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不是某小说的读后感,只是通报一下状态。

最近在超市里找到了口味接近magnum double chocolate的梦龙冰淇淋,翻译作什么梦龙布朗尼巧克力冰淇淋,总之我喜。昨天半夜甚至忍不住在将一切繁复的口腔卫生程序完成,在床上躺平良久之后又爬起来吃了一个。

然而有口舌之欲,或者对任何事有任何的兴致都是好事,说明还有活头嘛。这是人生动力。

相机闲置已久,在这南方无尽的潮湿天气中也不知镜头霉了没。可怜的。

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在干燥点的地方生活。虽然幼嫩的肌肤受尽折磨,但是至少皮鞋皮包衣服文件和房间各处不会长霉。这对于除了外物,将一切都视为粪土的我来说很重要。

**********************************************************************************

在网上看到Trump节节逼近选举胜利,想起以前在comedy central看的roast of Donald Trump. 这类roast是非常长姿势的, literally。常常可以学到无数下流的人身攻击和关于生殖器,滥交,种族歧视的词汇,让人对于低俗粗暴黄色政治不正确笑话的容忍度达到谜之高度。

Anyway,在一众喜剧演员各类大小明星轮番上阵进行了几十分钟围绕生殖器和相关动词展开的笑话段子之后,Trump施施然登场了。照例他需要尖刻地反击之前轮流攻歼嘲笑他的流氓友人们,并在此过程中引发观众大笑。

他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不带一个脏字,而讽刺犀利到让人拍案叫绝又畅快大笑,从智商到品位全方面碾压所有专业段子手,让我当时几乎产生了对他从云端藐视众人的敬畏。

所以Trump一直以来的狂妄言行,各种厥词,我基本都认为是他根据需要和对受众心理揣摩而自如塑造出的电视人物形象。米国人民被他哄得团团转实在是太不令人吃惊了。

 

 

虽然不想承认, 但是我竟然真地画了……毕竟唯美食与美色(?)不可辜负.

数十年不曾动笔, 魔幻的笔法与线条一如往昔!

不得不说, 咱不仅挺满意, 也十分安心: 总算自己不是未曾学过练过却一动笔就惊吓到自己的艺术天才;  总算没有辜负自己不存在的破窗天赋而泯于俗世~

感谢金万年G-2249自动铅笔以及晨光Gel Pen签字笔.

以上.

wk_s

P.S. 谁说我画得烂我就揍谁, 让姐姐教教你什么叫情怀!

 

感恩节

今天又一次收到学生送的花, 十分意外.
这种时候就觉得十分惭愧, 孩纸们都这么有心! 然而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black Friday, 我即使在米国也万万想不起感恩节是哪天的……

有时不知道现在的生活是好是坏. 可能要到不过的时候才知道吧.

晚上6点多的时候, 月亮奇怪地悬停在东方的低空, 红红的.
手机无论如何差太远, 掏出了久违的D90才得以照出个1/10类似.

送你一轮圆月.
DSC_6648

TMI

昨天和几个同事出去吃饭, 第一次体会了接收TMI(too much information)是嘛感觉!

因为涉及人家隐私, 不便详细记录.
然而大概感觉类似在沙滩上大家都穿着泳衣晒太阳, 突然走来一名落落大方晾鸟的天体爱好者高高兴兴地想加入……

让人想一边感慨这孩纸肿么这么, 呃, 赤子之心(???), 一边想自戳双目:”噫!瞎了我的狗眼!”

好听的歌哦

前几天偶尔在微博上听到了田馥臻和苏运莹合唱的<野子>, 觉得怪好听的, 就去找了下原来是今年的中国好歌曲里的作品.
然而苏运莹初选时的独唱才是真正惊艳. 而且这首歌虽然词有些地方还有点硬拗, 曲子却基本是该”对”的地方都”对”了, 让我重放了很多遍. 这首歌还是她唱最合适, 足够有力量足够坚定.
后来她的<萤火虫>的词就拗到了比较难以接受的地步, 虽然看得出有想表达的意境, 有画面感, 但是也实在太生造了, 曲也类似, 虽然有种天然感, 但也太缺乏雕琢, 有点形神皆散的赶脚.
不过苏mm还是挺有天赋的, 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

顺便也看了一下其他的好歌曲作品, 好听的还真不少.
其中我重放了很多次的有戴荃的<悟空>, 可惜这首里的词句有的精彩, 却隔几句又变得比较cliche而不知所云, 反而让歌的境界含糊, 显得低了. 但是配合<大圣归来>的MV还是看的让人有落泪的冲动;

还有刘语潼的<等风来>, 曲调悠然真有轻风回旋上青天的感觉, 很有意趣;

还有刘胡轶的<从前慢>, 回忆一样的曲调, 老式西洋音乐盒的感觉;

还有个超级喜欢的是赵牧阳的<侠客行>, 铿锵, 提气, 有点双旗镇刀客赶脚的那种侠客行, 或者东邪西毒里梁朝伟的盲刀客, 又或者刺秦的荆轲, 黄河岸, 狂沙里, 一碗酒, 没有后路的悲凉, 一往无前的悲壮. 鼓点和唢呐太棒, 夺人心魄.

