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之旅1

前不久和家人一起回湖北老家,顺便在周边旅游一番,历时十天出头。因为是一大家子人一起,有老有小,所以很多地方都是泛泛而游打个转就走,行程设置相对轻松温和。

即使如此,这也是我四年来唯一一次大型旅游活动了!因此我全程激动得吱吱叫,见到久违的开阔山水风光,更是如同打了鸡血,每天天不亮就能起床,日行千里不在话下,见人就笑吃嘛嘛香。爹妈见惯了我多年来生无可恋回家就瘫在床上挑剔鄙薄人世的嘴脸,完全被我旅行时如同猛虎归山般的激情和野狗脱缰般的欢快惊呆了。

我们一行数十人,请朋友整了两个Suv, 请了一个导游帮助规划,买票和介绍。行程按顺序大概是宜昌-三峡大坝-恩施云龙地缝-巴东(路过)- 神农架大九湖,神农顶,天燕堰(?),神农坛,巴桃园,官门山- 中间穿插金猴岭,香溪源,神农架机场- 兴山老家,峡口码头,昭君村等-宜昌-清江画廊。

其中恩施是个败笔。本来是冲着之前看到的非常美的一汪碧水图片去的,以为是恩施大峡谷。没想到开了半天车到那边后,导游说图片是鹤峰(?)那边还在开发去不了,她能带去的就是要爬四小时山的恩施大峡谷(七星什么什么?)或者一小时能玩完的云龙河地缝。我作为全家战五渣中最年富力强最能打的一位,听到大热天里“爬山四小时”时也情不自禁发生了严重的面部扭曲。于是最后我们决定去云龙地缝,据说只有最后的365(?)级台阶要爬一下比较辛苦。去完这里前后两小时的游程,我们又花了半天时间翻山越岭经巴东开到神农架。要不是一路盘山路修得平整,在山岚中穿行风光怡人,简直就要骂一句坑爹了。

其实云龙作为一个旅游点还是值得一看的:有山有水,如同刀笔直向下劈开的狭窄谷底有碧绿蜿蜒的小溪。人下到谷中栈道沿溪水而行,不时有泉水飞瀑从对面甚至头顶的陡壁挂下,人可以从瀑布后穿行而过。

话说这次上上下下钻了不知多少隧道,翻了多少座山。从宜昌往恩施的路上一路隧道,许多隧道动辄长达几公里。一开始穿过一个隧道要开车几分钟才见到出口我还惊叹一下,后来就习惯了,只感慨于人力的勤奋与伟大。同样让我感慨的还有这一路上下盘旋回环延伸不知几百上千公里的盘山公路,令人不由赞叹遐想工人是如何一点一点绕着大山凿石填土将这样平整无暇的路铺到两三千米的山上再铺下去。高山上不时有些地方有落石塌方,想象一下在这无尽的山路上巡视发现问题再开着工程车上来维修就觉得真不容易。

但在这样好的山路上开车,配合着身旁云雾缭绕的青山碧水或峡谷景色,不得不说真是一件赏心乐事。外加那成百上千的山路大回环以及车辆寥寥,就算路窄点,路边是悬崖深谷什么的,其实挺容易开high的……

刚开始我看着同行的山区司机(家里朋友)开车还颇紧张,觉得这样的高山,这样一个接一个完全看不见来车的紧凑弯道,他咋任何时间都在加速!?由于弯道实在太密集,很多巨大弯道压根没装凸面镜,他咋连喇叭也不按就呼啸而过了!?全程弯道60+,直道80的时速,难道我们不是在两千多米高山上!?我假装镇定地问他时,对方只淡淡地说开惯了。

结果有天晚上这哥们吃饭时喝起了白酒,在我还没意识到啥的时候他再次淡淡地说:“等会儿你开吧。”

这?夜间,盘山路?一开始我心里是拒绝的。可是环顾四周,除了我没人有驾照了。想想以前在黄石也算开过一点嘛,我就勇敢地上了。因为没灯,一开始还隐约能看见路,后来完全暗下来,有些路段连反光片也没作用(老化?)了,不开远光灯就完全看不见路。开着开着,山间的岚雾弥漫在四周,黄色车灯光引导着车子无声地在灰雾中穿行。由于窗外温度降的厉害,车窗上也起了雾……然而老实说,可能是因为高山上车少,这么开车还真是蛮爽的,除了大弯道和起雾地段,我也全程开得十分放飞。

