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汪?

前一段想买个夹片式的墨镜,开车时候戴。

其实在米国的时候就有一副的,夏天太阳刺眼时候夹上,挺轻便。

可惜后来不知道到哪去了。

想到这点我总是很惆怅,好多东西当时不是没带回来就是带回来后也找不到了。对于怀旧如我的人来说是很伤感的。

这么回想了好几天,最后我终于决定不想了,直接淘宝买副新的吧。

于是前天凌晨我雷厉风行地找了一副下单了!

然后刚收到了!立刻放车里!以后觉得光线太亮就拉风地戴上!

终于不用再为此纠结的我一阵轻松!
然后刚才拉开在枕边靠了三年的床头柜抽屉拿东西,突然发现这个三年里被我打开过成千上万次的抽屉里最上面放着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平常我拿东西式总是顺手拨开它,所以仿佛从来也没有把视线凝聚到上面去。

塑料盒里是我在米国买的那副夹片式墨镜。

平潭之旅之看海

话说其实我已经懒得写下半篇了,然额做人还是要有始有终负责任,所以还是来硬拗完下半篇。

在平潭非常幸运的是有位对平潭了如指掌的老师带着我们一行几人转悠。

第一天上午9点多才出门,第一站去的是平潭最北端的渔村青峰村。

一下车海的味道就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一震。不是去过的任何海滩的味道,是海腥味(然而我个人完全不反感)。看到这个海才觉得来到了海边,跟去惠州看的完全不同。


平潭海边的房子都是石头垒的,为了防风,屋顶上都压满了石块,很有特色。


我们在这里转了转看了看渔村的建筑就离开了。

车开着开着窗外出现越来越多林立的白色的巨大风车,因为第二站就是长江澳(风力发电站)。

刚到长江澳的时候觉得颇有点震撼。在蓝天白云下,一片雪白的风车林站在弧形的金色沙滩上,面朝蔚蓝的大海,漂亮得简直照不出来,必须身临其境才能体会。


近海的沙滩非常空旷干净,被海水冲刷出美丽的纹路。


海风太舒服,海水清亮太诱人。我们本来没预料到要下水,所以穿着运动鞋皮凉鞋啥子的,结果都忍不住脱了鞋放在沙滩上,沿着海滩踏着海水漫步起来。

沙滩上有很多小螃蟹,它们在沙子里打洞,然后挖出一个个小沙球堆在洞外。最有意思的是它们此起彼伏地从洞里探出来,在阳光下就看到一片沙上忽闪忽闪的。沙滩上被它们排出大片奇妙的pattern。

放大一张,看见下面从洞里刚钻出来的小东西了咩?

海边还有戴着彩头巾的海女们蹲着在砂石间挖什么。我灰常好奇,但是还是没好意思凑上前去打搅她们……

我们在海边走得几乎忘了时间,直到发现海水渐渐涨起来,一波一波水拍得越来越远。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本放在沙滩干地上的鞋子竟然漂起来了@_@ 

然而这时才注意到拍回岸边的波浪有一片片浮末,里面还漂着各种饮料盒香蕉皮之类的垃圾, 在金色沙滩上无比刺眼。

看到这些垃圾时的痛心疾首简直难以形容!!!现在这里还游人稀少尚且已经如此,无法想象有更多游人蜂拥而来时这么美的海边会被践踏成什么样 :(((((

离开长江澳时正碰上另一群人开车来玩。听到几个女孩子下车的一瞬间就发出“哇!”的惊呼,接着展开五色缤纷的纱巾迎着海风欢呼着奔向海边去了。

接下来我们去了一个叫北街(???)的地方,是一片相对商业化的海边地带,有店铺酒吧之类。据说那几天“爸爸去哪儿”节目组到那边拍摄过,所以我们走在街上还听到小孩在模仿节目里的孩子大叫“爸爸去哪儿~” -__-b 

中午在一个叫流水的地方吃的饭,真正新鲜的海鲜!最肥美的海鲜季!没啥好说的,总之为了吃没顾上照相……

吃完饭就回酒店了,休息了一下午,到下午五点时才又出门去海边。

这次去的是坛南湾。

到海边时觉得仿佛deja vu, 恍然回到了多年前的一个傍晚去佛罗里达的某个游人不多的海滩。只是人更少,更安静,沙滩更细腻平滑,极为干净,在层层温柔和缓的水波冲刷后简直光洁如镜。


这个时间,只有不多的人还在海边。


我们到了没一会,太阳就落山了。

沙滩背面是缓缓落下的夕阳,把沙滩和海水都镀上层浅金色。
归家时刻,有小姑娘欢跳着从眼前经过。在这里度过的夏日时光,应该会让她有美好的童年记忆吧。


太阳下山后,风似乎变大了,海浪拍击着岸边,越来越急,越来越响。

我想起在似乎是在旧金山的船上,也是傍晚时分,返程路上看到深蓝色海水中被落日余晖晕染出微微粉色的alcatraz island,和眼前这景象有微妙的重合。

我们一直呆到月亮高高升起,天色完全暗下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第二天上午我们抓紧剩下的小半天去了将军山。门票只十元,而景色体验比许多几十上百的景点都强。