最后是杭盖, 这乐队感觉太成熟了, 创作表演都太浑然天成, 加上浑厚的曲风和嗓音, 确实有点碾压感. 俺觉着轮回比杭盖更上头更有冲击力, 有点布兰诗歌里O Fortuna的感觉, 可惜结构太简单了点又短了点, 还略显单薄, 但是总体已经非常powerful. 首次听到真是颇为震撼, wow了半天.

另外比较好听的曲子有<阿楚姑娘>里”阿楚姑娘”的那两句, 其余部分, 变调虽然是情趣, 但变得太多, 又有些重复, 就显得曲子重点不分明让人有点记不住了. 但这首歌其实还是满好听哒, 虽然词的后半部分实在cliche.

还有一个叫裸儿的妹子, 看到有人评论她声音像火鸡, 虽然我搞不清楚火鸡到底怎么叫, 但听她<会飞的野马>里汪洋肆意地”飞呀飞呀飞呀飞呀…”的时候其实是有点想揍她让她闭嘴的.
看到很多人说刘欢后来力保她而刷掉很多人是纯粹为了追求”与众不同”我本来也有点赞同的, 然而听了她的<呐喊>却对这种观点无法认同了.
虽然这歌词还差点火候, 但也不错了, 曲子更有意思, 结构相当有趣, 几个”乐章”分明, 变调出人意料又衔接得挺自然.
比起苏运莹, 她的天马行空其实没那么天马行空咧.

题外话是搜杭盖时搜到了谭维维唱的乌兰巴托的夜, 有杭盖的和音和呼麦, 很好听的歌. 也顺便听了几首谭维维在<我是歌手>里的表演. 好几首歌的编曲都挺棒的, 她的表现也不错. 然而她的声音比较单薄没什么张力是个遗憾.
看的时候就不禁想如果姚贝娜活着, 让姚来唱多好啊. 真是天妒英才.

国内的医院

必须说明,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医院, 是个医院就是我极力避免的地方.
然而有时还是不得不去.

国外的医院我去过的主要是学校医院, 医疗水平如何不敢说, 不过医护人员的表现是相当professional的, 主要是态度好, 有问必答, 各种操作都会说明原因和注意事项, 不过也很可能是因为人没那么多. 找过两次独立诊所的医生, 每见一面都是坑爹价.
最近不得已去了几次国内的医院, 首先是看牙, 除了一个老头子副(?)主任医师一脸大爷相拽得鼻孔朝天外, 其他年轻一些的医生都还是很和气, 愿意讲解的. 护士几乎没人有笑脸, 不过很大原因可能也是人太多.
不过就在我对国内医院渐渐放下戒心时, 在某三甲医院看腰的经历又让我决心以后还是不要太信任医生啦.

此医院是出了名的人满为患, 早上不到8点就找不到停车位了. 我住得也不近, 所以每次去都是早上不到7点就出门开车过去好停车.
头次去也罢了, 预约了某医生(网上有”病人”们的高分评价呢)早上8点半的, 7点半就到了. 取号排在8点半时段的第二个, 之前还有8点时段的几个人.
然而等到8点半, 还一个号都没叫. 好容易过了一会开始叫号了, 到我的时候就9点了.
进去之后没说到两句症状, 医生就说要开药.
等等, 已经确诊了是啥毛病了吗?
问了医生, 他就说这种一般都是什么什么炎症, 少数的是某某某病.
那怎么确认我是一般还是少数?
于是医生说:你想搞清楚吗?
我心里说:废话!, 嘴上说:是啊麻烦您再看看.
医生便让我做CT扫描或者MRI. 我问两者有什么区别, 他说一个有少量辐射但不用预约, 另一个没有辐射但要预约.
我问辐射是什么程度的呀?
医生说总之问题不大啦.
于是我为了避免预约再来, 决定就选不预约的了.
然后医生开了单让我去交费, 我忙问复诊肿么办.
医生说, 这周日你过来取结果来找我复诊吧.
我感动滴说, 医生你周日还上班啊! 那我上午来还是下午来, 需要提前打电话确认或者重新预约吗?
医生说, 你周日来就是了, 我反正都在, 你到时候直接过来就行.
于是我出去交费, 又等了40多分钟排到了做了个CT.

