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DRL] Blog 和 RSS 知识普及

【推荐】Blog 和 RSS 知识普及
 


From: http://msdn.microsoft.com/msdnmag/issues/04/04/XMLFiles/default.aspx

什么是 Blog?

“Blog”是 Web Log 的简称(译者注:也就是网志(中国大陆也叫博客))。它是一种作者与读者以日志风格进行交互的中介。在软件社区,人们以网志形式来共享观念与思想变得越来越流行。如:http://blogs.msdn.com 就是 MSDN 上的一个 blogging。

建立网志最轻松的方法是什么?

要想建立自己的网志,最容易的方法是到类似 blogger.com 这样的站点注册一个新用户,它提供一个创建自定义网志的 Web 界面,并且可以立即使用所创建的网志。类似 blogger.com 的站点有很多,它们都提供对网志特性的支持。 如果你想更多地控制网志的基础结构或者想要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建立网志服务系统。你可在以下最流行的几种网志应用商业产品中选择其一:Radio Userland、Manila 和 Movable Type。还有些易用的免费 .NET 网志应用可以使用,最流行的有:.TEXT 和 dasBlog。只要把它们下载下来,然后按照安装说明进行安装与设置,分分钟便可建立起一个可运行的网志服务系统。
  从功能上讲,这两个基于 .NET 的网志应用系统不相上下。其主要区别在于 .TEXT 需要数据库,SQL Server 或者 MSDE,而dasBlog 将所有信息都存储在 XML 文件中(它基于原来一些微软公司开发人员创建的 BlogX 框架),另一个差别是 .TEXT 在单个安装配置中可支持多个网志(比如现在的 http://blogs.msdn.com 就是如此),而 dasBlog 要支持多个网志,必须进行多次安装。但 dasBlog 有一个很突出的特性,那就是“Mail to Weblog”,它允许你通过邮件来发布新信息。
  新的 MSDN 网志服务站点和 PDC Bloggers 都是开始查找关于软件开发主题的很好去处。只要浏览这些站点之一便可阅读其经过聚合的预定内容。其预定的摘要会向你公开许多个人网志,渐渐的你会自然而然地发现一些你比较喜欢阅读的内容。这样,你便可以直接预定你最喜欢的个人网志摘要。
  对于专门讨论 XML 和 Web 服务的网志,请查看 MSDN Web Services Developer Center 上的清单,我个人要花很多时间上这些网志站点。

什么是 Feed(以下称为提要),如何预定它?

网志以 RSS 文档形式为其内容提供一个提要,该 RSS 文档可以通过众所周知 URL 获得。RSS 文档是一个 XML 文件,它包含大量离散的新闻项,如某个网志中的入口项(RSS 提要的例子参见 Figure 1)。由于 RSS 是 XML 格式文件,所以它很容易被其它程序所使用。
  RSS 聚合器是一个读取 RSS 文档并显示新闻项的程序。大多数聚合器只要输入 RSS 的 URL,使得预定提要成为可能。
  RSS 使阅读网志便得容易。大多数经常阅读网志的开发人员都使用某种类型的聚合器来帮助他们有效地筛选提要内容。聚合器使得阅读网志的感觉就象是在阅读电子邮件,因为它们突出新闻项并将新闻项进行缓冲处理以便离线阅读(参见 Figure 2)。
  还有一些在线 RSS 聚合器将 RSS 提要捆绑到某个单独的网站。其优点是易于设置并且可以从任何计算机存取你的提要内容。当然,其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在阅读时必须始终保持连接。
  RSS 是网志成为一种强大的新型信息交流形式之根本所在。在网志出现之前,大多数开发人员为了要查找到需要的内容,通常要花大量时间来筛选掉那些令人讨厌的无关的信息。
  网志通过让读者选择所要阅读的提要,将控制权交给读者,从而有效地构建自己的个性化内容流。
  其它类型的站点也能利用 RSS 的优点来聚合内容。例如,多数主流的新闻站点包括 Wired、CNet、Yahoo 和 NPR News 都提供 RSS 提要。访问 Blogdigger 和 Syndic8,你可以找到一些支持 RSS 的站点。
  微软的 MSDN 提供 RSS 提要(RSS feeds)来聚合新添加到站点的技术内容。MSDN 的 Just Published提要是一种保持 MSDN 新文章和下载的主要方式。甚至 MSDN Magazine(MSDN 杂志)都有其自己的 RSS 提要!可以预定:http://msdn.microsoft.com/msdnmag/rss/recent.xml 获得每月的更新以便查看本期有何内容?目前有许多种 RSS 聚合器可供选择,在 http://blogs.law.harvard.edu/tech/directory/5/aggregators 上可以找到一个相当完整的列表。其中一些是在线聚合器,而另外一些是桌面应用程序。有些是免费的,另外一些需要付费才能使用。

