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南加州游记之二

话说我和小伙伴游玩过Santa Barbara, 当天就住到了离此不远的Ventura(或者是Oxnard?), 以便第二天一早去Ventura的码头(Channel Island Packer cruise所在).
第二天早上我们就乘着小游艇欢乐地开往了Channel Islands七个连环岛屿中最近(?)也是最大(?)的一个岛Santa Cruz岛.
在海上行程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 风浪颇有点大, 颠得人站都没法站住. 好在时间不太长, 否则估计很容易吐.
去时学到一个窍门, 船尾是相对最平稳的地方…于是回程时就拼命抢船尾的座位.
这天天气晴朗, 温度不高, 上岛后爬到山顶海风还吹得人挺凉的, 幸好带了外套.
岛上看到了小狐狸, 非常端庄不慌不忙地摆了好一阵pose才走掉.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吭哧吭哧地跟着guide爬到山顶, 就可以自己选择地图上的trail自由行动了.
五月天遍野黄花, 走在其中十分美好: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海边的悬崖看起来有点点Big Sur的意思: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当然必须要有有花, 有海, 有一双人的小清新照: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另外一个岛: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总之这天无风无波顺利清爽地度过了!

*************************************************************************

第四天则是十分dramatic的一天.

本来计划早上去LA北边Antelope Valley poppy reserve看罂粟花(…)田, 在网上看到别人的照片那一望无际的彩色花海好像一片巨大的华丽织锦, 美到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然而此时已经是5月初, 看网页上介绍, 大概两三周前才是胜景, 此时花已经少了很多; 但官网又说”还有不少在新开呢, 至少能开到母亲节(5月11号)”, 让我很是踌躇.
最后决定一大早就打电话去问到底花开得如何.
接电话的大叔非常诚实, 完全没有用任何官方语言地告诉我:”今年本来花就不算顶多, 现在更没戏啦!”

于是我和小伙伴决定改去hollywood随便转转, 然后中午吃过午饭我就独自上路去San Diego.
Hollywood的星光大道我以前也去过一次, 最令人难忘的是找parking. 在绕来绕去远远近近n趟之后, 终于在柯达剧院附近的一条小街趴上了.
星光大道上的街景无甚可看, 乐趣大概主要在于能在脚下的星星里找到自己认识的明星名字. 像这样: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但偶尔也会遭遇到恶搞的山寨版本, 比如这个: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另外一个特色就是满街都是打扮成著名电影角色(比如超人, 加勒比海盗…)的人与人合影. 我琢磨着都是要钱的吧?于是都直接绕开了.

即使如此, 我和小伙伴还是躲不开各自命运的邂逅!

在中国剧院门口, 我正欣赏着地上吴宇森的手掌印和签名, 突然一个温柔和蔼字正腔圆的中文女声在我背后响起:”小姑娘, 是从中国来的吧?”
我一回头, 一个带眼镜扎马尾, 看起来颇有知识分子气质的大妈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寻思着这是要问路呢还是要传教呢? 她已经开始滔滔不绝地blah blah起来了:”还记得吗, 我们都是生在红旗下, 长在……”
我尽量客气地打断她问:”不好意思请问你有嘛事?我赶时间.”
“哦赶时间啊那没事没事, 但是一定要记住美兰(美男?)……”大妈停顿了一下, 突然气沉丹田,提高音量喝道”法X大法好!”
WTF? 我差点就条件反射地一巴掌扇过去了. 好在还是克制住了, 只不耐烦地让她赶紧走开.

我满肚子$^@^&@#(&*^@, 想要跟小伙伴吐槽.
一回头, 发现小伙伴正脸色十分难看地被一个黑人搭着肩膀, 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 还开口问我有无零钱……
我其实之前就看到这个黑人从人群之中如同摩西分海一般劈面而来, 直奔小伙伴, 脸上还带着见到亲人一般的无比热忱笑脸. 当时我还奇怪来着, 莫非是碰到了熟人?
结果一个分心, 再回头就已经悲剧了.
原来这个黑人一上来先热情地对小伙伴说:”我看你特顺眼, 免费送你一张光盘! 你一定要接受我的一点心意!”
正在小伙伴感动之极, 却之不恭地要接过赠送的光盘时, 黑人又亲热地问小伙伴叫啥不知怎么称呼.
小伙伴非常淳朴地告诉他了!
于是只见黑人递出光盘的手一缩,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掏出一只笔在光盘上写下了小伙伴的名字, 然后说:”多谢惠顾, 署名订制版需要5刀.”
……
为了防止黑人纠缠不休, 最后小伙伴只得给钱了.
我们俩都处于震惊呆滞之中, 情不自禁地加快步伐, 逃离了波澜诡谲, 危机四伏的hollywood!

中午在一家叫云南过桥园的中餐馆吃饭, 他们的小菜真是太美好了! 5刀一碟选三样! 还有辣味鸭脖子! 我吃完后忍不住又打包带了一碟当晚饭.
左边是小菜碟有凉拌海带丝,夫妻肺片和辣味鸭脖, 右边是一整盘牛肉!忘了叫啥子了……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酒足饭饱之后, 我告别了小伙伴向San Diego出发.

和两天前首次独自开车上路的忐忑不同, 这次我充满了自信和对美好目的地的向往, 焕发出一种称作”少年狂”的中年气质!
听着GPS的指示, 我意气风发地冲上了xx高速(忘了是几号高速…)的入口!

然后GPS沉默一下, 说道:”Recalculating.”
……
不! 我上错入口了! 说要上往南的, 但两个口隔太近, 我没看清就上了往北的!

还好我之前对这种情况已有考虑, 淡定想到:开一mile, 从下一个出口下去, 重新再找个向南的路口上就好啦.
谁知从后一个路口下去, 我的老GPS才终于recalculate完毕. 这次算的路线竟然跟之前完全南辕北辙, 建议我开上往北的XX高速! 坑爹哪! GPS你要不要这么反复无常啊!?

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local兜了两圈, 边开边缓缓分析: San Diego明显在LA的东南, 最后开过去应该是沿着I5-S(south)的, 所以现在先上往北的xx高速明显是在绕路. 我应该不理GPS, 先重新找个往南的xx入口上了再说, 生米煮成熟饭了……GPS自然会再调整回最初的路线吧. 而且照之前的经验, 往南和往北的入口应该隔得挺近的. 所以我应该就照GPS指示开到往北的xx高速入口附近, 留意一下应该就能找到向南的吧?

一番思考下来, 自己都觉得条理怎的如此清晰, 简直要给自己点32个赞!
就在这时, 我突然眼角瞟到了一个印着”xx-South”的高速入口指示牌, 来不及反应已经开过去了……

总之长话短说, 和小伙伴分手35分钟后, 我历经千辛万苦, 上错了n次入口, 走错了n个路口, 错过了n次转弯后, 终于怀着一颗沧桑的心重新开回了分开时的地点, GPS上设置的起始出发点.