将军山上最大的感受就是风大,帽子系在头上都感觉会被吹飞只能取下来收好。同行的朋友说她一月时曾来过,当时唯一印象是冷,啥也没看到。我想象了一下那时节来,必定被寒风吹到三魂出窍,所以万分能理解她。

在山上发型只能用狂喜乱舞来形容,而这样的夏日晴空里所见的景色也足以令人狂喜乱舞。



深深浅浅的碧色海水微闪着波光,还有云在海面上投下移动的影子。


我们在山顶上注意到斜下方还有一个伸出去的观景台,决定走下去看看,才发现底下还别有洞天,颇有些别的趣味小景。

比如这里有个可以走一段路穿过去的小型一线天峡谷。走到后段发现这几乎是我见过最窄的穿行式一线天,因为连我都不得不完全侧过身体和脸,吸着肚子才勉强能过。

让我非常困惑难道不会有人在试图穿过的时候卡住?而且这个一线天完全是one-way的,一旦一个人堵住了后面就必须全都原路退回才能出去……只能猜测这里人还来得太少,没有发生过这种凄凉状况。

下面照的是一线天中间还算有活动余地的一段:


穿过一线天是一些大圆石堆啊石门之类的,因为我们想着得回酒店拿行李赶火车了,所以没有继续探索,直接往回走了。

就在这游人并不多的地方,也能看到许多被随意丢在石堆,石门上的矿泉水瓶,让我非常难受。这帮鸟人是爹妈少生了只手吗?拿不了一个空矿泉水瓶走几步路?

老实说平潭整体真是个非常干净,规划非常整洁的城市(尤其有前不久的惠州对比),所有脏的地方基本都明显是游人留下的痕迹。

就在我们准备回程时,最大的危机出现了……

来将军山的基本都是自己开车来去。我们来时是请朋友帮忙送的,回去本来想直接打车却完全打不到了。

考虑了一阵,我们决定先走下山,到山下再打车。

路上经过一个村子时,和一只大鹅狭路相逢了!

说狭路相逢其实不准确。道路其实很宽,而且这只鹅姐(我下意识地觉得她是个姐)本来是安详地蹲在家门口的。我们一行三人看到她的一瞬间,就想起了关于大鹅一族的各种武力与霸气传说,都情不自禁地放轻了呼吸,脚下绕圈,朝着远离她的道路另一侧避去。

然而鹅姐犀利地睨了我们一眼,便一言不发地站起来,沉默而坚定地朝我们撵来。

我们心下各种慌乱,但是想想好歹自己也是当代知识分子(…),体面总是要保持的!所以强作镇定,虽然小碎步急促,但终究还是尽量端庄没有大步逃窜,以免惊动了鹅姐撵得更急。

就这样,鹅姐不紧不慢地把我们撵了上百米,彻底赶出了她的领域,才没有继续追击。

而我以媲美战地记者和娱乐狗仔的意志力,在逃走间隙不忘记录了鹅姐的身影,虽然镜头歪斜的角度反映出了内心的惊慌……

朝我而来的社会你鹅姐:


快到山脚下的渔村口时,看到两个大婶在路边织渔网。巨大的渔网铺在路边,让我想起什么魔女的头发之类。

我想偷拍两张,但心情还没有太平复,所以不慎让大拇指入镜了。


好容易走到山下村口,依然看不到任何出租车可能出现的迹象,也叫不到车,我们挺着急的。

就在这时!

一个大叔骑着一辆拖西瓜用的小电动三轮车如同天神一般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挣扎了大概0.01秒,就喊住大叔问他能不能带我们去能搭车的地方。他说大概两公里多路,然后小心翼翼开出了每人五元的价格。

此时烈日当头,有车坐就是救赎啊,我们当然愿意了。于是三人坐上了西瓜车呼啸而行。

旁边不时有豪华的小轿车开过,但是敞篷西瓜车的拉风体验轿车绝对不能比,除了屁股下略颠,真是爽极了。

到了大路上,大叔非常贴心地把我们放在一处路口树荫下,然后仔细叮嘱我们看见从哪个方向开来的蓝色小巴车就招手上可以到县城,是写着某某方向的,不要坐错了云云,还挺感动的。

之后一切顺利回到酒店,然后下午坐上了回程火车。

总之这次平潭之旅总体真是挺美好的,现在想起来还有种愉快的感觉。

想要一个好用的网上相册

我发现近来写blog有个倾向,就是大批量贴照片,恨不得把能贴的图都贴在帖子里,造成了贴子里图片过多累赘的问题。

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以前想贴的图片都发在picaxx相册里,写blog只需要从中间选几张和文章最相关的embed图片就行了。

现在连不上googxx了,好容易有机会照一堆照片,又找不到能替代的靠谱的网上相册,就情不自禁把blog当成了相册用。

这么一想我不禁有点不开心。

我早前苦心(?)经营的相册岂能就这么废掉?