哪个 RSS 版本是最通用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要看你问的是谁,RSS 的版本有好多个,0.90、0.91、0.92、0.93、0.94、1.0 和 2.0。要弄清楚这些版本之间的差别是巨大的挑战之一。理解它们需要了解一些有关它们的历史背景。Netscape 创建了 RSS 的最初版本 0.90,起初的名字是“RDF Site Summary”或者“Rich Site Summary”(规范中说前者是正式名称)。Netscape 创建 RSS 0.90 用于其 Web 门户,这个时候,其他人看到了 RSS 的使用潜力。Userland Software 是第一个开始将 RSS 用于其网志商业产品者之一。
  版本 0.90 在很大程度上基于 W3C 的 Resource Description Framework (RDF)。许多人都认为 RDF 过于复杂,因此都建议出一个免费的简化版本 0.91。这个任务恰好就给了 Userland Software。Userland Software 便继续发展 RSS 的简化版本,随后出台的版本包括:0.92、0.93 和 0.94。为了强调其所做的简化工作,他们将 RSS 的全称定为“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正当 Userland Software 继续专注于其简化工作时,另外一组开发人员在复兴最初的 RDF 版本(0.90),因为 RSS 号称自己更灵活。他们最终发布了一个 RSS 1.0 的版本,其正式名称还是“RDF Site Summary”。由于使用 RDF,这个版本完全不同于 Userland Software 所控制的版本。Userland Software 当然不太愿意看到 RSS 1.0 似乎要取代其 0.94 版本的事实,于是出了一个新版本,并将版本号一下子跳到了 2.0。
  这就是今天的这种局面,形成了两个主要的竞争版本:一个基于 RDF 1.0,而另一个则不是(2.0),但它们两个都共用相同的名字。这是一种可怕的混乱,因为版本号导致人们误认为 2.0 是 1.0 的改进版本,而实际上它们是两个目标完全不同的规范。另一组开发人员已经下狠心着手解决这种混乱问题,通过定义新的摘要(syndication)规范来与 RSS 名字的随意性决裂。这个解决方案称为 Atom(原子)项目。本文稍后将会详细讨论。
  使用哪个版本其实是无关痛痒的,大多数 RSS 聚合机制支持所有的 RSS 版本(有些甚至支持 Atom)。最终的决定取决于你是否想使用 RDF,可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它完全要看某人所信奉的 Semantic Web 概念而定。

RSS 1.0 和 RSS 2.0 各是什么样子?

RSS 1.0 和 2.0 格式所包含的核心信息相同,但其结构不一样。我提供了一个 RSS 1.0 文档(参见 Figure 1)以及一个同等的 RSS 2.0(参见 Figure 2)用于对照。
你会注意到顶行右边开始的根元素的差异,RSS 1.0 的根元素是 rdf:RDF,而 RSS 2.0 的根元素是 rss。rss 还包含一个强制版本属性用以表示所用的RSS的准确格式(可能的值包括:0.91, 0.94 等)。另一个主要差别是 RSS 1.0 文档有名字空间限定,RSS 2.0 的文档就没有。不管怎样,包含在两个文档中的信息本质上是一样的。
  两个版本都包含 channel 元
素,而 channel 元素又包含三个必须的元素:title、description 和 link,其代码如下:

代码 (双击代码复制到粘贴板)
<channel>
   <title><!-- channel 的标题 --></title>
   <description><!-- 简要描述 --></description>
   <link><!-- channel 的 URL --></link>
   <!-- 可选/可扩展元素 -->
</channel>    

  除了这些必须的元素外,RSS 1.0 还定义了三个附加元素:image、items 和 textinput,其中,image 和 textinput 是可选的。另一方面,RSS 2.0 提供了 16 个附加元素,其中也包括 image、items 和 textinput,此外还有 language、copyright、managingEditor、pubDate 和 category。RSS 1.0 允许通过定义在单独的 XML 名字空间中的可扩展元素来创建这种类型的元数据。
  这两种格式在结构上的主要区别必须要看其 item、image 和 textinput 节点的表示形式。RSS 1.0 中,channel 元素包含对 item、image 和 textinput 节点的引用,这些节点存在于 channel 节点本身之外。这样在 channel 和 所引用的节点之间建立了一种 RDF 关联。如 Figure 1 所示,channel 元素与一个 image 元素以及两个 item 元素关联。RSS 2.0 中,item 元素只是在 channel 元素中连续排放(如 Figure 2 所示)。item 元素包含实际的新闻项信息。item 的结构在两个版本中是相同的。item 元素通常包含 title、link 和 description 元素,如下代码所示:

代码 (双击代码复制到粘贴板)
<item>
   <title><!-- 项标题 --></title>
   <link><!-- 项 URL --></link>
   <description><!-- 简要描述 --></description>
   <!-- 可选的/可扩展的元素 -->
</item> 

  在 RSS 1.0 中,title 和 link 是必须的,description 是可选的。而在 RSS 2.0 中,title 或 description 必须提供其中的一个;其它均可选。这些只是定义在 RSS 1.0 中的 item 元素。RSS 2.0 提供几个其它可选元素,其中有 author、category、comments、enclosure、guid、pubDate 和 source。RSS 1.0 获取这样的元数据是通过定义在单独的 XML 名字空间中称为 RSS 模块的可扩展元素来实现的。例如,在 Figure 1 中,item 的日期是用 Dublic Core 模块的 <dc:date> 元素表示的。

有关不同格式的完整信息请参考 RSS 1.0 和 2.0 规范。

那么,何为 Atom?

前面我提到过,Atom 乃一项目的名字,主要是开发一个新的网志摘要格式以解决目前 RSS 存在的问题(混乱的版本号,不是一个真正的开放标准,表示方法的不一致,定义贫乏等等)。Atom 希望提供一个清晰的版本以解决每个人的需要,其设计完全不依赖于供货商,任何人都可以对之进行自由扩展,完整详细说明。
  当今许多 Blog 引擎已经支持当前的摘要格式。Figure 3 是一个Atom 0.3 提要例子,它与前述 Figure 1 及 Figure 2 RSS 提要等同。注意 Atom 提要用名字空间限定的,但它不使用 RDF。这使得 Atom 和 RSS 1.0 及 RSS 2.0 在某些地方有相似之处。Atom 在未来是否能被接受,人们拭目以待。
  除了定义新的摘要格式之外,Atom 还希望定义一个标准的档案文件格式和一个标准的网志编辑 API(Atom API)。有关 Atom 详细规范以及其它 Atom 资源请访问 The Atom Project。

什么是 blogroll?

blogroll 是网志提要的集合,大多数 blogger(博客)在其个人网志上都提供 blogroll。这就允许读者连接到其他趣味和写作风格相投的人的网志上。Blogroll 方便了网络上的沟通。通过使用Outline Processor Markup Language (OPML),人们可以用 XML 格式文件交换 blogroll。Figure 4 是 blogroll 的一个例子。
  大多数网志引擎都自己管理 blogroll,每当读者请求 blogroll 时都自己产生相应的 XML 格式。同样,大多数聚合器都能导入 blogroll 并自动预定所包含的摘要。有关 OPML 更多的信息参见 http://opml.scripting.com。

能解释 referrers、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是什么吗?

