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ngo Unchained和豆腐鱼汤

前天其实写了一趟, 结果不小心点错了删了. 真恼火, 几乎就丧失了重写的动力…不过还是稍微记录一下吧.

看了Django Unchained, 木有想象中的爽.

本来听说血腥所以很紧张. 看的时候快进过了mandingo fight的一场和狗咬人的一场, 剩下的发现就是恶搞式的一枪一个血葫芦/西瓜的枪战场面了(DiCaprio好像是唯一一个死得比较斯文的?).
影片后期那叫一个杀人如麻–真正的字面意思上的–看杀人看到麻木了. 每一枪都爆起三尺高的血花, 配合着哀嚎, 惨叫…似乎应该算是高潮场面的, 但是持续太久好像就没啥感觉了.

早期看trailer, 血溅棉花田什么的看得十分激动, 看完全片发现貌似trailer这个浓缩版的就够了. 也不是说trailer之外没有其他精彩的片段, 但是好像整个片子组织得非常松散随意, 外加片中杀人太容易, 杀人后想要摆脱谴责更容易, 所以让人看着好像基本紧张不起来, 不太能集中注意力. 说实话这片子看起来像Tarantino拍来自high的, 比如乱入一段搞笑版的3k党什么的, 还有最后他自己入镜炸得粉身碎骨, 感觉玩得好开心-__-b

演员方面都是高手, 其实我也不大看得出来谁比谁演得更好. 不过最让我impressed倒是Samuel Jackson, 或许是这个角色本身的关系. 不过我觉得他那对吊白三角眼演这么个奇异的变态奴性角色真是太合适了, 阴险得像毒蛇, 死忠得像地狱守门犬.

总之就是可以看看了, 不过看imdb评分奇高, 我好像体会不出来高在哪里.

****************************************** 民以食为天 *********************************************

最近老吃烤的煎的怕上火, 决定弄点温和的东东吃吃.

正好前几天看到超市里whole catfish好像比较便宜, 于是买了两条, 晚上炖了一锅猫鱼汤.
洋超市里的猫鱼是去了内脏和头(还有鱼皮???)的, 光秃秃一条, 号称fresh, 但是买回来直接丢冷冻了几天, 怎么也算不上”鲜鱼”了.
我在网上搜了搜, 看到说冻鱼烹制的时候加点牛奶就能吃起来有鲜鱼的味道. 我木有牛奶, 不过有剩下的一点whipping cream, 想来也差不了太远吧? 于是就在煮汤的时候倒了一点.
最后不知道是不是有cream的功劳, 总之炖出来的汤确实还挺鲜的, 表示十分满意!

具体做法如下:
烧热油后下姜丝和葱炝锅, 然后鱼下锅两面煎一煎(据说还可以弄点料酒先腌腌, 不过我只有点红酒, 觉得好像不太合适就没下, 最后也没有鱼腥味). 煎到略金黄美貌(这是我自己揣度的!)后倒水没过鱼一些开始大火煮. 我此时还下了一些泡发后切碎的木耳, 外加一咪咪cream. 想来应该随便放点啥也都行吧.
煮开后, 据说如果继续中-大火煮10分钟就会汤色雪白, 如果转小火焖就会是清汤.
我就大火了10分钟后又转小火了20分钟.
然后下豆腐块再煮5-10分钟, 理论上似乎应该最后加盐胡椒等调味. 但是我希望豆腐能入点味, 于是下了豆腐就撒盐了…
不管怎么说, 最后出来成果不错~

盛了一碗尝, 汤比较鲜, 鱼肉很嫩, 豆腐很滑软, 木耳略脆, 口感很好.

From Life 生活乐趣

迫不及待想吃, 所以没有最后洒一把葱花, 否则应该更好看~

ps. 前几天还看了成龙的<十二生肖>, 实在不怎么样…不过有个好厉害的长腿美女呀.

王家卫的《一代宗师》

刚才在youtube上看了王家卫的《一代宗师》。
首先表示一下, youtube到目前为止还真是好东东, 希望以后不要被google干掉~

然后我本来零散看到些感想, 说这片子太文艺不够”武打片”, 或者太难懂什么的.
看完后觉得这片子很武打啊, 而且打得可美了, 尤其张震在雨中各种酷帅狂霸拽的一场和子仪妹子在火车站的一场大圆小圈汇都让人目眩神驰.
当然整个片子都非常美, 灯光, 烟雾, 明暗, 连子仪妹子那门板一样平的脸都美到惊心动魄, 乱入一下地说, 这大概是我唯一看过她表情真正放松没有咬牙到肌肉抽搐的一部电影了.

而且完全不难懂啊.
虽然没有一句台词让我理解具体在说什么, 那叫一个不明觉厉哟. 但是整个片子讲什么却还挺好懂的嘛, 正所谓见性成佛, 直指人心…好吧没有到这个高度, 不过不就是几个人不同的选择吗.
子仪妹子给我感触最深, 她的杯具首先告诉普通人过刚易折的道理, 不要为硬气撑死自己, 留的青山在, 才能有柴烧; 告诉儿女要听爹娘的话, 老人的智慧是指路的明灯啊; 告诉mm们要get xxxd, 有事有人帮出头, 而且当老姑婆不利身心健康…
总之一张遗世独立的绝代剪影没有用, 过的滋润, 后续绵长才是正理呀.

叶问么是个比较聪明的孩纸, 他木有学过圆转如意的八卦掌, 为人可比宫二要圆融多了. 守心正, 也知进退; 有气节, 更有气度, 终成(通常意义上的)宗师. 戏里一堆面子里子的让人头都昏了, 但是要说面子, 叶问大概是唯一一个(除了宫二她爹), 最终活成了面子中的面子吧.
说实话这面子里子什么的说法挺多余的…又不是什么很睿智很有启发性的东西, 用得着一点再点吗。

张震我没搞清楚他主要是干啥的, 可能是专门出来帅得让我嗷嗷叫的, 也可能是作为里子中的里子来跟叶问对比一下的: 酷帅狂霸拽又怎样呢, 和宫二或其它惊鸿一现却最终风流云散的人一样, 最后成了个深藏不露(但是会收徒)的理发师.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 最帅理发师也好, 宫二也好, 也都是那一个时代的大师吧.
总之这个”一代宗师”的标题和内容, 我觉得怎么读都行嘛.

