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

这里的温度都是十度十度地升降, 几日20度的风和日丽之后, 温度就掉到了0度左右. 可恨周围的人都仿佛不怕冷似的, 尤其一些mm, 还穿超短裙(虽说上身穿毛衣…), 弄得想穿羽绒服的俺很鄙视自己…

为什么~~~人与人底差别就这么大咧.

 

然后前天看了一集CSI NY之后又激发了对CSI 的热情(俺仰慕的Grissom大叔…心~). 这两天就把CSI MIAMI第七季已出的几集弄来看了.

感想是, CSI怎么tnnd越来越血腥了, 动不动就毫无预警底出现开膛剥皮的解剖场景和残肢断头的死亡场景. 以前明明含蓄隐讳的多, 绝对没有这么多这种镜头的. 现在真是…动辄惊得俺小心肝砰砰跳, 捂眼睛都来不及.

结果就把俺既想关注又想抵制的Grissom和Sara的暧昧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还有一个感觉, 怎么Catherine最近两集里突然一下老态横生, 连嘴都开始歪了…美人迟暮果然是很惨的事啊.

 

丢钱

上次买东西的时候, 在卖三文鱼的地方犹豫了好久.

以前在海边的城市里, 盛产三文鱼的地方, 每周买新鲜得可以做生鱼片得三文鱼并不比买黄瓜希罕.可是这里是内陆, 那些放在冰块上得三文鱼排都是经长途跋涉运来, 而且也不知道看到得时候已经在柜里放了几天了..

但是反正我都是烤了或者蒸了吃, 即使不是当天的也不至于出问题吧?而且好久没吃三文鱼啦, 该换换胃口.

考虑一番之后, 咬咬牙花10块钱买了一块三文鱼排, 包得漂漂亮亮地拿回来丢进冰箱.

 

然后就把它忘了@_@

若是以前, 即使冰箱里放一周再拿出来做熟了也没什么问题.

可是……

今天突然想起来, 拿出冰箱准备烤.

拆开漂亮的纸包, 一股醇厚浓郁的……腌鱼似的臭味扑面而来……熏人欲醉啊.

于是我丢了10块钱.

 

穷则思变

今天想去买东西. 因为同学没空开车带俺去, 俺就自己搭车去了.

然后回来时站在路边等车.  孤零零的小路牌下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 看路上车来车往.

一站就是一个半小时, 从阳光还刺眼站到日暮西山, 寒风萧萧.

……

呜啊呜啊, 一个警车开过来.

俺一口血气涌上来, 跳到路当中生生拦下来喝到: mmd俺等到花儿也谢了!既然该来的bus不来, 不如就你从了俺吧!

……

当然是做梦.

警车呜啊呜啊地过去, 俺目光灼灼追在后面几乎烧出两个洞来, 终究没有勇气请警察叔叔行个方便捎俺回去.

后来bus终于等到了, 一来就是两辆. 俺已经没有力气追究是为啥子了.

灰溜溜爬上车, 俺忧郁底想, 俺还是攒钱买个自己的小车车吧.

 

补一下: 据说这几天里哪天是中秋, 俺留意了一下月亮, 果然是很圆.

…..

其实俺不关心月亮, 俺很郁闷. 因为俺今天等车等到腿都抽筋买回来的东西貌似有问题, 可能还要去换一趟.

***! 知道什么叫心碎! 月亮再圆又有什么用!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他悚然一惊:仿佛觉得有一扇看不见的门突然被打开了,阴冷的穿堂风从另外一个世界吹进了他寂静的房间。他感觉到死亡,感觉到不朽的爱情:百感千愁一时涌上他的心头,他隐约想起了那个看不见的女人,她飘浮不定,然而热烈奔放,犹如远方传来的一阵乐声。

多年以前读到, 就再也不能忘记. 感觉到死亡和爱情的又岂止是他.

 

My Boss My Hero

10集的日剧…很有意思, 刚刚看完…搞笑情节+夸张表演.

男主角的演员长濑智也在剧里扮白痴时歪嘴斜眼狂呼乱叫, 真是可惜了他那几乎毫无瑕疵的美貌呀(叹息+回味中…)

 

不过剧里那个不男不女态度暧昧的婴儿肥脸小男孩算怎么回事呢…也许是想找个样貌纯真的演员, 可是…真是个败笔.

叶子

今天又变冷了. 下雨之后本来五彩缤纷的叶子好像也蔫了:( 怕之后更加错过好天气和好看的叶子, 下午见隐约露了点阳光就带着相机出门了…谨慎地揣在衣服里.

可是感觉已经没有前几天的好看了. 而且还发现一件伤心的事, 宝宝相机一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磕掉了一小块. 怎么会这样?以前竟然没注意到. 俺心里很难过. 俺对不起它…

           

呃…看似杂乱的一张. 但是实际上是有主题的! 叶子就是这样慢慢变红的……

 

教训

前天面临迫在眉睫底考试和作业底压力, 在极度困倦底情况下还非要上网买东西…

昨天shipping的confirmation letter发过来, 匆匆一扫就惊得俺跳起来—————

———————地址写错了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惨叫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在网上track不到任何信息, 只好希望还没有deliver掉. 下午匆忙跑到邮局去试图改掉投递的地址不知道是否能成功. 555555

教训啊!教训啊!越是紧张的时候越不要分心二用!