周日我又6点多出门, 饭也来不及吃, 7点半不到就跑到医院去了想着赶紧看完了早点回去补.
取了片子, 等到8点了去挂该医生的复诊号, 挂号的妹子说:”挂不了!今天x医生没排班.”
我说不会吧, 是x医生让我今天来的.
妹子说, 那你自己去他们科问问.
于是我跑到骨科去, 不见x医生踪影, 只好去问前台护士. 护士说:”x医生今天没排班!”
我只好又重复一遍x医生和我约好让我过来云云的说辞, 护士不耐烦地说:”那我不知道, 你自己去他诊室看看.”
我当然是看过, 知道他不在的. 于是只好再回来问护士有没有x医生电话, 能不能问问他会不会过来.
护士说他们电话只能打内线, 可以问问住院部(?)那边x医生在不在.
于是电话过去, 然而x医生当然是不在的.
来去了几趟, 旁边一个护士鄙视地发话了:”你不知道去挂个别的医生的号吗?干嘛非要x医生看?”
我心里说:妈的那不是他让我来找他的吗?, 嘴上说:好的谢谢你啊!

只好去排另一个医生的号, 好在上午还有号, 不过也要等到10点半了.
就酱紫干坐着等到10点多, 找另一个医生看了. 看片子加对谈共计3分40秒. 摸不着头脑跑来跑去加坐等加站等共计3小时多.
好在我总体来说还是年轻(?)气壮(?)的, 除了饿着肚子之外, 倒也不至于觉得折腾到心力交瘁. 只是觉得对方明明理亏了, 自己却还得好言好语赔着笑脸解释半天, 怪憋闷的.

其实国外看病也时不时等, 不过至少医生要放鸽子会提前来取消预约啊或者有个说明, 此谓”职业道德”.
而护士生硬的态度, 也许主要还是人太多, 应付不暇吧. 不过我觉得不全是.

国内医患关系紧张, 总体我是站在医院一方的.
不过向来一个巴掌拍不响, 很多医生护士受的气, 也未必不是病人长期从别的医生护士那里积攒来的.
总之还是自己多保重, 对医院医生敬而远之吧.

怎么才能不忘记

因为天津的爆炸, 网上有人提到911消防员牺牲300多人.

于是我昨天去网上找了个National Geographic的纪录片About 9/11: The Firemen’s History来看.
Youtube 链接:

看这种片子其实挺自虐的, 因为你看着看着很难不被无处发泄, 难以控诉的狂暴的悲伤和痛苦攫住. 你明明知道结果, 但你觉得这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然而你同时也知道毫无办法避免, 无法挽回, 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发生.
那么多善良, 勇敢, 温暖的人, 像飞蛾扑火一样冲进了着火的高塔里, 明知这种火势无法扑灭, 还是在上百层的高楼里拼命攀登, 只求能引导救出更多的人.
然而在楼层像蛋糕一样坍塌的一瞬间, 所有的光明都灰飞烟灭.
你含着一点不止从何而来的侥幸屏息旁观着整个过程, 然而从大屏幕上近景等到那种景象, 那一刹那就像有一根灌铅的狼牙棒猛击你的后脑. 当你从无法言喻的恐惧和震惊中回过神来, 简直想要狂叫嚎啕不止.

其实2001年的时候我也在电视上看见过从远处拍到的双塔崩塌的景象. 然而任何事情, 你离得”遥远”, 看不见”细节”时, 冲击力就远没有那么大.
天津的爆炸, 网上一段老外拍的视频里, 背景音里一个小妞看到那剧烈的爆炸时, 不断发出的仅仅是”Wo—Wow—Wooooo—-“之类带笑的兴奋感叹. 我一直认为吾国进口的老外中, 可能2/3都是渣. 然而想想如果这小妞事后看到扑火现场的惨烈, 脑子里反应出有多少人因此死去, 哪怕是渣也笑不出来吧.

911里, 消防员死亡人数为343人, 基本都是因为双塔倒塌而死的. 高楼高层被飞机撞击爆炸, 这样的事件前所未有, 几乎没有人想到双塔会因此这样瞬间崩塌.
(题外话是(作为一个物理渣,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大楼会这样整体炸开坠落, 于是在网上搜索了半天why wtc towers collapsed in 911, 结果搜出一堆阴谋论来, 什么楼底下本来埋了核弹, 什么楼不是自己塌掉而是被定向爆破的, 什么xx老总和Bush他哥要骗70亿赔偿所以早埋了炸弹趁机炸楼的……-___-b)

天津爆炸事故, 到目前为止, 对得上号的死亡人数是85人, 消防员21人.
据某些采访suggest, 可能有消防员因为不明仓储内危险品情况试图喷水降温反而引发爆炸的因素.
没有调查清楚, 真实的爆炸原因无法下定论. 然而就整个事件来看, 城市中的巨大危险品仓库, 几乎没人清楚里面放着什么, 管理可能松懈杂乱, 看管的人很可能毫无相应的训练和知识, 紧急情况下消防员们也无处了解具体情况, 只能按通常情况迎火而上, 试图避免化工品高温着火后引发的更大危险……几乎就是必然的悲剧.

