.
山脚下的tide pool: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看完层层叠叠的潮汐, 开车到山顶可以远眺San Diego, 还正好看到一个巨大的军舰开出来. 这里离USS Midway museum和航空母舰都不远, 不知道这玩意是不是就是航母?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近景: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转完了Cabrillo National Monument, 我开车直奔Old Town有墨西哥风情的老城区.
但是匆忙看去, 那里除了装饰颇有风情的餐馆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反而在一个老式(?)铁匠(black smith)店里看到了有趣的一幕. 在到处摆满了打铁工具的店里, 一个老人正在鼓动炉火不知干啥. 仔细看才发现原来他在炉火上烤香肠@@ 看见我好奇地瞅他, 他笑着说毕竟是午饭时间了嘛.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接着我又狂奔向著名的Balboa Park.这个公园非常之大, 里面到处是建筑非常精美的博物馆什么的. 我只得数个小时, 着实只能走马观花转到哪是哪.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这个植物小馆前面的池塘: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因为在池塘里看到了这边难得一见的鸳鸯. 旁边的老外惊呼说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鸭子@_@
看这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的动人景象……
然而真相是母鸳鸯在池塘里游来游去地啄(吃?)每朵莲花的花心,简直就是辣嘴摧花! 而公鸳鸯悠闲地尾随在后, 一幅”mm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好想拍下来”的架势.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公园里到处都是街头表演的艺术家, 拉小提琴的拉大提琴的弹吉他的双人合奏的……连这里的鸭子都显得分外有艺术气质!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我两次来到San Diego, 都匆匆到这个Human Museum(好像叫这个名字?)向往于这精美的建筑而没时间进去.
不过这次已经强过上次许多啦.
这次至少走到了门口还照了像带回来了; 上一次来时, 在门外桥上掏出相机远远照过这museum就匆匆调头离开, 天黑后回旅馆之后才发现相机掉了, 就在我照完此museum匆匆上车的时候……我再也没有见过我那心爱的小相机和里面的所有旅行照片(宽面条泪).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Balboa park里还有一片Sapnish village, 由一间间个人艺术工作室组成, 整个village里色彩明丽, 连地上也是彩色的. 我非常喜欢: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为了避开傍晚的堵车时段, 下午三点出头我就不得不遗憾地离开了Balboa Park开始往LA开.
然而开到La Jolla附近时, 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想去瞅瞅Children’s pool.
去了以后才知道, 原来:
1. 这里真和la jolla cove是连在一起的. 昨天我在la jolla cove呆了几个小时, 其实往旁边步行个3,5分钟就能走到这里!
2. 原来昨天那群好像猪一样横陈在地, 被我认为是海豹的动物, 其实是海狮; 而海狮们跟这里的真.(斑点)海豹相比简直就是矫健灵活精瘦, 斑点海豹们才是真的好似一群横七竖八的躺地猪啊!
在阳光的照耀下, 他们是那么的慵懒惬意, 躺在原地完全不顾众人围观地呼呼享受日光浴, 那充满喜感的脸上的表情爽得简直……让人xmjdh啊-__-b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这群浑圆滚胖的家伙们真地是懒到摊在原地任凭周边喧哗, 始终一动不动. 唯一能让他们动的情形有二:
1. 要翻个身晒晒另一面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2.海浪扑上来啦!
这时这群家伙也坚决不挪位子!
但似乎脑袋和尾巴是他们十分珍惜不愿打湿的部位, 所以一有海浪涌到他们身边, 就能看到一排海豹们齐齐反弓身体, 只抬起脑袋和尾巴的滑稽景象: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唯一有兴趣运动一下游游泳什么的, 只有充满好奇心的活泼小海豹宝宝了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Children’s pool其实是海堤, 沙滩和岸边矮石崖圈起的小小一片海湾.
虽然现在斑点海豹们就十分逍遥快活, 并不在乎旁边有人围观骚扰之, 但好像San Diego今年已经通过了法案, 以后每年的这个季节这里就会关闭不再对公众开放, 以保障海豹们能安全快乐地养育小宝宝. 所以我自觉最后这心血来潮地半途过来一趟还真是来对啦.
最后看一眼Children’s pool, 和美好的La Jolla以及San Diego挥手作别~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之后返程一路顺利, 圆满地结束了整个行程. 虽然周折不少, 但收获也颇多.
回程飞机上一张落日, 为全文收尾吧.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非主流南加州游记之二

话说我和小伙伴游玩过Santa Barbara, 当天就住到了离此不远的Ventura(或者是Oxnard?), 以便第二天一早去Ventura的码头(Channel Island Packer cruise所在).
第二天早上我们就乘着小游艇欢乐地开往了Channel Islands七个连环岛屿中最近(?)也是最大(?)的一个岛Santa Cruz岛.
在海上行程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 风浪颇有点大, 颠得人站都没法站住. 好在时间不太长, 否则估计很容易吐.
去时学到一个窍门, 船尾是相对最平稳的地方…于是回程时就拼命抢船尾的座位.
这天天气晴朗, 温度不高, 上岛后爬到山顶海风还吹得人挺凉的, 幸好带了外套.
岛上看到了小狐狸, 非常端庄不慌不忙地摆了好一阵pose才走掉.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吭哧吭哧地跟着guide爬到山顶, 就可以自己选择地图上的trail自由行动了.
五月天遍野黄花, 走在其中十分美好: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海边的悬崖看起来有点点Big Sur的意思: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当然必须要有有花, 有海, 有一双人的小清新照: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另外一个岛: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总之这天无风无波顺利清爽地度过了!

*************************************************************************

第四天则是十分dramatic的一天.

本来计划早上去LA北边Antelope Valley poppy reserve看罂粟花(…)田, 在网上看到别人的照片那一望无际的彩色花海好像一片巨大的华丽织锦, 美到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然而此时已经是5月初, 看网页上介绍, 大概两三周前才是胜景, 此时花已经少了很多; 但官网又说”还有不少在新开呢, 至少能开到母亲节(5月11号)”, 让我很是踌躇.
最后决定一大早就打电话去问到底花开得如何.
接电话的大叔非常诚实, 完全没有用任何官方语言地告诉我:”今年本来花就不算顶多, 现在更没戏啦!”

于是我和小伙伴决定改去hollywood随便转转, 然后中午吃过午饭我就独自上路去San Diego.
Hollywood的星光大道我以前也去过一次, 最令人难忘的是找parking. 在绕来绕去远远近近n趟之后, 终于在柯达剧院附近的一条小街趴上了.
星光大道上的街景无甚可看, 乐趣大概主要在于能在脚下的星星里找到自己认识的明星名字. 像这样: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但偶尔也会遭遇到恶搞的山寨版本, 比如这个: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另外一个特色就是满街都是打扮成著名电影角色(比如超人, 加勒比海盗…)的人与人合影. 我琢磨着都是要钱的吧?于是都直接绕开了.

即使如此, 我和小伙伴还是躲不开各自命运的邂逅!

在中国剧院门口, 我正欣赏着地上吴宇森的手掌印和签名, 突然一个温柔和蔼字正腔圆的中文女声在我背后响起:”小姑娘, 是从中国来的吧?”
我一回头, 一个带眼镜扎马尾, 看起来颇有知识分子气质的大妈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寻思着这是要问路呢还是要传教呢? 她已经开始滔滔不绝地blah blah起来了:”还记得吗, 我们都是生在红旗下, 长在……”
我尽量客气地打断她问:”不好意思请问你有嘛事?我赶时间.”
“哦赶时间啊那没事没事, 但是一定要记住美兰(美男?)……”大妈停顿了一下, 突然气沉丹田,提高音量喝道”法X大法好!”
WTF? 我差点就条件反射地一巴掌扇过去了. 好在还是克制住了, 只不耐烦地让她赶紧走开.