少年的意气就是这么消散的, 人生的壮志就是这样消磨的!
再也不会爱了^2!

于是一切从零开始.
我灰心丧气地按最初的路线开上了向南的XX高速, 机械地遵循GPS的指示保持在或左或右的lane上, 换道, 直到转上I5-S, 才终于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沿着I5一直开了, 直到Carlesbad再下高速.
据说在那里的outlet停车场就能看见著名的Calesbad花田, 我可以下去瞅一瞅看值不值得买票进场看, 嘿嘿……

五月的阳光那么的明媚, 温度不高不低, 宽阔平坦的高速路上同向有四条并行lane, 车不少也不多.
我开着开着感觉越来越放松, 之前走错路的郁闷终于渐渐散去了, 只觉得心里越来越轻快, 越来越high. 眼看周围的车都越开越快, 前面的车更是离我越来越远, 而后视镜里后面的车却在渐渐靠近, 我心中也不禁涌起一股豪情, 追上前去, 甩开后面!
基本就是几秒钟之间的事情.
我渐渐加力踩下油门, 突然产生了对于飙车爱好者们的理解, 体会到一种如同灵魂渐渐升高般的快感!
然后.
电光火石之间, 我突然发现周围的车都慢下来了, 同时眼角闪过了一辆静静停在路边, 黑白相间的车的影子.
然而那时候灵魂已经升得太high, 回不了魂, 一时竟然无法理解这一切的含义.

等灵魂归来, 意识到那是一辆警车时, 我已经被呜啊呜啊的警车跟着了.

灰头土脸地被警车顶着屁股押下了高速, 我紧张而茫然地停车等着警察叔叔审问.
到他过来时, 我已经紧张到大脑供氧不足, 嘴里各种混乱的解释求情层出不穷, 中心思想是我是好人啊, 从没超过速啊, 刚才真是没有注意到啊……大爷求放过!
警察叔叔生动地诠释了”十动然拒”这一成语, 一边面露理解和同情点着头, 一边毫不手软地开罚单.
最后警察叔叔对我说:”我决定放你一马……”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 他就继续说道, “你开到了85MPH, 我给你开个80MPH的单, 会省你很多钱哦!”
我顿时感动极了, 一边感谢他一边在心里感谢党国人民, 并保证自己以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 绝不再犯.

警察叔叔看我态度良好, 就笑着问我是准备去哪.
我老实告诉他下一站准备去Carlsbad, 接下来要开到San Diego.
于是警察叔叔善意地指着前方某处对我说:”你看见那个大卡车了吗? 就从那里重新上I5-S, 再开不到一小时就能到Carlsbad了.”

我谢过了他, 重新打开GPS, 往他指的地方开过去上了高速.

GPS沉默了一下, 说道:”Recalculating.”
……
……

不!!!!!!我怎么又上反入口了!!!!!?????
想象着警察叔叔用关切的眼光眼睁睁目送我走上错路, 这种耻度怎能言表!!!!!!!!
此次打击之深真是难以描述,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悲痛地开到下一个路口下了高速, 我万分谨慎地盯着路牌开, 终于在绕了一圈之后找到了对的入口, 回到了正路.
天气还是那么明媚, 气候还是那么凉爽, 路面还是那么宽广平坦, 但我却难以提起劲头了.
心里暗暗想着在前方不远处好像有个Vista Point可以下去看看海景什么的, 之前我还挺期待的, 现在却基本没兴趣去了.
唉, 还是直接开到Carlsbad去, 速战速决早点到San Diego的旅馆休息吧.

如果我此时能听到老天的声音, 一定能听到ta在充满恶意地说:”YOU SHALL NOT PASS (the vista point)!”

因为下一秒, 我突然发现前面那辆车的侧面飞出了闪着金属光泽, 明信片大小的一个薄块/片.
脑袋里还没来得及报警, 已经听到哐当的一声, 金属片撞到了我车头上, 接着是一阵可怕的撞击刮擦声, 显然它落到了地上然后弹起, 在车底和路面之间不断弹跳划过.
我被惊得面无人色, 脑中一片空白,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赶紧pull over到路边, 只麻木地继续开着.
开了半分钟后我才渐渐回过神来, 看仪表盘似乎没有显示什么异常, 车后也没冒烟什么的. 只是觉得不知是幻听还是之前车底的弹击还在回响, 仿佛听到车在轻微地咔咔响.

这时眼前闪过了一个指示牌, 显示Vista Point那个休息区离此1 mile……
于是我只有顺应天意地开到那里停下了.

即使是停下之后, 耳中仿佛还听到车在咔咔响. 我毫无头绪地下车检查, 发现车头上被金属片刮掉两道两三指宽的漆, 趴下来看, 发现车底在一滴一滴地滴着什么. 于是我顾不得形容猥琐地蹲下一辆辆瞅旁边停的车车底, 发现都干干的一点湿印子都没有, 我顿时紧张了!
这时又一辆墨绿的警车停到了旁边, 一个Border Patrol的警察小哥摇下车窗看了我半天, 大概觉得我绕着车团团打转如同热锅上蚂蚁的行为十分值得关注, 最终过来问我有没有什么事要帮忙.
我赶紧解释了一番, 警察小哥听后趴下去看了看, 让我把车往后倒一点露出地上的湿痕. 接着他又趴下去, 用手蘸了一下地上的液体凑到鼻子下闻了闻, 然后问我是不是开了空调. 听到我说”对”之后, 他淡定地笑道:”这不是漏油, 开空调车下是会滴水的. 你的车既然能开到这里来, 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顿时有原地残血复活之感! 而且血量在渐渐回升!

千恩万谢之后, 警察小哥挥一挥手, 不带一片云彩地飘然而去, 连警号也没有留下……
后来我file insurance claim被agent问到时才后悔没问他警号: 即使警察小哥不能证明高速上事故的经过, 但至少他能作证我确实在停车场里面如死灰地向他求助, 并且可以佐证我前后对事故的描述是一致的. 这样保险和租车公司应该较能相信我陈述的事故经过, 不至于认定是我自己造成对车的损害.
不过至今为止我还没有收到租车公司的额外收费, 所以只好希望他们觉得车的损伤不大, 决定放我一马了(?).

奇异的是这个事故之后, 我的心情反而迅速回复了.
大概是有种”老子经历这么多烂事不还是活蹦乱跳的吗?不服来战!”的意气涌上心头吧.