p.s.
后来半夜兴起, 又重温了一下《东成西就》,那经典的眉来眼去拳, 情意绵绵掌,肥肠唇和三花聚顶!乐死我了。

然后一不小心看到有个叫《枪王》的片子是张国荣演的, 就也顺带着看了。2000年的片子, 觉得还不错看。
张国荣演个杀了一次人就食髓知味上瘾的枪手。 他似乎应该是一个变态杀手的形象才对, 但我觉得看起来也不怎么变态, 虽然隔三年突然跑去当杀手的行为很奇怪,之后的一系列行动倒是很情有可原(?)。他把精神矛盾的形象演的还蛮好的, 但是剧本整体还是弱了点,人物性格和情节的发展都有很多空档, 一面要靠演员演绎填充和淡化这些缺口, 更多要靠观众按演员的演绎来努力延伸脑补。
发现这片子在imdb评分6.6, 在豆瓣上评分则高达7.8. 于是好奇地跑去看长评, 发现全是些王家卫剧本风格的对张国荣的花痴-__-b 豆瓣果然是文艺青年混的地方.

Marbled Brownie

n年前刚到这里的时候, 几乎每周都在超市里买盒装的小圆brownie, 这种糯软浓腻的巧克力味小”蛋糕”是当时最喜欢的小点心.
后来开始迷恋上了小苹果酥(strudel), 在”不能一次买两种甜点!”的罪恶感之下, 渐渐放弃了brownie…再后开始对着各种昂贵的cheesecake留口水逐渐忘了brownie和strudel…再再后来穷得买不起成品(不!!!)开始自己烤点心了……

但是直到昨天才第一次自己烤brownie.
其实本意不是要烤brownie的, 只是突然想弄点巧克力味浓郁的甜点吃. 首先想到的是chocolate molten cake, 但是觉得一个人烤一堆小molten cupcake放久了估计也没法molten了, 于是开始在网上四处搜chocolate cake的recipe……找来找去眼都花了, 成百上千的方子一眼扫过去完全看不出来谁比谁更好.
最后想起了之前热爱的chocolate souffle cupcake的方子的出处, smittenkitchen的blog. 又是一番搜索, 这个cheesecake-marbled brownie的配方跳了出来, 主要是因为图片好漂亮! 做起来似乎也不难的样子, 所以我就决定烤brownie了.

原配方如下:
http://smittenkitchen.com/blog/2009/09/cheesecake-swirled-brownies/
方子里用了unsweetened chocolate, 我只有bittersweet chocolate, 所以就少放了2/3的糖. 最后出来味道不算太甜, 如果下次再做, 可能稍微多一点糖也没问题.
家里正好只有一块没用完的cream cheese, 大概6oz, 于是把整个原配方按大概3/4的量scale了. 因为第一次做brownie, 我也不太清楚出来的batter应该多浓稠. 看到调出来的比较稀, 本来还有点担心, 但最后烤出来似乎还好. 不过整体烤的时间大概40分钟, 心子还比较软, 底却略硬了. 不知道batter稍微调得浓一点烤的时间稍微少几分钟会不会质地更均匀?

除了scale配方分量, 我还在brownie batter里加了点sour cream让蛋糕质地更dense.
为了让巧克力味更浓郁, 除了bittersweet的chocolate chips, 我还加了一点cocoa powder和一点点咖啡粉. 最后烤出来的巧克力浓香充满房间, 美好到让我决定半个月不开门窗换气.
cheese batter里我随手加了点sour cream, 糖也比原配方稍微减了点, 让口味更酸甜, 和巧克力brownie本身稍有contrast.

配方里说用刀来翻搅出最后的marble, 我发现粗筷子就挺好用的.
不过似乎稍微搅得过头了点, 让纹路显得略繁杂:)

From Life 生活乐趣

但质地看起来还不错~
急匆匆趁热吃了一块, 甜淡不错, cheese还是软的. 决定放冰箱冷冻到明天再来幸福地吃.

P.S. 香味实在太诱人了!简直想要抱一块睡觉.

Foyle’s War

英国人拍电视的功力好像超级高, 尤其是破案解谜类的剧情片, 什么福尔摩斯啦, 波洛啦, 马普尔啦, inspector Morse和他的继承人inspector Lewis啦, 无一不是精品, 让人沉浸其中. 编剧和作家水准都极高, 剧情严谨细密, 丝丝入扣. 表演也都极为老道.
米国也有些还不错的破案类型片, 不过跟英国的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个人觉得米国比较好的是类似law & order这种比较剧情和犯罪方式都mechanical, 而背后社会与制度意义比较深的drama; 英国的犯罪片则都相当的个人化, 罪犯常常都心思超级纠结, 各种爱恨情仇黑暗的过往, 令人尤其瞠目结舌侦探如何能看透这么多私人的因素.
废话之外, 这里主要是要赞美和感慨最近看的Foyle’s War. 讲一位叫Folye的侦探在二战期间破获的各类国内的案件, 谋杀, 偷窃, 抢劫, 通敌, 谋发战争财. 战争的背景为通常的悬疑案件增添了更多维度, 如同一副无比精细立体的历史画卷, 将战时英国各个层面的社会环境, 人性心理描绘得极为丰厚而栩栩如生.
这片子对历史的考察和还原无疑是极其细致真实的, 无数细节让人如同亲身体会那灰暗, 恐惧, 压抑, 近乎荒芜但又悲壮而不甘于绝望的时代气息. 人性中的善恶两面都在动荡中被无限放大, 而界限又轻易被模糊; 人们感官, 心理的一切触角都变得无限敏感, 但同时又转向麻木. 战争(和其它类似的动荡时代)中普通人的道德标准如同狂暴风浪中的小舟, 随时都可能被颠覆. 人们的一切重心都首先放在”生存”上, 一切其它都成为奢侈.
Foyle’s War里对这些的刻画绝不是最惊心动魄的, 但是却那么的细致绵密地渗透脑海, 让人可以那么真切地”感觉”到这一切, 时刻要在没有选择中做出选择, 这样可悲, 可怕的时代, 可悲, 可怕的战争.
历史层面之外, 案件的扑朔迷离百转千回之复杂程度当然也毫不逊色于其它很多最优秀的探案片.
总之此剧着实值得一看.