我满肚子$^@^&@#(&*^@, 想要跟小伙伴吐槽.
一回头, 发现小伙伴正脸色十分难看地被一个黑人搭着肩膀, 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 还开口问我有无零钱……
我其实之前就看到这个黑人从人群之中如同摩西分海一般劈面而来, 直奔小伙伴, 脸上还带着见到亲人一般的无比热忱笑脸. 当时我还奇怪来着, 莫非是碰到了熟人?
结果一个分心, 再回头就已经悲剧了.
原来这个黑人一上来先热情地对小伙伴说:”我看你特顺眼, 免费送你一张光盘! 你一定要接受我的一点心意!”
正在小伙伴感动之极, 却之不恭地要接过赠送的光盘时, 黑人又亲热地问小伙伴叫啥不知怎么称呼.
小伙伴非常淳朴地告诉他了!
于是只见黑人递出光盘的手一缩,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掏出一只笔在光盘上写下了小伙伴的名字, 然后说:”多谢惠顾, 署名订制版需要5刀.”
……
为了防止黑人纠缠不休, 最后小伙伴只得给钱了.
我们俩都处于震惊呆滞之中, 情不自禁地加快步伐, 逃离了波澜诡谲, 危机四伏的hollywood!

中午在一家叫云南过桥园的中餐馆吃饭, 他们的小菜真是太美好了! 5刀一碟选三样! 还有辣味鸭脖子! 我吃完后忍不住又打包带了一碟当晚饭.
左边是小菜碟有凉拌海带丝,夫妻肺片和辣味鸭脖, 右边是一整盘牛肉!忘了叫啥子了……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酒足饭饱之后, 我告别了小伙伴向San Diego出发.

和两天前首次独自开车上路的忐忑不同, 这次我充满了自信和对美好目的地的向往, 焕发出一种称作”少年狂”的中年气质!
听着GPS的指示, 我意气风发地冲上了xx高速(忘了是几号高速…)的入口!

然后GPS沉默一下, 说道:”Recalculating.”
……
不! 我上错入口了! 说要上往南的, 但两个口隔太近, 我没看清就上了往北的!

还好我之前对这种情况已有考虑, 淡定想到:开一mile, 从下一个出口下去, 重新再找个向南的路口上就好啦.
谁知从后一个路口下去, 我的老GPS才终于recalculate完毕. 这次算的路线竟然跟之前完全南辕北辙, 建议我开上往北的XX高速! 坑爹哪! GPS你要不要这么反复无常啊!?

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local兜了两圈, 边开边缓缓分析: San Diego明显在LA的东南, 最后开过去应该是沿着I5-S(south)的, 所以现在先上往北的xx高速明显是在绕路. 我应该不理GPS, 先重新找个往南的xx入口上了再说, 生米煮成熟饭了……GPS自然会再调整回最初的路线吧. 而且照之前的经验, 往南和往北的入口应该隔得挺近的. 所以我应该就照GPS指示开到往北的xx高速入口附近, 留意一下应该就能找到向南的吧?

一番思考下来, 自己都觉得条理怎的如此清晰, 简直要给自己点32个赞!
就在这时, 我突然眼角瞟到了一个印着”xx-South”的高速入口指示牌, 来不及反应已经开过去了……

总之长话短说, 和小伙伴分手35分钟后, 我历经千辛万苦, 上错了n次入口, 走错了n个路口, 错过了n次转弯后, 终于怀着一颗沧桑的心重新开回了分开时的地点, GPS上设置的起始出发点.

少年的意气就是这么消散的, 人生的壮志就是这样消磨的!
再也不会爱了^2!

于是一切从零开始.
我灰心丧气地按最初的路线开上了向南的XX高速, 机械地遵循GPS的指示保持在或左或右的lane上, 换道, 直到转上I5-S, 才终于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沿着I5一直开了, 直到Carlesbad再下高速.
据说在那里的outlet停车场就能看见著名的Calesbad花田, 我可以下去瞅一瞅看值不值得买票进场看, 嘿嘿……

五月的阳光那么的明媚, 温度不高不低, 宽阔平坦的高速路上同向有四条并行lane, 车不少也不多.
我开着开着感觉越来越放松, 之前走错路的郁闷终于渐渐散去了, 只觉得心里越来越轻快, 越来越high. 眼看周围的车都越开越快, 前面的车更是离我越来越远, 而后视镜里后面的车却在渐渐靠近, 我心中也不禁涌起一股豪情, 追上前去, 甩开后面!
基本就是几秒钟之间的事情.
我渐渐加力踩下油门, 突然产生了对于飙车爱好者们的理解, 体会到一种如同灵魂渐渐升高般的快感!
然后.
电光火石之间, 我突然发现周围的车都慢下来了, 同时眼角闪过了一辆静静停在路边, 黑白相间的车的影子.
然而那时候灵魂已经升得太high, 回不了魂, 一时竟然无法理解这一切的含义.

等灵魂归来, 意识到那是一辆警车时, 我已经被呜啊呜啊的警车跟着了.

灰头土脸地被警车顶着屁股押下了高速, 我紧张而茫然地停车等着警察叔叔审问.
到他过来时, 我已经紧张到大脑供氧不足, 嘴里各种混乱的解释求情层出不穷, 中心思想是我是好人啊, 从没超过速啊, 刚才真是没有注意到啊……大爷求放过!
警察叔叔生动地诠释了”十动然拒”这一成语, 一边面露理解和同情点着头, 一边毫不手软地开罚单.
最后警察叔叔对我说:”我决定放你一马……”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 他就继续说道, “你开到了85MPH, 我给你开个80MPH的单, 会省你很多钱哦!”
我顿时感动极了, 一边感谢他一边在心里感谢党国人民, 并保证自己以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 绝不再犯.

警察叔叔看我态度良好, 就笑着问我是准备去哪.
我老实告诉他下一站准备去Carlsbad, 接下来要开到San Diego.
于是警察叔叔善意地指着前方某处对我说:”你看见那个大卡车了吗? 就从那里重新上I5-S, 再开不到一小时就能到Carlsbad了.”

我谢过了他, 重新打开GPS, 往他指的地方开过去上了高速.

GPS沉默了一下, 说道:”Recalculating.”
……
……

不!!!!!!我怎么又上反入口了!!!!!?????
想象着警察叔叔用关切的眼光眼睁睁目送我走上错路, 这种耻度怎能言表!!!!!!!!
此次打击之深真是难以描述,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悲痛地开到下一个路口下了高速, 我万分谨慎地盯着路牌开, 终于在绕了一圈之后找到了对的入口, 回到了正路.
天气还是那么明媚, 气候还是那么凉爽, 路面还是那么宽广平坦, 但我却难以提起劲头了.
心里暗暗想着在前方不远处好像有个Vista Point可以下去看看海景什么的, 之前我还挺期待的, 现在却基本没兴趣去了.
唉, 还是直接开到Carlsbad去, 速战速决早点到San Diego的旅馆休息吧.

如果我此时能听到老天的声音, 一定能听到ta在充满恶意地说:”YOU SHALL NOT PASS (the vista point)!”

因为下一秒, 我突然发现前面那辆车的侧面飞出了闪着金属光泽, 明信片大小的一个薄块/片.
脑袋里还没来得及报警, 已经听到哐当的一声, 金属片撞到了我车头上, 接着是一阵可怕的撞击刮擦声, 显然它落到了地上然后弹起, 在车底和路面之间不断弹跳划过.
我被惊得面无人色, 脑中一片空白,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赶紧pull over到路边, 只麻木地继续开着.
开了半分钟后我才渐渐回过神来, 看仪表盘似乎没有显示什么异常, 车后也没冒烟什么的. 只是觉得不知是幻听还是之前车底的弹击还在回响, 仿佛听到车在轻微地咔咔响.