总之接下来我兴致勃勃地开到了Carlsbad的outlet, 在停车场里四处奔走找角度偷窥需要12刀(?)入场费用的花田. 后来看到了, 觉得就那样吧好像没必要进去了.
于是兴致勃勃离开了, 重回I5-S — 再次上反了入口 — 兴致勃勃下高速重新绕回去……开向了美丽的La Jolla!

唉发现我实在太啰嗦依然写不完, 只好食言, 留待下一篇再结束了.

后篇预告: La Jolla的唯美爱情悲剧

非主流南加州游记之一

此文中的南加州范围:
Los Angeles, Santa Barbara, Santa Cruz Island (one of the Channel Islands), San Diego (La Jolla)

其实是几周前去的, 但是事多兼照片太多至今弄不过来(悲伤地说, 吾这个D90那个白平衡真地没法忍受啊, 全部照raw回来一张一张调太累人了), 所以先趁还记得大致记一记好了.

LA什么的其实我以前去过, 但是有多年不见的小伙伴在那里, 而且太久没有出游也怪想出门转转的, 于是就又去了.

预想的行程大致如下:
头天下午到LA后租车到住处休息;
第二天就意气风发开车和小伙伴(西)北上去Santa Barbara打个转, 顺便也去一下附近的丹麦城Solvang;
第三天从Ventura坐船去Channel Island系列岛屿中最大的Santa Cruz岛;
第四天上午去LA北边的Antelope Valley Poppy Reserve看花花~~~然后下午我自己开往南边的San Diego, 经过Carlesbad时考虑去瞅瞅那里的flower field;
最后一天在San Diego打转, 在La Jolla, Balboa Park, Cabrillo National Monument等等中间选一两个去看, 晚上返回LA.

实际的行程如下:
头天按预期完成;
第二天到santa barbar已经是下午, 于是放弃了Solvang;
第三天按预期完成上岛;
第四天打电话去Poppy reserve问, 接电话的人非常诚实地说现在花已经不多了, 于是放弃了去那里, 去星光大道随便走了一下然后直接往San Diego开, 途经Carlsbad在外围瞟了一眼花田, 然后开到La Jolla Cove呆了一阵;
最后一天在San Diego, 上午去了Cabrillo National Monument, 中午狂奔到Old Town走了10分钟然后转战Balboa Park, 走马观花地转了半圈就忧伤地往LA返程, 途经La Jolla又忍不住到Children’s Pool停留了一咪咪时间……总之最后一天真是战斗的一天!

此次出行之前的N年里我一共开车3000 Miles: 每周基本只在家, 学校和超市之间一两mile的打转, 上高速的机会屈指可数, 从木有开上过同一方向有多于两条lane的路;
在南加这五天里我开了600 miles, 在LA等等车流如梭的高速上从战战兢兢汗出如浆到得意忘形想要high歌, 经历了堵到半死, 开错n次, 超速被逮, 在路上被前面车上掉的东西砸到等等.
就开车这一项来说, 我简直要从不出闺门的小家碧玉成长(???)为具有流氓气质的伪糙汉, 就算回国开车也不怕了(咦?)!

************* 总结完毕, 开始分述 ****************

到LA后在机场取预订的车, 被给了一辆新到闪闪发亮的Hyundai Sonata.
作为第一次独自租车开还是在大城市开的土鳖, 心情紧张那是不必说的了. 然而从包里掏出GPS, 顿时有种一机在手, 天下我有的豪情!
可惜迅速发现带来的GPS底座吸盘没法用 — 这车上没有地方有水平的光滑面板能吸住 — 坑爹啊……
最后只好把GPS歪歪斜斜放在车充口旁边的凹槽里, 边开边抽空低头斜瞟.
更忧伤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新车的关系, 油门特紧踩的极其费劲. 而且加速猛踩也速度加不上去, 简直急死人.
从机场到旅馆短短一段路, 我眼观四路耳听GPS外加捉急车开得难受, 简直分心八用, 到了旅馆时自觉神识已经被锻炼得灵敏了许多(…), 而浑身上下活像从水里捞出来的.

第二天和小伙伴一起去Santa Barbara之前, 就先去租车的地方重新换车.
先换了一辆Focus, 谨慎起见在场内试开一下, 发现空调有问题, 只好又换. 对方十分不情不愿, 说他们只剩一辆小车了, 是2013年Chevy的Sonic, 已经有一万多的mileage. 我本来还有点担心, 但试开一下发现还挺顺手, 于是就欢天喜地地从了.
只是一番耽搁下来, 正式出发往Santa Barbara开时已经是中午了.

按照GPS指示开了好一阵, 我正在纳闷为啥理应风景美好的1号公路一点风景也没有, 还这么多车穿来穿去, 让人精神高度紧张暴躁时, 小伙伴犀利地指出:”谁说我们在1号公路上开? 我们是在101号上开.”

为了保持形象, 我就不告诉你们我当时更加犀利地反问:”1号公路难道不是101号公路的简称?”这种事了.

原来GPS要么最短路线,要么最短时间, 怎么都不往1号公路(那一段好像应该是pacific highway吧)那边定路线. 于是我和小伙伴思索一番, 机智勇敢地在gps上靠海的地方随便选了个地点重新定位为终点, 转向了沿着海边开的那条路.
虽然因此又耗费了一番时间, 而且这边的1号公路和北加那边的1号公路的美景还是不能比, 但是至少沿路风景气象简直和之前密密麻麻车流不可同日而语. 路上空旷n多, 让人放松很多; 而且一侧是碧蓝大海不时有沙滩什么的, 虽然我们没时间停下, 但看着也令人神清气爽!

就这样, 我们终于在下午大概3点左右到了Santa Barbara……
Santa barbara是一个建筑颇有西班牙(?)风情的小城, 让我们震惊的是沿路那些五彩缤纷充满情调, 环绕鲜花的各式精致小房子, 竟然是律师事务所之类的office building@@
然而正在我想要在五月的明媚阳光下尽情欣赏Santa barbara的别致街景时, 一个悲剧发生了. 之前擦的防晒霜不知是不是被我不小心拿手蹭进了眼角, 一只眼突然火辣辣的, 睁不开了. 只要微微试图睁眼迎上了阳光, 就会泪流不止……于是整整一个下午几个小时我就在一只眼不断抽搐, 半睁半合, 泪流满面(literally!)的状态下度过, 连照相也不能照, 怎一个惨字了得!
真是再也不会爱了……