********************************************************************************************************
今天烤了点小肉肉酥皮点心~
原方子是用prosciutto, Dijon mustard和Gruyere cheese做的, 鉴于第一样太贵而且我也没找到, 第二样我没有, 只有普通快过期的yellow mustard, 第三样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发音读, 于是统统豪情万丈地替换了!
不过还是附张原配方的地址:
http://joythebaker.com/2009/04/proscuitto-dijon-gruyere-puffs/?utm_medium=referral&utm_source=pulsenews

总体非常简单:
买一盒冷冻的puff pastry(或者足够勤劳勇敢心灵手巧的话也可以自己做一两张酥皮), 解冻一张(长方形).
然后刷上一层yellow mustard, 我怕这玩意味道太冲, 于是刷的非常薄, 还抹了一层Mayonnaise(蛋黄酱?), 结果最后烤出来没吃出什么冲或蛋黄酱的味道. 估计刷什么其实都不重要, 爱刷啥刷啥好了, 只要不要太稀溜溜.
然后铺一层切的很薄的肉肉. 我铺的是那种Deli turkey, 可以夹到三明治啊什么里面的那种. 其他的应该也都无所谓. 我觉着吧, 再铺一层生菜可能也问题不大(危险性是这些蔬菜会烤出水)? 不过我没有生菜所以没尝试.
最后撒一层cheese. 我冰箱里剩了点provolone cheese, 就切碎成薄片铺了上去.
然后把铺满馅料的pastry从相对的两侧分别往中间卷, 直到卷成比较对称的一长筒的蝴蝶酥形状. 尽量把中间相接的地方捏紧, 然后可以拿保鲜膜之类裹起来放冰箱冻一下定型什么的. 最后拿出来切成一个一个大概1.5cm的蝴蝶酥形, 放到400F的烤箱烤大概15分钟.
成品是这样:

From Life 生活乐趣

我本来怕刷了mustard又mayonnaise啥子的味道会比较暗黑, 没想到异常好吃. 即使买的酥皮有点油, 我还是一口气吃了5, 6个.

核桃奶酪球

首先要贴一个前几天烤的仿red lobster的biscuit, 照这个方子做的:
http://www.thecookingphotographer.com/2010/03/homemade-red-lobster-style-drop.html
虽然和red lobster的味道不全一样, 但也足够好吃了. 尤其是这是首次掌握好了咸度烤出的可吃的biscuit:

From Life 生活乐趣

*******************************************************************************
接下来是小点心, 今天烤的核桃奶酪球. 看相很一般, 但烤法简单, 核桃香浓郁, 而且非常酥松, 还比蛋糕好保存, 值得作为一个保留项目.
http://maomaomom.com/%E3%80%90%E8%83%A1%E6%A1%83%E4%B9%B3%E9%85%AA%E7%90%83%E3%80%91/

方子里用的icing sugar 45g, 我用了30g出头的granulated sugar, 结果出来还是觉得太甜(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我除了核桃, 还混了craisin). 下次可以试试再减掉一些糖.
低粉依然用all purpose flour+corn starch替代; 小山核桃用烘过的pecan和craisin一起搅碎替代.
揉面球的时候黄油很容易化, 所以揉的时候把面糊和揉好的球都分别放冰箱又冻了几趟, 进烤箱前还又冻了一次.

我预热325F, 然后进烤箱用300f烤的略有点久(30分钟+之后关火放了15-20分钟@@), 所以颜色比较深, 不过应该对味道影响不大. 但烤出来好像不太能保持球形, 下面扁掉了. 不知道是不是还是因为温度略高黄油化得太快塌了???

总之是这样, 朴实的外表:

From Life 生活乐趣

丰富的内心:

From Life 生活乐趣

神技惊天下

在网上看到这个, 被惊呆了:

之后又去找了一下women drivers compilation, 各种强悍女司机让人惊/笑掉下巴.
下面这个video的6:57开始让俺拜倒! 壮哉吾华夏女司机! 酷姐v5! 这位是真.倒车技术高超~

据说女司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种之一. 我作为其中一员…其实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是有一定道理底.
但是最最最危险的不是女司机, 而是上了年纪的女司机!!!

我自认自己算十分谨慎开车的了, 捎带过的乘客也不少夸奖我开车比较稳. 然而我还是有头脑发热或精力不集中的时候, 有数次不大不小的惊险. 所幸除了刚拿到车不久一次挂档错了(!!!)倒车轮子撞到curb, 基本没有出过神马损坏到我的宝宝车的事故.

可惜前不久我的宝车无痕记录被人破坏了.

其时我正在停车场里单行车道上, 左右两边是两列停满的车位, 左右车与我的车间距大概分别是1.5米? 这时候右前方不远处正好有一辆车在缓缓倒出来准备开走, 于是我就停在原地, 静静地等它的车位, 我背后还跟着好几辆车也在排队准备前行.
就在此时!
我突然意识到有啥不对, 一扭头, 发现停在我正左边趴位里的一辆大车突然启动了, 开始对着我倒车!
当时我就$%^#@%$@#$了, 崩溃地想着这神马人, 倒车不先看看屁股后面的吗!? 但是心里还存着侥幸, 想着这司机怎么都会看一眼吧? 看一眼就肯定会刹车!
然而1秒以后我就从大车屁股那坚定地逼近中意识到我错了, 这位不仅没回头, 也肯定没看后视镜, 侧视镜…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被整个情形的荒谬感充满着, 眼睁睁看着左边大车的车尾离我的车门只有大半米, 唯一来得及地是疯狂地开始锤向方向盘上的车喇叭, 希望这位司机能警觉一下.

话说这还是我第一次按喇叭咧! 那叫一个凄厉绝望!
按喇叭显然是有效果底, 因为我前方那辆已经大半倒出车位的车显然被喇叭惊到了, 大概以为我在催它让道, 于是跐溜一下又迅捷地钻回了它原来停的位置上……
然而一转头, 就像慢动作一样看到一个庞大的车尾以缓慢然而摧枯拉朽的势头撞过来, 然后是咯吱嘎啦金属挤压扭曲的声音……我就被这位的车屁股严严实实地顶住门堵在司机座上了-__-b
我张口结舌了几秒钟, 对方司机似乎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车好像撞到啥子了, 于是静默一下之后轰然向前开去, 给我腾出一个开门下车的机会.