这时眼前闪过了一个指示牌, 显示Vista Point那个休息区离此1 mile……
于是我只有顺应天意地开到那里停下了.

即使是停下之后, 耳中仿佛还听到车在咔咔响. 我毫无头绪地下车检查, 发现车头上被金属片刮掉两道两三指宽的漆, 趴下来看, 发现车底在一滴一滴地滴着什么. 于是我顾不得形容猥琐地蹲下一辆辆瞅旁边停的车车底, 发现都干干的一点湿印子都没有, 我顿时紧张了!
这时又一辆墨绿的警车停到了旁边, 一个Border Patrol的警察小哥摇下车窗看了我半天, 大概觉得我绕着车团团打转如同热锅上蚂蚁的行为十分值得关注, 最终过来问我有没有什么事要帮忙.
我赶紧解释了一番, 警察小哥听后趴下去看了看, 让我把车往后倒一点露出地上的湿痕. 接着他又趴下去, 用手蘸了一下地上的液体凑到鼻子下闻了闻, 然后问我是不是开了空调. 听到我说”对”之后, 他淡定地笑道:”这不是漏油, 开空调车下是会滴水的. 你的车既然能开到这里来, 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顿时有原地残血复活之感! 而且血量在渐渐回升!

千恩万谢之后, 警察小哥挥一挥手, 不带一片云彩地飘然而去, 连警号也没有留下……
后来我file insurance claim被agent问到时才后悔没问他警号: 即使警察小哥不能证明高速上事故的经过, 但至少他能作证我确实在停车场里面如死灰地向他求助, 并且可以佐证我前后对事故的描述是一致的. 这样保险和租车公司应该较能相信我陈述的事故经过, 不至于认定是我自己造成对车的损害.
不过至今为止我还没有收到租车公司的额外收费, 所以只好希望他们觉得车的损伤不大, 决定放我一马了(?).

奇异的是这个事故之后, 我的心情反而迅速回复了.
大概是有种”老子经历这么多烂事不还是活蹦乱跳的吗?不服来战!”的意气涌上心头吧.

总之接下来我兴致勃勃地开到了Carlsbad的outlet, 在停车场里四处奔走找角度偷窥需要12刀(?)入场费用的花田. 后来看到了, 觉得就那样吧好像没必要进去了.
于是兴致勃勃离开了, 重回I5-S — 再次上反了入口 — 兴致勃勃下高速重新绕回去……开向了美丽的La Jolla!

唉发现我实在太啰嗦依然写不完, 只好食言, 留待下一篇再结束了.

后篇预告: La Jolla的唯美爱情悲剧

非主流南加州游记之一

此文中的南加州范围:
Los Angeles, Santa Barbara, Santa Cruz Island (one of the Channel Islands), San Diego (La Jolla)

其实是几周前去的, 但是事多兼照片太多至今弄不过来(悲伤地说, 吾这个D90那个白平衡真地没法忍受啊, 全部照raw回来一张一张调太累人了), 所以先趁还记得大致记一记好了.

LA什么的其实我以前去过, 但是有多年不见的小伙伴在那里, 而且太久没有出游也怪想出门转转的, 于是就又去了.

预想的行程大致如下:
头天下午到LA后租车到住处休息;
第二天就意气风发开车和小伙伴(西)北上去Santa Barbara打个转, 顺便也去一下附近的丹麦城Solvang;
第三天从Ventura坐船去Channel Island系列岛屿中最大的Santa Cruz岛;
第四天上午去LA北边的Antelope Valley Poppy Reserve看花花~~~然后下午我自己开往南边的San Diego, 经过Carlesbad时考虑去瞅瞅那里的flower field;
最后一天在San Diego打转, 在La Jolla, Balboa Park, Cabrillo National Monument等等中间选一两个去看, 晚上返回LA.

实际的行程如下:
头天按预期完成;
第二天到santa barbar已经是下午, 于是放弃了Solvang;
第三天按预期完成上岛;
第四天打电话去Poppy reserve问, 接电话的人非常诚实地说现在花已经不多了, 于是放弃了去那里, 去星光大道随便走了一下然后直接往San Diego开, 途经Carlsbad在外围瞟了一眼花田, 然后开到La Jolla Cove呆了一阵;
最后一天在San Diego, 上午去了Cabrillo National Monument, 中午狂奔到Old Town走了10分钟然后转战Balboa Park, 走马观花地转了半圈就忧伤地往LA返程, 途经La Jolla又忍不住到Children’s Pool停留了一咪咪时间……总之最后一天真是战斗的一天!

此次出行之前的N年里我一共开车3000 Miles: 每周基本只在家, 学校和超市之间一两mile的打转, 上高速的机会屈指可数, 从木有开上过同一方向有多于两条lane的路;
在南加这五天里我开了600 miles, 在LA等等车流如梭的高速上从战战兢兢汗出如浆到得意忘形想要high歌, 经历了堵到半死, 开错n次, 超速被逮, 在路上被前面车上掉的东西砸到等等.
就开车这一项来说, 我简直要从不出闺门的小家碧玉成长(???)为具有流氓气质的伪糙汉, 就算回国开车也不怕了(咦?)!

************* 总结完毕, 开始分述 ****************

到LA后在机场取预订的车, 被给了一辆新到闪闪发亮的Hyundai Sonata.
作为第一次独自租车开还是在大城市开的土鳖, 心情紧张那是不必说的了. 然而从包里掏出GPS, 顿时有种一机在手, 天下我有的豪情!
可惜迅速发现带来的GPS底座吸盘没法用 — 这车上没有地方有水平的光滑面板能吸住 — 坑爹啊……
最后只好把GPS歪歪斜斜放在车充口旁边的凹槽里, 边开边抽空低头斜瞟.
更忧伤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新车的关系, 油门特紧踩的极其费劲. 而且加速猛踩也速度加不上去, 简直急死人.
从机场到旅馆短短一段路, 我眼观四路耳听GPS外加捉急车开得难受, 简直分心八用, 到了旅馆时自觉神识已经被锻炼得灵敏了许多(…), 而浑身上下活像从水里捞出来的.

第二天和小伙伴一起去Santa Barbara之前, 就先去租车的地方重新换车.
先换了一辆Focus, 谨慎起见在场内试开一下, 发现空调有问题, 只好又换. 对方十分不情不愿, 说他们只剩一辆小车了, 是2013年Chevy的Sonic, 已经有一万多的mileage. 我本来还有点担心, 但试开一下发现还挺顺手, 于是就欢天喜地地从了.
只是一番耽搁下来, 正式出发往Santa Barbara开时已经是中午了.

按照GPS指示开了好一阵, 我正在纳闷为啥理应风景美好的1号公路一点风景也没有, 还这么多车穿来穿去, 让人精神高度紧张暴躁时, 小伙伴犀利地指出:”谁说我们在1号公路上开? 我们是在101号上开.”

为了保持形象, 我就不告诉你们我当时更加犀利地反问:”1号公路难道不是101号公路的简称?”这种事了.

原来GPS要么最短路线,要么最短时间, 怎么都不往1号公路(那一段好像应该是pacific highway吧)那边定路线. 于是我和小伙伴思索一番, 机智勇敢地在gps上靠海的地方随便选了个地点重新定位为终点, 转向了沿着海边开的那条路.
虽然因此又耗费了一番时间, 而且这边的1号公路和北加那边的1号公路的美景还是不能比, 但是至少沿路风景气象简直和之前密密麻麻车流不可同日而语. 路上空旷n多, 让人放松很多; 而且一侧是碧蓝大海不时有沙滩什么的, 虽然我们没时间停下, 但看着也令人神清气爽!