于是我科学xxxxxxxxxx, 上传了平潭的照片,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

然而照片依然不能直接链进贴里,因为链了国内也看不见。而且googxx相册也远不如以前picaxx那般亲和了,心心念念想着的是扒拉你的信息,强迫你按最便于它抢你数据的方式使用。

有没有啥功能相似,国内能打开, 能share图片link插入网页的靠谱网上相册呢?

国内我听说过时光相册,注册一看这是个啥玩意,除了传图片上去放着啥也不能干啊?

在App store搜时看到两个back up 和online storage的图库,shoebox和ever, 不知咋样,有人试过吗?有别的推荐吗?

平潭之旅之在路上

大概十天前和朋友去了一趟福建平潭。

为了赶着回来上班,所以连同往返路上travel时间一共只有两天半,实际在平潭就一天半。

去之前虽然向往,却因为时间太短而并未抱太大期望。想不到天时地利人和,这一趟竟成近年来最为难忘的一趟旅程。

平潭岛还未完全开发。当地虽然有政策导向,规划颇有野心,道路都修得出人意料的宽广漂亮,但除了市中心一小块热闹些,其它地方还略显原生态,交通并不是太方便,去旅游的人也并不多。但也幸得现在人还不多,海水还清澈美丽得令人感动,沙滩干净整洁,没有人山人海垃圾遍地,当地人即使是在景点做生意的也还大多纯朴厚道。

去的时候是下午,火车从南至北穿越广东福建到达福清,需要差不多5个半小时。我例行公事地选到靠窗的座位,但心里完全未曾预料到会看到怎样的窗外景象。

其实或许路边的田野池塘村庄湖泊江河桥梁都是十分常见的,但是自回国以来见到最美的蓝天白云让再平凡的景色也变成了一幅幅画卷。

总之一路风光形容一下大概是这样:你尽管随便按快门,照出来不好看算我输。

我贴几张拿着手机和ipad咔咔按的,同志们感受一下。


隔着车窗照的手机白平衡有点忧伤青绿,只能在手机上有限的条件下尽量按印象中的颜色调。

下面ipad照的。

有几张有木有想起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不枉我顽强顶着对座大哥“这女底是不是有点傻”的眼光一路举着一块平板贴在窗子上。



曝光不足不要计较,要看意境。


在火车汽车上照沿路风景,只有一个不共戴天的大敌可能坏掉画面–电线杆!比如这样:


令人心碎有木有!

然而在去的那天能在火车上看到这样的色彩景象已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难得,我已经感到无比幸运了!

回程的那天木有这么幸福,出发就近傍晚。

不得不说云天是天然的艺术品,配上水面就更美好。坐在车上看不到夕阳的一侧,虽然天色也还蓝,但没有了云和水,景色就显得十分朴实了。

只能拍拍矿泉水广告。


或者小清新一下


不过总体来说这趟行程,光路上看到的风光在我心里已经超过大部分城市周边大小景点,哪怕到了平潭风景平平我也知足了。

然而这个季节的平潭之美也远远超过了我的期待。

太长写不完,下篇继续。

惠州巽寮湾

前几天单位去惠州巽(xun, 音同“讯”)寮湾开会,日程大概是头天中午到,下午海边/海上玩耍,第二天全天开会,第三天一早返回。

我之前听人提到过巽寮湾,说风景不错,所以充满了期待。报名头天下午的玩耍活动时有两个选项:游艇和潜水(scuba diving)。

我想象了一下碧海蓝天,烈日骄阳下在yacht上和一群衣冠楚楚的人举着饮料文雅地说笑着晒得满头油汗的场景,又想象了一下在清透的海水,五彩的珊瑚和热带鱼中穿梭的场景,果断选择了scuba diving。为此之后还做了一番关于水下相机套之类调查,差点一时热血上头去花几千买水下相机不提。

到惠州往酒店去的路上一路狂堵车,沿路看到破烂拥挤的房子道路和灰白的海天时是失望的,完全没有我幻想中的干净美好亮丽色彩。到了名字奇怪的海边酒店(海王子学习型酒店)入住时却被房间惊了一下: 是一间非常大的双床公寓式海景客房,一个卫生间的大小就和之前住过的不少酒店房间一样大了,装潢非常有特色,且房间外还有个极为宽阔的摆着茶几和两张休闲木躺椅的大海景阳台。以十分没有见过世面的土鳖我看来这房间简直豪华奢侈到家,差点以为是给领导的房间错发给了我,后来听说每个人房间都这样才一边更惊一边放下心来。

