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ke

这件事在现实里发生的时候, 其实完全不funny的.
phdcomics

唉如潮水

我买了一个新手机, 还没root, 已经玩得不亦乐乎了. 等过几天升级系统了估计又要好一番折腾.

记录一下.

还没到十月, 晚上气温就将近0C了. 秋天来的真快.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o差点忘了, 今天看到的, 中国宅男们对苍老师那即使爱国热血也冲不散的下身之情和挣扎于江山与美人之间经典而深刻的痛苦令The Economist也瞩目了:

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63349

“the Diaoyu islands belong to China; Sora Aoi belongs to the world.” 竟然有幸看到英文版本了.

多么真纯的浪漫理想主义啊.

不够痛

不动是因为不够痛.

***************************************************************************

昨天又烤了Black Bottom cupcake (Chocolate cake with cream cheese filling and chocolate chips).
是按这个方子做的:
http://allrecipes.com/recipe/chocolate-surprise-cupcakes/
scale成1/2的用料, 比上次的那个方子分量准, 基本正好是12个cupcake.
375F似乎温度有点高? 烤出来cheese面上有点焦黄的意思, 但心子里还是非常moist, 味道可口, 所以我并不介意看相没那么黑白分明.

昨天去见TA的老师, 就顺便带了一个蛋糕去给他尝尝. 没想到掏出来的时候, 感觉他的表情似乎有一瞬间的凝滞, 几乎是露出了惊恐(!!!???)的样子, 之后好像强颜欢笑一般接过去了.
弄的我十分不自在, 想我的蛋糕虽然样子非主流了一点, 但是有那么可怕吗? 还是我跟他不熟, 送个小蛋糕不合适? 或者他在减肥? 或者他憎恨蛋糕?
总之还是挺失落的.

鉴定一下, 这可怕吗?

From Life 生活乐趣

今天你文艺了吗?

太久没有照相了.
前几天翻看以前日记式的每日n照, 十分怀念. 我这样既拙于抒情描写又深恨自述心路历程的人, 多年之后回忆青春(?)往事, 就看图片体会, 想来甚美.
这一段看某bbs的摄影版, 发现现在十分流行的乃是所谓的人文片. 色彩清淡到微妙, 有时偏色严重, 却为整个的片子定下文艺的氛围, 于是稀松平常的片子也仿佛内涵了.迄今这类, 有的片子我能欣赏其妙趣, 许多则始终欣赏不能.

今天下午被SAS无法figure出的error搞到崩溃之后, 我横下心来拎着相机又奔向了观看我blog和相册的人都熟悉和热爱(?)的附近唯一的小湖.
我常常冲动而去, 然后就陷入惆怅: 在这个角度我按过300次快门, 那个方位400次, 前后左右皆是……
虽然有人物入画会有不同, 但我始终壮不起胆对住人拍.
不懂害羞和隐私的傻大胆Canada geese们一直是我的爱, 然而今天他们已不在. 秋天已经来了吗?
不过不管怎样, 还是要奋力一拍, 几百张重复的里面偶尔有一两张有新意或者相对美貌的就没白去. 何况我今天还有新买的便宜货CPL要试验!

于是…试验结果是比较悲催的, 本来很蓝的天空拍出来依然一片惨白, 但照片上环绕着四个深紫的暗角, 而阴影的部分特别的重口味暗成一团. 是不是我还是没用对呢唉, 只有下次再试了.

回来后照片几乎不是阴阳两半分明(我是日落前一小时去的,太阳算不得柔和但也着实不至于那么阴阳两段)就是黑作一片.好在我当时见势不对一咬牙照了一半raw. 但回来没有太多功夫调, 就找了几张各种尝试了一下向文艺范靠拢.

这张是抢拍的, 起名叫”姑娘你为什么不侧头看我–记青春的(傻b)萌动”(…). 照的模糊了, 只有缩小了才显得大致清晰.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这张叫”秋水寂寥之游船各西东”. 如果可以, 我想把天砍一截接到湖下面, 让画面更平衡一点.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这张叫”这么混乱冒充文艺真的可以吗”. 其实我是有拍摄意图的: 就是当时昏暗的环境里一排光影斑驳的树顺着光线斜排出去. 但是拍出来, 墨也似的黑暗里, 几根金灿灿的光柱亮瞎我的眼. 我愤怒了, 于是我(试图改版)文艺了.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最后来一张重口水彩. 看起来挺失真的, 主要是因为原图太黑, 我下了死力调曲线. 之后又怕太灰, 于是奋力给局部加对比增色. 最后就这样近乎HDR的效果了. 最xxoo的是这张原图就是JPG,一片蓝绿乌黑的白平衡下调成这么阳光灿烂的色调, 不容易啊.
虽然不是正统的欧洲式灰调文艺(作者在扯淡), 但是浓墨重彩也是…激情的文艺么.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其他还有正常向的, 为了尽量保持文章切合主题, 就不贴了.