就这样, 我们终于在下午大概3点左右到了Santa Barbara……
Santa barbara是一个建筑颇有西班牙(?)风情的小城, 让我们震惊的是沿路那些五彩缤纷充满情调, 环绕鲜花的各式精致小房子, 竟然是律师事务所之类的office building@@
然而正在我想要在五月的明媚阳光下尽情欣赏Santa barbara的别致街景时, 一个悲剧发生了. 之前擦的防晒霜不知是不是被我不小心拿手蹭进了眼角, 一只眼突然火辣辣的, 睁不开了. 只要微微试图睁眼迎上了阳光, 就会泪流不止……于是整整一个下午几个小时我就在一只眼不断抽搐, 半睁半合, 泪流满面(literally!)的状态下度过, 连照相也不能照, 怎一个惨字了得!
真是再也不会爱了……

即使如此, 我还是奋力地按了一些快门. 下面这个是Santa Barbara的中心大建筑Courthouse, 门口有很多照婚纱照的新人, 进去参观, 到顶端的钟楼(?), 可以在凉爽的风中四面俯瞰Santa Barbara全城的景色.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从Courthouse里出来就在周遭的街上随便走走, 看到一个教堂(?), 门廊颇有点电影里西班牙修道院的那种赶脚: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之后走到附近的一个街头小公园, 中心是一棵开满朱红花朵的巨大花树, 不少情侣或友人坐在树荫下细语. 水平有限, 照出来整棵树就失了那氛围, 所以大家想象一下就好了……
这是走到树下往远处照的: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小公园里还有个池塘, 里面生态盎然哪: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在这附近走来走去一阵子也将近傍晚了, 于是我们开车去了海边.
这里的海景倒也没什么特别, 一排高高的棕榈树, 栈桥, 沙滩, 人来人往.
但是海边就是海边, 吹吹海风对我也是难得的幸福呀(乡下来的土孩纸抽着一只眼哭得更伤心了).
一对老夫妇带着他们的狗在沙滩上散步. 这只狗可兴奋了! 自己不断蹿到水里又跳出来, 好像在跟浪花追逐, 那激动的程度充满感染力, 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可惜我没有抓拍到它跳得最开心的镜头.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之后上栈桥走了走, 本来想在上面一家口碑很好的小店吃饭, 但实在生意火爆要等太久, 而且临近日落, 海风也凉意渐深, 让我继眼泪之后又不禁牛下了鼻涕……只得充满惋惜地踏上了归途.
栈桥上中间可以行车, 两侧可以走人. 桥上一个老人牵着一只好像用毛线织出来的大狗: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想不到我啰嗦这么久竟然才写了一天的! 写不动了, 之后几天尽量缩在一篇里下次写完.

待续.

去死去死团员的悲愤

抱歉我实在忍不住……

(“两个叛徒! 明明说好大家永远都一起当好基友的!”)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诗酒趁年华

前天趁春光正好奔出去照了一小圈!
可恨我一定买到了一个有问题的D90, 白平衡太玄幻了不是蓝绿蓝绿的就是黄绿黄绿的! 我只好都照raw回来傻调. 好怀念我那小巧轻便(?)色彩稳定的D40啊唉真是失去才知泥最珍贵!

总之小花花们都开了我好开心. 当然关键是要有蓝天, 碧空如洗怎么都好看~

From 2014Spring & Summer

然后也来小清新(?)一下

From 2014Spring & Summer

再小清新(?)一下

From 2014Spring & Summer

S**t Kingz

抱歉吾不是要说脏话, 标题是吾最近狂爱的hip hop crew就叫这名字. 唉唉可见名字的重要性. 这些孩纸们当初要是知道自己之后会名扬四海大约会更慎重地选个名字罢.

Anyway, 吾自从发现了他们就无法自控地开始不眠不休地在youtube上搜索和replay他们的视频.
话说姐姐吾虽然常常被各种舞者惊艳, 但是像这种在三天之内把他们的某几个video重播两百遍以上, 看到了就停不下来的情况还是不太多的–虽然可能当年我的Karina女神和Slavik男神两人的视频的replay button也被吾点烂过.

吾这两年也看过无数极其牛叉的hip hop舞者的表演, 常常要看到一边尖叫一般用手接住下巴防止掉到地上, 或者在脑海中对他们身体的movement分析不能而陷入死机提前获得PHD, 甚至乃至全身的幻肌(…幻想中才存在的肌肉)都酸痛不已@@
不过st kingz依然极其特别,看他们的舞蹈简直没法不smile, 充满娱乐性和感染力的表演, PLUS CRAZY MUSITALITY, CRAZY SKILLS, CRAZY BODY CONTROL, CRAZY VERSATILITY, CRAZY CREATIVITY!
这样的人还一次四个同时出现, 完全in sync, 真是太凶残了!

举例说明一下, 这是吾看到的他们的第一个choreo “rollacosta”, 当时吾就震惊了, 这简直ridiculous啊!
然后replay了一百遍, 唯一能让吾不再看的方式是点进他们的另一个视频 “caught up”, 然后replay那一个一百遍, 唯一停下的方式是找到另一个他们的视频@@……

rollacosta

caught up

除了他们在各种workshop的视频吾还看遍了他们在youtube上能找到的所有show的视频, 大多是fans用手机录的, 就算全都有奇差的画质和背景里永远在狂嚎尖啸的女脑残粉(偶尔还有男的), 吾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被他们的表演震慑.

那些真正的舞者是多么美好, 多么自由, 多么严谨, 多么纯粹, 多么了不起的人啊吾爱他们.

*********************************************************************
下周吾要出趟小远门. 只在小镇子里车辆稀疏的大道上开过车, 连高速都不怎么上的吾要到车水马龙行车凶猛的大城市去租车开几天, 吾好紧张唉. 幻肌啊, 赐予吾力量吧!

对了, 吾这里终于结束了冬天, 一跃进入夏天了~
前天吾去了local的小公园, 亲切会见了老盆友canada goose们

From April 20, 2014

还有小花花呢~为了照他们吾几乎扭伤了老腰. 幸好现在腰腹颇有幻肌(喂你够了), 围度也甚大…如果是以前那纤细而坚挺如门板一般的小蛮腰, 一定已经断了

From April 20, 2014

冬游记

一月二号的时候, 我出发去费城开会.

盘算着为期三天的会, 提前一天到, 加额外一天逛逛街买衣服…正好买二号到六号的机票, 计划得真是太好了有木有!
听说我们这里的小机场一天停车只要5块钱, 这样我直接开车过去从这里飞往返, 停个5天再直接开回来, 比打的省钱不少有木有!
开会大家都穿得衣冠楚楚, 一脸精英状人模狗样的. 所以我也不好意思穿个充满高中生气质的hoodie(戴帽子的外套), 而且我的羽绒服也不够精英状…弄个薄棉夹层, 外面套个中长呢子大衣, 立刻就气质成熟有木有!

以上, 是我这次所犯的三大错误.

一号晚上这里已经开始下雪. 到二号清早我出门时, 路上已经积雪甚多, 而且铲雪车都还没来得及开动. 我战战兢兢东歪西扭一路打滑地开到机场, 吓出一头冷汗. 不过想着到回来的时候路上肯定就清理好了, 于是压下不安, 充满期待地走进机场.

然后就开始了从起飞航班到中转航班, 从清早到上午, 上午到中午, 中午到下午, 下午到傍晚的飞机delay.
下午好容易等到上了飞机, 我终于放松了精神, 竟然睡着了. 一个半小时后一觉醒来, 诧异地发现飞机还在地上没起飞, 就是在机场里换了个地方停……

From 2014_01Philadelphia&Chicago

然而晚点虽然痛苦, 毕竟还是飞出来了.