即使有如此奢华的条件,在十二楼阳台上面朝大海时还是再次失望了。虽然海风习习十分舒服,依然感觉这是我见过最寡淡和缺乏色彩的海景,从海到天一片白茫茫的啥也没有,让我对下午的scuba diving不禁期望大降。

到了下午集合时,发现去scuba diving的只有寥寥几人,除了我全是男的,不由更加想打退堂鼓,但一想到单位钱都出了,不去太浪费,还是咬牙上车了。等车摇摇晃晃开到了那个小海豚还是小鲸鱼潜水俱乐部门口,我心都凉了:只见一间破烂的小黑屋,门口挂着一排看起来脏兮兮滴着水的潜水服,不少颜色都褪掉了。两个黑瘦的哥们一边说“就在这换上潜水服,上船去岛那边啥都不能带(包括换的衣服),去了也没地方放”,一边说“把这个表填了” 然后塞过来一张免责声明之类的表。到拿潜水服给我时递过来一件颜色褪到发白,貌似变形的,看起来历经沧桑的潜水服。等我做了无数心理建设把它穿上身,发现十分宽松,从袖口到脚踝四面晃荡着透风,肚皮上如同沙皮狗的脸一般重叠着,然而负责的哥们说剩下的只有儿童款不够长,只有这件我能穿了。这时同事还在旁边一本正经地说:“I heard that if you need to pee in the sea, you pee directly in the wet suit.” 让我更想跳起来脱下这身猥琐的潜水服当作鞭子抽打周围一片人泄愤。但都到这来了,再缩了也太不值得!于是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脸色灰败地提着裤脚上小艇了。强颜欢笑地和众人在艇上坐了十来分钟,开到了一个岛边,似乎是一片围起来的海水浴场,沙滩上和潜水里到处是人,围观着艇上的潜水服傻x们。这里的海水依然看不出一点清透的迹象,至此我彻底对这次scuba diving死心了:什么美丽的珊瑚,鱼群……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虽然如此,既来之则安之,我还是认命地和大家一起跳到了水里,才发现这水可真冷啊!更忧伤的是由于潜水服各种宽松,衣服里迅速灌了一泡水,裤脚甚至顺着小腿微微地飘,飘,飘了上来,让我很快就成为了时尚的七分裤潜水服代言人。试着在海里游了一下,发现好难游,难以保持平衡,而且水即使只是挂在脸上,出水后不小心抿到一点,也咸到发苦,让人痛不欲生。

由于教练和装备都有限,只能排队轮流换上装备让教练带着潜十来分钟。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呼吸器的咬嘴被一个又一个人嚼在嘴里,只能自我安慰着:“海水里涮涮就消毒了!”

在我之前的一个年轻小弟弟不知道为什么练没两分钟教练就喊“下一个!” 等我问教练他怎么不潜时,教练只说:“他潜不了。有些人没法潜。” 让我一边好奇一边紧张,生怕自己也不能潜。结果教练简单地让我试了一下呼吸,交代了两句耳压平衡方法(捏鼻子鼓气),教了两个手势“OK”和“上去!”就带着我入水了。一开始我不确定是还在练习呼吸还是在下潜,水下实在挺浑浊的,啥也看不见,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和气泡咕噜噜,但很快就感觉到了耳膜疼痛。我试着不停捏鼻子鼓气,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耳朵依然疼着。但我觉得还可以忍受,就继续奋发地鼓气,或许是姿势不对漏气了,我鼓出了无数串气泡,整个人如同一个移动的吹泡泡机。最后觉得实在没用,我放开了鼻子,结果耳朵突然就不疼了@_@

在这过程中,我感觉到教练不时地把我往下按。就在我心里嘀咕着“啥也看不见潜啥水”时,仿佛奇迹一般,几乎是贴着我的脸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白白软软的海葵(?就是那种触手状的东东,但是这些触手都短短胖胖的十分软萌)。然后教练往前方一指,我看见了一条彩色的小鱼,深蓝色的鱼身上印着花纹,明黄色的鱼鳍欢快地晃动着,和Finding Nemo里的Dory一模一样!

就在这一瞬间,之前所有的灰心失望不快折腾全换作了“值了!”两个字,几乎真地有种打开一扇新世界大门的感觉。

接下来大概也只有几分钟时间,可是对我是一段极为新奇难忘的经验:眼前不断出现一片又一片,一丛又一丛白色或粉色的海葵在海水中像在挥手般摇曳着,后来我胆子肥一点了就伸手摸了一下,软软QQ的和想象的差不多; 那种表面遍布洞洞的礁石(?)摸起来则非常滑腻,和看起来不太一样;一条又一条五彩斑斓的小鱼,有的好奇地绕着我的手指游,探出去想摸它就跑,等我缩回手它又游回来。说实话这水的能见度真不怎么旳,几乎要贴着礁石海底才能看到这些海葵小鱼;耳朵还疼了几次,中间还一度出现过耳鸣轰隆隆的(教练后来说可能是船的马达),但我满心欢喜,简直舍不得浮上去。