即使如此, 我还是奋力地按了一些快门. 下面这个是Santa Barbara的中心大建筑Courthouse, 门口有很多照婚纱照的新人, 进去参观, 到顶端的钟楼(?), 可以在凉爽的风中四面俯瞰Santa Barbara全城的景色.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从Courthouse里出来就在周遭的街上随便走走, 看到一个教堂(?), 门廊颇有点电影里西班牙修道院的那种赶脚: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之后走到附近的一个街头小公园, 中心是一棵开满朱红花朵的巨大花树, 不少情侣或友人坐在树荫下细语. 水平有限, 照出来整棵树就失了那氛围, 所以大家想象一下就好了……
这是走到树下往远处照的: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小公园里还有个池塘, 里面生态盎然哪: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在这附近走来走去一阵子也将近傍晚了, 于是我们开车去了海边.
这里的海景倒也没什么特别, 一排高高的棕榈树, 栈桥, 沙滩, 人来人往.
但是海边就是海边, 吹吹海风对我也是难得的幸福呀(乡下来的土孩纸抽着一只眼哭得更伤心了).
一对老夫妇带着他们的狗在沙滩上散步. 这只狗可兴奋了! 自己不断蹿到水里又跳出来, 好像在跟浪花追逐, 那激动的程度充满感染力, 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可惜我没有抓拍到它跳得最开心的镜头.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之后上栈桥走了走, 本来想在上面一家口碑很好的小店吃饭, 但实在生意火爆要等太久, 而且临近日落, 海风也凉意渐深, 让我继眼泪之后又不禁牛下了鼻涕……只得充满惋惜地踏上了归途.
栈桥上中间可以行车, 两侧可以走人. 桥上一个老人牵着一只好像用毛线织出来的大狗: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想不到我啰嗦这么久竟然才写了一天的! 写不动了, 之后几天尽量缩在一篇里下次写完.

待续.

去死去死团员的悲愤

抱歉我实在忍不住……

(“两个叛徒! 明明说好大家永远都一起当好基友的!”)

From 2014_0503-0506 Southern California

Oguri’s Choreograph to “I’m Yours”

This is one of my favorite choreo and performances from S**t Kingz’ Motohiro Oguri.
It does not look like the most intensive or technical piece but I just love the way he interprets the music.
His movements are so free and fluid, so relaxed and spontaneous, and yet with so much control.
I think the style is a fusion of quite a few genres: Hiphop, contemporary, jazz……
I just can’t help smiling every time I watch it.
The sheer joy of dancing and expressing is unbelievably contagious.
I love love love love love it.

正面无码

今天参加院里的毕业典礼.
之前请一个mm帮我照相. 把相机给她的时候还有点担心怕她不熟悉相机操作, 但她那专业的手势说服了我, 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提前去line up的时候我才惊异地意识到, 全院今天只有一个phd来参加典礼–>我.

于是我发现我可出风头了.

典礼是在一个巨大的分上下两层的阶梯型performance hall里举行. 我要领头带着全院参加典礼的faculty member威严庄重地一级级从main level的门口走下近百级台阶, 穿过坐满了家长和master student的阶梯大厅走到stage前, 然后上stage带着众人分花拂柳穿越podium和放满Diploma的desk之间, 七弯八拐坐到排好的座位坐好.
更没有想到的是, 在我被系主任hood(授带?就是挂一个似风帽似加长版围脖的套套到脖子上)完之后, 竟然被告知要和其他faculty member一起站在台上, 作老师状和本系被念名字后列队上来领diploma的master student一一握手祝贺他们, 有好几十个学生哪!

于是我一边紧张得脸都在抽, 一边又不禁有些飘飘然.
进场前20分钟, 跟帮照相的mm打电话确认她不久就到后, 想着这么大的目标, 在台上呆这么久…虽然不知道照相的mm在哪里, 但是一定可以出个几十张很拽的照片吧?
当音乐响起, 我开始带队缓缓下台阶走向stage的时候, 顿觉main level里坐得满满当当的人群都回头向我看来, 一时间phone, camera的闪光灯和咔嚓快门声不绝, 让我简直联想起穿越paparazzi的明星来……于是更确定自己肯定是当不了明星的了, 因为顿时觉得脸都要僵硬到裂开了.
然而还是终于没有滚下台阶地安全到达前台.
虽然上台后差点走错方向, 被后面的年轻老师及时拎住, 立刻自我感觉十分圆润地转向, 应该不会被太多人发现走错了吧!?
……
终于安然地到了放着名牌的座位, 长出一口气. 及时提点了我的老师还很nice地跟我说”good job”.

接着就是颇长的各种发言, 和其他系的master student列队领diploma……
我随时铭记着给我照相的mm不知会在哪里瞄准我, 于是尽量保持高贵冷艳地坐在台上, 只不断向一楼和二楼不知名的虚空微微环顾, 暗暗四处发送着散光的媚眼含笑的秋水, 希望摄影师mm能将之catch到并记录下来.

一直发送到有用眼过度的感觉时, 终于轮到我上台被hood了!

用四个字形容我想要的行走状态, 那便是”翩若惊鸿”; 用四个字形容我实际的行走状态, 我感觉是”走位风骚”.
总之我认为自己是迈着轻快而兼庄重, 半弹而不颠的猫步 — 还微微斜侧了5度脸向观众方向以保证我的摄影师mm能取到合适的角度 — 走向要给我hood的系主任.
hood之时和hood之后我更是刻意将面向观众停留的时间延长了数秒, 确保再确保摄影的mm能照到我那充满了自豪而矜持,微微露出6颗平整的牙齿+两颗龅牙可爱的虎牙的正脸.
我考虑得如此细致, 甚至和系主任, 院长握手时我都牢记脸微微侧向观众的原则, 还(自认为)俏皮地奋力向眼球所能转到的最远角度递出惊鸿一瞥, 在我的脑海中那简直就是America’s next top model里冠军的夺冠一眼!

接下来被告知要留在台上和faculty member一起给我们系的master student握手道贺. 措手不及之后却更是心下窃喜, 哇塞这一下要增加多少倍的焦点时光啊!我今天肯定可以照出无数相亲照充满职业感的照片!
之后我为了表示谦虚让其他faculty member走在我前面, 殊不知越是资历浅的就越应该走在前头站在主席台正中先跟学生握手, 然后压轴的是站在台侧的大佬型的教授……
Anyway, 我就这样一无所知地极度招摇地站在舞台一端.
学生们从另一端鱼贯而上, 先经过台正中跟junior的老师握手, 向前到senior的, 大佬的……然后会突然讶异地看到一只骨架般的纤细的青春玉手递出来, 强行抓住他们没有防备和没来得及放下的右手握住摇晃, 同时抬头就会看见我咧嘴露出最为奋力的和蔼笑容.
这玩意可真是一个体力活啊, 我到后来简直失去时间概念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说”congratulations!”说到舌头都打卷了, 才猛然看到了学生队伍的尾巴.
这时候我已经快笑不出来了. 尤其是这一批的master student我正好没教过…于是很多学生们充满感情地和我身边这些*教*过*他*们*的真.Professor打招呼拥抱, 然后轮到我不尴不尬地腆着脸站在旁边, 脑海里yy着”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主席向你们表示最亲切的问候!”之类的台词.