差点忘了, 补一张图. 飞机上看到的佛光(glory)! 要不是窗子上还满是防冻液糊着本来可以拍的很清楚的!
还有飞得更近的时候光圈更大的, 但是窗子糊得厉害实在拍得模糊所以还是放个远的, 小的.
(话说我好像坐飞机不算多, 但这是第二次在飞机上看见佛光了.)

From 2014_01Philadelphia&Chicago

费城当天开始风雪飘摇. 晚上我饿着肚子湿着鞋子和头发(木有带帽子的悲哀!)累得像条狗一样到hotel之后, 意识到很多航班都cancel了, 心中不禁充满了优越感(才怪).

总之长话短说, 在费城虽然那三天零下10来度, 吾冻的唏嘘不已, 但是好歹还是能挺住. 只是逛街时间不足, 不够圆满.
(拍得乱七八糟, 而且可能没有啥代表性的)费城景象:
清晨:

From 2014_01Philadelphia&Chicago

Chinatown的牌坊:
IMG_4108s

City hall(?????)和墙上的画:

From 2014_01Philadelphia&Chicago

Center city的某一片, 广场上矗立着被我称为”扭曲的人际关系”的雕像:

From 2014_01Philadelphia&Chicago

五彩的SEPTA(城铁?)车站:

From 2014_01Philadelphia&Chicago

如此三天转眼即逝, 五号晚上我清好第二天的行李, 安详地上床休息了…然后凌晨一点半开始被航空公司隔半小时就打一次电话来, 接连三个, 内容都是一样, 通知后半程航班取消. 其时我非常难得地已经睡得迷迷糊糊, 于是直接挂了电话, 决定早上起来再改航班.
六号早上7点起来, 试图打电话去被告知等待接通agent时间要两小时以上, 才第一次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 于是本来还打算上午小半天再抓紧时间逛个街的也放弃了, 看着外面风和日丽地只能缩在房里狂打电话.
最后终于接通了!被告知要改只有八号晚上有一个位子剩下.
我觉得八号实在太晚, 于是决定保持前半程, 六号下午从费城飞到芝加哥, 然后改坐第二天早上的火车回去.

六号下午离开费城的时候, 天气出奇地晴好:

From 2014_01Philadelphia&Chicago

温度大概零上10度.

于是我明知芝加哥那边将近零下30度, 加上风寒, 可能有零下40度, 但依然还是只当噱头和朋友笑话.
总想着在家冬天也动辄零下十几度嘛见过多少次了, 因此就这样精神(和物质)准备十分不足地出发了.

依然是一番delay之后, 晚上10点多, 我到芝加哥了.
临时住朋友家, 从机场要转两道地铁, 然后从地铁站出来, 理论上来说, 只用走一个半block大概五分钟.

这漫长的五分钟哟!
我从来不知道即使木有大风雪, 光是寒冷的空气就足以让人头昏眼花痛苦到方向感都几乎失去.
走到三分半钟的时候, 我仅剩的理性告诉自己, 应该马上就到了, 那个温暖的门可能随时出现在眼前;
然而当时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抓狂地呐喊”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只想嚎啕大哭着从墙上硬撞出一个人形大洞来闯进任何一个可以挡风的地方.
手上戴着里面缀了一层薄绒的皮手套, 然而只三四分钟已经冻到让我低头查看数次, 总疑心自己忘了戴手套.
到四分钟的时候, 两只手都剧痛到开始麻木, 脑袋已经成了一团浆糊即将失去理智, 心里哀嚎着”完了我的手要截肢了”……
最后找到地方, 小管理员热情地拉开门让我进去时, 我森森地感觉自己看到了天使~
然而要上楼必须登记姓名. 我脱下手套, 十指都成了深红色没了感觉, 抖抖索索五分钟也弯不动. 最后好心的管理员帮我签了日期时间, 让我夹着笔歪斜地画了个”签名”上楼了.
经此一次, 我重新认识了严寒天气, 重新充满了敬畏之心!

本来担心第二天一早去火车站也要顶着寒风的, 结果之后火车也一再被cancel一再改票再被cancel…最终我只好再往后推一天, 改成晚上的大巴车票.
到此时人已经彻底被磨得没脾气了, 唯一的愿望就是赶紧回去, 回到俺那破落而温暖的家里.

八号气温已经有所回升, 只零下10度左右. 坐公交车去大巴车站, 一路上不断有人上车, 很快车里就满了.
我还没啥感觉, 但周围的米国人们则抱怨不断, 各种抒情, 说大冬天的公交公司怎么不派长一点的车出来云云-__-b
有个拿iphone的眼镜男更是夸张, 嘴里喃喃着”This is a nightmare!” 然后开始给公交公司打电话complain, 极尽夸张地描述说”…overload is an understatement.”
我暗挫挫地想:”没见识! 这算个p的overload啊. 门关得轻而易举的, 每个人都好好站着有落脚的地方,周身还有一圈空隙, 最多手肘肩膀挨一挨而已. 俺小时候公交车上大家都是成角度歪着各种半叠加填塞空隙的……”
然而眼镜男的怨念显然无法得到纾解.
他被世界人民都熟悉的”互相推托不断转接的服务系统”会心连击, 在五分钟内被转接了三道, 在周遭一众竖着耳朵偷听的围观群众中不得已用同样的夸张方式描绘了三次车上如何拥挤, 声音越来越消沉…然后似乎又被put on hold了, 一直到最后下车也没有得到安抚.

而我则很快将这段小插曲抛到脑后. 到了大巴车站确认了车不会cancel也基本会准点, 顿时神清气爽!
最后到我家小镇里的大巴站将近晚上10点了.
我挣扎了一番是直接搭车回家, 第二天白天再去机场取车, 还是直接打的去机场把车开回来…最终觉得太晚, 决定从了先回家的愿望.

第二天上午我花了几十刀打车去机场取车, 停八天时间共交40大洋.
开出停车场缴费的时候, 我问收费的大妈她们晚上几点下班.
大妈说要看最后一班航班的时间. 然后说昨天是10点左右.接着又告诉我即使她们下班了, 还是可以把停车场里的车开出去.
我十分好奇, 问如果收费员下班了而我要开车出停车场怎么缴费.
大妈谨慎地左右看了看, 小声说:”You don’t… If it’s too late and nobody’s here then you don’t need to pay.”
然后神秘地”嘘”了一声, 眨眨眼说:”Don’t tell. It’s a secret.”

我:”……”
早知道就昨天晚上来取车了!

最后放两张照片以飨读者. 是在飞机上拍的芝加哥夜景, 此次行程中不多的亮点@@
每次晚上飞过芝加哥看见那密布灯火交织成的光网, 总想起Matrix:
IMG_4230s

这张是密歇根湖沿岸的芝加哥, 机翅膀指向的那一片林立高楼乃是chicago downtown, 伸入湖中的那一段是Navy Pier:
IMG_4239s

PS. google这王八蛋, 没有任何理由地downgrade我900×600的图片质量到满是雪花的地步…几张夜景图只好直接传到blog了. 看来以后真要全盘转移阵地了.
空口无凭, 以下是上面同一张图片传到picasa后的效果:

From 2014_01Philadelphia&Chicago

google这王八蛋!

ok, seemed to have found the problem:
http://blogger-hints-and-tips.blogspot.com/2013/10/stop-auto-enhance-being-applied-to-pictures-in-blogger.html
为了强迫人用它的垃圾Google+ service,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Fu*king shamelss google!

过得很累的圣诞节

圣诞前一周很是忙了几天.

然后临近圣诞, 想起了去年发现的去处Candlestick Lane: 俺们这小镇子上的一条短短的小街, 每年12月份圣诞节前就开始家家户户地在门口布置各种彩灯, 从15号到25号, 每天晚上5点之后整条小街流光溢彩, 很多人开车过来, 排队极为缓慢地开过小街沿路观赏, 成为小镇子的一个胜景.

