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真相的距离

1.

2015年,深圳电视台播出了一档名为《中韩梦之队》的中韩明星竞技对抗综艺系列节目。在一轮又一轮比赛中,一个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中国演员凭借强悍的运动能力和拼命三郎的精神逐渐成为中国队的“王牌”。

作为队伍顶梁柱的他为了每一轮中国队能获胜,可谓拼尽全力 —— 即使在比赛中出现意外、全力奔跑时从眉心到眼角下方猛烈撞击到摄像机而当场头破血流、造成脑震荡和需要缝合7针的伤口时,他也因为担心中国队会因人手不足失分而不愿离场去医院。

看过这个系列节目的人,很难不被他在整个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拼搏精神和强烈的国家荣誉感打动。

他的名字叫张哲瀚。

然而现在在网上已经无法看到这个节目的相关片段,或任何这个人的影视、综艺、音乐作品。

当搜索“张哲瀚”时,出现的只有无数“违法失德”,“不爱国、无底线”,“彻底凉凉”,“封杀”之类的关键词,或者“根据国家法律法规不得显示”的错误信息 。

—— 因为在今年8月13日,日本投降纪念日前两天、日本防卫大臣参拜靖国神社的当天,网上突然爆出他“曾多次参拜靖国神社“的恶闻,源于其2018年3月26日在社交媒体贴出的一系列赏樱照中的一张:该照片背景中的建筑被爆料者们笃定地称为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而他身后的一块石碑上的刻字虽然看不清楚,但有“知情人士”告知大众,其为刻着靖国神社名字的碑牌。

如果这一条消息还不足以令人相信张的政治立场可疑,那么同时爆出的几十条相关丑闻与之相互映证,则可谓“铁证如山”,让人不得不信此人确是一名与日本右翼和排华势力有极深渊源、人品低劣的“精日分子”。

在这个极为敏感的日期集中爆出这样一系列丑闻,并在极短时间内在全网范围内扩散,伴随着“官媒定性,张xx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并与日本右翼密切交往”之类的总结性标题,瞬间引爆了国人如潮的愤怒之情。

尽管张哲瀚立刻为自己的“无知”道歉,但民众丝毫不买账。

在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于8月13日下午4点39分发表题为“要道歉,更要‘补课’”的评论文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其下已经出现了近百条斥骂和要求封杀张的评论;不到半小时,人民日报官博因该文被成千上万的“爱国民众”冲击,痛斥其作为官媒批张力度不足,有“包庇瀚奸”嫌疑,因此不得已于下午5点14分从原文标题中删除了“更要‘补课’”部分。

在舆论与民众情绪不断发酵的情况下,当晚6点26分,央视评论“艺人必须知荣辱“,开启了被爆料传播者称为“官媒定性”的媒体评论系列;当晚9点12分,半月谈发表对张的评价:“德不配位,必须凉凉!”,成为“官媒定性”的总结和高潮,此后在各处被广泛引用。

到8月14日上午,张哲瀚合作的几十家企业品牌已全部与其解约,其参演的未播电影和综艺节目也宣布与之终止合作。

此外,张哲瀚及其工作室在8月14日被新浪微博迅速禁言,无法再发声。

而在一个名为“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网络文化工作委员会”的民间组织(该组织一度自行简称为“中网工委”,现已因误导民众和媒体错将其当作国家机关而道歉,并修改微博名称为“ZGWHGLXHWLWHWYH”)发文称:“对张哲瀚和张哲瀚工作室的处理,不应止于禁言”后,立刻因其“中网工委”的“权威”名号而得到无数媒体引用转发和全网平台进一步响应:

到8月15日为止,张哲瀚与其工作室微博账号均被新浪删除,其超话(超级话题)、角色超话等全部被关,此外他在抖音的账号也被封,在豆瓣等社交媒体的相关小组几乎全部被关闭;

在包括微博、豆瓣、哔哩哔哩(bilibili视频网站,简称b站)、抖音、快手等在内的全部网络平台,除了痛骂和批斗“瀚奸”的内容外,张的相关帖子与相关视频、音频作品在几天内被全部删光;