时间有限, 别的就先不说了.

2009的雨

From Everyday

That’s Life

That’s Life

Singer: Frank Sinatra

That’s life
That’s what all the people say
You’re riding high in April
Shot down in May
But I know I’m gonna change that tune
When I’m back on top, back on top in June

I said that’s life
And as funny as it may seem
Some people get their kicks
Stomping on a dream
But I don’t let it, let it get me down
‘Cause this fine old world
It keeps spinning around

I’ve been a puppet, a pauper,
A pirate, a poet,
A pawn and a king,
I’ve been up and down and over and out
And I know one thing
Each time I find myself
Flat on my face
I pick myself up and get back in the race

That’s life
I tell you, I can’t deny it
I thought of quitting baby
But my heart just ain’t gonna buy it
And if I didn’t think it was worth one single try
I’d jump right on a big bird
And then I’d fly

I’ve been a puppet, a pauper,
A pirate, a poet,
A pawn and a king,
I’ve been up and down and over and out
And I know one thing
Each time I find myself laying
Flat on my face
I just pick myself up and get back in the race

That’s life
That’s life, and I can’t deny it
Many times I thought of cutting out
But my heart won’t buy it
But if there nothing shaking coming this here July
I’m going to roll myself up in a big ball
And die…

My my…

Well it’s been way past July now.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当你确信这一点的时候,大陆的轮廓就突然仿佛从海上迷雾中现出身影来告诫你,No one is an island.

你敬畏了信服了,伸出手想靠近想攀爬,它便又漂远,消失得杳无踪迹。

In the end, 总有些人是一座孤岛。

The dreamy world we dream in

我住的地方, 天分外蓝, 草分外青, 冬天的暖阳照耀下空气都浮动着淡淡温柔的金辉, 童话般的冰湖倒映着多彩的小房子.

From Everyday

凝望湖面有时让人想起那著名的诗句: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这么多的美好和快乐如同就在指尖触手可得, this is the dreamy world we dream in.

刘翔啊刘翔

这次奥运会真是太曲折了, 尤其对于中国人民来说.

我所关注的论坛上, 前两天还同心一致众志成城地和Nature之流斗争维护小叶mm, 让我森森地感动于关键时刻中国人民是多么团结勇武!
刘翔一摔, 顿时之前互相拥抱, 拍肩, 支持彼此, 同仇敌忾的同胞们开始横眉怒目, 互相鄙薄唾弃.
同胞里有的是爱的很纯粹感动得很深沉誓死支持他; 有的是爱之太深责之太切, 两度失落到恨不能啖其血肉; 当然也有一小撮是苍蝇式借机乱咬找存在感; 还有不少是我这样的, 觉得刘翔未必完全无辜, 但绝不该一人担当这么多痛斥, 尤其是一些小人的践踏.

很多人说刘翔对不起人民, 没给他们个交代. 我也不懂这些人跟刘翔啥关系,有资格让刘翔给他们交代. 你爱他他就必须爱回来的关系吗?
有些人骂刘翔利欲熏心,天天广告. 这本来就是他靠成绩挣来的, 厂商们就爱找他嘛. 我觉得他比某些影视歌星什么的有资格作广告多了. 那些人还没得过金牌呢, 广告做的不也挺欢, 大家不也没啥complain吗. 是说因为那些人的主业就是晃荡晃荡露脸走光之类的, 所以大家觉得他们赚钱是敬业赚的理所应当; 刘翔则是上场没命跑步和接受我们的远程敬爱就够了, 却胆敢接了一个又一个广告? “刘翔你贪不贪啊, 除了我们的心你还要这么多的财么! ”
这些嘶喊着谴责他的兄弟如果有做广告赚大钱的机会(且不说资格)大约是都要坚贞地推掉”我要专心搞科研干本职, 没空”的了?
最关键…接不接这么多广告恐怕压根不是刘翔能决定的.