不过最后总算结束了!
虽然有很多意料之外的小起伏, 但总体来说我的心情是极其兴奋的. 回想一下整个典礼的氛围和我的表现那就是”严肃活泼, 团结紧张”, 足以令我感觉非常满意. 而一想到可能出多少经典美貌的照片我简直就更加想嗷嗷叫着满场摇着尾巴蹦跶.

出场是faculty先退场, 于是我又一次在万众瞩目之中跟着其他老师出门了. 一出来就看见了给我照相的mm!
我那叫一个激动哟, 就差笑到脸皮都要飞起来了.

就在我想要尽量矜持而克制地开口时, 她抢先说了三句话:

“你坐在哪儿啊? 我一直没找到你.” (??????)

“后来你站在前面我看到了, 但是我那块儿只能照到背影.” (……)

“不过我还是照了二, 三十张, 好像还有一个是正面的. 就是都糊掉了.”
(不!!!!!!!!!!!!!!!!!!!!!!!!!!!!!!!!!!!!!!!!!!!!!!!!!!!!!!!!!!!!!!
我忘了把相机的iso调上去而且我从来都禁止闪光!!!!!
所以她一直是在P档iso400下无闪光照的!!!!!
……
其实我进场后已经想过这点, 不过觉得大厅还是比较亮堂的, 我自己来照大概没问题, 于是心存侥幸了.
还坚决禁掉闪光, 这就是传说中的no zuo no die吗????
想起我那坚持不懈满场发送了一个半小时的媚眼犀利眼神和在台上暗暗摆的各种角度, 我不禁内牛满面……
555妈妈我要珍珠清目眼药水舒解一下才行……)

于是, 珍贵的脸部正面无码毕业典礼照一张, 奉献给耐心读至此的观众盆友们以示感谢.
DSC_6141

(讲解一下, 这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的动感, 乃是我在诚挚地点头加鼓掌呢. 你体会到我那加了柔光一样的秋水眼神了吗?

补充讲解一下, 我之所以看起来像在拜佛多过鼓掌, 那是因为腋下夹着一大本Diploma–的封壳呢手没法抬起来好吗!

最后补充一下, 记录之外, 其实我是有严肃地反思的! 也供看客盆友们吸取教训!
今天这欢乐忧伤的事故, 其实完全可以轻易的避免. 我不幸做出了各种错误的assumption和决定, 导致了最后的失落和疲惫的双眼……简而言之就是以己度人和想当然:
首先是assume别人和我一样熟悉我的相机和操作, 不仅自己没有设定好相机来与人与己方便, 而且连说明都没有多做;
然后是还没确认对方已经到场, 就assume在巨大的大堂里近千人 — 大部分还都穿得差不多 — 中她能迅速spot我而不形成斗鸡眼. 明明在入场前还有机会再给对方打个几句话的电话确认一下彼此可能的位置就好, 我却凭空想着”她肯定已经来了, 我这么风流周党鹤立鸡裙光芒四谢能让人看不见吗?”就施施然进场了.
可怜的摄影师mm后来告诉我她上下左右满场找我找得得满头大汗, 我默默地想那时候我大概正在台上的角落里, 已经全心倾情投入了”45度角望天太俗, 我觉得43度角外加将脸略微右偏应该正好…太帅了也不行啊“之类的自我感动之中了吧……)

后知后觉

昨天我真的很开心。
我都没想到这一天我会这么开心,多少年来第一次近乎忽略一切忘记一切的开心。

乃至晚上快十点,浴室天花板的排风扇口,马桶的正上方突然瓢泼一般灌下不知是什么的水来,我都没有抓狂。
一边拿桶接着一边在周六的晚上给房东打电话找人修,然后发消息给朋友当笑话讲……
幸而不等我集齐七桶黑褐色的水,maintainance guy就被召唤出现解决了问题。

然而白天被忽略的郁闷暗暗积攒到半夜,喜悦消退之后才慢慢显露爆发出来。
回想着回想着就开始为这不如意那不完美不爽起来……浴室的漏水仿佛也成了倒霉的又一印证。

角度一变化,同样的一人一事一天仿佛两重面貌。
但能体会到这点大概就还有希望吧?

我娘常劝我:’开心也是过一天,不开心也是过一天,何必不让自己开心地过呢?’
她不知这话到我耳里就自动翻译为黄暴版:’既然不能反抗xx, 何不躺平享受呢?’
并且我有一千种义正辞严苦大仇深占据道德高地驳斥这言论的argument。

然而半夜里反思昨天,我突然好像真正体会到了我娘这句劝解的0.1%左右的意义,以及暂时放弃了自动黄暴翻译

莫非终有一天,我真会从不知自己是中二的中二(美少女)和自觉为略带小清新风的愤青但其实是重口沸血版的愤青转化成平和,舒缓,不急不燥,涵养深厚的智者?

血光之灾

向某些媒体学习, 标题当然是为了耸人听闻用的.

话说作为一名纤细美少女, 以前的一个苦恼就是体检什么的抽血时偶尔有护士左戳右戳扎不进血管或者抽不出血, 最后只能仰天流泪或嘤嘤奔走, 只留下”你的血管又细又滑太难搞太难搞怎么这么难搞!”的袅袅余音和我被扎成筛子一样的手臂.

第一次在这里的医院抽血时我也颇有点紧张, 但是护士们那稳健的表情, 毫无犹豫的出手跟蚊子扎一样的赶脚打消了我的疑虑. 此后多次都如此, 我渐渐放松了心态, 还不时感慨看来这里的护士还是挺专业的.
不曾想夜路走多了终会碰到鬼这句话即使对我也适用(…)!

今天又要抽个血, 我心情安逸地走进抽血间. 一个体态丰腴, 面容安详喜乐, 颇有佛态的护士走了过来, 微笑地跟我确认了信息后让我卷起袖子.
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没有任何异样的预兆. 护士按了按我的血管, 抹了抹酒精(?or whatever), 然后一针下来.
哎哟扎这么重哟!
我尽量保持脸色不变地转开脸, 等她抽完.
过了几秒我就赶脚出不对了, 因为她又在不动声色把针头往前戳咧……莫非你以为你不做声我就发现不了吗!?
还没等我有所反应, 她突然轻巧地一个变向, 开始把针头往斜方向推, 先左推了两下, 然后圆润地转换角度开始往右找, 然后又往回……md你在搅稀饭吗!!!?
看到我脸色不善身体开始弹跳, 护士温柔祥和地问: “Are you okay there?”
我心里想这tm不是废话吗赶紧完事!
我嘴里却不由得答到”还好”—-这忧伤的淑女的礼貌习惯!