其名字也成为网络“禁词”,在各大平台搜索结果均为“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无法显示”;

部分网站上,其部分名字、部分五官图像出现即成违规,可能遭到禁言、封号或其它惩罚;新浪微博上,甚至有账号因贴出一张张哲瀚养的小狗照片而被封号。

类似的,另一个名为“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简称“中演协”)的民间组织于8月15日(周日)紧急办公,发布“红头文件”,称经其“道德自律委员会评议”,“要求会员单位对其(张)进行从业抵制”。文件发布后,张的全部音乐、影视作品被全平台下架或删除戏份、名字。

11月23日,该协会再次以“红头文件”方式发布《第九批网络主播警示名单》,并将张也列在其中,名单称:“各网络音视频平台及经济机构会员企业不得为其提供各类网络直播服务。”

该协会的两次文件均得到主流媒体大量引用、转发,成为对张执行道德审判和惩戒最为“权威”的声音之一,其影响力之深广难以估量。

至此,张哲瀚的事件似乎已经盖棺定论:

他作为无知、无耻、有严重卖国倾向的恶劣小人,将被永远地钉在无数人心中的耻辱柱上。他的身败名裂与销声匿迹,是民意的胜利,令无数爱国人士拍手叫好,直呼大快人心。

而在许多人看不见的地方,这一事件的涟漪还未平息。

民众的爱国正义感绝不仅止步于舆论唾骂:

在现实世界中,张的母亲开的门店受到波及而关门,而其在淘宝开的网店,也因被刷恶评而一度被迫关闭,重开后其首页内容被“自动”替换为其它商家产品;

其门外被人送花圈,他和家人只能躲在家里,至今无法出门;

在成千上万的课堂、培训、考试中,其名字和“事迹”被教师作为“瀚奸”典型和反面教材,铭刻到无数学子心中;

在华为等部分型号手机上,其名字和缩写不被允许成为昵称;

甚至由于“中网工委”和“中演协”的禁令,网购和外卖平台上,许多和他同名的用户也一度不幸受到波及 —— 因为收货人、邮寄人的姓名不允许写“张哲瀚”……

张的下场虽然令人感慨,但很多民众始终坚信这都是他为自己的“恶劣”言行付出的代价 ——

 —— 如果那些广泛传播的,关于他的证据和说法是事实的话。

那么,这些“证据”、“说法”中,究竟有多少是事实呢?

2.

以下是张哲瀚道歉原文截图:

这一道歉被无数人痛斥为不深刻不真诚,更被几乎所有媒体当头批驳:“无知不是借口”。

在这波批判狂潮中,《中国日报》(China Daily)也是其中之一。

有趣的是,就在《中国日报》的官方网站上,2018年3月31日一篇题为“日本东京樱花进入盛开期 游人如织畅游花海“的报道下,一张大照片正中间,赫然是靖国神社的标志性主体建筑——“拜殿” —— 正面入镜。

对比一下,你会发现张哲瀚照片背景中入镜的建筑并非上图中这座爆料者所宣称的“靖国神社主殿”。

是什么?

是距此地一个广场庭院、且被庭院之外的一片樱花林隔开,位于游客公共赏樱区域 ——也是央视网在同年3月19日报道东京樱花(并在CCTV播出)的同一地点 —— 里的斋馆/社务所(游客服务中心);而照片里张的身后那块被某些人信誓旦旦称为神社名碑的石头上,实际上刻着六个汉字、北宋张载的名句:“为万世开太平”。

那么,为什么阅读量与影响力巨大的《中国日报》毫无说明地发表的更近距离的靖国神社主殿照片和其外的赏樱报道,丝毫无人觉得是伤害国人感情、需要道歉谢罪的事,而张在同一年、同一月、同一周发表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的一张相关性并不高的樱花照反而在几年后突然成为“影响极其恶劣”、足以定罪其“多次参拜靖国神社”、道歉也不足以平民愤的证据?