说他不该隐瞒伤势, 遮遮掩掩, “真伤了就别去奥运了嘛”云云…
奥运会绝不是他想不去就能不去. 我想他就算早知伤不可为, 在国家和上级的”殷切期望”和”谆谆教诲”也不能不上. 何况不止国家, 广告商们已经花了钱签了合同了, 能让他轻易就直接退出么, 那不能啊. 使尽手段也要让他上. 十三亿人民已经失望过一次了, 这次敢连阵都不上称伤退出么, 那大约有6.5亿高瞻远瞩的中国人民会出来骂”我早料到懦夫是要找借口不敢上阵的”. 中国人民未必真有那么深刻的恶意, 但是嘴皮子的速度常常追光超电, 被骂的通常在不及反应之时就被人民唾沫的海洋淹没, 即使之后人们再缓缓反思, 倒霉的被骂者也早就去轮回了…最后, 甚至很可能刘翔自己也不甘心就此放弃, 想着侥幸搏一把, 尤其在4年前的”失败”之后.
每个人每一方都有着利益因素要促使刘翔上场, 哪怕他真上场只有死路一条.

说他亲栏框作秀…这个挺难说的.
按我这样普通人的心态恐怕是不会来这么一下的, 而世界上98%大概都是我这样的普通人.
不过在刘翔那样的身份, 那样的境况, 那个场合, 那时心态之下…因为我想象不出来, 也体会不到, 所以没法说他是不是在为了作秀而作秀. 或许普通人之外, 1%的可能是他的’团队’规定好的套路要求他去这么秀一下, 也有1%的可能是他这样的运动员被迫放弃热爱的运动的真心举动.
有些人一口咬定他是在作秀, 宣称看不出来的是白痴. 我的智商只得不到140, 所以相对这些天才的头脑确实比不得: 我没法100%地排除一个1%而肯定另一个1%. 如果我可以肯定地说”我跟刘翔肚子里的蛔虫似得, 他想什么我一清二楚百分百确定”, 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他就是在作秀!”, 那便可以进行到下一步了: 可不可以站在道德的高地上, 雄伟地谴责他? 不过我暂时还过不到这一步, 所以谴责什么的只好先hold一下.

但是最终, 我还是想了下如果他确实是在作秀我是不是就彻底憎恨到要倾尽恶语来骂他, 或者高洁而矜持地对他说”我鄙视你”…但是结论好像还是不会.
因为我使劲想使劲想, 如果我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而处在他那个荒诞的位置时刻, 我有没有任何可能做出这种在我现在看来是荒诞的举动, 觉得真的难说.
如果我可以肯定地说”我是刘翔的话, 绝不会作秀”, 也许我有立场来judge他.
但我说不出来, 因为我和刘翔相隔实在太遥远, 我真没法想象我成为他在那时会怎样选择.

但这么多人在这么绝对自信地, 充满批判地judge刘翔.
这么多人没有吃过他百分之一的苦, 没有获得过他千分之一的成就, 没有体会过他万分之一的压力, 有些人就凭一个”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就要蜂拥而上乱棍打死他, 有些人痛心疾首呼号着”枉我以前称你为英雄原来你却这么下作”想投石埋死他, 有些(小)人捏住鼻子蒙着脸夹在人群中尖叫”把广告收入都捐出来!””刘翔就是个狗屁不值的垃圾!”

刘翔那几十块世界金牌和另几十块银牌铜牌是无法抹杀的. 他被他的同行们, 那些赢过他, 输过他, 和他有过类似经历和体验, 站在体坛巅峰的人物认可.
他绝不是某些小人跳上蹿下诋毁成的一文不值的东西.

刘翔到底是个纯粹悲剧的英雄还是有巨大缺陷的天才尚无定论. 但相反的, 一些嗡嗡跳脚的小人是否小人却是不值争论的事实.

不知道刘翔会不会退役. 如果他是我, 大概就安心地退了算了, 早点摆脱乱七八糟; 但是如果我是他…我却还是实在不知道他会怎么选择.
按照日娜神仙妹子的广播, 刘翔说他真心喜欢跨栏, 似乎有再战的意图.
很多人因此说”早知道之前都是装的, 还要回来捞钱.” 这些兄弟都很有代入感, 把自己和刘翔的心理结合得缠绵悱恻欲仙欲死, 含怒带怨地指明了”如果刘翔是我”铁定就是这么想这么做.
到底刘翔跟这么多人有什么关系呢. 凭什么觉得有资格要给刘翔指定一条既定轨迹, 如果他踏出这条轨道就被判定有罪?
什么是他”应该”走的轨迹? 为了不让众人的指责”落实”, 或者为了不让对他有期望的人的期望”落空”而必须得即刻退役以证清白然后缩头三十年再也不露脸, 直到死了在报纸一角登个消息”中国前著名短跑选手XX于XX年月日去世, 终年xx岁”再让大家感情消费一下?