话说我平时也想象过如果出事故要第一时间记录现场原况, 但那时候脑子基本空白了, 外加后面堵着一排车等着, 所以啥也没想就试着把车挪到一个旁边的残趴位上才下来. 检视车门一番, 发现虽然凸凹了一大块, 但比我想象中要强些, 而且似乎没有影响到发动开车. 这才有心情又惊又怒地转向对方司机理论.
结果车门一开, 下来一位慈眉善目一脸茫然的老太太.
我顿时十分气馁, 不知肿么的心里出现了”果然”两个大字.
于是脾气也发不出来了. 老太太平和地说”I didn’t see you…I didn’t hear you…” 如此直白, 我更加无话可说, 甚至她说了一句sorry我还条件反射式地瞬间回复”It’s okay. It happens.”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要了她的insurance card和driver’s license照下来(当场电话询问insurance agent的指示!), 然后把我的信息也给了她.

当时一片混乱又怕堵路, 所以立刻挪车没有当场照下事故现场图片, 事后联系对方保险公司被仔细询问时意识到这是极大底失误. 万幸当时有个热心的米国孩纸主动上来给我他的姓名电话说如果需要witness可以找他, 而且老太太司机可能还是挺诚实的没有赖账, 所以最后讨债事宜还算顺利.
以后要记得, 万一有什么事故, 一定要当场照下来车的位置, 状态, 和周围整体环境, 即使堵住路了要挪车, 也要照完再挪, 其实花不了一分钟.

然后这两周都在跑来跑去找auto-body shop.
以前有朋友说小撞车被赔偿可以赚一笔…我觉得不可能呀. 保险公司可聪明了, 哪能随便发支票. 他们自己有adjuster/appraiser来看车给estimate, 给出来的比基本所有auto-shop的estimate都低. 最后写这个额的支票寄来, 然后必须拿他们的estimate给修车场作为标准.如果修车过程中发现有额外需要修理的和额外费用, 就由修车场直接跟他们联系讨钱, 总之不会有多给的钱落到我手里…
修车过程中对方保险公司会给我租辆车. 好紧张啊, 土鳖我还没自己租过车咧!

不过拜此次事故所赐, 我总算了解了这一套的流程. 过两天正式送修了, 希望一切顺利.

Sherlock is …

Gay, officially.
以上是我看了Sherlock season2以后的感想。

当他牵着(被铐着)John (Watson)的小手(…)开始狂奔逃亡的时候,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当然早在那之前他们作为一对couple的事实就被无数人发现了。比如在Baskerville的小旅馆,目光雪亮的老板就为不能给两人一个双人间(床?)而道歉,还问Watson’你那位晚上打鼾否’。John, 你的解释是那么的苍白软弱!而试图追求Sherlock的法医mm也早早放弃了这场无法胜利的战斗退败下来,只苦涩地让Sherlock认清内心,告诉他当他不在john的视线内时他表情多么sad。
最后Sherlock跳楼前和John的诀别,老虎油啊什么的那三个字明明就好像随时会从他口中迸出来!

……话说原作中Holmes真的叫Watson作’John’么?因为实在太久远了我真的想不太起来了。

不过我本以为美版的电影Holmes已经是腐的巅峰,没想到英国终究(果然?)还是更胜一筹啊。
谁是Irene Adler? 在强大而不自知的John面前不值一提。

话说回来,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这一集真的拍得很好,卖腐也掩盖不了的光辉!

我个人印象很深的另一个福尔摩斯案子是’黄色斑点带子’,或许不算经典,但这名字所描述的奇诡的画面曾经让我很长一段时间*******。还挺想看到这个案子会怎么被演绎的咧。

牛肉干, 又见牛肉干

大约一周前, 我习惯性地半夜爬起来摸出去找肉吃(…), 然后从冰箱里翻出些火腿肠, 勉为其难地煎了吃了, 心里悲愤地想: “一点肉肉的口感都木有!”

于是我怀念起了牛肉干.

于是前天吭哧吭哧地买了近两磅的牛肉肥来, 决定再做一次牛肉干. 这次还是跟几年前一样用的比较”老式”的方法, 概括来说就是先大料等煮熟牛肉去腥除味, 然后把牛肉切条/片/块(一般都推荐顺条纹切, 这样出来比较有嚼头, 不过我觉得稍微斜一点切也行, 否则纤维太长)下很多油的锅小火长时间炒/炸直到水分基本干掉, 再倒掉多余的油, 加调味料翻炒到入味, 起锅滤干.
但是这样真的太耗费油了! 而且由于我极度缺乏耐心, 每次炒的不是太久, 调料也比较难入味, 但我这次后来把炒完的牛肉干入烤箱300F转250F各烤了20分钟又, 所以最后出来质地还不错, 就是有点淡.

我钻研了网上的各种方法, 决定下次不再费油炒了, 煮的过程尽量入一点味, 然后最多入炒锅把调味酱料炒入, 或者直接切片放到调好的酱料里腌一段时间入味, 接着放进烤箱, 低火(比如250F)烤久一点烘干水分, 这样味道应该会很好.

此次其它都不值得多提, 但关键是看到各方子里写到的配料”花椒粉”我没有. 搜索一番之后, 我决定自制~就是拿买来的花椒小火烘一烘, 据说要烘出香味来…我也不知道有啥香味可言, 但是还是兢兢业业用小火烘了一番, 放凉后倒入搅拌器里打成粉. 我用的是当年几块钱在walmart买的mini chopper, 平常搅碎核桃仁啊饼干啊什么的可给力了, 不过花椒似乎是太tricky了一点, 我搅到满头大汗也只能把小部分花椒粒打成粉, 大多只能打成碎片.
接着又把干辣椒搅了一些成碎碎们, 和花椒粉/碎, 孜然, (白)芝麻, 盐, 糖什么的统统拌起来最后入味用.

炒/烤出来滤干油后的成品:

From Life 生活乐趣

撕开的质地:

From Life 生活乐趣

做这玩意超级耗费牛肉(所以随便买便宜牛肉就行了, 多买点, 只要不要太多筋和肥肉), 将近两磅肉最后缩成一小盘, 我一下就吃光了……

Update:
又试了一次, 这次没有用油泡着炒. 大料, 葱段, 姜片, 酒等煮好牛肉后捞出来切片, 然后下酱油, 糖等烧到入味, 然后进烤箱烤了两个小时. 果然和炒的没什么区别. 不过有两点要注意, 一是在酱料里烧半小时左右后最后要花五分钟左右下花椒粉辣椒碎芝麻等翻炒到连同酱料裹在牛肉上再放烤箱, 这样香味更好; 而是需要非常低温(200-250F)烘烤, 否则会烤的太硬.