大多数网志软件都能让读者添加网志评论。但更常见的做法是让读者在其自己的网志添加一个入口回链到原来的帖子。博客们(Bloggers)都乐于跟踪连接发生的时间以便新读者能理解整个会话内容。
  所谓 referrer 是一个外部站点,用户单击该站点上一个超链接便可以到达你的网站。许多网志引擎当读者导航到你的网志的某个入口时都能自动保持跟踪。大多数引擎都会在网志入口底部显示一个 referrers 清单,以便读者能往回导航到 referrer 的站点,并清楚他们关于该入口要说些什么,这基于一个假设,那就是如果他们链接到它,可能就此会写些什么。referrer 存在的问题是必须要有这个假设才成立——没有足够的信息说明是否引用的页面事实上包含有关信息。实际上,垃圾信息的发布者为了营销企图已经利用了这个漏洞来重定向读者。
  Trackback 和 pingback 同一个规范,被用来弥补上述问题的方案。使用 trackback 和 pingback,其他博客们能自动发送一个 ping 到你的网志以明确表示他们已经写了一个引用特定帖子的入口。
  这种类型的反链允许你的网志以更明显的方式显示所有评论的清单。当今大多数网志软件支持所有这些技术。参见 TrackBack Technical Specification 和 Pingback 1.0。

[转载] http://www.qub.ac.uk/staff/hkawakat/aphorism.html

只想找Solow关于Friedman和他自己的那句评价的, 结果搜出来这个有趣的页面

One Line Economics


How to do research

  • Keep the ass to the chair. (James Buchanan)
  • Everything has been thought before, but the problem is to think of it again. (Goethe)
  • Concepts without perceptions are empty; perceptions without concepts are blind. (Kant)
  • Mathematics has no symbols for confused ideas. (George Stigler)
  • All models are wrong but some are useful. (George Box)
  • Far better an approximate answer to the right question, which is often vague, than an exact answer to the wrong question, which can always be made precise. (J. Tukey)
  • The paradox is now fully established that the utmost abstractions are the true weapons with which to control our thought of concrete fact. (A. Whitehead)
  • “So you can create these tables?” she asked him. “In a form suitable for a TeX file?” TeX, pronounced like “Tech,” is a computer program that’s used for typesetting technical papers and books. “No,” said Turner. “I don’t do TeX. I do Troff (a comparable program). I guess I’ll have to learn it, though. It’s an invention of the devil.” (M.D. Lemonick, The Light at the Edge of the Universe)
  • To be is to classify is to act, all of which means throwing away information. So just the act of knowing requires ignorance. (Stuart Kauffman)
  • Art is a lie that helps us see the truth. (Picasso)
  • When we gather information from the world, we contribute to its entropy and hence its unknowability. (Otto Rossler)

Dynamics: are we all dead in the long-run?

  • In the long-run, there’s just another short-run. (Abba Lerner)
  • It is difficult to think of words other than perhaps “struggle” which are more of an incitement to idle chatter than is the word “dynamic.” … to claim your theory to be dynamic often allows you to get away with murder. (Frank Hahn)

The dismal science?

  • Prayer may not be very efficient when compared to celestial mechanics, but it surely holds its own vis-à-vis some parts of economics. (Paul Feyerabend)
  • McCrimmon, having gotten Grierson’s attention, continued: “A breakthrough, you say? If it’s in economics, at least it can’t be dangerous. Nothing like gene engineering, laser beams, sex hormones or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at’s where we don’t want any breakthroughs.” (J.K. Galbraith, A Tenured Professor)

Econometrics: alchemy or science?