在水下某处时教练略停了一下,在沙里摸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塞给我,我一看是个大大的带子(活的!)!必须拎上作纪念。他还一度指了个什么黑黑胖胖的长家伙给我看。我那时已经有种“天下英雄出我辈”的谜之豪情傻大胆,觉得教练指的像个海参,以为是也让我带上作纪念,就二话不说一把抓起。结果教练赶紧摆手让我放下,我只好又丢回去了。出水之后问教练,他说那是个海参,但不是能吃的那种。回程时他和另一个教练聊着时说某某有次带个小女孩下水,捞了一堆东西给她,被他训了一顿。我默默地想,不知道教练不让捞太多纪念品是因为要维护海里资源的可持续发展,还是单纯为了下次带人下水时还有纪念品可捡?我挺希望是前者的。

我的纪念品(拿回酒店拍完照被我丢回酒店前的浅海里放生了,希望它还活着):


回来路上和教练聊了聊,才知道这几个教练没一个是本地人,有东北,广西,湖南……各地的。那个东北的小伙子对每个人都叫老板,意外的耐心隐忍。后来他坐在船头说,以后再也不想潜了,不想再下水了,想开个小店做点别的。去的路上我觉得这些人看着各种不靠谱,回来时觉得其实他们人都还挺好的。

回到酒店快6点了,阳台正对着海上落日。可惜唯一色彩明艳的鲜红落日拍不出颜色,而海天还是淡淡的。


等我洗了个头澡整理一番出来,大部分人已经下楼去吃饭了。我惦记着要把带子放生,冲到酒店前的沙滩去趟水把它丢回海里,结果看到了绝大部分人都错过的,这几天时间里唯一有美丽色彩的海边晚霞。



第二天从早到晚开了一整天会,让我憋闷到想随时从会议室冲出去一个倒栽葱跳进海里。这天开始收到n次短信警示台风“天鸽”将至,提醒注意防范。我并没太放在心上,毕竟海边台风警告似乎是三天两头的事。在开会间隙偷溜出去,发现海上有些风起云涌的迹象:


但很快就云散天开了


我还盼望着傍晚时能再次看到海上夕阳的艳丽景象,结果掰着指头算着时间钻出去,发现太阳与红霞已经踪迹全无了,但也别有一番宁静感。


至此还不大看得出台风的影响,只是晚上海风仿佛比昨天更大。我在阳台上站了很久看大海。终于渐渐体会到了住在这里临海凭风的美好,即使没有鲜亮的颜色,但眼前无限开阔,没有人来往打扰,没有闲杂琐事烦心,只有海风阵阵,浪涛声声,更令人心胸畅快舒爽。

可惜第二天一早就得走了。

第二天早上是被呼啸呜咽的风声唤醒的。到阳台上看外面风浪已经很大了,飘起了小雨,海里有仿佛是打碎的木桩随浪起伏着。



等吃完早饭checkout时,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 让我们担心能不能按计划返回。最后还是决定趁台风未至惠州这边赶紧出发。一路上窗外景象在大雨中仿佛成了泼墨山水。


到深圳时雨已经停了,可是这时我们才意识到这次台风的严重性。随处可见被风刮断或连根拔起的树木,路边的铁垃圾桶们都被风卷到了路中间横着,共享单车都凄凉地成片倒着……在快速路上几次堵车都是因为两侧的树木被吹折断而堵路。好在最后还是安全地到家了。

刚到惠州时我想这地方不过如此,实在不值得再来。回头细想时又觉得还是有很多可以再次去体会的经历,吃的也好,海鲜各种美味。

下次也许还会再去海边,租个临海的房子多住几天,好好欣赏海边的朝阳落日和晚风。

宝墨园是个好地方

本来听老妈建议去番禺宝墨园时我还有点勉强,结果去了倒是远远超出期望。

整个园子作为夏日游玩地实在很棒:有精美的水榭楼台假山石桥各色花卉植物可看;有满园的九曲回廊和遍地绿荫可休憩乘凉;有遍布全园的湖泊池水,各色锦鲤游曳其中,还可以坐上小船吹吹风;有小型艺术馆可参观;有给孩子们戏水捞鱼的地方,甚至有个小游泳池可供成人泡泡水;园中有几处价格相当正常口味也不错的粤菜馆和甜品馆;甚至园中的厕所都令人惊喜,不仅异常干净,而且连每个隔间的门都是两扇对开的仿红木雕花门,简直豪华……