—— 或许是因为在同一天爆出的张与其它各种反华势力交往的证据,和他“参拜靖国神社”的说法正好能完美相互映证:

其中最著名的“罪证”包括,张曾在百度百科上可查到的供奉战犯的乃木神社参加过日本右翼分子婚礼,并且和屠华、反华的印尼前总统夫人黛薇亲密合影,说明两人关系匪浅……外加其它多达三十多条他的“不爱国证据”,互相辅佐,令人无法不质疑其“清白”。

然而,如果将日历从8月13日往回翻一天,你或许会惊讶地发现,百度百科上压根没有“乃木神社”这一词条。

不仅如此,2021年8月13日之前,除了维基百科上对其十分简略而中性的介绍外,全网搜索结果显示,该神社无论在中国或日本,都一直是一个以举办婚庆和求姻缘而闻名的神社,国内网上信息更是几乎都是旅游网站上关于去此处参加婚礼和求姻缘的 “攻略”;能找到的关于此神社的相对“官方”的一条报道,是人民网2020年关于某日本女偶像团体成员在该神社参拜完成“成人礼”的娱乐新闻。

一夜之间,这个神社怎么骤然被赋予了浓重阴暗的历史色彩,变成“知名”的供奉军国主义罪犯的神社?

因为8月12日晚11点左右,有人去百度词条里连夜创建了一条关于乃木神社的词条,在首句里特意将其定性为祭拜军国主义亡魂的神社,以供8月13日后想查证相关“事实”的人 (甚至包括张本人)“参考”。

由于时间仓促,该词条总共7条“参考资料”中的6条都是在8月13日才临时编辑加入的,其中还包括“武汉市民家中翻到1913年硬币 写‘大日本大正二年’”这样与词条内容毫无实质关联的“参考资料”。

不仅如此,8月13日凌晨,该人(团队)还去篡改了关于黛薇夫人的百度词条,将其从和中国关系友好的印尼总统苏加诺的夫人改为“屠华总统”——发动军事政变、篡了苏加诺权的反华元凶,苏哈托——的夫人,令黛薇摇身一变为“印尼排华势力”的代表,以便于强调张与黛薇“熟识”的罪恶性。

爆料者发布的被用来佐证黛薇夫人与张哲瀚的“亲密”关系的照片,实则是从老太太网站上精心截取的。她在其社交媒体上对于不认识的婚礼嘉宾(即张哲瀚)发表了吐槽,大意是:“怎么有人穿着牛仔裤运动鞋去当婚礼致辞嘉宾?太不专业了。”

此外,婚礼上张以汉语拼音标注、磕磕巴巴念出让日本人听不懂的致辞的一幕被散布“证据”者强行描绘为“用流利的日语致辞”,以作为其“精通日语”和与日本右翼交往的证据;

而被形形色色爆料者们铁口直断为右翼高官之子、背景惊人的张哲瀚的友人、乃木神社婚礼的新郎,实为一名中日混血的普通商人。其本人在中国长大,新娘子也是位中国姑娘;

新郎身穿的所谓“非xx右翼高官家族不可穿,绘有鹰羽纹”的婚礼礼服是网上千元可购、可租的礼服,其同款鹰羽纹礼服曾出现在系列喜剧《爱情公寓5》第19集“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中;

此外,该新郎公司网页图片也被以PS篡改、加入靖国神社标识后传播,成为其“右翼分子”身份的一大“罪证”;

而婚礼中被爆料者点名为“著名日本极右分子元谷外志雄”的重要宾客,实际上与元谷外志雄本人更是长得风马牛不相及,却被活活指鹿为马;

……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如果逐条核查在8月13日左右猛然爆出并广为流传的关于张哲瀚的共三十余条“证据”和“说法”,会发现这些所谓“证据”无一是真,几乎全部是以上面这样生编硬造、p图作伪、移花接木和断章取义的方式歪曲和“创作”出来的。

(大量谣言汇总及逐一列举事实澄清请见微博Catharine_Orange的视频:https://weibo.com/tv/show/1034:4721846600532016?from=old_pc_videoshow

造谣扩谣者之一事后自豪地回味用p图“泼脏水”成功构陷被他们以“(瀚)堡”代称的张的“成就”

而同样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些看似并不太难举证驳斥的荒谬谣言和虚假信息,为何能在极短时间内变成人尽皆知的张的污点“铁证”,彻底颠覆他的人生,且至今仍被许多人认为得到了官媒“背书”,也几乎听不到澄清的声音?