去年我去照了一次, 印象比较深, 决定今年再去. 去年的感觉是不知道怎么照出整条街的景象: 亮的地方太亮, 通常照出来背景一片漆黑只剩几个光点.
于是今年背上了多年前买的(塑料???)三脚架, 想试试小咪咪光圈慢慢门照.

23号晚上就全副武装裹得很严实地去了. 结果是那么的尤桑…车是那么多, 从小街尽头照过去尽是一片闪瞎眼的车灯轨迹; 三脚架是那么不稳, 出来的永远带着颤抖的光效; 天是那么冷, 车灯照过来一定能看见我那强作淡定的脸蛋上鼻子以下樱唇以上有两道美丽的反光…

这天晚上还有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影在街上走来走去, 不时和街上缓缓行进的车里的人们说几句.
我在远处看不清楚, 以为是什么人扮成耶稣, 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靠过去, 怕被传道-__-b 后来听起来似乎他是在和人打招呼问候Merry Christmas, 还好像给小盆友们发糖之类, 于是放心走近了一点…白色身影突然一个转身!
我顿时被吓了好大一跳, 只见他穿着一件肥大的白袍子, 貌似还扛着什么东西, 脸上看不分明, 只两只涂得乌黑的巨大眼圈, 令我瞬间想起了Batman里的小丑造型!

就在我惊恐地想怎么圣诞还有人扮鬼的时候, 突然听到一个小mm的声音:”Hi Frosty!”
……
原来他竟然扮的是雪人Frosty吗??!!
坑爹啊!!!
我走得更近一点偷偷打量了一下他的整体装扮之后, 更感觉槽点之多简直无处下口.
但是仔细想想, 也许就是小街上哪家热心的大叔裹着自家的床单扛着扫帚, 冒着严寒出来问候来往的路人, 给孩子们发些小糖棍, 希望圆他们一个关于Frosty的小童话梦想? 这么想来就觉得虽然造型不完美, 但是这位大叔心意十分可贵可敬乐.

……
在小街上溜达了几小时想等待车少的时机而不得后, 我冻得头疼发热手脚僵硬地回家了. 看了一下照片, 不仅远不如去年照的, 而且连清楚的都没两张.
当即我就悲愤了, 决定第二天再去!

但是第二天懒了没出门.
天气预报说25号晚上开始有winter storm, 风会哗啦啦地吹啊雪会沙拉拉地下.
我又回顾了一下头天照的, 觉得实在无法忍受这么crappy的效果. 又研究了一下hourly forecast, 觉得应该半夜天气才会开始发飙, 于是一咬牙出门直奔小街, 噼里啪啦赶着又按了一堆快门.

回来看还是很不满意, 虽然很多景象和去年基本差不多, 但是还是照的不如去年. 不过今年比去年冷一点, 两个晚上都冻得跟冰棍一样, 实在尽力了, 只好将就将就啦.
照完回来调照片就更累了, 一堆乌拉拉的照片但是费了老鼻子劲照的还舍不得随便删@@ 调了几天那叫一个呕心沥血…于是放几张意思一下好了.

这家每年都是最华丽的院子之一~遍地点满了红通通的candlestick和toy soldier的小灯, 然后门口一个巨大的X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神奇地联想到水兵月呢…”代表月亮惩罚你!”…???)

From 2012_12 Candlestick Lane

还有看起来pikapika的礼物和圣诞树

From 2012_12 Candlestick Lane

我总是被院子们周边排成一排, 小腿高的小灯们萌到, 比如这个小企鹅:

From 2012_12 Candlestick Lane

有很多灯是颇有宗教意味的, 比如一些宗教故事, 或者什么耶稣啊玛利亚之类的小雕像. 不过我觉得这个对窗祈祷一般的简单小天使灯还挺可爱的:

From 2012_12 Candlestick Lane

在小街旁边一个block, 开车回家的路上也看到一家布置得精致漂亮极了,浅金色和蓝色的小灯挂满了院子里的灌木从, 形成如同发光的小森林, 然后中间几只金色的小鹿. 靠外围一颗大树, 上面挂满了淡金色的雪花灯,还有一颗蓝色的圆球(地球吗?). 远看真是美轮美奂. 站到树下仰头, 真有点漫天繁星的感觉:

From 2012_12 Candlestick Lane

*******************************************************************************
话说我隔几年就会碰巧地看到Love Actually的片段, 于是惦记起来又去翻出全片来看.
昨天半夜又是如此…就又看了一遍.

Love Actually是我最喜欢的片子之一, 大概主要因为里面Colin Firth演的小说家和他请的葡萄牙女工的那段故事太可爱.

昨天看完后一时兴起去翻了一下imdb的review, 先是惊奇为什么有人那么厌恶这么可爱的片子而打一颗星, 后来更惊奇地发现自己想一想, 竟然完全同意不少一颗星的评价, 比如这片子毫无真实感, 太多地方和人物不现实之类之类…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很喜欢这片子.
没看过漫画, 没看过童话吗? 可爱之处不就在于不现实么, “王纸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 当然不是说安徒生童话那种.

最后结论是这片子是个unrealistic shallow “make feel-good” fairy tale. (但是我还是爱看! So far…)

(有人目光如炬从片中看出了”只有年轻漂亮的小妞得幸福, 30岁以上的(老)女人通通都杯具”的规律, 从而得出这片子是anti-woman的结论.
我想了一想, 竟然又无法反驳. 泪奔……)

PS.
差点忘了. 前几天因为看八卦网站把<泰囧>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好看好笑, 于是充满向往地下回来看.
觉得一般, 各种扯, 好笑的地方不多, 主要集中点是在对基情的渲染. 主角(徐铮)的倒霉经历倒是看得很心酸.

结尾主角从对一心开发研究多年的产品的执着中突然解脱和老婆猛然回头的情节我觉得是扯得不能再扯了.

分明应该是他发现了自己对宝宝那潜在的, 深刻的感情, 又一次就着宝宝的日记和对方一起回味了他们多日的新婚…历险旅程. 然后两人心意相通, 从此手牵手走上漫漫搅基路!

秋游

前几天天气反常, 在一段时间的最高不到10C的温度后突然聊发少年狂一般地长到了25C, 阳光灿烂地cos起夏天. 于是我在两天下午分别开到东西向的两个有小湖的小公园去, 想照一照秋色.
这样的天, 如果是原来的D40, 应该是刷拉拉底直出美貌色彩的JPG;但现在的这个D90的白平衡有点鬼神莫测, 我不得不设置个大概的色温然后全拍raw回来浪费无限时间调色.
每天其实没拍多少, 但是调色是个劳心劳力的事, 所以最后也就随便地开了一半调了一下草草上传了.

以下一股脑列出今年所有的秋色~
首先是10天前在镇子里的小公园里, 我心爱的canada geese们的倩影. 其时天光已然暗淡, 似有雨意, 于是我克制不能地酸了, 想要在画上题下一行隽永的小字: 微雨燕双飞, 落花人独立.

From 2012 Fall

同样是在这个公园里, 一场宿命的邂逅(?)也发生得毫无征兆…
我正呆站着惆怅老是这么些景色拍了多少遍, 一个枯瘦俊逸的身影突然从我旁边一飘而过.
我还在茫然怔忪之时, 只见他刷地一扬手, 把一件鲜红的外套装b潇洒地搭到肩头, 接着另一手装b帅气地插进口袋, 然后迈着轻盈的步伐一颠一颠地走向前方, 在我的视网膜上印下一个风骚风流而文艺的背影.
于是我边内心吐槽不断边厚颜无耻地对住文艺三哥的身姿按下了快门.