总之真是个消磨时光,全家放松的好地方,更不要说是多便捷的照相地了,太值回票价。宝墨园旁边还有个南粤苑,似乎是相邻的。这次没来得及去看看,下次也可以去瞅瞅。

不过我毕竟是工作日去的,所以除了老人孩子多点,整体游人不算太多。如果是周末节假日就比较难说了。

话不多说,粗暴上图。

虽然原图就挺好看,但我觉得有点古意的建筑风格颇适合distressed fx那个app的风格,所以……ipad上缩小图片尺寸图片质量压缩得很厉害,雪花糙点配上图片的texture显脏,只能看个意思哈。

顺便,好怀念picasa相册。国内的网络相册貌似很难找到靠谱的。







来之不易的出游照

自从九寨沟之行泡汤以来,我郁郁寡欢,憋屈得像个鼓气的河豚。

善解人意的盆友们为了安抚我,建议了各种中短线旅游线路。然而左看右看,无论什么名胜景点都脱不开“人巨多,排长队”几个字,让只想避开人群,在山水之中一吐浊气的我十分灰心。

结果前天想起了之前父母去过的从化石门森林公园,从照片看来似乎有(大)山有水有花,离广州车程单程大概就两小时,应该可以当天往返。之前虽然也考虑过此处,但一来据说要开车走山路,二来网上评价也提到周末上山还是要排长队,让我心里有点怵,三来此时不是花季,公园中比较出名的油菜花舌雀花梅花枫叶通通看不到……

不过最终还是不甘心窝在家里耗完暑假,决心邀上盆友周末赶早躲开人潮去这里逛逛。

于是头天开车去广州,然后周日一早7点就出门开往从化,赶在公园9点开园的时候到了门口。

公园里有两个主要景区,石门和石灶。问了守门大哥,按建议上午趁凉快先逛石灶,下午热的时候去阴凉较多的石门。

石灶景区沿途的景点目前能看的主要就莲花湖,天池花海和水生植物园。

莲花湖木有莲花,只有被树林掩映、绕湖的一条小径可以走走,凉风习习倒也清爽。

花十分钟绕湖一周后我们就继续上山了,开到了天池花海。

我本来担心花海没有花,到了发现还是有大片大片的人工花田,延绵在一个湖边。湖对面是一片山,偶尔有云雾在山顶缥缈,还是颇有意境的。

花田中有各色花朵,紫色的鼠尾草,红色,粉色的海棠,紫红的鸡冠花,黄色的向日葵,还有些我叫不出名字的。


可惜我们来得有点晚,向日葵大多都谢了,很多巨大的花盘中密密麻麻地结满葵花籽,不少被人抠出来吃了……


整个景区中散布着许多稻草做成的形象,有的颇有趣味。


沿着天池花海向前走的一公里左右,大概就是水生植物园,是我觉得目前公园里最漂亮的一段。走在水面上的九曲廊桥,看着水上成片的粉色红莲,掩映着翠色莲叶,碧色水草,树林,隐约看见绿水下飘荡的金鱼草(?),岸边还不时有些我不认识的野花植物。可惜的是手机相机宽容度不行,无法真实反映出碧水间粉莲的色彩。


那莲花一朵朵如同玉雕的一般,美貌令人真心为之倾倒。


游至此时已是正午时分,我们禁不住红莲池畔一个卖土特产店的妹子的招呼,去她家店(就在岸边小坡上)里吃煲仔饭。

饭价是一人20,外加炒个青菜25。我本以为煲仔饭是一人一个煲仔,还在为饭菜价格之低廉而震惊。结果端上来一看是三人一个煲仔,size比平常见到的单人煲仔略大些。至此也没有办法,只能将就了。吃完离开时听到妹子招呼别人来吃,说她家饭好吃,证据是“你看他们三人都吃得光光的!” 

吃完中饭,我们豪情万丈地继续上路,转战石门景区。

公园里路还在修,上下山基本都是同一条道上双向行车,但整条路异常七弯八拐,还只有一个半车身宽,因此一路开得确实有点折磨,速度极慢还随时提防着一个转弯后迎面冲出一辆车,觉得山路漫长好像总也开不到头。所幸当日并没有碰到太多迎面车,没什么险情,就是精力消耗颇大。更忧伤的是我一时眼花错过了石门石灶两个景区的分叉口,一路开到了山脚公园大门才意识到不对,只好又原路上山再上上下下地去石门。

光这一趟从石灶到石门的上山下山感觉就开了40分钟,路上全神贯注一面提防来车一面提防轮子陷到路边沟里(到底是怎么设计的!?),沿路一侧的山景也无心欣赏,实在有点无聊。

好容易到了石门,发现一共就两处小景可去,主要就是小溪边玩水纳凉。作为日常家边休闲去处还是很惬意的,可是上山下乡地跑过来,到景点方圆十几米一眼看到头,让我不由觉得有点对不起那几十分钟山路。

第一处景是桃花源,小溪,水车,岸边也在栽花田,还修了个茅屋。也许花全种好开放时会更值得看。


第二处是石门香雪和巍峨石门,位于小溪上游。香雪是梅花开放时所以没有,巍峨石门我完全找不到能与这名字匹配的建筑/自然造型……最后盆友们趟水到溪中乘凉休息,而我则把注意力转到了溪边一颗大榕树。