在这场环环相扣,精巧缜密的舆论绞杀中,有几方角色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3.

首先,不可不提这场舆论战的中坚力量 —— 水军、营销号和自媒体们。

从谣言发动的那一秒开始,无数水军没有一刻停歇,化出无数分身、一人多角地扮演和引领着网络民意。

仅以新浪微博为例,8月13日当天,在人民日报和央视新闻等媒体在微博发出评论文章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其下立刻出现了百余条近百字的长评和“立刻封杀”、“、“瀚奸滚出中国”类评论,其中一些发评ID在几十秒里连发三、四甚至更多条长评,且在极短时间内被“爱国民众”点赞共计500万余次。

比如下图中这位ID为“思落者丶”的用户,在短短52秒内连发8条共772字评论 —— 也就是说,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该用户阅读完人民日报的文章,构思、组织好语言,然后以平均每分钟约890字的骇人手速敲出评论并分8次发出;

与此同时,仿佛有数万 “民众”极为警醒地守候在人民日报和央视新闻等的微博下,以“时刻准备着”的精神,第一时间为这类发评ID点赞,令他们的评论能始终保持在热度最高的位置。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436967668

这些评论者和点赞者是如何实现如此惊人的效率的?

部分水军微信群的截屏、录屏内容和微博“水军超话”的“接单”内容或许能解答你的疑问。

在这些群中,发“空瓶”(即控评,控制评论)任务的人往往会贴心地给出多种控评“模版”和“关键话术”,以及“带节奏角度/方向”,以便接收任务者提前选用、微调后,快速复制、粘贴;

有的发任务者还会具体说明要@给哪些较权威的官方媒体,以达到”舆情太大可以直接反馈给中宣部“的效果,再配以大量在微博“买赞”来伪造舆情热度,确保造成张在民众中“影响巨大,极为恶劣”的印象。

详细说明“带节奏”方向和@对象、效果的群主

这也是为什么一般人会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不同营销号、自媒体和“路人”发表的长短不一的感言中多处、反复看到诸如“冷知识:靖国神社不存在参观游玩,进入即参拜”,“神社周围没有其它景点,从东京站步行过去需要40分钟,(所以不可能是路过),一般都是特地去的” 这类完全虚假的洗脑信息。

即使没有直接读到这些假信息,但在与同事,朋友,认识的人闲聊时他们的一句话,或看网络文章时见到的一句评论……都可能潜移默化地传递出这类信息,一次次加深暗示,最终深植人们脑中。

这类专业水军群体规模如何?

在一个当时有291名成员,名为“一天一杯奶茶钱“的水军群录屏截图中,可以看到有人发布任务后一呼百应的景象,和此后完成任务的成员回来汇报的盛况:当一个任务“圆满”地得到完成后,任务发布者一边亲切地询问“有没有宝做了多号的”,一边发出了名为“下架张哲瀚作品”的群红包奖励。

而另一个由任务发布者提供“拒绝道歉、要求必须永远滚出娱乐圈”主题谣言控评模版的微信群截图显示,该群当时有453名成员。

如果说这类水军起到的作用是走“群众路线“,混迹于人群之中伪装普通民众的声音的话,那么众多营销号和自媒体则担当着引导舆论话题方向,充当“意见领袖”的重大职责:

他们需要按“任务指示”分批发布千百篇内容一致的总结性谣言“通稿”,供人广泛引用、传播和评论,并将相关的话题内容顶上“热门”高位,确保这类内容始终有极高热度,让尽量多的人看到谣言和“民意”。

比如,仅在8月17日晚和18日上午共约三个半小时的两个时段,就至少有55名百万级流量的微博营销号集中发布了同一篇527字长、以吟唱式方式复述以下内容以加深读者印象的“谴责”通稿:“一个亲日分子告诉你,我碰巧去了靖国神社,碰巧参加了右翼婚礼,又碰巧在婚礼上致辞,再碰巧婚礼上有个臭名昭著的右翼反华夫人……”