 

现在这里的叶子变得色彩斑斓了, 红的黄的金色的绿色的, 非常漂亮. 这个地方变得有美感了…

……

可是俺不大敢像以前那样天天挂着相机晃荡了…似乎特别扎眼…而且今天俺还又被人拦住要钱来着, 黑哥们上来貌似说要筹点路费去某某地方. 幸好态度还算和蔼, 俺抖抖嗦嗦说完俺没cash之后他就干脆地说OK然后走了(大哥, 谢谢你放俺一马~ 好银会有好报底~ )

 

夜宴

刚刚下了夜宴看了. 喜欢漂亮的服饰布景和精致的画面, 不过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古装的商业片想通过装腔作势的对白来营造貌似深沉的气氛, 表达所谓深刻的内容, 还希望能引起观众共鸣? 这一点几乎有点像近几年的日本动画片. 以为台词写一半打两个省略号就真引人深思了?

不过据说在影院放得时候不断引发笑场, 我倒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好笑得. 比较好笑的大概就是”泱泱大国, 诚信为本”吧, 那种情景下说有点讽刺味道.

剧里除了葛优个个都是美人, 十分养眼. 不过青女这个角色有点莫明其妙, 跟周迅的声音和肤色一样苍白单调.

Full Metal Panic

话说某些人的风格就是时间越紧的时候就越会以匪夷所思的方式来使用时间. 呃, 可能是在压力中变态, 也可能是绝望的逆反表现… (总之是不好的, 诸位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

两个晚上, 先复习了一遍Full Metal Panic TV1&2, 然后看了比较新的TV3.

3还不错, 现在已经很少有动画的TV能让我不会每集都在三分钟之内快进完了.虽然很不喜欢3里那个战争设置的背景(鬼子之心真是阴险的很), 也不太喜欢结局那种牵强的大转弯, 但是看到铁树开花石头开窍还是很有意思的. 不过, 3里面诡异的东西好多@_@看起来有时觉得太”成人”风格了. 虽然1,2里也有制作者的恶趣味闪闪光, 但是3实在是…(咳)

 

 

party

吃惊地发现, 自来这里后, 开学后每周末竟然一个party, 有系里的聚会, 有同学的邀请, 有沾同学光被去过她party的人顺便邀请的…也许果真是院系风格不同, 在原来系里, 好友也是一学期才偶尔聚餐一下的, 这里却仿佛变成一种十分常见和必要的社交仪式了. 说实话还不太适应…然而心里越来越惴惴, 觉着轮下来自己是否什么时候也该出于礼貌host一个小party回请众人@_@

真是奇怪的困扰.

 

看电影的周末

昨天我下了三个片子看了. Mission Impossible 3, 龙虎门和铁猴子. 最后一个是看龙虎门时看到甄子丹联想起来的…但凡想到就不能放过, 去搜了down回来了. MI3其实挺好看的么, 娱乐性很强, 剧情满紧凑的…看到上海的浮光掠影…俺笑了.

龙虎门, 俺也笑了. 尤其是看完铁猴子再回头想想龙虎门里的高手打斗场景, 想想里面人物装酷到仿佛面瘫一样的表情, 想想几位主角好像剪短了头发的贞子一样的造型, 想想可怜的从头到尾没露脸的终极boss的演员(这个有点辛酸), 想想莫明其妙可有可无的两位女配角…实在很想笑. 这片子其实并没有那么糟, 可惜没有先看个千机变2之类的片子来衬托它一下.

于是, 整个周末就这么看电影过去了, 什么正经事都没做.

……

也许该把责任推卸给新买的小音箱们?

 

The Illusionist

心血来潮, 深更半夜和朋友跑去看电影, 讶异地发现电影院爆满, 排队买票的人挤满了大厅, 真是骇人. 朋友若无其事地说小城镇娱乐少就是这样了…@_@

看的是The Illusionist. 看imdb和yahoo movie评分都还不错, 去看了果然没失望. 虽然中间故弄玄虚无法解释的地方有不少, 但是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 那些魔术表演的片段十分精彩…女主角长了一张大妈脸(呃…), 以致开始时让我们看感情戏很难投入-__-b 但是到片子后面一半大多是远观的效果, 就十分赏心悦目了……总体来说情节还是比较巧妙的, 气氛也营造的比较好.

山水喜相逢

上午和新同学们一起去照像馆…照系里用来放在网页上介绍说”这是某某某”的那种带着职业笑容的半身照. 要求穿着是business casual… 真是难坏了我. 向来穿衣服只有casual和更casual, 那个business可从哪里来. 然而赶鸭子也要上架, 最后还是勉强翻出一件有翻领的衣服(……)上阵了.