下午三点左右踏上了回程,路上加堵车走了将近三小时。虽然相对路上耗费的时间精力多少有些遗憾,但不去曹溪,怎知不缺哩。何况总算也部分满足了我想去山水中放松心情的愿望~ 回头想想景色也确实还是有些可圈可点之处,也许以后到花季,公园开放更多景点,路也修得更好时可以再考虑去看看。

Distressed

不知道FX代表啥子,总之Distressed FX是一个ios app,顾名思义把照片弄出点distressed的效果。

我偶然间下到的,发现这是灵魂摄手的大好装x利器,很容易让光线反差过大啊,构图画面平淡单调啊之类的照片显出点带着沧桑感的文艺范。当然可能这类搞vintage范的照片处理app很多,但我既然正好下到了这个么,就推荐一下了。

几张效果图,虽然有点cliche,但是如果看过原图你可能就发现它们的美了……但是我当然是不会放原图的。

Distressed楼房


Distressed小河(水沟)


Distressed站台


Distressed小龙虾


************************    我是distressed的分隔线   **********************

话说前一段突然想去向往了很久的九寨沟。

念头一起就放不下了。

虽然有各种twist各种麻烦各种挣扎,机票贵旅馆贵没人一起……最后还是一咬牙, 今天凌晨一点订了几天后从成都出发九寨沟黄龙的旅行社trip,凌晨两点买了比之前又贵了一圈的机票,然后满含着对向来瞻前顾后三思而不行的自己终于勇敢下定决心的自豪感入睡了。下午跑去逛运动品店买准备爬山徒步穿的鞋子,傍晚回来开始订成都的旅馆,提前网上买九寨沟门票……

咱一旦下定决心行动力还是杠杠的嘛!– 我充满豪情地想。

然后看到了今天九寨沟发生七级地震的消息。

……

满脸蒙圈.jpg

……

为我梦中的九寨沟之行点一支蜡烛。希望地震没有造成太多伤亡。


上图为ios app trigraphy处理.

推荐一下

欧路的系列词典app。

很多同志可能早知道了,但是我前不久才发现特别方便的。

当时是因为在memrise里看词句时经常有疑问,老要上网去找在线词典觉得麻烦,外加我手机里一直是mdict的词典用习惯了,就决定去下载些mdx格式的法英或者法汉词典回来装。

搜啊搜啊发现了一个叫法语助手的东东,随手试了一下发现里面的词典系列和使用方式与mdict词典一脉相承啊(虽然改格式了),集成多个词典一并查询,而且界面灰常清爽,还有无数发音例句(虽然要联网),实在太方便了。

后来又发现原来这个就是欧路词典系列的,也有英文词典app,虽然我用不着,但是需要英文词典的同志真可以考虑,安卓苹果都有。里面英英,英汉汉英,词形变换,近义反义词词典,发音例句库一应俱全。

我特喜欢法语助手里查词时出现的一些好玩的例句。

比如讲“上瘾”devenir accro a 例句是:Comment ne pas devenir accro a Weibo?怎样才能不沉迷于微博?

简直说出(我的 )心声啊~

又比如今天偶尔查一个nuage(云)相关的表达,搜出来的例句之一:

Je savais que mon bien-aimée était le plus grand héros. il est arrivé sur un nuage sept couleur pour m’épouser. J’avais deviner le début, mais pour la fin, je me suis trompée.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迎娶我。只是,我猜到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

失眠疗法

睡前闭着眼听外语跟着背单词或句子,不管之前多清醒,十五分钟(也许更短?)内都会无法抵抗睡意。

本人亲测有效。

听学外语用的是以前说过的app, memrise(忆术家)。里面都是单词或短句,每句每词可反复点重复播放,点几次后人就已经渐渐迟钝,陷入半昏睡状态……

退一万步说,假设无效,依然失眠。那也至少背了几个新单词句子啊,比数羊之类有实用性和有意义得多。

想象一下,当又一个不眠之夜结束,清晨的曙光降临在你脸上,照亮你通宵未眠而充满血丝的眼睛……而你嘴里吐出的不是“(第)七千九百二十四(只羊)”,而是一句流利的外文,比如sh*t啊,me*de啊之类的,是不是顿时觉得x格提升了不少呢?

就是这么特别

中午吃饭,和几个韩国男同事凑在一桌。

其中一个因我之前帮过他忙,表示他假期回韩国会带点礼品给我,问我有没有啥想要的。

我说没啥想要的啊。

于是他想了想说,要不我给你带点masks吧!

我觉得十分新奇,赶紧说好啊谢谢!

于是一桌男士都露出了“哦,这种东西果然错不了!”的谜之微笑。

我想这些人反应好诡异啊。

…….