Light Cheese Cupcake

之前做过一次轻乳酪蛋糕, 做出来的那叫一个湿润敦实, 跟”轻”字实在不怎么沾边. 而且以前每次做大盘的cheesecake总觉得一个人吃得呼哧呼哧的好辛苦.
今天突然兴起想吃蛋糕了, 决定烤一些比较”轻”的cheese cupcake, 这样吃起来会方便很多.

网上太多版本的方子四散, 不少配料相差怪远的, 但步骤倒是大同小异.
我懒得把一块cream cheese分几次用, 于是研究了一堆以后, 决定大致照着子闻妈咪的配料比例, 掺杂一些君之的用料和方法干活. 这位闻妈似乎非常精于做轻乳酪蛋糕, 总结出的心得感觉很有用.

具体说来, 我用的以下配料比(烤出普通大小的cupcake 16个, 唉呜一盘装不下只好烤两趟):

1 package 8oz(226g) cream cheese;
whipping cream (淡奶油???) 120g;(我看很多人用的whole fat milk应该也可以)
sour cream 大概1tbsp十几g: 因为看君之的方子里没放butter, 反而用的酸奶, 我没有酸奶就随手加了点sour cream;
butter 1/2 stick = 1/4 cup, 大约56g;
granulated sugar(白砂糖) 90g (足够甜了!);
4个鸡蛋, 蛋黄蛋白分开;
大约20g corn starch;
大概55g all purpose flour(因为没有cake flour, 所以稍微多加了点corn starch混);
cream of tartar 一点点用来打蛋白时稳固气泡, 或者用点点柠檬汁或一咪咪白醋等酸性物质替代也可以.

步骤如下(也是混合闻妈和君之的):
先装一小锅热水, 放炉子上最小火保温. 然后把mixing bowl架在锅口上, 碗底悬空, 靠水汽来隔水加热软化cream cheese, whipping cream, sour cream并手动whisk之, 直到光滑无颗粒; 分次加入融化的butter(估计一起加了打化也无妨); 分次加入4个蛋黄, 每加一个都迅速搅匀.
最后筛入面粉和corn starch, 搅拌均匀.
(乱入一下: 话说这是我第一次用”隔水加热”法咧, 土包子表示非常激动和兴奋~)

搅好了面糊之后, 照君之的说法, 较为关键的一步是应该把面糊放进冰箱冷藏, 直到浓稠起来才能取出和蛋白混合.
我虽然也照做了, 但是在此犯了个错误:
在面糊放进冰箱的同时我就开始打蛋白, 然后很快打好了, 可是面糊还是稀溜溜的散发着微微的热气…我只好把蛋白晾在外面热烘烘地干等了40多分钟, 面糊才稍稍”浓稠”了(估计还有心理作用的成分). 这时候蛋白底下有的都消泡化水了, 而上面的则好像有点”成型成块”的意思了(而且按要求是打到soft peak(湿性发泡), 不能到hard peak的程度, 嗯…我略微打过头了一咪咪)
总之下次要记住了, 面糊放冰箱就先别急着打蛋白, 等面糊比较稠了再开动~

打蛋白木啥好说的, 就是用大mixing bowl装蛋白, 用电动mixer呜啊呜啊, 到密密麻麻大泡泡以后分几次加入白糖继续打直到蛋白糊可以拉出一个曲线的尖角就好了~
面糊冷藏好了以后拿出来, 先取1/3蛋白糊倒进面糊里拌匀, 让质地稍微轻一点, 再把面糊全部倒进剩余的蛋白糊里用whisk或者spatula从底下轻柔地往上翻直到颜色均匀.

闻妈说烤轻乳酪蛋糕要点是温度不要过高而时间可烤长点. 她建议的大概是cupcake 140C-145C(284F-293F) 60分钟 (大盘蛋糕160C, 近90分钟). 我这的大烤箱没法这么精细, 我在275F和300F之间犹豫了一下, 还是选了300F. 但我觉得开烤箱门会漏出热气降温, 所以预热到了325F, 烤盘放进去后再调到300F, 事后觉得完全木有必要…而且我家烤箱似乎温度有点偏高…

烤cheesecake似乎为了让蛋糕受热均匀, 很多人爱water bath烤法.
我以前有次这么烤结果烤盘下包的锡纸漏水了, 最后出来我的美丽崭新烤盘下面蒸出了谜样的水印去除不掉, 让我心都碎了!(虽然蛋糕下面也被弄湿了, 但还是烤盘被弄花让我更心碎!)所以我再也不用water bath了!
看闻妈说其实就在烤箱下层放盘水也能帮蛋糕下方保持湿润什么的, 我深以为然, 于是今天烤的时候就在最底层放了一大盘热水.

发现这个蛋糕不会膨胀到那种长高1/3的程度, 所以倒进纸杯里不用空太多, 完全可以填到接近顶, 这样烤出来会很饱满.
我烤了大概55-60分钟, 发现表面焦黄的非常华丽了, 怕再烤面上焦掉, 于是就关火了拿出来, 之后切开发现心子里还略湿润, 觉得可能可以放低温度多烤几分钟. 但完全冷却, 冷藏之后应该就没有过湿的问题.
冷了后蛋糕心子略塌了点,中间也有点裂纹, 大概还是蛋白打过了点和温度略高了点的关系?

From Life 生活乐趣

切开看总算有点”轻”乳酪蛋糕的意思了, 虽然还比较湿, 但不像之前那次实在得像块板砖: 这次有好多洞洞咧~ 只是比网上看到的高手们做出的那种超级轻盈细腻质地似乎还差不少.
但是我已经很满意啦~尤其是吃起来, 太好吃了, 有烤鸡蛋糕的扑鼻香气, 也不像普通cheesecake那么浓腻.
我一口气吃了3个…

From Life 生活乐趣

还想吃……

03/26/2013 update: 今天又烤了一批, 发现275F烤70-75分钟比较合适, 整体烤的比较均匀, 面上颜色也不会这么深. 另外糖可以再少放一点, 下次试试80-85g好了~

p.s.
话说我最近在youtube上看了两季国内的<顶级厨师>, 就是那种厨艺选秀节目. 觉得选手都好厉害啊, 看的羡慕不已. 但是觉得节目里的人说话的方式好像挺奇怪的, 很多人内地的却有种说话半中半洋半台湾的感觉@_@
然后做菜就做菜么, 什么时候开始时兴起”料理”这说法了, 总觉得像鬼子腔!
第二季的评委总算比第一季的靠谱多了, 但是那个曹可凡算是怎么回事……