而更悲剧的是这样的事故并不是”前所未有”的. 至少在中国不是.

你以为这样可怕的事故, 如果发生过, 一定会像911那样被人们铭记在心, 10年后每个报纸的头条都还在纪念, 反思.
然而在今天看到朋友转发的关于深圳1993年清水河爆炸事故的文章前, 我对这个事件一无所知, 网上也几乎没看到有人提到.
那次爆炸是一次几乎险到要炸掉整个深圳市的巨大爆炸. 也是危险品仓库爆炸, 也是消防员为了防止化工品继续连锁爆炸只能迎火而上……
事故被收录进了<中国特大事故警示录>.

特大事故警示录呢, 你吓着没? 反正我是吓着了.
然而警示了谁呢?
二十多年后, 一起看起来几乎像清水河事故翻版, 只是更加惨烈, 伤亡更惨重的爆炸在天津重演了.

天津港爆炸的第二天, 就有盆友意有所指地贴出了美国德州化肥厂爆炸案后的调查和处理经过, 德州于不久前针对硝酸铵储存进行了专门立法. 后来又有人贴了05年伦敦油库爆炸后的调查和调查报告发布后续.

我想我国这类事故发生其实也是有相应调查的, 然而真正困难的或许是调查后的”下文”.
从网上查到的信息, 在深圳清水河大爆炸之后也曾进行过较长时间的事故调查. 并且在1994年, 为了保证未来的周边安全, 深圳市最终决定将清水河油气库搬迁!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根据昨天的报道 (http://sz.bendibao.com/news/2015814/719520_2.htm):
“清水河大爆炸已经过去22年,在这期间,油气仓储大型基地依然存在于深圳市民的身边。位于南山蛇口半岛东角头、松岗镇茅洲山等地的油气仓储大型基地的搬迁问题也日益迫切。就连当年的清水河油气库的搬迁工作,也依然悬而未绝。 ”

搬迁油气库和无数居民利益直接切身相关, 会有人时不时提议, 催促一下, 尚且20多年悬而未决, 几乎分毫未动; 那么和化工品存储与安全相关的教育, 规则和立法, 谁来督促, 谁来推进呢?

今天一个在纽约亲历过911的盆友十分感慨地贴了个链接, 是美国各大报纸在911发生后第二天与十年之后的头版页面: 所有报纸在十年之后依然用头版页面纪念和反思911.
而这个链接文章的末尾, 也贴出了国际板纽约时报和人民日报在天津爆炸案第二天的头版页面对比, 然后问道:”再过十年, 将会怎样?”

P.S. 就在我写到清水河爆炸的时候, 外面突然狂风大作, 天昏地暗, 有种妖风四起的赶脚! 你们一定不知道我当时的感想!

那就是, “nnd, 为啥我每次一洗衣服就变天下暴雨!?”

那一刻, 所有的忧国忧民都远离了我!
想到这点, 我的心因此而变得更沉痛, 无奈而羞愧.

请平安归来

一大早急匆匆出门去医院前已经看到了天津爆炸的消息. 当时说17人死亡, 我只来得及瞟到标题惊叹了一下就忙着走了.

到中午开车捎上同事去吃饭, 路上听他们一路读各类新闻, 才意识到这远远不止是一场”大爆炸”. 然而几人感慨讨论了一番为什么明知是不明危险品仓库还要消防员冲进去, 终究还是集中精神到点菜吃饭上了.

吃完饭回办公室坐下, 打开网页, 开始看微博, 这场爆炸的可怕和悲惨程度才有时间真正冲击到我.
满页面的消防员的图片看得我太难过了. 一条微博(人民日报?)里说现场的战士边哭边救火简直让人心疼得无以复加. 好多都还是十八九岁, 二十出头的小孩……

之后看到有专业消防员解释为什么知道有危险品会爆炸还是要冲进去. 这种看起来并无解决办法, 无可避免的悲剧最是让人痛心. 这行业的每一点安全改进大概都是靠无数次的血汗和人命积攒来. 即使知道这些, 还是忍不住想如果手段再先进一点, 训练再严密科学一点, 装备再精良一点, 会不会就多一点点消防员存活的可能性呢.