From 2012 Fall

几天前我觉得去镇子东边的一个公园, 出门有点晚, 所以到那里半小时就没太阳了.
这里隐约有点五彩缤纷的秋叶意思.

From 2012 Fall

是不是觉得这张没什么特别呢? 不特别就对了, 因为这是一张HDR.

From 2012 Fall

是不是觉得这张颜色有点奇特呢? 奇特就对了, 因为这也是一张HDR…

From 2012 Fall

第二天我吸取教训, 早了一小时出门去镇子西边的小公园, 可惜这个公园没有头天那个那么多美好茂密的树林.
不过这个公园里也色彩异常丰富, 各个树种零散地分布着, 红黄橙绿在阳光下互相辉映.
公园里钓鱼, 野餐的人总是很多.

From 2012 Fall

以前这里也来过不少次, 但这次沿着一条以前没开过的路走了一段, 还看到点不同的小景色.
秋天我虽然喜欢色彩浓艳斑斓, 但偶尔小清新一下也不错.

From 2012 Fall

但是通常还是喜欢斑斓…

From 2012 Fall

希望回忆起来始终是彩色的.

From 2012 Fall

最后总结一下.
我一直以为芦笋这玩意一定要买细的, 因为比较生嫩. 今天才知错误离谱啊. 这次买的”细嫩”的芦笋们turned out to be老树枝一般干硬完全剁不动嚼不烂.
纯真的小心灵又被欺骗了啊.

ANDROID手机上的GPS总结:

IGO PRIMO: 烂…地图奇糙, 路线规划不太聪明, 语音古怪(相比老手机上的garmin)

Navigator: 更烂, 但语音很自然(虽然据说也是garmin出的)

TOMTOM: 烂得心碎…路线规划不错, 但TTS怪异, 界面灰常考验人的耐力, POI奇少

Google Map: 相比起来还不错, 虽然前两天让我在理论上应该很熟悉的路线上被绕晕了

WAZE: 昨天下的, 评分很高, 图标很萌, 看起来feature很多, 还免费.
我最喜欢的乃是voice command一项. 平常在路上不方便腾出手关掉或退出GPS, 但waze里激活语音后, 温柔的Samantha会问我”what can I do for you?”, 然后我可以直接帅气地说”Turn/switch off!”

于是今天开到4个block开外的grocery store去, 忍不住得瑟地开了waze做实验.
于是发现waze反应之慢, 我转弯了它还没转等等不提. 然而最让我期待的voice command桑害我最深……

激活语音后, 温柔的Samantha问我: ” what can I do for you?”
于是我帅气地说:”Turn off!”

一阵静默之后, 温柔的Samantha说:” one more time?”
于是我豪气地大喊:”Turn off!”

一阵静默之后, 温柔的Samantha说:”I didn’t hear you.”
于是我凑近手机, 脑门上冒着青筋呐喊:”Turn off!”

一阵静默之后, 温柔的Samantha说:”Cancelled.”
然后voice command被关掉了.

我经过一番思考, 终于意识到turn off在杂乱的背景里可能被识别为cancel的音调, 于是决定重新试验. 保险起见, 我决定先把车停下. 于是开到停车场里找地方停好, 我再次激活了voice command.
温柔的samantha问我:”what can I do for you?”
我大声道:”Switch off!”

一阵静默之后, 温柔的Samantha说:”one more time?”
我凑向手机怒喝:”Switch off!”

一阵静默之后, 温柔的Samantha说:” I didn’t hear you.”
于是我一把操起手机, 对住话筒咆哮:”Shut down!!!!!!!!”

温柔的Samantha停顿了一小会, 回应到:”Shutting down. Are you sure?”
“YYY—EEEE—SSS!”又一声咆哮回应她.
温柔的Samantha于是干脆地说:”Goodbye.”

于是我长出一口气, 推开车门下车. 突然发现旁边停车位里的车里一个老太太正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见我(暴虐的)眼神转过去, 赶紧惊慌地挪开目光.

我寻思着她可能没见过美少女满头爆筋地对着手机咆哮, 于是大度地原谅她了.

然而不知为神马, 脸颊上还是滚滚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

今天你文艺了吗?

太久没有照相了.
前几天翻看以前日记式的每日n照, 十分怀念. 我这样既拙于抒情描写又深恨自述心路历程的人, 多年之后回忆青春(?)往事, 就看图片体会, 想来甚美.
这一段看某bbs的摄影版, 发现现在十分流行的乃是所谓的人文片. 色彩清淡到微妙, 有时偏色严重, 却为整个的片子定下文艺的氛围, 于是稀松平常的片子也仿佛内涵了.迄今这类, 有的片子我能欣赏其妙趣, 许多则始终欣赏不能.

今天下午被SAS无法figure出的error搞到崩溃之后, 我横下心来拎着相机又奔向了观看我blog和相册的人都熟悉和热爱(?)的附近唯一的小湖.
我常常冲动而去, 然后就陷入惆怅: 在这个角度我按过300次快门, 那个方位400次, 前后左右皆是……
虽然有人物入画会有不同, 但我始终壮不起胆对住人拍.
不懂害羞和隐私的傻大胆Canada geese们一直是我的爱, 然而今天他们已不在. 秋天已经来了吗?
不过不管怎样, 还是要奋力一拍, 几百张重复的里面偶尔有一两张有新意或者相对美貌的就没白去. 何况我今天还有新买的便宜货CPL要试验!

于是…试验结果是比较悲催的, 本来很蓝的天空拍出来依然一片惨白, 但照片上环绕着四个深紫的暗角, 而阴影的部分特别的重口味暗成一团. 是不是我还是没用对呢唉, 只有下次再试了.

回来后照片几乎不是阴阳两半分明(我是日落前一小时去的,太阳算不得柔和但也着实不至于那么阴阳两段)就是黑作一片.好在我当时见势不对一咬牙照了一半raw. 但回来没有太多功夫调, 就找了几张各种尝试了一下向文艺范靠拢.

这张是抢拍的, 起名叫”姑娘你为什么不侧头看我–记青春的(傻b)萌动”(…). 照的模糊了, 只有缩小了才显得大致清晰.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这张叫”秋水寂寥之游船各西东”. 如果可以, 我想把天砍一截接到湖下面, 让画面更平衡一点.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这张叫”这么混乱冒充文艺真的可以吗”. 其实我是有拍摄意图的: 就是当时昏暗的环境里一排光影斑驳的树顺着光线斜排出去. 但是拍出来, 墨也似的黑暗里, 几根金灿灿的光柱亮瞎我的眼. 我愤怒了, 于是我(试图改版)文艺了.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最后来一张重口水彩. 看起来挺失真的, 主要是因为原图太黑, 我下了死力调曲线. 之后又怕太灰, 于是奋力给局部加对比增色. 最后就这样近乎HDR的效果了. 最xxoo的是这张原图就是JPG,一片蓝绿乌黑的白平衡下调成这么阳光灿烂的色调, 不容易啊.
虽然不是正统的欧洲式灰调文艺(作者在扯淡), 但是浓墨重彩也是…激情的文艺么.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其他还有正常向的, 为了尽量保持文章切合主题, 就不贴了.

时间有限, 别的就先不说了.