另外感觉这节目里选手对做菜虽有热情, 但确实还是爱好型的, 很少有真正的拼命比赛的. 不像之前看的top chef什么的, 里面参加比赛的人都是红着眼憋着气互相撕咬你死我活一心只想拿到桂冠, 绝不放过一点打败对手晋级的机会, 因为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成就他们的毕生梦想: 他们的口头禅通常是:”I’m not here to make friends…I’m here to win”之类的…
所以当我第一次看到<顶级厨师>里选手惺惺相惜, 流着眼泪互相谦让, 还有什么男的要表现君子风度故意让女的直接晋级而自己参加淘汰赛之类的情节的时候简直惊呆了. 忍不住想wtf这是什么比赛啊, 风度是用在这的吗…还立刻神游四海地联想起了古代那个为示风度正直地在战场上后撤几百丈结果被灭掉的sb(我竟然忘了他是谁!历史老师我对不起你!).
不过后来看多了就释然了, 首先这些选手虽然嘴里信誓旦旦, 但大多其实也就是怀着参与一场的心来参加的, 其次国情使然, 温良恭俭让的君子国民们哟. 西方人直白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 过程中最高的风度就是公平. 俺们国人的风度则是围绕人情来的, 而且比西方人其实普世多了呀…总之谁再说中国人丑陋没风度我跟谁急!

From no evil to every evil

Google要关掉google reader了,真令人遗憾啊(实际想法: WTF!!!Google you suck!!!)
Google曾经是俺向众人宣传推荐的不二选择,从search开始,gmail, google voice, google reader,picasa, 乃至之后渐渐的开始calendar, tasks……它渐渐渗透了俺生活的方方面面.
俺曾那么热爱它!

然而近年来号称Do no evil的google渐渐开始从最早的简洁,开明,一切为人民服务的形象转变鸟。比如眼红facebook什么的社交圈德性,非要强推google plus,还要捆绑给youtube(还在youtube video里塞广告),而且在android google market里不用google+不让打分。
但俺既不鸟fb, 也不鸟twitter,更没兴趣鸟google+!

然而俺突然意识到了想要抵制google则会面临的危机–它垄断了俺需要的一切网上服务,绑架俺的需求简直易如反掌!
更糟糕的是google对用户的隐私毫无丝毫尊重可言,不仅记录存档gmail的每一封信(为前cia头头默哀)什么的,还一声不吭在用户android手机上装app(play services这倒霉催的无用app,无论怎么改设置都会在location选项里自动被check-in;虚伪地提供了uninstall选项但卸载完第二天会发现又被偷偷装回来了),还有装了他家app(goggles)结果手机上照片被全部不经询问自动上传到g+的倒霉事件也时有听说。
google对customers的霸气表现得越来越明目张胆,简直就越来越像君子剑岳不群炼成葵花宝典以后的猖狂哟。

但虽一直有不满, 这次google一刀砍掉reader服务才真正是惊醒俺,这是露峥嵘了呀。
莫非要从现在开始赶紧从gmail转移出来?
俺近十年的所有信都是n个gmail的!还有所有照片也是picasa的!鸡蛋不分开放果然会碎光光吗…想想就眼前一黑……

葡萄奶酥哟, 听起来很跩吧

自从从君之的博客看到”葡萄奶酥”这个名字, 我就对它念念不忘, 日思夜想. 因为这名字包含了那么多美好的东西, 怎么看都让人有流口水的冲动~

这几天吃烤的东西太多了, 上火了! 牙龈都肿了唉呜.
但是不妨碍我对葡萄奶酥的热望. 我想(烤)它想到晚上辗转反侧, 睡不着觉, 终于在早上7点跳起来去准备材料, 软化butter.

君之的方子见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089ff0100dyzv.html

米国人比较糙, 烤东西也是图简单方便就都用量杯量勺, “1 1/2 cup”, “1 tbsp”, 我也十分习惯这种糙式的搞法; 但是国人则继承学习了精准的按重量衡量原料法, 所以东西都是”50g”, “120g”什么的…幸好我有备无患地买了个厨房称(我都不好意思再次夸自己之工具齐全了), 最近着实扎实用了几次, 这次葡萄奶酥也正好用上了.

君之烤饼干用的是低粉(cake flour) 195g, 我则用了大概20g左右的corn starch和175g左右all purpose flour以及whole wheat flour的混合来替代.
另外他用了70g白砂糖(granulated sugar), 我减到用了大概50-55g的confectioner’s sugar. confectioner’s sugar里本身也有corn starch, 糖分本来就比granulated sugar要低, 所以最后烤出来饼干(奶酥)本身只有淡淡的甜味, 但有葡萄干夹在里面, 吃起来就不会觉得太bland.

我因为不想再多打一个鸡蛋就为了捞出蛋黄来刷表面, 所以最后刷奶酥表面用的是买的全蛋液. 烤出来效果也挺好的.

就是烤的可能稍微久了一点, 颜色比较深, 但是我向来不挑拣, 还觉得这种略有点焦的挺带感的, 尤其特别香…
一个下次要注意的是葡萄干太大了, 下次最好先切碎点再混合到面团里, 否则最后切块的时候如果切到葡萄干不容易断开, 切面就不整齐干净了.

From Life 生活乐趣

好像之前看到的图片大家都喜欢摆在pp的盘子里拍清淡美好的外表, 搞得我不知道到底咬一口出来texture应该是肿么样的. 于是…
这是我烤出来咬一口的效果: 这个奶”酥”不是那种很脆的酥法, 是比较粉的酥法, 很好咬, 给年纪大的人吃应该也满好的. 而且确实因为是全蛋黄烤的, 有种异常浓郁的蛋黄香味.

From Life 生活乐趣

今天的pizza

番茄没挤干, 又烤得汁水横流! 幸好我在面饼上刷了油, 洒了几层cheese和别的toppings, 最后才放的番茄, 所以没渗透下去…

今天的toppings从下到上有Parmesan cheese, fresh mozzarella, provolone (混起来很美味, 拉了好长的丝~), 然后洒了炒熟切碎的bell pepper, mushroom, 接着是sausage, shrimp和canned salmon, 铺了点番茄和几片菠菜, 最后再盖了一点mozzarella — 应该多盖一点把菠菜埋住! 不然都烤焦了.

嗯…无法克制地跑去专门买了个12″的pizza烤盘…

From Life 生活乐趣

我的pizza

以前也烤过pizza, 不过是直接买来的现成冷藏pizza dough展开然后撒点toppings烤的.