……
复读机般的微博大营销号

而在事件已经过去十天,热度即将消减的8月24日,约360名微博营销号在上午8点15分开始的5分钟时间里,统一集中发布了早在十天前就因质疑对张的斥骂狂潮而被禁言的作家斩鞍的相关话题 #斩鞍问靖国神社连参观都不能去了#,再次“炒起”事件热度;

一周后的8月31日晚6点11分起的5分钟内,453名营销号再次同时集中发布话题“#张哲瀚作品下架#”,立刻掀起了新一轮的热搜和对张的唾骂。

此外,混迹于各个网络平台的自媒体号也不甘示弱,积极加入污蔑和抹黑张及其家人的战场,其中许多同样采用了上文所述的话术,甚至更进一步,声称自己了解、熟悉或验证了日本的情况,可以证明张必然深入了靖国神社核心区域、并是抱着参拜的唯一目的去的。

其中b站up主“烧饼在日本”以一个在靖国神社现场拍摄后以快进、切换角度等方式剪出的视频(现已删除),极有说服力地“证明”张“穿过了四道大门”深入靖国神社内部,并称其途经写着“进入即参拜”的牌子,以此来揭露张自称不熟悉位置的“谎言”和“精日”本质。该视频一经发出,流量超过百万,得到无数点赞,并成为张“参拜”鬼社的铁证被多处引用。

然而讽刺的是,该up主本人不仅在朋友圈多次不遗余力地赞美日本,恭敬地称安倍晋三为“安倍首相”,且已于今年11月29日全家移民日本。

在被网友质问时其当时发视频的意图时,他洋洋得意地讥讽道“你们都听我指挥,还又(有)点不好意思”,并在电话录音中坦然承认“没有那个(“进入即参拜”的)牌子”,自己发视频就是试一下看能不能“蹭热度”,反正“自己在日本”,“里面(国内)越乱越好”……

在长达一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里,不知数目的造谣者、雇佣水军、营销号和自媒体号就是这样配合无间、持续无休、一轮又一轮地把“瀚奸”,“精日”,“卖国”的形象手动推送到无数普通人脑中,并完成了以假舆情、假民意逼迫主流媒体顺应“民意”、集群发表谴责的壮举。

4.

那么是谁,为这些造谣者和水军群体提供了如此宽容而自由的工作环境和强有力的支持保障?

各大网络平台功不可没。

百度当仁不让,在事前先以其“百科”和搜索方面的“权威身份”预先提供好陷害张的伪证,为后续的谣言做好铺垫;此后更是肆无忌惮在百度搜索和百科内容中置顶显示谣言,称全家三代中国共产党员的张哲瀚是“地地道道的日本人”,为谣言的巨大化和推广立下汗马功劳。

被百度搜索置顶的虚假信息

而新浪微博、豆瓣、哔哩哔哩(b站)等网络平台毫不逊色:它们前期是创建、发布、扩散谣言的主战场,并紧跟“中演协”和自称“中网工委”的单位的步伐,迅速封杀张和帮他说话的人的一切发声渠道,后期则持续打压、封禁试图为张澄清的言论、图文证据和视频证据,令这类证据几乎没有能存活过半天的。

微博和豆瓣在几个月中多次将质疑8.13事件或为其澄清的用户(其中包括作家、北大历史系研究生、南大新闻学教授等)、甚至只是“可能为张发声”的潜在用户成批禁言、删帖、删号,然后扣以“粉丝试图为劣迹艺人洗白”、“饭圈文化恶劣行径”,或简单的“违反社区原则”的帽子;同时,则对持续造谣、骂张及其家人的内容则持着宽容和默许态度,许多帖子和用户即使用语恶毒污秽,被举报后依然能长时间存在。