于是护士又不声不响开始继续东戳西插转动针头了. 我一边疼得乱扭一边郁闷地想, 姐姐你好歹拔出来重扎一针行么, 这么针插在身上搅拌算怎么一回事啊.
又过了几秒她似乎还是毫无头绪, 喃喃自语兼向我解释”血不够啊”, 然后又问我是不是还感觉okay.
当然不okay了! 这次我不能客气了!
“It’s…”
我还木来得及说完, 护士就善解人意地自己接上”…J–ust a little bit painful?”
啊喂! 那个”Just a little bit”是哪里来的?
然而我只好说”yes, a little bit” (唉我都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啊).

想着这护士怎么也该知难而退重扎一针拉倒了吧, 哪想到她恁的坚韧不拔, 又开始闷声不响上下躬耕了十几秒.
直到我实在忍不住抽着脸回头想用眼神传达一下心情了, 她突然淡淡地说:”换只胳膊试试.”
真叫我入临大赦呀.
于是卷起袖子奉献出另一只手, 又是一针下去. 过了几秒, 又感觉到了熟悉的针头推动感和转动感……
好在就在我即将绝望之时, 护士仿佛终于找到了血管位置停住了. 又过了几秒, 她淡然道:”好了.”
顿时室内的空气氛围都一轻, 我和她都长出了一口气.

回来看了下, 果然淤血貌似不严重, 但是为啥还这么疼咧. 两只胳膊都酸疼酸疼的, 莫非她插中我什么穴位了?
矮油.

*********************************************************************
最近看了<奥术神座>, 边看边被雷劈电闪的赶脚环绕!
一开始差点看不下去, 没想到后面越来越有意思, 乃至虽然仍不时觉得骨头都被雷酥了却没法舍弃……或者一边觉得敬畏, 悲壮, 警醒, 一边忍不住狂笑到眼泪都出来了@_@
非常有趣的物理发展史科普文, 能聪明地融合进对魔法世界的解读, 作者挺厉害的.
对我这等伪文艺青年来说则也有共鸣, 看到主角之流写和发paper的速度不由又嫉又恨又羡慕, 看到脑中原以为的真知世界被主角不断推翻而爆头的惨淡人士不由心下戚戚, 看到双方你死我活打到奄奄一息然后开始谋算谁先发哪篇paper不由#@$&*^&T%^$.
这一路由苦闷, 斗争, 电闪雷鸣, 鲜血和脑浆铺就的追求真理之路(噗)!

另外以后要跟人赌狠,大概会忍不住脱口而出: “我有阑尾在家里, 你有吗?”

梦龙冰淇淋我爱吃

和路雪的梦龙(magnum)冰淇淋我可爱吃了,尤其是全巧克力的!

前几天买了一盒,半夜突然好想来一支!

可是这两天温度又降了,最高只有10c,晚上更是才几度怪冷的,好像不适合吃冰淇淋肿么办呢。

幸好我坚韧执着又聪明,打开了我的小heater对住自己吹暖风,然后裹上被子…再吃就好了~

人生的道路上一定会碰到很多困难和障碍,只要不怕艰险,勤动脑筋,就一定能排除万难,达成目标!

诗酒趁年华

前天趁春光正好奔出去照了一小圈!
可恨我一定买到了一个有问题的D90, 白平衡太玄幻了不是蓝绿蓝绿的就是黄绿黄绿的! 我只好都照raw回来傻调. 好怀念我那小巧轻便(?)色彩稳定的D40啊唉真是失去才知泥最珍贵!

总之小花花们都开了我好开心. 当然关键是要有蓝天, 碧空如洗怎么都好看~

From 2014Spring & Summer

然后也来小清新(?)一下

From 2014Spring & Summer

再小清新(?)一下

From 2014Spring & Summer

S**t Kingz

抱歉吾不是要说脏话, 标题是吾最近狂爱的hip hop crew就叫这名字. 唉唉可见名字的重要性. 这些孩纸们当初要是知道自己之后会名扬四海大约会更慎重地选个名字罢.

Anyway, 吾自从发现了他们就无法自控地开始不眠不休地在youtube上搜索和replay他们的视频.
话说姐姐吾虽然常常被各种舞者惊艳, 但是像这种在三天之内把他们的某几个video重播两百遍以上, 看到了就停不下来的情况还是不太多的–虽然可能当年我的Karina女神和Slavik男神两人的视频的replay button也被吾点烂过.

吾这两年也看过无数极其牛叉的hip hop舞者的表演, 常常要看到一边尖叫一般用手接住下巴防止掉到地上, 或者在脑海中对他们身体的movement分析不能而陷入死机提前获得PHD, 甚至乃至全身的幻肌(…幻想中才存在的肌肉)都酸痛不已@@
不过st kingz依然极其特别,看他们的舞蹈简直没法不smile, 充满娱乐性和感染力的表演, PLUS CRAZY MUSITALITY, CRAZY SKILLS, CRAZY BODY CONTROL, CRAZY VERSATILITY, CRAZY CREATIVITY!
这样的人还一次四个同时出现, 完全in sync, 真是太凶残了!

举例说明一下, 这是吾看到的他们的第一个choreo “rollacosta”, 当时吾就震惊了, 这简直ridiculous啊!
然后replay了一百遍, 唯一能让吾不再看的方式是点进他们的另一个视频 “caught up”, 然后replay那一个一百遍, 唯一停下的方式是找到另一个他们的视频@@……

rollacosta

caught up

除了他们在各种workshop的视频吾还看遍了他们在youtube上能找到的所有show的视频, 大多是fans用手机录的, 就算全都有奇差的画质和背景里永远在狂嚎尖啸的女脑残粉(偶尔还有男的), 吾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被他们的表演震慑.

那些真正的舞者是多么美好, 多么自由, 多么严谨, 多么纯粹, 多么了不起的人啊吾爱他们.

*********************************************************************
下周吾要出趟小远门. 只在小镇子里车辆稀疏的大道上开过车, 连高速都不怎么上的吾要到车水马龙行车凶猛的大城市去租车开几天, 吾好紧张唉. 幻肌啊, 赐予吾力量吧!

对了, 吾这里终于结束了冬天, 一跃进入夏天了~
前天吾去了local的小公园, 亲切会见了老盆友canada goose们

From April 20, 2014

还有小花花呢~为了照他们吾几乎扭伤了老腰. 幸好现在腰腹颇有幻肌(喂你够了), 围度也甚大…如果是以前那纤细而坚挺如门板一般的小蛮腰, 一定已经断了

From April 20, 2014

DIY time?

My neighbor upstairs loves to have late night/early morning parties, during which she always plays songs of strong rhythm at high volumn through a subwoofer, chanting the lyrics with a bunch of her girl friends, laughing and screaming at the top of their lungs.