太难过, 太难过了. 到底能做点什么呢?
感觉什么也做不了. 太难过了. 捐钱都还不知道往何处捐.

大灾难时凸显人心, 人性中最好的和最坏的那些几乎都会参差不齐地冒出. 你几乎一定会一边伤恸一边感动一边愤慨, 每种感情都能强烈到让你心如刀绞, 让你落泪.
然而我还是希望不要有这样的机会让我们品评和感慨人性.

我想吃Milka Alpine Milk纯牛奶巧克力!!!!!!!!

昨天晚上睡觉时突然想念起Milka来, 想得撕心裂肺!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在淘宝上看到比较可买的是”俄罗斯进口”的Milka, 可是那到底靠谱不靠谱!?
俄国low到在国际军事比赛中不断临时改规则, 更不要说当年还举国default……

可是我好想吃Milka!只要纯牛奶味的!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天啦噜

请不要问我标题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也不懂.

有一种人, 是*天*生*的*善良正直好人, 比如我.

这是因为老天看管得非常严, 哪怕做一丁点投机取巧, 偷鸡摸狗的坏事, 都会必然被抓现行.
比如当年……又比如……再比如……总之不说了, 说多了满眼都是泪!

晚上, 微信的中学同学群里突然有一个新人加进来, 和众人热络地打了个招呼后直接发了张照片, 大约是他近照.
我左看右看, 左思右想, 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是哪个中学同学.

于是悄悄发了个私人消息给熟识的好友, 问:”这人是谁?”
过了好一阵, 好友回消息道:”xxx”

我大惊!
这可是当年的帅哥啊!这照片上的发福大叔, 哪里有当年一丝一毫的英姿!?
脑子一热之下, 我玩笑地回应他:”真杀猪刀啊! 还是要多看X哥你养眼, 始终都那么帅呀!”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我发现这句消息我不知肿么底没有私下发给朋友, 而是勇猛地发到同学群里了.

那一瞬间, 我心里不知肿么底, 无师自通地冒出了”天啦噜”这个感叹词.

而群里的氛围在那一刻之后不知肿么底, 让我想起一本书名: 静静的顿河.

于是这真是又一个悲伤底故事.
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游离在神棍与玛丽舒的世界中

前天看了true detective第一季. 本来毫无期待地开了头, 没想到很快就被hooked啦.
Matthew McConaughey当年奥斯卡领奖一脸神棍气质, 原来是演这个戏演出来的(胡说的).
不得不说Rust这个人物, 被他刻画到了惊人惊人惊人的地步. 惊人!

说起来这位美男纸在他被评为最sexy的男纸时我也没觉得他美过, 各种嗤之以鼻, 然而这个戏里觉得他真是太酷炫了.
这里有两种可能性:
1. 我原来竟然是喜欢颓废大叔风的
2. 反衬的力量(详见周星星版唐伯虎点秋香里秋香与众人回眸一笑的一场).

谁能反衬他呢?
那就是我一直觉得贼丑的Woody Harrelson了.
Woody Harrelson把一个骨子里善良有正义感的缺陷三俗人物演得入木三分, 也难怪各种美女被他这种down to earth的真实和亲切所吸引, 各种投怀送抱(, 各种观音坐莲).

我一口气看了大半夜终于把第一季看完, 虽然觉得结尾有点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赶脚, 但是整体还是非常帅的, 几乎可以打到9分了(仔细想想确实可以打9分了).
然而这种剧的问题就是各种(牛鬼蛇神)文艺青年都带着自认为深刻的思想出来品评解读之. 到豆瓣上转了一下, 顿时就失去回味的胃口了.

第二季换人演了. 几个人都比不是我的菜还要不是我的菜一百倍, 实在提不起看的兴趣.

然后今天在微博上偶尔看到一个话题”旋风少女”, 好奇地点进去, 顿时被玛丽苏的光芒炫瞎了狗眼, 然后看了一整个下午(……).
妈呀这完全就是一个(没有)不需要任何演技和情节的戏, 只要杨洋一个人站在那里对住镜头, 来, 给个特写, 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 换个侧脸, 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 好, 现在转过身去, 回头看一眼, 再抿嘴笑一下,……
No kidding! 我个人认为整部戏的全部意义和精髓就在于此了, 其他的一切都可以随手乱拍剪辑啥逻辑也不用反正也没啥人会留意.
那青春和美貌! 简直惊心动魄呀! 那张对称的脸! 你们不是搞艺术的不会懂!(……被殴飞)
总之吧, 也难怪看他之前的节目里被人说到哪都臭美照镜子. 我要是长这样也难免要时时照一照, 问一问镜子”最美丽的人是谁?”之类的憨傻问题.