这些平台的行为准则,确保了张和试图为其发声者在不明真相的普通民众心中负面印象的长期留存。

…….
(以上为网友统计收集的部分8月中旬到9月上旬的部分豆瓣大型公共“小组”的部分“主流“发帖。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仅在豆瓣各公共“小组”,此类用语极其explicit的帖子近两千贴,其它类似相关超过两万贴)
(以上是微博上95万粉丝,微博认证为“V+优质创作者”的某用户发布的内容;其下的高赞评论包括“他一死比他活着做的所有贡献都大”和“真要能弄死他姓张的,让我贴点钱我都乐意”等。)
(以上是哔哩哔哩网站发布的某up宣称张“参拜”了靖国神社,并以塔罗牌“占卜”出张是特务、从而引发大量对张的辱骂的”仅供娱乐”视频之一)

11月23日,“中演协”第二次发布“红头文件”公布包括张在内的“第九批网络主播警示名单”并得到主流媒体批量转发的当天晚上,金盾影视中心主任、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制片人李学政在其微博发文质疑该协会作为一个民间协会发布这类行政处罚公告的合法性和程序正义问题。

一天之内,李的账号就被微博“个别管理员”(引李学政先生语)迅速禁言、且其视频被隐藏;虽然之后得到了恢复,但转发和点赞其视频和微博内容的用户再次被大批禁言或无预警、无通知、无说明炸号。

而微博的相关公告中,对被禁言者统一采用了和“中演协”回应为何将张等艺人加入网络直播警示名单时如出一辙的说法:“(粉丝)非理性追星”,“在平台为违法失德艺人复出造势、洗地宣传,号召他人…(在)公共空间寻衅滋事”。

李学政的微博虽然一度被禁言、隐藏,但在解封后仍然迅速引爆话题,短短几天内其相关话题“#人民的公义#”和“#著名制片人李学政质疑中演协惩罚劣迹艺人程序正义#”阅读量高达数十亿(截至12月7日晚11时30分,“#人民的公义#”话题阅读量已高达34.4亿,而“#著名制片人李学政质疑中演协惩罚劣迹艺人程序正义#”话题阅读量高达26.4亿,两话题讨论量共约300万)。

总阅读量近60亿、讨论量300万,却不够“热门”的话题

有趣的是,如此惊人的阅读与讨论热度,这两个话题却没有上过一次微博的热门话题榜,或“热搜”榜;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演协”在李学政发出质疑足足一周后首次发出被不少网友戏称为“问东答西”的回应的短短半小时内,“#中演协回应惩戒劣迹艺人程序问题#”等数个话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高位,而此前在李连发多条微博时毫无声息的微博“大v”营销号,也突然精神抖擞、摩拳擦掌,开始转发该话题。

而在其它网络平台,类似的“消音”和选择性允许发声的事件也在不断发生。许多b站up在发出李学政的相关讨论视频后数小时内视频即被封锁、删除,唯一能“存活”较久的,几乎只有“不支持”李的观点和将李的质疑定性为“为劣质艺人洗白”的视频。

(update:

12月15日晚7点,李学政同五位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教授一起进行了一场关于劣迹艺人的封杀和行业禁入的法律研讨会,并在b站发起直播。开播后不到两分钟,b站管理员直接切断直播并以“违反直播规范”为由封禁直播间;此后李等人转站腾讯视频会议,会议再次被关闭;最后法学教授们和李学政尝试通过微博洪范法律与经济研究所账号直播该研讨会,直播被中途掐断九次又九次重开后,研究所账号被禁言,相关话题被微薄禁止显示。)

(Update2:

12月24日,在四个多月无法发声、求告无门(某些地方公安机关因 舆论原因 拒不受理其报案)后,张终于在李学政等人的帮助下向北京警方报案并获得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受理。当晚10点,李在其微博公布该消息后,“北京警方受理张哲瀚案件”话题在不到一小时内阅读量超过一亿,之后被微博迅速删除,此后陆续出现共计二十多个类似话题也均被立刻删除;而唯一评论了该事件的蓝v媒体“人报融媒”账号被微博封禁,截至12月31日,该媒体仍处于被禁言状态。)