如果他想要回来跑, 就去跑好了. 他如果想继续接广告赚钱, 就去接好了.

刘翔2004年的胜利, 曾经为我生命中的一刻带来满溢心肺的喜悦和自豪感. 我因此感谢他和祝福他. 我希望还能有那样的机会享受那样全然的喜悦, 但如果没有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抱怨的. 刘翔加油吧.

(“科学”杂志)的编辑">How To Become a NATURE Editor/如何成为<自然>(“科学”杂志)的编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Cbfwi6oPtQ&feature=plcp

Background:

1. Nature ‘s original post and comments on the ground-breaking pseudo-science finding:

2. Skillfully “edited” Nature post and comments:

08/06/2012 UPDATE on Editor’s Notes

中国海内外学人连续多天的抗议, Nature终于不得不再次改口…不过应该删除原文在公开位置贴道歉才对.

中间是Lai Jiang的长篇评论, 此处略(见前图)

Lightening

晚上买完东西出来, 正是夕阳即将落尽的时分. 天上微微飘了几分雨, 开始闪电打雷. 我一时兴起, 想试试抓拍闪电…failed miserably……

要是先打雷后闪电就好了, 至少有个预警!!!可惜光比声音快, 每次哗啦啦开始闪电我都反应不过来, 等闪完了才来得及按快门. S95对焦又慢, 只好先对焦到远处半按快门瞪着眼等下一轮闪电了…结果往往是按得手指都酸了闪电也毫无踪影, 要么是对着东方突然南方一个闪电霹雳, 等我猛地一扭头东边又一亮@_@
总之被调戏的很忧郁. 到底那些漂亮的闪电照片是肿么照出来的呢?

唯二的成果之一:

From Everyday

之二, 月亮(就是那一小坨最白亮的位置)上的闪电~

From Everyday

河流

One of my favorite pieces:

卡拉扬指挥的版本.
这是捷克作曲家Bedrich Smetana的Ma Vlast(我的祖国)六部交响诗之一, Vltava (伏尔塔瓦河, 德语名Die Moldau, 是捷克最长的河流).

属于那种听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的旋律, hauntingly beautiful. 也属于不需要讲解的音乐作品, 从涓涓细流到新支汇入,渐渐激荡,有急流险滩, 有舒缓宽广, 有回旋宛转的漩涡, 到奔流如海, 让听者如同身临其境.

第一次听到是多年前在同学的MP3 player上, 听了个开头, 觉得这旋律太奇妙了于是向他问了曲名.之后回来找了下载了就难以克制地反复放.昨天偶尔看到电视里一个捷克游记的节目,里面有街头艺术家演奏开篇片段的一小节, 勾起回忆于是奔向youtube, 找到了各个版本, 反复播放了一晚上.

关于这部作品的主旋律还有些争议, 因为和以色列国歌的主要旋律颇为一致. 但这部作品的完成早于以色列国歌Hatikvah(The Hope, composed in 1888?), 并且以我个人口味而言, Hatikvah有点太沉郁单一,作为国歌也太过悲凉. 不过据说两首曲子的旋律都是改编自17世纪的一首意大利歌曲La Mantovana (不知道啥意思…).

Vltava似乎还被用在电影The Tree of Life中. 虽然不知道电影是讲啥的, 一看名字倒也觉得似乎会很合适.

顺便放一个新发掘的Ave Maria(舒伯特). 觉得是我目前为止听到最完美(Vocal)的版本:

梦境漫长

昨天做了一个梦.

Chicago July 4

米国国庆那天我决定去Chicago看想象中的宏大焰火. 当天气温高达102F创了历史记录…朋友决定下午逛街, 尽量保持在室内有空调的地方活动. 在Macy里抬头一看, 巨大米国国旗悬挂头顶, 不知道是平时也挂还是专门为了国庆挂的.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为了防止人多被警察限制进入焰火观看地点Navy Pier, 我和朋友决定下午6点就过去守着, 等待9点开始的焰火. 然而人山人海, 简直热气蒸腾. 想去买点吃的垫肚子, 结果一看排队都如同长龙, 只好放弃了. 朋友决定在室内呆着, 我就四处绕了绕, 毕竟难得(?)来一趟chicago么.绕到building背面, 观看焰火的反方向, 出乎意料的竟然十分空荡,在看了一天万头攒动的景象后着实有点落差.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太阳终于下山, 我们决定出去找位置, 然而所有的围栏前都堆满了人, 下面的平台上更是密密麻麻, 连针都难插~最后勉强在一条回行走道前找了个小空挡缩进去.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然后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等…焰火终于开始了! 才发现找的位置前竖了个很高的牌坊,焰火放的本来就不高, 倒有一小半被牌坊遮住了. 我也没带三脚架, 就半跪着扶着相机架在栏杆上哗啦啦按了一通. 这次提前设置了手动对焦, 焦距无限远(roughly),因为栏杆不稳;快门速度都设在1秒以内,倒也勉强照出点花形来, 虽然没有长长的轨迹…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正当渐渐兴奋起来, 想尝试着换个更慢点的快门速度把光圈拨小点时…音乐声与烟花声戛然而止. 我还没反应过来, 发现身边的群众们不少已经干脆地转身掉头开始作退场状了. 一共15分钟不到的国庆焰火!我为此在102F的天气不辞劳苦地坐火车过来, 提前几小时在臭汗与滚滚的热气中饿着肚子干等…就这样完结了!真是太悲情了……