主要关键在到大弯前看看路边反光片有没有反射出其它灯光,有的话就关掉远光灯,减速,还可以按按喇叭提醒一下对面来车。夜晚在山路上开车所体会的行车礼仪也是十分有趣的,常常在黑暗中远远看到对面有车子的灯光出现,然后双方不约而同关掉大灯,擦身而过,然后再打开大灯,仿佛有种无声的默契。然而傻叉也总是有的,一直开着远光灯,或者开到近处了突然闪大灯。每到这时,身边的司机哥们会就在我的咒骂声中淡淡地说:“山区司机都不会像这样。”……

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到了目的地,他下车时没说啥,我还想咋不点评点评我开得咋样啊。然而之后每天晚上吃饭他就都喝白酒了-__-b

神农架有六大景区(前面列出的),买的通票一共可以在各神农架景区呆五天。

我们第一站是大九湖,顾名思义有九个比较大的湖,比较休闲地转悠大概两天差不多。我们头天下午到第二天中午走,我只来得及赶着转了其中的三四五和七八九湖,觉得挺可惜的。大九湖海拔大概1700米(好像吧),到这边就挺凉快的,住一段避暑的话着实惬意。不过现在为了保护环境(?),不能再住在景区内了,只能从旁边的坪阡小镇每天统一搭景区交通车进去。这整个镇子里全是酒店民宿客栈,密密麻麻上百家集中在一起,我乍到时着实被震了一下。然而旺季时这么多酒店依然供不应求。据同行的朋友说,这些酒店依据当地旅游资源,利润极为可观,然而因为都是“小微企业”,完全不用向当地政府交税@_@

第一天下午到了大九湖,我们先去了七八九号湖。总体就是个湿地公园,有群山与云天为背景,有湖水,密林,草场,遍地野花,沿着小道在风景中hiking,我还真地挺想念这样的环境的。

说到此处不得不忧伤地提一下我的相机。

此次出行我带上了不久前才回到我手中,曾留下无数美好记忆的古老D40,一是因为它轻,二是因为之后买的D90出片有种玄妙的白平衡,色彩似乎偏紫红,还总是把青翠欲滴的环境拍出枯草色。这次我带上了D40的机身,并且机智地带上了D90那个18-105mm的套头而把D40自带的18-55mm留在家里。

“美腻的白平衡和更长的焦距!”我美滋滋地想着。

然后就发现出来的照片依然有着诡异的白平衡(所以白平衡的问题原来出在这个镜头而不是机身上吗!?),而且不知为什么在一些光线正常的情况下出现奇怪的测光结果,整个图暗得像EV减到头后的效果 — 这些很多还是我回来后开始整理照片时才发现的,当看到辣么多独一无二的美好风光以奇特的风貌呈现在照片里时,我,我甚至想不起来原本它们的颜色到底是怎样的了!

而且我为了省存储兼对D40出片有着盲目信任,照的还全是Jpeg,很多时候在色彩丰富鲜艳光线充足均匀的场景里我来不及看lcd只顾激动地按快门,想都没想过这种场景下出来的照片会是黑的……之后调图时留下的泪,全是之前脑子里进的水……虽然我至今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我心爱的小D40真地年久失修了?

anyway, 大九湖的风景还是很美的。我本来计划第二天清早5点去拍大九湖著名的晨雾,但是因为集体行动安排的复杂性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再去一次。

第二天上午一大家子人照样拖到9点多才出门。我眼瞅着实在来不及走完剩下的湖了,就自己一个人急行军式地边沿路逛三四五湖边咔嚓咔嚓狂按快门赶路,好在中午和其他人会合,结果五号湖也没走完。

据说四号湖是最美的,五号湖最大。也许是我到后来赶得匆忙,反而觉得四号湖好像没啥,三号湖一段倒是美得很,有水沼,有遍野黄花,有一片一片色彩形貌各异的草和芦苇(?)。

其中有一片非常有趣的草地,约莫半人高,看着相当桀骜,却仿佛被风塑造出奇妙而驯服的形状。当时脑子里就全是孔子的“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此外在旅游中我最喜欢的就是那些结队出行穿戴艳丽衣服围巾,各种拗造型照相的大妈(或者大姐)了。真心的!她们生机勃勃,特别可爱,常常为照片带来许多亮点和乐趣。

四号湖和五号湖我走得非常潦草,不过总体的景色总是漂亮的,路人也能入画。

而即使走得再匆忙,路边一点小情趣也总是不会漏掉的。

想不到我竟然如此啰嗦,看来只好分篇了。下回努力放图,不多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