话说这职业的果然是不一样, 灯光啊遮光板啊什么看起来就很专业, 比原来照身份证之类之类那些正规多了. 可是……原来照那些登记照留下的心理阴影太深, 紧张啊!!!往那一坐, 紧张得竟然能感觉到脸上肌肉乱跳, 想咧嘴笑可是完全没法控制表情@_@ 这没出息的, 真想抽自己两耳光…….

最后看照出来的照片, 奇异的是竟然没有口歪眼斜, 有几张还模糊地显出那种以往让自己羡慕和熟悉的professional的笑容, 真**的神奇. 然而那笑的实在很虚假, 自己怎么也看不顺眼. 在无法说明的(逆反以及恶搞?)心理作祟下, 竟然指着一张表情僵硬不太笑容可掬的照片说”就它吧”.

……

结果出门被风一吹就又后悔了, 觉得自己太小孩子气.

看来我还是没法适应这样的定位. 虽说来日方长, 但是人生统共不过百年, 到底够不够适应呢.

只是, 每当不想努力, 想为偷懒和不上进找借口时, 其实都是很方便的. 只需要望着前方不知名处, 幽幽叹息, 最好再穿着配合能被风吹动的白色衫子, 良久, 吐出一句: “吾只愿曳尾于涂……” 就既能表现人生的忧郁又能表现随遇而安而不追名逐利的空灵了.

hmmm, 还是等再老一点, 再累一点的时候再来说这句台词吧.

 

ps. 昨天我买了一个打印机的refill kit, 好希望快点寄到~~~ 人生果然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期待啊.

 

降温

今日气温骤降10多度, 晚上坐在桌前穿成一团仍是手脚冰凉. 不知道房东何时开始供暖, 盼望着, 盼望着……

昨天回家路上, 迎面过来两个人, 其中一个慈眉善目亚裔老太太突然扬手冲我微笑致意. 我一愣一下已经条件反射地举手回敬. 这时两人已经走近, 老太太身边金发碧眼的老外开口问我: 你会讲中文吗?

我: 啊? 会呀. (内心: 我不会难道你会么…)

老外: 那真是太好了!

我: …(呵呵干笑, 不明白好在哪里. 内心: …莫非是老太太语言不通, 他帮忙找人沟通问路?)

……

30秒后, 突然反应过来, 老外说的乃是字正腔圆的台湾国语.

啥? 在外国碰到老外带领中国老太太找中国人用中文问路?

我仍然处在眩晕之中时, 两个人已经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对我说起话(中文, 中文!)来, 我脑海中仍在为老外十分纯正的发音而震惊, 并未注意他们在说什么. 之后我们三人含笑互道再见, 我一低头, 发现手里被塞了两本小册子, 书名大致是<我们为什么要相信基督>……传教士大叔, I 服了U~

 

今天在等车,  猛然发现自己被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一抬头, 一个高大的黑人兄弟站在面前表情诚恳地对我说”*(^&$%&^#$^$%?”

惊讶之下, 我忍不住反问”What?”

黑人兄弟: ” Do I look like a smoker?”

大, 大哥, 你不仅看起来像smoker, 而且还像电影里卖drug的dealer啊~~~(<—-内心凄厉的呼喊) 但是我当然不能这么说…

黑人兄弟见我呆滞的表情, 以为我没听懂又问了一遍” Do I look like ….”

我假笑着谄媚底说:”Of course not! You look like an innocent baby……”

……

当然是不可能底. 不过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 我也不敢说真话. 内心激烈挣扎之时, 嘴里已经自动冒出了” I can’t tell!”

于是黑人兄弟摇摇头, 回头跟一个黑mm噼里啪啦说笑起来.

……原来是跟女朋友打情骂俏, 莫明其妙扯上路人我. 大哥, 不要随便吓人嘛>_<.

 

 

购物

到这里来后在网上买了很多东西. 虽然都是必需品, 但是现在已经有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感觉了…果然是买的越多, 缺的越多.

目前还想买的有吸尘器, 电脑音箱, 扫描仪, 大硬盘, 胖内存. 刚才发现带过来的耳机又只有一个耳朵响了…所以还得买一个耳麦.

前天花了几个小时把桌子装起来. 拧进木头的螺丝稍微歪一点就拧不动, 手都快扭断了…然而最后看到成果忍不住又赞美了自己一阵.

这样房里看起来就很妥当了.

那天发现电话帐单貌似并没有打当时被承诺的折扣, 感觉受骗了怒发冲冠打电话去质问, 同时做好了种种被赖账的打算. 结果对方立刻道歉得万分诚恳并且当场纠正了帐单……

今天做三杯鸡, 结果烧久了, 鸡皮都糊了. 以前似乎都没有尝试得这么失败过.

想要说什么呢?

在这里, 生活好像以平淡的但是时时twist一下的方式延续.

有时候我家院子的墙头上会有一只小松鼠. 它在墙顶仿佛走平衡木一般来回一番, 然后趴下来好像沉思一阵, 再起身跳走. 我希望它时时来造访, 给我一点调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