话说我前两天还看了电影Spy. 胖姑娘主演的搞笑片. 期望太高, 十分失望. cliche……

证件照记

今天去办证, 要交证件照.
照片要求太多, 不得已在办证处附近找了一家小照相店进去, 让专业的(?)来.

心中十分惴惴, 因为多年前的证件照阴影一直徘徊不去:
曾经有人拿着我憨厚敦实的照片觉得难以判断年龄, 男女, 以及到底从监狱里放出来几个月了—-人家那时明明就是清秀端庄, 扎着马尾巴, 有着两只小(龅牙)虎牙的可爱女孩纸啊~

总之过去多年的证件照, 不到万不得已, 我都是自己在家diy的. 这样可以一遍一遍反复照, 直到(偶尔碰巧)出现一张能看的.
毕竟到了照相馆, 谁也没有这个耐心反反复复照来照去.

不过既然这次必须要去照相馆了, 我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1. 带了一件西装领小外套, 以免露出太细嫩的脖子外加太多深刻过度的性感锁骨(以及其他骨)—-对于某这样某些部位瘦如闪电的女孩纸来说, 照片里反映出的骨感程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distracting(, 几乎可以媲美90F)

2. 暂时想不到了

然后我目光如炬地扫射着街边的几家标榜照相的店面, 找了一家有反光伞的进去了.

店主是个胖胖的哥们, 看见我进来, 轻快地吆喝道:”照证件照啊?”

然而当他看见我边点头边从包里掏出西装领小外套穿上, 表情立刻就变得肃穆起来.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 任何在30摄氏度, 湿度90%的闷热天气里, 浑身上下都热到跟洗过蒸气浴一样水淋淋, 留海已经湿到完全贴到额头上, 还要坚持套上长袖西装领外套照证件照的女纸, 都有着可以提前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执着和认真.

于是店主让我端坐到椅子上, 开始指挥:”留海往上拨, 不能挡住眉毛……连着也不行, 挨着了挨着了! 眼镜取下来, 用旁边的空镜框. 往上推……往上……往上……往上推!”
我感觉镜框的夹片已经架到眼角了, 郁闷道:”没法再往上推了!”
于是店主带着一种万般不得已的委曲求全说:”再推一下, 好, 就这样吧.”

咔嚓咔嚓两张.然后上传到电脑上.

我瞅了一眼, 十分标准的面部紧张到抽搐的证件照. 不由抱着侥幸心理道:”能不能重新照一张?”
没想到店主爽快地应道:”重照吧!”

于是我又坐了回去.
一番指挥调整之后, 咔嚓咔嚓.

我还没来得及看照片, 店里又进来一个来照证件照的小哥.
店主立刻招呼他坐下, 飞速给他咔嚓了两张, 然后飞速上传到电脑上, 飞速裁剪调整, 飞速打印收钱, 飞速送他出门……

然后转过脸来在电脑上调出我重新照的两张照片, 带着一种苦大仇深的表情看了两眼, 对我说:”重照吧.”

why???
我惊讶之极. 我觉得刚才那两张很端正啊!

店主闷闷地解释说:”镜框离眼皮太近, 连起来了.”
然后放大举证给我看: 只见放大的巨脸上, 一侧镜框上缘离我的上眼皮有4, 5毫米距离, 而另一侧镜框上缘离上眼皮大概只有2, 3毫米的距离.
即使如此, 并没有”连起来了”的嫌疑啊?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分辩, 店主又让我坐回去了.

这时店里又进来了一位来照相的mm.
可是店主全然倾情投入, 只目不斜视地指挥着我:”头不要抬! 镜框推上一点!再上一点!再上!上!上!再往上!”
我只好侧过脸show给他看镜框已经架到眼睛上, 哀求着:”鼻梁只有这么长, 再上只能用额头架住了……”
“我不管侧脸, 我这个角度照过去镜框就不够上! 挨着眼皮了!”

那是因为你站得笔直, 镜头俯角拍的啊大哥!
我的内心在泣血, 不知如何能解释透视原理. 然而店主十分固执, 无论我怎么说都坚决不愿弯下腰或蹲一点下来照.
我最终只能妥协, 一面拼命瞪大眼试图用眼角架住镜框一面微微仰起头迎向镜头.

听到咔嚓咔嚓数声, 不由长舒一口气!

这时大概是老板娘回来了, 看见刚才起就一直等在旁边的mm. 于是轻快地招呼她坐到镜头前, 飞速给她咔嚓了两张, 然后飞速上传到电脑上, 飞速裁剪调整, 飞速打印收钱, 飞速送她出门……

然后店主在电脑上调出我刚照的照片.
只见片中人目眦欲裂, 仰头爆出脖子上的青筋.