然后才意识到他们想的masks是面膜,而我脑子里想的mask是面具之类的纪念品 -_-|||

为了澄清,我表示我想要的mask不是指for skin care的mask,而是那个,那个……

卡壳了一番如何描述“戴在脸上的面具”后,我灵光一闪,机智地解释道:”就是电影’Mask’里的那种mask!”

空白了一瞬之后,几个男士脸上都露出了“你口味竟如此清丽脱俗”的微妙表情。

他们脑海中的画面大概是酱紫的:

看学生准备答辩的slides感慨万千。

有的学生学得跟垃圾一样,论文本身做的也漏洞百出,然而slides花团锦簇各种粉饰,让人一看有种this must be a great work的感觉;

有的学生学得扎实而且做论文认真细致,再小的细节不完美都恨不得不睡觉查文献钻研解决办法,结果slides做出来各种干巴罗列,完美避开一切强调自己优点的机会,全力以赴达到让人看不出做了啥为啥做并且也不想再看第二眼的效果。

看得我那个扎心啊,扎心啊,心啊,啊!

Endeavour

以前我一直不知道这是Morse的last name。

那天看一条评论说前传Endeavour里这个天真柔软,虽然磕磕绊绊但仿佛仍然充满希望的小detective,最终会变成正传里那个孤独,固执,冷硬古怪的老探长,才突然意识到这是真的。

无论有多少假象中的potential与possibility,无论有多少短暂的peaceful moments,无论怎样的endeavour,结局都是doomed。

多么,多么,多么无聊啊。

多么无聊啊。

条条大路通罗马

前几天面试港澳台学生,才发现一半多原来是生在内地(多为广东福建的)长在内地读书在内地的纯.内地.学生。到了快高考时突然摇身一变成香港澳门ID持有者,然后参加港澳台联考,相对容易地上个内地的好学校,有的还能拿个港澳台生奖学金什么的……

让我产生了很多充满正能量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感悟:

1. 条条大路通罗马

2. 信息很重要

3.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4. 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

以上。

刻薄之王

每次看到或想到儒以诗礼发冢,就会一边狂笑一边膜拜庄子。

他的头衔里竟然没有“伟大的刻薄之王和打脸大师”,简直是shame.

他的刻薄和打脸是那么的清丽脱俗又浑然天成,每每让人看得心旷神怡:

“来,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吧。”“好哒~”“啪啪啪啪啪啪……”“啊,好美!咦,我的脸肿么肿了?”

*************************************************

最好吃的食物往往是不健康与不合时宜的,因为罪恶感会让美味程度翻倍。

深夜里摆在我眼前的幸福西饼的巧克力乳果盒就是一个典型。

*************************************************

在麻麻对“破壁”机的向往下,我在亚马逊上买了一个vitamix的blender. 

米国卖400米刀的基础型号,到国内便华丽开价7000人刀。

每次看到这种定价方式我都很困惑,莫非吾国人民看起来真是特别人x钱o吗?

考虑到直接从米国买的运输,关税,变压,保修等麻烦问题,我微弱地犹豫了0.0342秒后还是从米国买了,毕竟人穷智长。

两周之后收到了。现在每天早上就打一碗黄豆或黑豆芝麻糊糊吃,至少心理上得到巨大抚慰:“啊,我吃了一碗没有滤掉一点渣的,营养完整的豆豆!”

Vitamix强大在于不管丢啥进去都能打成一碗细腻无渣的糊糊,然而可能缺点也在于不管什么进去都会出来一碗细糊糊吧……texure是木有的。

然而这玩意也几乎是我买过最贵的电器了,要是不能用个10年8年的我就失落了……

话说几年前我在mitbbs上看到有人讨论vitamix,还觉得不可理喻,竟然会有人花300多刀买个blender???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的unpredictable。

****************************************************

今天看到反转斗士崔永x老师开食品店卖糖葫芦的消息了。

据说糖葫芦用的山楂都是俄国种的,非常腻害,非常保质保量。

据说之所以卖糖葫芦当然是因为崔老师的儿时最爱就是糖葫芦。

总之崔老师作为为民带盐,深受广大人民爱戴的吾国良心,不仅慧眼识商机,而且把食品卖得既full of纯洁的情怀,又full of高尚的情操;你若不是双眼满含着感动的热泪,都不好意思去买他的糖葫芦。

然后你努力蓄满泪去买糖葫芦时会发现,其实崔老师卖的不是糖葫芦(而是俄罗斯面包), 他卖的只是儿时的梦与理想。

以后“崔老师的(俄罗斯面包)糖葫芦”可能会成为一个俗语或营销的经典案例,即先愚你再宰你,还同时占据道德与情怀的双重高地。

***********************************************

我至今还没吃那个诱惑我这么久的巧克力乳果盒呢。

我真棒。

该不该奖励自己一个巧克力乳果盒呢?就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