然而前不久蒸的花馒头, 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那就是如何用掉家里闲置了无限久的yeast–我终于从只愿烤quick bread和cake飞升到了愿意发酵面团的境界, 从此馒头花卷面包和面饼们都难以逃脱我的魔掌<–说说而已.

不过总之就是我对自己做个pizza饼感兴趣起来, 于是就做了!

很多人说pizza的面饼很重要, 必须要劲道又怎么怎么地, …其实对我来说实在不如topping来得重要…但是本着一向尽力做到最好(最后出来实在不行也就罢了)的原则, 我还是钻研了很多个做pizza dough的方子, 最后千挑万选找了一个需要的手工最少, 据说效果最好, 无数人赞不绝口, 但也有无数人吐槽不已的方子.

赞不绝口主要是对面饼的味道, 据说非常flavorful(不就是个面饼吗!?), crisp, bubbly, chewy…各种辞藻的堆砌.
吐槽不已则主要是对发面的时间: 一般做dough步骤是用糖调好酵母水,搅合好面团, 然后揉啊揉啊揉啊揉以产生gluten(面筋?)让面团有弹性, 然后放两三小时等发胖, 然后再揉啊揉啊揉, 然后再放放…不过总之最后总共也就用大概3,4小时面团就圆满了;
这个方子则用极少的酵母分量(是一般用量的零头的零头), 省掉了手工揉的过程, 然后采用长时间发酵的方法, 通常至少要过夜, 最好是将近20小时.
(对此方法原理感兴趣的盆友请参阅这里: http://www.seriouseats.com/2011/06/the-food-lab-the-science-of-no-knead-dough.html
或这里(这个不完全一样, 但对发酵, 浸泡, 揉面等等的原理解说很清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15a7120100i05w.html)

综上, 后面的方法非常适合懒而很有耐心的人用–显然不是我.
我虽然懒, 却没有耐心.
但是前面的方法必须要既勤劳, 又有一定耐心的人用. 两害…两方相较取其易, 我就从了后者了.

它有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叫No-Knead Pizza Dough (by Jim Lahey). 具体配方和方法见此:
http://www.bonappetit.com/recipes/2012/03/no-knead-pizza-dough

总结说来确实非常简单, 就是一堆面粉(比如两个12寸薄脆pizza, 就用250g), 一咪咪盐(按比例是1 1/3 tsp的table/fine sea salt, 或者比这多一丁点的Morton kosher salt), 一咪咪咪咪咪咪dry active yeast(1/6 tsp!)放到一个很大的碗/盆里搅匀后, 倒入一杯(正好1 cup)温水(不要太烫否则把yeast烫死了),拿个勺子或者筷子什么的搅拌搅拌成一个很丑的, 湿溜溜的面团或面堆状东东, 然后拿保鲜膜或湿布盖上不要让风把面团给吹干了, 然后就等个大半天什么的(室温下18小时, 温度更高则时间更短)回来一看, 丑小鸭变…胖大鸭了! 总之就是发成一个原来的两倍左右大小的, 比原来光滑很多的, 但是面上全是洞洞的, 极为肥软黏手的大胖面团.

发好了以后也不用揉. 就面上拍点面粉以防粘手, 然后如果做的多的就把多余的分成小份后用保鲜膜分别裹着放到冰箱冷藏(fridge)存放–可以提前3天做– 似乎不能放冷冻层(freezer)因为会把一般的yeast冻死; 要用的时候取出来先放2-3小时, 回软后, 把面团展开铺到烤盘什么的里面, 也不用pre-bake, 直接上topping放烤箱尽量高温(比如500F或更高…但我的烤盘最多只能挺得住450F所以我也就从了450F)烤10来分钟就好了.

原方子里用的是all-purpose(中筋) flour. 据说如果要替换一部分(比如1/2)成whole wheat flour的话, yeast可以翻倍放.
然而我做的时候没搜到这个说法, 所以我换掉了1/3的whole wheat flour后还是按原方子的比例放的yeast.
并且……
我才没有耐心等18个小时!
于是到13个小时, 面团大概还只有原本的1.5倍胖, 我就已经忍无可忍地丢进冰箱去然后去睡觉了(其时已是半夜, 我也是不得已的…) — 虽然温度低, 但是也可以微微速继续发酵嘛. 然后第二天上午拿出来又放了快3个小时才动手整成饼状.

因为我完全木有那种用knuckle什么的撑开薄面饼的技术, 所以只稍微把面团拉开了点成厚饼状, 就直接铺到抹了油的cookie sheet上去了. 接着就在sheet上用手和勺子背继续拉呀挤呀压呀直到把面饼弄成大薄板, 其间还偶尔从四个角掀开防止饼底下有太大的气泡烤得鼓起来.

为了防止topping烤出水渗透面饼, 我先在铺好的饼面上刷了一层油, 然后刷一层pizza sauce(完全不必要), 撒一层parmasen cheese, 一些fresh mozzarella切片, 然后铺了一堆虾啊, 中式香肠(鸡肉加瘦肉, 现在买不到了555), 西式火腿肠, 茄子, 广椒, 和番茄丁. 菜肉统统是熟的否则光烤10来分钟烤不熟, 番茄丁什么的都要先滤掉汁液, 虾挤掉多余的水否则会烤出无限水来泡透面饼(血泪教训).
铺好以后是这样子的:

From Life 生活乐趣

我把面饼弄的超级薄, 所以烤了整10分钟就出炉了. 非常脆, 背面是这样底:

From Life 生活乐趣

不过个人最终关注点始终是topping:

From Life 生活乐趣

我还留了一半的dough. 过几天再换点别的味道的topping试试~

**************** 不相关的ps ********************
p.s. 这两天长春的盗车杀婴案事件, 让人无限悲哀. 然而刚刚看到一个什么叫李承鹏的人的充满”智慧”的评论, 不由无限恶心, 想真心对他说: Go f*ck yourself! 据说此人是名人, 是靠脑残和扯淡成名的吗?
反省只能靠读南*周报来引导反省的吗? 这种事件后不报导正能量是该像这位王八蛋智者这样挖掘列举丑恶事件然后再得出”世风不古, 此国人心终将堕落”的睿智结论吗? 只有你扯出的那些负面事件代表了中国人的面貌和思想趋势吗? 这么多为此事愤怒悲哀痛心惋惜的人, 那么多素不相识在婴儿失踪后彻夜焦心, 在外寻找的人都是被这类畜生智者所”看不见的大多数”吗? 遇到事情就扯制度, 德国现在再也没有变态杀人案了吗? 美国就算有偷车还婴儿的, 一天之内没事挨枪子的人难道少吗?你妈生出你这种东西难道也是制度注定的吗?