店主沉默了一阵, 不情不愿地说:”你看怎么样吧, 还要不要再照.”
我也不由沉默了好一阵, 终于还是缓缓试探着说:”要不再……”
“好吧!” 店主应声而起!

接下来又是一阵”往上!”和”没法再上了, 你蹲一点行吗?”的argument.
同时店里来了第四位顾客mm.
就在给我照相和在电脑上调出照片的间隙, 老板娘飞速地给这个mm咔嚓咔嚓了两张, 然后飞速上传到电脑上, 飞速裁剪调整, 飞速打印收钱, 飞速送她出门…….

再次在电脑屏幕上看到自己僵硬痛苦的脸部时, 我已经麻木了, 只想说:”就这么着吧.”然后交钱走人.
然而!
我突然感受到一种令我寒毛竖起的巨大压力, 依稀仿佛来自于瞪着屏幕不发一眼全然静默的店主!
5秒之后, 我能屈能伸, 从善如流地说:”能不能再照一……”
顿时感觉室内空气一松.

终于看不下去了的老板娘说:”我来吧.” 然后接过相机让我坐回镜头前, 飞速咔嚓了两张, 然后飞速传到电脑上.
我不顾店主目光炯炯地看定我反复问:”你确定了, 就这张了? 不再照了? 就这张? 那我就裁了? 那我真裁了? 不改了?” 点头如捣蒜地确认:”是, 是, 是, 是, 好, 好, 是!”
接着动如脱兔身手矫健地抢夺过打印好的照片, 飞速交钱出门.

低头看了一下表, 整个过程耗时约37分钟.

老实说我真地被店主的完美主义爱岗敬业精神震撼了.

所以这篇又叫#论能提前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女纸如何激发照相店店主的处女座之魂#

暴雨中的夏天

从家里被水泡的那天起, 这里似乎进入了暴雨季.

我从一开始的不敢相信, 到惊恐, 到哀怨, 到麻木, 终于习惯了每天起来天色阴沉然后天地间下成一片白幕间或着轰隆隆打雷闪电然后天色阴沉然后天地间下成一片白幕……总之每天降雨量150-250mm.
每天的白幕前前后后, 作为一个十足不务正业但当起文艺女青年则尽职尽责的无聊人士, 我瞅着机会就用手机记录一下屋前屋后的景象.
这是前几天一次雨前照的, 同志们感受一下:

From FromTheNewWorld

棉花糖一样的云朵

From FromTheNewWorld

我听说这里有梅雨季, 可是竟然不知道梅雨是这种下法啊!
床单被子都潮啦, 而且每天都不敢轻易出门~>_<~ 说好的南国阳光呢!? 苦闷之下, 我只能使劲刷微博和找电影看. 越在微博上看得久, 就越发苦闷. 网上的很多人有一种自然的残忍, 类似虐杀小动物的小孩子的那种仿佛无知一般的天然, 好像不知道自己的语言能够多么伤人, 又或者是因为不用负责而愈发要刻意地加倍地这样伤人, 力图要在事实出现以前就将他们要指责的人剥皮削骨, 从伪道德角度碾碎. 他们性急着想要用言语虐杀他人的程度简直是spontaneous的, 几乎无法判断他们是真地过于急公好义(或极度愚蠢)而跳在真相之前还是刻意要趁着真相来不及被揭露而发泄一番. 每每看着网上一轮一轮的暴力狂欢就觉得好像在看kingsman里的教堂戏. 尤其惊悚的是中国这么多人, 这么多人. 十万分之一的人在网上这么跳就能让人感觉满眼都是疯狂,造成你生活在这样一个暴躁, 戾气, 逼仄的社会里的假象, 让你也开始充满犹疑, 防范, 开始不断抱怨, 急躁起来. 外加上一帮没有廉耻, 一切都是为了噱头的媒体. 啧啧. 所以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最近看了几个电影, 阿汤哥和Emily Blunt的Edge of Tomorrow是我觉得最赞的一个~ 还看了Gone Girl, 大失所望, 前半截还好, 后半截那剧情简直漏洞百出也有人信, 太扯淡了! 果然Ben Affleck就爱搞装x戏. 然后看了The Lego Movie. 还挺好玩的. 老套中有些新颖的小twist. 还看了一个真人秀, 真正男子汉. 本来觉得一帮所谓明星什么的跑去部队混几天就成了"男子汉"的剧情是比较作的, 但是真正的军人终究太抢眼了. 说起来都还是些小盆友咧. 唉, 看看人家就觉得人和人差别真太大了.