然而退场的时候更悲情, 整个公园的人都在使劲往有限的出口挤, 妄图在别人之前出去抢搭公车或去停车场. 然后突然之间身后某处传来惊呼声, 人群开始推搡, 有小群小群的年轻黑人白人唯恐天下不乱地嬉笑呼叫着一边往前猛蹿一边回头张望. 顿时我想起类似”人群推挤踩死N人”之类的悲剧标题,和朋友两人奋力横向挤出人群贴到墙边勉力站定. 然而惊叫声越来越多, 一群一群人开始往门口冲, 我一扭头就看到一个白人老太婆满脸惊恐地向前狂奔, 看起来已经不像是年轻人恶作剧的架势了. 我和朋友紧张起来, 也开始奋勇加速向门口行进. 接着就看到一天内看到无数次的荷枪警察满脸肃穆逆着人群使劲拨开障碍向人群深处划去. 等我们好容易挤出门口听到呜啊呜啊的警车声群聚而来. 始终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啥子, 不过偶尔听到周围的人只字片语提到”gun”之类的字眼.
后来想象, 估计还是后面的某些人挤得不耐烦, 又不知轻重可能玩笑说有枪, 想让人群快点滚蛋……然而和全世界人民充满友爱的米国人民那是多么敏感, 立刻如同惊弓之鸟, 几乎骚乱起来了. 好在规模不大, 密闭空间里的人群都能很快跑出到开阔地区, 否则恐怕就人群的慌乱程度恐怕真要悲剧.

之后排队等了大半小时的公车连门都摸不到, 只得瘪着肚子一路走到地铁站搭车去了.

第二天103F, 破了历史上当天的百年高温记录. 我顶着烈日滴着油去了Chicago北边的Bahai Temple. 此信仰(Bahai)的大意是, 全世界宗教联合起来! 其创始人认为, 神只有一个, 在不同的宗教以不同的形式/身份显示. 于是基督教, 犹太教, 佛教…等等等等通通是一家.(其实听着还挺make sense的嘛…然而信此信仰则必须供奉其创始人, 那是什么道理?)全世界一共有7个庙, 这是其中之一.
这个庙十分巨大, 简直跟国会山似得.里面什么也没有, 简直像个空荡荡的圆形堡垒. 然而建筑雕花什么的非常精美, 还融合了各个宗教的符号.
在外围, 虽然有小广角, 还是几乎照不全.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一进门, 相比室外的酷暑高温, 那清凉宁静的感觉几乎真像是天堂一般美好. 里面几乎没有人, 于是我也在里面安静地坐了好一阵.
仰头看穹顶内繁复的雕花:

From 2012_0704-05 Chicago

从Bahai Temple出来就去火车站了. 正一边伸着舌头喘气走着边抱怨着自己运气差赶上这样的高温, 突然毫无预兆地被盆泼般的大雨浇了个一身透湿. 于是水淋淋地奔进空调呼呼的火车站时, 森森地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

总之这是一次多么有意义而圆满的旅行啊.

春日迟迟

两周的周末, 风和日丽, 奔去附近的小湖公园照了一堆…本来已经是奔着夏天去的天气了, 结果今天又返回了冬天. 于是翻腾出来美好天气的照片缅怀一下…
那是一个春风沉醉的下午, 钓鱼爱好者们纷纷涌向湖边…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大大小小的都有不少收获…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老人家垂钓的姿态尤其悠闲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春天底色彩是那么美好…跟秋天也差不多!?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蒲公英盛开(过)的季节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

好吧其实我就是好久没照相了, 好容易照一次整理完, 一定要展示一下. 尤其是这春天绿油油的, 看着就是舒服么.

From Spring & Summe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