  • Someone once said about partisan analysts that they use economic data the way a drunkard uses a lamppost: for support rather than illumination. Or as Disraeli put it, there are three kinds of lies: lies, damn lies, and statistics. (Paul Krugman)
  • Theories are testable where they are least needed, and are not testable where they are most needed. (Charles Manski)
  • If you torture the data long enough, Nature will confess. (Ronald Coase)
  • There are two things you are better off not watching in the making: sausages and econometric estimates. (Edward Leamer)
  • Doing econometrics is like trying to learn the laws of electricity by playing the radio. (Guy Orcutt)
  • Any observed statistical regularity will tend to collapse once pressure is placed upon it for control purposes. (Charles Goodhart)
  • The four golden rules of econometrics:
    1. Think brilliantly,
    2. Be infinitely creative,
    3. Be outstandingly lucky,
    4. Otherwise, stick to being a theorist

    (David Hendry)

  • A good empirical study requires three components:
    1. A concise and sensible theoretical framework that is related to the questions to be asked,
    2. Reasonably good data, and
    3. An experiment or an event or a set of circumstances that give the data a chance to answer the questions asked. In short, the model needs to be identifiable from the data at hand.

    (Zvi Griliches)

  • Time series regression studies give no sign of converging toward the truth. (Phillip Cagan)
  • Any time series regression containing more than four independent variables results in garbage (Zvi Griliches)
  • Forecasting is like trying to drive a car blindfolded and following directions given by a person who is looking out of the back window (Anonymous)
  • Given the choice between Bob Solow and an econometric model to make forecasts, I’d choose Bob Solow; but I’d rather have Bob Solow with an econometric model, than Bob Solow without one. (Paul Samuelson)
  • You lose a degree of freedom for every regression you run. (George Stigler)
  • Keep in mind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aspects of real data analysis: compromise, compromise, and compromise. (Edward Leamer)
  • The professional preoccupation with unit roots and cointegration has created an enormous diversion of intellectual resources toward issues that are very unimportant for three reasons:
    1. The sharp hypotheses of unit roots and cointegration are completely uninteresting from the standpoint of economics. By the time that there is any difference between one and .99, numerous changes in the economy will have occurred, rendering the original model completely irrelevant. My advice: Don’t test for unit roots and cointegration. Estimate dynamic relationships.
    2. Energy spent looking for unit-roots would be better spent trying to understand the myriad unique events that we call history, thus generating an appreciation of why the future is a lot more blurry than most of our simple time-series models admit. For example: what about the rise in the divorce rate and the disappreance of the nuclear family, fast food franchises, school lunch/breakfast programs, forzen foods/refrigeration, and so on and so on??
    3. The statistical sampling theory supporing the search for unit-roots is misguided. The likelihood function corresponding to dynamic models has no special pathologies and requires no special treatment, except possibly the initial observation.

    (Edward Leamer)

Laissez-faire?

  • Two cheers for the market, not three. (Arthur Okun)

Game theory

  • Life can only be understood backwards, but it must be lived forwards. (Kierkegaard)

Homo-economicus

  • In explaining why she felt our relationship had problems, a former girlfriend (an English teacher) told me that the problem was that I was so … so … reasonable. (David Colander)

Compensating differentials

  • My MIT colleague Robert Solow once remarked of another Nobel laureate, “[One] difference between Milton and myself is that everything reminds Milton of the money supply. Well, everything reminds me of sex, but I keep it out of the paper.” Hmmm … what does that say about me? (Paul Krugman)
  • Hiroyuki (junior sexist): “Women are difficult.”
    Jack Johnston (senior sexist): “NO! They are impossible!”
  • In the western world there are only two comical things, the Christian Church and naked women … Everything else tells us we are dead. (John Updike)

(07-Sep-2004)