暴雨龙卷风来的时候我忘了关落地门窗

标题已经几乎说明了一切 — 悲剧, 彻头彻尾的悲剧!

但是这件事还不止这么简单. 我深深认为, 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 老天的预谋.

事情是这样的:
冬天转夏天的时候, 我洗了一堆冬天的毛衣外套等. 唯独有一件长棉衣太大件了, 我决定过一段时间单独洗. 因为(懒)种种原因, 这一段时间一过就很久很久……
直到昨天下午我突然意识到这件衣服还挂在门背后, 像我这样做事雷厉风行, 完全没有procrastination毛病的女纸怎么会容忍一件冬天到现在还没洗的外套呢? 于是我就把它洗了. 然后晾了出去.

晾衣服的时候正是将近日落时分, 我站在阳台上远眺两百米外的风光, 忍不住又一次为现在这个住处的视野而自得.
掏出手机照了几张照片后, 一向低调的我不知为何抑制不住冲动地翻出数张阳台上照的景色, 然后用拼图软件做了一张图群发出去得瑟:”请尽情赞美.”
s1
收到各种鼓掌点赞的我, 心情是那么的愉悦, 站在阳台上就凭空生出一种一览众山小的得意与豪情!

然后今天就被嘲讽了.

今天上午起来后看外面晾的棉衣还没干, 我就把它收进来放干衣机里转了一轮. 没想到拿出来时被折在帽子下面的部分还是微湿.
其时阳光灿烂, 怎么看都毫无阴霾.
我自信地想着, 虽然这两天也下了点雨, 不过看这天气, 总不至于几小时就变天刮大风下大雨吧?
于是我又把棉衣晾了出去, 然后和往常一样, 开着阳台门去学校了……

在办公室里坐着, 突然听到窗外传来哗哗的雨声, 我不禁深深地感到了老天的恶意.
然而那时候我还天真而乐观地想: 最多会把我晾的棉衣飘湿一点吧, 大不了回家再干衣机转一下~

回家的路上才发现不妙. 外面雨已经下成了白茫茫一片, 出门打卡时摇下车窗的一瞬间, 好似一整盆水从窗外哗啦泼了进来! 半边身子都湿了!
冲回家里打开门的时候, 完全被家里好似暴风席卷(literally!)过一样的景象惊呆:
晾在外面的棉衣就不用提了, 整个泡了水; 连着阳台的厅里大半间房都泡着水. 房里轻一点的东西, 包括之前买洗衣机被告知要留三个月的纸箱(里面还有保护洗衣机的上下两层木头框架, 所以相当重), 全被从厅里靠近阳台门的一头吹到了另一头, 垃圾桶被掀翻了垃圾飞一地.
最悲剧的是, 因为搬进来时没家具, 秋冬的衣服就放在大行李箱(布面的)里平放在靠近阳台门的一角, 之前拿了点东西还没盖盖子. 回来时整个箱子就泡在水里泡在水里泡在水里……

几小时后, 当我好容易舀光了水拖完地丢掉纸箱拿泡水的衣箱毫无办法而绝望地放弃只能坐在这里哭着敲字时, 我的内心还仍然在黑暗的雨夜里持续狂奔着嚎叫着”天哪~泥为什么要这样对鹅~”

然后我想起了4, 5年前, 四月的一天.
那一天春光异常明媚, 我开开心心出去踏青, 照了几张美美的春色, 心情异常的好.
半夜里电闪雷鸣, 突然变天……于是我摆在房里桌上的笔记本被雷劈了, 一阵焦香四溢.

回想起这件事, 我的心情突然就平静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
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阅历.

Slide

百无聊赖中, 想起这个视频.
是Ricky Ubeda(就是一年前贴的那个skin & bones的dancer)的.

什么叫(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优秀的舞者, 大家感受一下.

BTW, 我每次坐在椅子上看skin & bones都会扭到腰, 腿, 肘, 臂以及面部肌肉.
建议大家也多看看, 是很好的yy锻炼减肥法(腰围表示不赞同, 但是它对我来说从来没有发言权!)

微博虽然段子视频多, 但永远取代不了youtube对我的意义!
#一切阻挡我连youtube和google scholar(为了表示我其实是有思想有深度的, 不得不加上后者)的都是反动派#

现在居住的美丽城市, 有海滨有沙滩有植物园各种公园, 商场购物中心娱乐场所更是一箩筐, 看起来真是光鲜亮丽高大上.
唯一不好的就是想去哪里都难找停车位, 所以基本哪里都没法去(住的地方没公交…)
同事开车出去办15分钟的事不得已街趴, 前后不幸被贴了两次停车罚单, 1000软妹币. 真是呜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