世界的灰

Catfish cake和奥斯卡

一年以前我尝试过一次Cheddar, bacon& fresh chive biscuit, 在我的想象中会烤出一盘像red lobster里吃到的那种酥松喷香的小biscuit, 然而悲惨地失败了. 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咸到发苦”, 无法下咽, 最后大半都只好扔掉了.
然而之后仔细思量, 觉得未必是因为盐太多而发苦, 反而很可能是因为我木有用buttermilk, 只用了普通的milk. buttermilk这玩意名字十分有欺骗性, 但它实际是”酸奶”: 通常用牛奶+醋或柠檬汁代替. 而我当时用普通奶粉冲的牛奶, 导致配料里的baking soda木有被足够中和, 所以碱太重……

前天突然惦记起了这个biscuit, 决定再次尝试!
这次用了牛奶加柠檬汁! 然后替换一部分的普通面粉为更加健康的全麦面粉! 还要用之前买的比较贵的奶味浓郁的cheddar cheese块, 手动grate之!还多切了两条bacon! 加上细碎的小青葱! 可以想象烤出来的是何等美味!

然后就充满野心和期望地烤了! 香气扑鼻地出炉! 咬了一口!

结果眼泪都快被咸出来了, 这坑爹的recipe是咋回事啊真见鬼了.

于是我再次对着一大盘无法下咽的烤馒头忧伤了.

真是完全没法吃, 可是全部扔掉又太浪费了, 光想一下我就充满了需要向农民伯伯们磕头下跪的罪恶感.

怎么才能重新处理一下让它们能入口呢? 我想到了碾碎它们不知道能不能稀释或者加料了熬成面糊粥之类的…但是感觉好像会是很可怕的糊糊的样子.

在悲伤和罪恶感的交织中, 我默默地掰碎了所有的烤馒头挖出了其中的bacon碎片吃掉了, 然后对着堆了一盘的馒头渣花呆.

接着我就想起了前天买的catfish steak, 想起了之前看过的crab cake做法: 用碎cracker或者bread crumb和螃蟹肉加点作料混合捏成小圆饼煎了. 也许可以把螃蟹换成catfish, 把cracker换成我的烤馒头? 这样做鱼的时候就不放盐什么的了, 正好可以中和一下咸到抓狂的馒头?

在网上搜了一下recipe, 感觉大致可行.
于是把馒头渣晾在外面放了一晚上放的更干硬. 今天起来就把先捏碎的馒头倒进我的小mini chopper里搅成crumb.
然后把catfish steak拿出来直接丢到425F的烤箱烤了6,7分钟烤熟了, 取出后放凉滤干, 用叉子叉碎.
接着把一个洋葱, 一些香菜切成细小的碎末, 和馒头crumb, 碎鱼肉混合到一起.
加一勺yellow mustard, 两大勺Mayonnaise(蛋黄酱), 一点胡椒粉, 一个搅好的鸡蛋, 把所有配料拌匀.
最后就是捏鱼肉饼了, 捏好后可以在鸡蛋液里滚一下, 再丢到crumb里(我还拌了点Panko, 这样炸出来比较脆)裹上一层, 下锅煎/炸.

From Life 生活乐趣

炸好后起锅在纸巾上滤干油, 放到不太烫就可以吃了.

From Life 生活乐趣

说实话还是很咸…@_@ 但是至少可以下口了! 而且外壳真的很酥脆!
假如以后要再做类似的鱼啊什么的cake, 其实鱼肉不用叉的太碎, 因为本身就很嫩滑, 叉的过碎就口感不好了. 洋葱什么的也不用放太多…否则喧宾夺主.
不过整体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至少木有浪费掉那一盘烤馒头!

03/05/2013Edit: 今天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咸了, 原来kosher salt的brand有这么大的区别, 这坑爹的Morton kosher salt…:
http://smittenkitchen.com/tips/2010/06/29/not-all-salts-are-created-equally/
关键内容:
1 tsp fine sea salt or table salt = roughly 1 1/4 tsp Morton’s kosher salt = roughly 1 3/4 tsp Diamond Crystal kosher salt

************************************** 奥斯卡的分界线 *********************************************

顺说一下, 今天晚上难得耐心地看了Oscar颁奖. 好像主要奖项基本没什么意外. 李安又得了最佳导演, 真牛.

最后最佳影片一扫发现三部都是米粒尖国的爱国主义大片啊, 林肯啦, Zero Dark Thirty啦, Argo啦…然后一看竟然是总统夫人颁奖, 我就想肯定是三个之一了, 多半不是林肯就是Argo. 尤其Ben Afleck没提名最佳导演, 为了弥补他99%就是Argo最佳影片了.

话说Zero Dark Thirty是米国人自己看了都觉得十分扯淡的神奇野史片, 就不说了.

Argo盛名在外, 更是一段米国人民的优秀代表CIA如何从伊朗解救本国人质的传奇历史, 彰显米国人民的智勇双全, 极大地鼓舞了米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和自豪感.
本来我是比较想看的, 结果昨天看新闻发现一向十分laid back的加拿大人民竟然对此片颇有微词, 不由万分好奇地点进去, 然后发现了好一段关于史实的争议.
比如在对当时的米国总统Jimmy Carter的一段采访里, 记者问亲历此事的Jimmy Carter对本片的感想, 然后前总统先生很有技巧地说:
“首先, 这是一部很好的drama, 希望它能得奖哦~~~~ 其次吧, 其实这个营救人质的事情吧, 90%都是加拿大人的努力和功劳…
这个电影里俺们的英雄米国主角(Tony Mendez)吧, 他当时也就在伊朗呆了个一天半.
整个营救其实都是当时的加拿大大使(Ken Taylor)导演和周旋底.”
⊙_☉什么! 竟然(果然)是这样!?
看完新闻我更认为Argo应该得奖了, 因为它完全浓缩了戏剧的艺术夸张特质和米国式宣传和传媒的精髓啊!难怪要让总统夫人来颁奖咧.
但是不知肿么的好像就不太想看这片子了. 我果然是个不懂艺术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