[转自八阙] 琉球

标  题:一个王国的覆亡——中国和日本的课堂上都不讲的历史(图)
消息源:文史长廊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历史上的琉球国,位于中国大陆东方(台湾岛的东北方)、日本九州岛西南方的大海中,为一群岛。同古代日本一样,关于其国的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中国古史。《隋书》中即有《琉求传》。据1650年成书的该国用汉语自撰的第一部国史《中山世鉴》称:“盖我朝开辟,天神阿摩美久筑之。”“当初,未〔有〕琉球之名。数万年后,隋炀帝令羽骑尉朱宽访求异俗,始至此国地界。万涛间远而望之,蟠旋蜿延,若虬浮水中,故因以名琉虬也。”这就是说,中国隋朝时(581~617),该国始被称为琉虬。查中国典籍,虬是龙的一种。东汉·王逸《楚辞章句》曰:“有角曰龙,无角曰虬。”而唐·李善《文选注》引《说文》则曰:“虯,龙无角者。”以琉球群岛散布在大洋中的状态而言,谓之琉虬,实在非常形象。然而可能因为古代中国都将龙作为华夏帝王的象征,史官写史多有忌讳,所以《隋书》就将它改为同音的“琉求”了吧。此后,《元史》又写作“瑠求”,有的书中又称“留仇”,总之都是谐音。

到明代洪武五年(1372),明太祖朱元璋派使臣杨载携带诏书出使琉球,诏书中称其为琉球。从此乃成为正式名称。可见,连琉球国的国名也是中国取的。据《殊域周咨录》载,该诏书说:“朕为臣民推戴,即位皇帝,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建元洪武。是用遣使外夷,播告朕意,使者所至,蛮夷酋长称臣入贡。惟尔琉球,在中国东南,远据海外,未及报知。兹特遣使往谕,尔其知之。”这份诏书除了以华夏自居中央,使用了中国历代皇帝习用的“蛮夷”之类词以外,毫无威胁恐吓的意思,是一种和平外交。因此,琉球国中山王察度首先领诏,并立刻派遣王弟泰期,与杨载一同来中国,奉表称臣。“由是,琉球始通中国,以开人文维新之基。”(见1725年琉球国用汉语自撰的第二部正史《中山世谱》)继中山王后,琉球山南王承察度和山北王怕尼芝,也相继于翌年向中国皇帝称臣入贡。当时琉球“三山分立”,相互征战。明太祖知悉后,又去诏云:“使者自海中归,言琉球三王互争,废弃农业,伤残人命。朕闻之不堪悯怜。”因此要求他们“能体朕意,息兵养民,以绵国祚”。后三王果然罢战息兵。足见此时中国皇帝在琉球享有高度政治权威,当时的琉球实是中国的属国。

据琉球国史及各种史料记载,自洪武十六年(1383)起,历代琉球王都向中国皇帝请求册封,正式确定君臣关系。这种关系延续了整整五个世纪,即使是日本庆长十四年(1609)发生日本萨摩藩(今鹿儿岛县)岛津氏入侵琉球,琉球国在受到萨摩制约的情况下,也始终未变。洪武二十五年(1392),朱元璋 “更赐闽人三十六姓”入琉。这批中国移民主要是向琉球传授中国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琉球王国也曾主动请求赐人,如1606年,尚宁王受册封时,便请赐明人归化。如从中国去的蔡氏为蔡襄的后人,林氏为林和靖家族的后人。与此同时,琉球王还经常选派子弟到中国留学。

从明洪武五年(1372)以后,琉球王国一直使用中国的年号,奉行中国正朔。(直至清光绪五年(1879),日本强行“废琉置县”为止)琉球王国的官方文书、外交条约、正史等,都是用汉文写的。连它的国都首里城的宫殿,都不是坐北朝南,而是面向西方,充分表示其归慕中国之意。琉球人也与日本人做生意,但每逢中国册封使到琉,必禁用假名、和歌、宽永通宝(日币),改穿唐服。琉球还配合中国抗倭,《明史》就有记载,如嘉靖三十六年(1557),“先是,倭寇自浙江败还,抵琉球境。世子尚元遣兵邀击,大歼之,获中国被掠者六人,至是送还。”