After knocking on her door at around 1:30am more than fives times, calling the police three times at about 3:30am to quiet her down and writing her a very friendly note suggesting her to enjoy her music at an earlier time of the night…and none of them working, I think it’s time to try this:


http://lifehacker.com/5852903/silence-noisy-neighbors-by-transmitting-signals-through-their-own-speakers

The only thing I’m debating on is what recordings to send her.
‘佛说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would be good for her but it would probably be a bit too revealing.

Ah……
What better choice to send the message’This is why you shouldn’t mess with me, bxxxx!’ than to play her ‘忐忑’!

可怜夜半虚前席

题文基本是无关的. 大概吧.

前天半夜4点来钟的时候, 卧室里的smoke detector尖叫起来. 不是因为起火了, 而是因为电池没了.
它持之以恒地发出极其尖利刺耳的, 然而透着虚弱的”beep—beep”声, 我妄图装作没听见而蒙住头继续挺尸希望它叫一段就彻底死翘翘, 然而等了大概半小时到四十分钟都无果.
最后我只好爬起来, 搭着凳子想把它从墙上拆下来取出电池.
然而或许半睡半醒之间力量十分虚弱? 我竟然怎么也没法拔动那个连着墙里电线的connector. 如此踮着脚顶着贯耳魔音痛苦地努力了5分钟还是拔不动, 令我完全陷入了狂怒状态, 只想不管不顾地一把从墙里扯出那些乱七八糟的电线, 哪怕被电得四肢抽搐面目焦黑然后变异成Electro(咦?)……
可惜即使心中的小宇宙熊熊爆发了+10086次, 我也无法摆脱自己战五渣的本质, 又过了5分钟后已经拔到浑身大汗嘴里发出各种意义强烈的语气助词依然没拔掉这个connector (也许该再炒一次绿豆沙锻炼一下了). 好在作为地球生物进化巅峰(?)的人类, 我最终发挥了善用工具的强大属性, 跳下来翻出老虎钳子来干翻了connector, 成功地掀开detector背后的盖子拆掉了电池, 止住了它的垂死嚎叫, 在将近5点的时候幸福地重回被窝.

说起来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已经爬上爬下换了3次崭新的电池了. 每次基本间隔一周出头, 这杀千刀的smoke detector就把新装的电池耗光了. 为此我一开始还以为是电池的质量问题. 但是换了几个地方买了几个不同牌子的电池, 并且买来后都用万用电表确认电池没问题后, 我才意识到是这个smoke detector本身的问题.
这玩意在过去的几年里除了每隔一段就没电池了吱吱乱叫骚扰我, 还在我有一次烤肉开oven的时候扯着嗓子乱叫了一番之外就没起过任何作用. 我是不是就干脆拆了它丢在那里不管算了呢…hmm真是诱人的想法.

童话都是骗人的!

暖气好了一天之后又坏了, 我又重新陷入每天开着烤箱取暖的忧伤之中! 而且都三月底了, 这天气还这么冷简直不科学!

前几天我烤了一盘玉米蛋糕, 照着我一向信任的pioneer woman的方子烤的:
http://thepioneerwoman.com/cooking/2011/12/mini-corn-loaves-with-cranberries-and-pecans/
那图片里金黄金黄的小蛋糕! cranberry和pecan!混合着玉米面的香味!想象一下是多么美好!
看看这recipe, 有多少营养而美味的ingredients!

Ingredients
1 cup Yellow Cornmeal
1/2 cup All-purpose Flour
1 teaspoon Salt
1 Tablespoon Baking Powder
2 Tablespoons Sugar
1 cup Buttermilk
1/2 cup Milk
1/2 teaspoon Baking Soda
1 whole Egg
1/4 cup Shortening
1/2 teaspoon Vanilla
1 cup Dried Cranberries
1/2 cup Chopped Pecans
MAPLE BUTTER
1 stick Softened Butter
2 Tablespoons Maple Syrup
Extra Maple Syrup And Melted Butter, For Brushing

Preparation Instructions

Preheat oven to 400 degrees. Combine corn meal, flour, salt, sugar, and baking powder in a mixing bowl. In a separate bowl, combine buttermilk, milk, egg, and baking soda. Stir to combine. Add melted shortening, stirring constantly. Add vanilla extract, then stir in dried cranberries (you can use a little more or a little fewer if you’d like) and pecans.

Pour into a greased mini-loaf, mini-muffin, or muffin pan, trying to make sure cranberries stay evenly distributed. Bake for 12-15 minutes or so, or until golden brown. Cool for a few minutes after removing from the oven, then turn out of the pan and allow to cool. Mix together a little melted butter and maple syrup, then brush it over the tops of the loaves.

To make the maple butter, combine the softened butter and maple syrup. Stir until totally combined, then spread into a ramekin, drizzle the top with maple syrup, and serve with the warm muffins. (Butter can be made ahead of time and stored in the fridge.)

然后我烤出来了!香气四溢的小蛋糕们!因为我没有maple syrup所以表面刷的是butter和raw honey!多么高贵典雅上档次!
看起来是这样的!

From Life 生活乐趣

我还专门额外烤了一小盅!

From Life 生活乐趣

美吗!我觉得可美了!
直到我一口咬下去! 哦那又糙又咸又糙又咸又糙又咸的口感!
糙也就罢了! 不得不说我买的Aunt Jemima牌的这个cornmeal真不是一般的难吃, 之前试过几次, 无论加多么美好的配料烤出来都是又糙又碎的质感我已经习惯了!
但是这么咸是肿么回事!我难道又放错了盐的量了吗?
表面刷着蜂蜜心子里嵌满了酸甜的cranberry果干的*咸味*糙蛋糕吃起来是那么的具有毁灭性! 尤其是它们长得还那么正常美好!
让我再也不会爱了再也不愿爱了再也不想爱了再也不相信爱了!!!!!!
我每天都想要鼓起勇气拿起它们来啃! 但是那个口味太忧伤绝望了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我脑中! 怎么也无法下口!
已经放了三天了, 难道我要浪费粮食丢掉它们吗!?
心都碎了.

*************************************************************
前天我还心碎地不小心搞掉了drivers license, 抓狂地四处找了一通无果后只好郁闷地上网查补办事宜.
没想到在这里补办这么关键如身份证的证件竟然相当简单. 去警察局file一个report: 自己填张表让警察叔叔/阿姨签个字复印一份; 然后带上复印的police report和ssn去dmv去就可以在几分钟内免费reprint一张新卡; 没有police report的话也只要交5块钱拿新卡……
在各种晦气, 阴沉的天气和无法下咽的蛋糕掩映之下的这个过程如此清新爽利, 让我第一次深深地感动于这里办事机构竟然也有如此高效简洁的时候.