Chicago July 4

米国国庆那天我决定去Chicago看想象中的宏大焰火. 当天气温高达102F创了历史记录…朋友决定下午逛街, 尽量保持在室内有空调的地方活动. 在Macy里抬头一看, 巨大米国国旗悬挂头顶, 不知道是平时也挂还是专门为了国庆挂的.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为了防止人多被警察限制进入焰火观看地点Navy Pier, 我和朋友决定下午6点就过去守着, 等待9点开始的焰火. 然而人山人海, 简直热气蒸腾. 想去买点吃的垫肚子, 结果一看排队都如同长龙, 只好放弃了. 朋友决定在室内呆着, 我就四处绕了绕, 毕竟难得(?)来一趟chicago么.绕到building背面, 观看焰火的反方向, 出乎意料的竟然十分空荡,在看了一天万头攒动的景象后着实有点落差.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太阳终于下山, 我们决定出去找位置, 然而所有的围栏前都堆满了人, 下面的平台上更是密密麻麻, 连针都难插~最后勉强在一条回行走道前找了个小空挡缩进去.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然后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等…焰火终于开始了! 才发现找的位置前竖了个很高的牌坊,焰火放的本来就不高, 倒有一小半被牌坊遮住了. 我也没带三脚架, 就半跪着扶着相机架在栏杆上哗啦啦按了一通. 这次提前设置了手动对焦, 焦距无限远(roughly),因为栏杆不稳;快门速度都设在1秒以内,倒也勉强照出点花形来, 虽然没有长长的轨迹…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正当渐渐兴奋起来, 想尝试着换个更慢点的快门速度把光圈拨小点时…音乐声与烟花声戛然而止. 我还没反应过来, 发现身边的群众们不少已经干脆地转身掉头开始作退场状了. 一共15分钟不到的国庆焰火!我为此在102F的天气不辞劳苦地坐火车过来, 提前几小时在臭汗与滚滚的热气中饿着肚子干等…就这样完结了!真是太悲情了……

然而退场的时候更悲情, 整个公园的人都在使劲往有限的出口挤, 妄图在别人之前出去抢搭公车或去停车场. 然后突然之间身后某处传来惊呼声, 人群开始推搡, 有小群小群的年轻黑人白人唯恐天下不乱地嬉笑呼叫着一边往前猛蹿一边回头张望. 顿时我想起类似”人群推挤踩死N人”之类的悲剧标题,和朋友两人奋力横向挤出人群贴到墙边勉力站定. 然而惊叫声越来越多, 一群一群人开始往门口冲, 我一扭头就看到一个白人老太婆满脸惊恐地向前狂奔, 看起来已经不像是年轻人恶作剧的架势了. 我和朋友紧张起来, 也开始奋勇加速向门口行进. 接着就看到一天内看到无数次的荷枪警察满脸肃穆逆着人群使劲拨开障碍向人群深处划去. 等我们好容易挤出门口听到呜啊呜啊的警车声群聚而来. 始终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啥子, 不过偶尔听到周围的人只字片语提到”gun”之类的字眼.
后来想象, 估计还是后面的某些人挤得不耐烦, 又不知轻重可能玩笑说有枪, 想让人群快点滚蛋……然而和全世界人民充满友爱的米国人民那是多么敏感, 立刻如同惊弓之鸟, 几乎骚乱起来了. 好在规模不大, 密闭空间里的人群都能很快跑出到开阔地区, 否则恐怕就人群的慌乱程度恐怕真要悲剧.

之后排队等了大半小时的公车连门都摸不到, 只得瘪着肚子一路走到地铁站搭车去了.

第二天103F, 破了历史上当天的百年高温记录. 我顶着烈日滴着油去了Chicago北边的Bahai Temple. 此信仰(Bahai)的大意是, 全世界宗教联合起来! 其创始人认为, 神只有一个, 在不同的宗教以不同的形式/身份显示. 于是基督教, 犹太教, 佛教…等等等等通通是一家.(其实听着还挺make sense的嘛…然而信此信仰则必须供奉其创始人, 那是什么道理?)全世界一共有7个庙, 这是其中之一.
这个庙十分巨大, 简直跟国会山似得.里面什么也没有, 简直像个空荡荡的圆形堡垒. 然而建筑雕花什么的非常精美, 还融合了各个宗教的符号.
在外围, 虽然有小广角, 还是几乎照不全.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一进门, 相比室外的酷暑高温, 那清凉宁静的感觉几乎真像是天堂一般美好. 里面几乎没有人, 于是我也在里面安静地坐了好一阵.
仰头看穹顶内繁复的雕花: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从Bahai Temple出来就去火车站了. 正一边伸着舌头喘气走着边抱怨着自己运气差赶上这样的高温, 突然毫无预兆地被盆泼般的大雨浇了个一身透湿. 于是水淋淋地奔进空调呼呼的火车站时, 森森地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

总之这是一次多么有意义而圆满的旅行啊.

春日迟迟

两周的周末, 风和日丽, 奔去附近的小湖公园照了一堆…本来已经是奔着夏天去的天气了, 结果今天又返回了冬天. 于是翻腾出来美好天气的照片缅怀一下…
那是一个春风沉醉的下午, 钓鱼爱好者们纷纷涌向湖边…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大大小小的都有不少收获…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老人家垂钓的姿态尤其悠闲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春天底色彩是那么美好…跟秋天也差不多!?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蒲公英盛开(过)的季节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好吧其实我就是好久没照相了, 好容易照一次整理完, 一定要展示一下. 尤其是这春天绿油油的, 看着就是舒服么.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欲望号街车

题文大概无关.
本来想叫”雪白的人世间”或者”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因为外面下了两天雪–但是觉得有点耸人听闻.
低调, 还是低调一点好.

前几天去Chicago开会. 话说这种场合本质乃是大家衣冠楚楚抓紧时间social, 精英状互相套近乎的场合, 但是有一个心如死灰…我是说止水,的异类, 那就是我.
住在有美丽湖景的hotel房间, 抓紧时间在downtown打转四处按快门, 所以只好说我总算也没有100%白去一趟.

downtown桥头竖了一个巨大的玛丽莲.梦露雕像, 是她在<七年之痒>里按住被地面通风口气流掀起的裙子的经典造型. 众人大约都只到这个雕像的小腿位置, 于是都兴致勃勃在她裙下各种猥琐造型拍照. 我也很有钻研精神地绕到她后方瞻仰了一番, 并且全方位多角度地照了一圈.

From 2012_0105-0108 Chicago

Chicago的downtown相当neat, 建筑们很不错, 而且倚靠湖边, 景色我始终很爱看. 抽了天晚上, 忍受着被鞋子夹的巨疼的脚, 如同踩着铁板猪蹄一般坚持沿着michigan avenue走到了millenium Park, 再次观赏了一番每次必看的蚕豆cloud gate. 这里一片不知道是不是学纽约, 也搞了一个大溜冰场, 灯光萦绕非常热闹, 不少人停驻在cloud gate前的栏杆前低头看人溜冰.

From 2012_0105-0108 Chicago

然后走到了michigan湖边. 木有三脚架照出来的大多都是糊的,但Canon相机有个神奇处就是夜景也很少照出漆黑一片, 而是总能自作主张地给前景后景布点不同的色, cast出层次来, 偶尔还布出比实际要鲜艳好看点的颜色. 于是灰扑扑一团的湖水也照出点绿意来, 天空竟然能看出分层云彩.

From 2012_0105-0108 Chicago

之后沿着湖边一路用铁板猪蹄走回去, 但总体说来夜游一场, 脚上的痛苦都是值得的.

From 2012_0105-0108 Chicago

最后两张hotel房间里看到的湖景. 窗口正对的是Navy Pier, 在chicago河(?)入michigan湖口的位置.

From 2012_0105-0108 Chicago

清晨时分.

From 2012_0105-0108 Chicago

顺便说一下canon s95的使用感想: 画质和f20大概类似(或者更差,夜晚彩色噪点奇高), 夜晚或室内(主要是白炽灯下)白平衡奇糟, 乃至照raw也很难调正(主要不太会用ps调raw. Nikon的caputure NX2简单好用多了),不知道为什么照一张要卡卡响半天好像才能平息下来照下一张…但胜在有28mm小广角, 比35mm的拍高楼什么的还是容易多了…其他优点暂时没想到, 希望能慢慢开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