1609年,萨摩“以劲兵三千入其国,掳其王,迁其宗器,大掠而去”(《明史》)。当时琉球王侍从写的《喜安日记》记载:“有如家家日记,代代文书,七珍万宝,尽失无遗!”萨军将琉球王尚宁等百余人俘至鹿儿岛,达三年五个月,逼迫尚宁王屈辱地承认向其“进贡”。同时还强行割占琉球北部五岛。但即便如此,也尚未改变中琉关系。如据《明史》记载,万历十四年(1616),“日本有取鸡笼山之谋(其地名台湾)”,当时忍辱负重的尚宁王在国家残破的情况下,依然不忘“遣使以闻”,通报中国防备日本侵略。清朝入主中原后,中琉册封关系继续保持,贸易和文化交流还更为扩大了。

然而,日本明治维新后,迅速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原来萨摩对琉球的侵略掠夺,还只是日本西南某个岛藩的强盗行为;现在,日本则要进行整个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扩张了。明治初年的“征韩论”中,就提到了要侵占琉球。明治五年(1872),日本借琉球使者到访日本之际,突然强制“册封”琉球国王为藩王,并列入所谓“华族”。这是维新政府强行改变日琉关系的第一步。而这些行径,当时都是暗中进行,对中国隐瞒的。从此,琉球便成为了所谓“日清两属”。而后,日本政府不断施加政治、军事压力,进一步胁迫琉球断绝与中国的宗属关系,但每次均遭拒绝。如1875年8月5日琉球王尚泰答复日方的信中,便说不能“忘却中国累世之厚恩,失却信义”。还提到所谓“两属”之事,“以往对中国隐匿,恳请对中国说明,采取明确处置”,并表示“愿对两国奉公,永久勤勉”。但日本还是不肯罢休。

面对日本政府的百般逼迫,琉球国在不断向日本“请愿”要求保持中琉关系、不变琉球国体政体的同时,还向西方各国公使发出外交求援信。日本恼羞成怒,1879年1月10日日本《朝野新闻》竟称“琉奴蔑视我日本帝国甚哉”!于是,日本决定不顾国际公法,不顾琉球国臣民的意愿,加快吞并琉球。1879年3月,日本向琉球秘密派出军警人员,采取突然行动,在首里城向琉球王代理今归仁王子命令交出政权。4月4日,日本悍然宣布“废琉置县”,即将琉球国改为冲绳县。随即大肆抢掠中琉往来的文书、文物和宝印,以及琉球国的政府档案,企图销毁和隐匿历史见证。并强迫尚泰王等前去日本。

这时,琉球王国仍拼死反抗,发出血泪抗议,并曾秘密派官员赴天津谒见李鸿章,请求中国“尽逐日兵出境”。清政府也据理与日本力争过,但终究未能派兵援助琉球。这当然也是与清朝政府腐败、实力衰落有关的。当时,流球国陈情通事林世功还在北京壮烈自杀,以死抗议日本侵略,以死请求中国出兵。然而“自为一国”的琉球还是生生被日本灭绝了社稷!但反抗运动继续进行,大概到甲午战争结束后才渐息。这里,我们就引一封在琉球被亡整整六年后琉球国臣写给李鸿章的字字血泪的请愿书:

具禀,琉球国陈情陪臣

一喝入五教

突然想起來两句“道有之时, 纤尘不立; 到无之时, 横遍虚空“, 覺得很帥~

  昔東京淨因繼成禪師,同圓悟法真慈受,並十六法師,禪講千僧,赴太尉陳公良粥府齋,時徽宗私幸觀之,有善華嚴者,賢首宗之義虎也,對眾問曰:「吾佛設教,自小乘至於圓頓,掃除空有,獨證真常,然後萬德莊嚴,方名為佛,常聞禪宗一喝,能轉凡成聖,與諸經論,似相違背,今一喝若能入吾宗五教,是為正說,若不能入,是為邪說。」諸禪視師,師曰:「如法師所問,不足三大禪師之酬,淨因小長老,可以使法師無惑也。」師召善,善應諾,師曰:「法師所謂愚法,小乘教者,乃有義也,大乘始教者,乃空義也,大乘終教者,乃不有不空義也,大乘頓教者,乃即有即空義也,一乘圓教者,乃不有而有、不空而空義也,如我一喝,非惟能入五教,至於工巧伎藝,諸子百家,悉皆能入。」師震聲喝一喝,問善曰:「聞麼?」曰:「聞。」。師曰:「汝既聞此一喝是有,能入小乘教。」須臾又問善曰:「聞麼?」曰:「不聞。」師曰:「汝既不聞,適來一喝是無,能入始教。」遂顧善曰:「我初一喝,汝既道有,喝久聲消,汝復道無,道無則原初實有,道有則而今實無,不有不無,能入終教,我有一喝之時,有非是有,因無故有,無一喝之時,無非是無,因有故無,即有即無,能入頓教,須知我此一喝,不作一喝用,有無不及,情解俱忘,道有之時,纖塵不立,通無之時,橫遍虛空,即此一喝入百千萬億喝,百千萬億喝入此一喝,是故能入圓教。」善乃起再拜,師復謂曰:「非唯一喝為然,乃至一語一默,一動一靜,從古至今,十方虛空,萬象森羅,六趣四生,三世諸佛,一切聖賢,八萬四千法門,百千三昧,無量妙義,契理契機,與天地萬物一體,謂之法身,三界惟心,萬法惟識,四時八節,陰陽一致,謂之法性,是故《華嚴經》云:『法性偏在一切處。』有相無相,一聲一色,全在一塵中,含四義,事理無邊,周遍無餘,參而不雜,混而不一,於此一喝中,皆悉具足,猶是建化門庭,隨機方便,謂之小歇場,未至寶所,殊不知吾祖師門下,以心傳心,以法印法,不立文字,見性成佛,有千聖不傳底向上一路在。」善又問曰:「如何是向上一路?」師曰:「汝且向下會取。」善曰:「如何是寶所?」師曰:「非汝境界。」善曰:「望禪師慈悲。」師曰:「任從滄海變,終不為君通。」善膠口而出,聞者靡不嘆仰。

文章和随笔有什么不同呢?

发现(至少这个)blog果然是不适合抒发各类小资情调以及愤青感慨的地方. 刚post出来的东西转眼突然发现在blog首页上出现了! 感觉好像贴公告一样. 待我实验一下文章是否也会出现在首页.

stay

在网上找很久找不到的skakespear’s sisters的stay刚才居然在drl的ftp搜到了, 真是意外之喜. 而且又看到music heaven那些老歌, 真是怀念啊. 还幸福快乐地下了so sad和toy soldiers…
stay这首歌之前因为不记得歌手, 所以空自缅怀已久, 有一次兴致一发想起它来, 发下宏愿要把所有能找到叫stay的歌都下下来……结果下了两首错的就没有坚持下去了, 幸好……
之所以又再想起来是–缘分啊~这就是缘分啊~~~
昨天晚上看电视, 发现音乐台的那个retro正好在放stay的MTV, 立刻爬起来戴上眼镜准备记录mtv末尾的音乐信息. 以前对此歌印象很深, 但是一直没细想为啥. 昨天看mtv才突然反应过来, 原来这首歌想表达这么荡气回肠的故事啊, 小姑娘跟死神抢情人. 虽然歌手化妆很恐怖, 但是演的还是很投入的, 倒相当有感染力. 另外题外话,mtv里面那个装死的帅哥貌似长的很不错-__-b

记录一下lyrics
Stay —— Shakespear’s Sister

if this world is wearing thin
and you’re thinking of escape
i’ll go anywhere with you
just wrap me up in chains
but if you try to go alone
don’t think i’ll understand

stay with me, stay with me

in the silence of your room
in the darkness of your dreams
you must only think of me
there can be no in between
when your pride is on the floor
i’ll make you beg for more

you’d better hope and pray
that you’ll make it safe
back to your own world
you’d better hope and pray
that you’ll wake one day
in your own world

Cos when you sleep at night
They dont hear you cries in your own world
Only time will tell if you can break the spell
Back in your own world

最后感想一下, 有自己的blog开张, 心情激动. 不过刚才看到一些同志说通常用drl的blog发技术文章, 不由十分汗颜. 技术不懂, 只好暴殄天物, 发点杂七杂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