*************************************************************
那么难吃的cornmeal我还有大半包. 本来很发愁怎么才能消耗掉, 昨天突然发现了一个好用法: 烤/煎鱼时拌上盐, 胡椒粉, 辣椒粉(有Canjun spice的更好了直接放)和其他香料(比如蒜粉啦,parsley啊thyme啊之类)然后在鱼身或鱼片外裹一层, 再淋上点油放进400F烤箱, 一般10-15分钟拿出来就是外酥内嫩的喷香烤鱼了.

但是还是不知道拿那些难吃之极的玉米蛋糕肿么办……

春天来了,暖气好了

暖气貌似终于修好了,(希望)再也不用靠不停开着热气烘烘的烤箱的门来给房里供暖升温了。
好在气温终于也要回升了。再跟昨天晚上那么冷又没暖气的话吾就顶不住了,必要去跟房东死磕。
总之希望这次是真的春天来了吧。

蛋蛋的情调

自从买了4个彩色小ramekin, 我深深地感觉自己的生活情调高尚了不止一个层次(…), 每天捧着它们爱不释手, 觉得自己托着它们的姿势都分外有气质!
于是自然要多用它们, 多找些高端洋气(又省时不费事)的方子配合来烤了. 尤其是看到不少老米夸张地赞美ramekin多么的versatile, 拿它们烤出来的各种东东从汤到菜多么超级简易又美好, 分量多么的小巧适合减肥和控制食量(这一点我不怎么care)……听起来多么适合懒人如我啊!
然后一个一个方子看过来, 不由一次次想摔桌: 美好是美好, 简易个X啊!烤个蛋糕还只要调好糊糊倒进碗里就直接烤呢, 这些汤啊菜啊的都有无数种配料, 然后要预先切好在锅里各炒一道基本熟了调味才能再倒进ramekin里, 然后再放进cheese啊cream之类的进烤箱烤. 我有那个功夫不如直接去切肉炒一锅菜了!
然而最终我只能颓然接受事实: 讲求情调和想省时省事基本是难以得兼的, 为了用上我美腻的小ramekin, 说不得只能少偷点懒了!
ramekin的经典菜式最常见的就是french onion soup和baked egg. 相比起来后者更简易一点, 因此我决定就是它了!
法式baked egg貌似都是一个整蛋直接打进放了配菜和herbs的ramekin里, 然后倒上cream, 一点盐和胡椒, 最后撒些cheese, 烤出个溏心蛋那种.
但是我不爱吃荷包蛋!不爱吃整蛋!不爱吃溏心蛋!坚决热爱打散搅匀的鸡蛋!
所以大致是按下面这个方子的策略进行的:

www.cookincanuck.com/2011/12/make-ahead-baked-eggs-with-bacon-mushrooms-sage-recipe/

Make-Ahead Baked Eggs with Bacon, Mushrooms & Sage

Yield: Serves 4.
Ingredients

8 slices bacon
2 tbsp olive oil
16 oz. crimini or white mushrooms, diced
1/2 tsp freshly ground black pepper
3 tbsp chopped fresh sage
Salt to taste
4 eggs
4 egg whites
6 tbsp water
1/4 grated Parmesan cheese

Instructions

Preheat oven to 400 degrees.
Place bacon in a large skillet and cook until browned and crispy. Transfer to a paper towel to drain. Crumble bacon.
Heat olive oil in a large skillet set over medium heat. Add mushrooms and black pepper and cook, stirring occasionally, about 3 minutes.
Add chopped sage and cook until mushrooms are tender, an additional 3 to 4 minutes. Add crumbled bacon. Taste and season with salt, to taste.
Coat four 6-ounce ramekins with nonstick cooking spray or grease with butter. Divide the mushroom mixture between the ramekins.
In a large bowl, whisk together eggs, egg whites and water. Divide the mixture between the ramekins, pouring over the mushroom mixture.
Place the ramekins on a baking sheet and place in the oven. Cook until the eggs are set, about 20 minutes. A few minutes before the cooking is done, sprinkle the eggs with Parmesan and place back into the oven.
Remove from the oven, transfer the ramekins to plates (make sure they don’t slide around) and serve immediately.

Make-ahead: The night before, you can make the mushroom, sage and bacon mixture and prepare the egg mixture. Place the mushroom mixture in the prepared ramekins. Cover and chill the ramekins and the egg mixture. In the morning, pour the egg mixture over the mushrooms and bake as directed.

看起来很长, 但是意思非常简单. 就是弄各种菜啊肉啊切丁炒熟垫底然后倒进鸡蛋液盖在顶上烤嘛.
我因为没有sage这种东东就直接省略掉了换成了葱, 另外完全没有精细称量蘑菇啊bacon菠菜啊什么的分量, 都随手拿了切碎, 看着差不多就行了. 此外我正好有不少番茄, 就也把一个切丁了加进去.
步骤如下:
先切碎bacon炒到差不多半脆, 盛起. 倒掉锅里多余的油, 下葱炒香, 然后下蘑菇丁番茄丁和菠菜大杂烩, 调味. 最后再把bacon倒回去炒炒混合均匀.
4个小ramekin(6oz的)里面抹油防黏, 然后把上面炒好的这些菜尽量均匀地分散铺到ramekin里:

From Life 生活乐趣

接着打四个鸡蛋, 搅匀, 略洒点盐和胡椒调味(不要放多了, 有bacon之类足够咸了), 还可以加点水啊cream什么的. 这个方子里没有放cream, 反而还在全蛋之外额外加了4个蛋清, 我胡乱猜想可能是为了更嫩滑, 又或者是希望搞出点souffle的效果???
总之教条主意要不得, 我完全没有兴趣为了4个蛋清弄出多余的4个蛋黄, 就只打了整蛋再加点水和cream了.
结果就这样蛋液都还太多, 我勉强倒进四个杯子里, 最后烤得全扑出来了!

From Life 生活乐趣

然后放进预热到400F的烤箱, 20分钟左右. 想要小资情调更足的可以在18分钟左右端出来顶上撒点parmesan cheese再放回烤箱两三分钟……
于是我撒了一点, 但是最后完全木有吃出啥不同.
总之成品看相还是很华丽的(忽略掉满地扑出来的鸡蛋):

From Life 生活乐趣

鸡蛋的口感介于炒蛋和蒸蛋之间, 还不错.
但是边舀那肉蛋菜糊糊吃边忍不住想, 平常要是一盘这种杂烩糊糊端上来咱哪能看的上啊, 肿么一从这漂亮小盅里舀出来就仿佛赶脚顿时高档洋气可以价钱翻倍把”菜单”二字改写作”Menu”印上封面了咧.
包装果然很重要啊.
虽然估计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有耐心整这蛋糊糊了, 但是偶尔给家常小东东们改头换面一下的确还是挺能增添生活情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