由于这些平台用户和受众有较大不同,各大平台的“协同作战”,令针对张的谣言和负面信息有效地织成一张全方位,多角度,针对各个年龄层次、阅历、学历的网络人群、极为立体的天罗地网,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对张的恶意在不同人群中的广泛流传和长久延续。

从一个例子或许就能看到三个平台之间谣言“创作者”和搬运者、营销号、自媒体层层扩散,叠加传播的效果。

在关于张的众多谣言中,有一条流传极广、令许多人深信不疑,四处引用的谣言,即“张哲瀚此前推荐的书单中两本村上春树作品《海边的卡夫卡》和《刺杀骑士团长》中,都介绍了靖国神社的历史,因此张的道歉以无知和失察为借口是虚伪且不可信的。”

该谣言于8月13日当晚由豆瓣某小组当时的管理员之一,ID为Sand Write的用户发出,在豆瓣各公共小组内扩散流传后被微博营销号“搬运”到微博,成为张“撒谎”和“特意参拜”的又一“证据”,其中仅微博营销号“Bunny小课堂”关于此谣言的转发在极短时间内就累计近两千次。

虽然两天后《人民日报》旗下《踏浪青年》的公众号发表图文,说明《杀死骑士团》和《海边的卡夫卡》两书中并无任何一处描述或提及靖国神社,但谣言仍以指数增长方式被扩散。

数日后,b站粉丝数量超过540万的up主“三代鹿人”发布视频,称自己“从高中就开始读村上春树”,因此十分熟悉其作品,并向观众“证实”《海边的卡夫卡》一书中确实有关于靖国神社的相关描写,以此表明张是在撒谎。此后该up主因为网友举证揭穿其不实言论,再次发布视频,称自己因张而遭受了“网暴”,并表示只有“官方”说错怪了张,自己才会道歉……

这一从豆瓣发起,再经由豆瓣、微博、b站等平台多重发酵的谣言,就这样深入了千万人的脑内、心中,协同其它层层叠叠类似方式传播的谣言,对张的人品、信用和爱国立场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其传播之广、影响力之深的程度可谓匪夷所思 —— 最终使这个谣言进一步“板上钉钉”的,竟是“官方媒体”之一,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于8月18日在该媒体纸质版首页、微信公众号和官方微博的发文(署名为记者“雷萌”原创)中对该谣言的引用。更不可思议的是,雷萌记者这篇文章被大量阅读转发后,一度被另一“权威机构”中国知网收录。

某报记者本人却没有读过原著亲自以官方账号传播谣言、却严厉批判张称其不配“爱读书”人设

在该文内容被投诉并证实为不实信息后,新闻出版广电报和知网均无声无息地撤掉了此文,此后也未对此事做出任何说明、解释和道歉;而雷萌记者更是强硬地对质疑其文章的网友表示即使原书中根本没有这些内容,但有些东西“不需要写出来”,并且斥责对方“回去多读点书吧”。

5.

这或许是这一事件中最令人遗憾和痛心的一环:

我们的新闻媒体,本应作为值得信任、给民众带来公允与真实的宣传喉舌,却有一部分在张的事件中,表现出令人失望的职业素养和低劣的职业道德,甚至有一小部分更有意或无意地沦为某些资本势力手中的枪,“指哪打哪”。

普通人与真相的距离有多远?

或许就是民众与一名有良心,有职业操守、有正义感,愿意调查和展示真相的新闻记者或媒体编辑的距离。

我国无疑有许多这样令人敬佩的新闻工作者和媒体人。然而在张哲瀚的相关事件中,却也远不乏摈弃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和“观点必须以事实为依据”,而奉行“事实可以没有,观点必须先行”原则的新闻媒体。

他们的信息来源不少是由营销号和水军所扩散的“网络信息”,以及“中演协”和(自称的)“中网工委”这样毫无资质定夺他人名誉和网络生死权的组织;而在完全没有验证其信息来源、内容真实度的情况下,部分记者和”媒体人“已经出于种种目的,急不可耐地加入引用这类信息并将其推广的泱泱大军之中。

从11月23日李学政在微博上发出第一条对“中演协”的质疑开始至今已经近两周,除了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转发过其观点外,面对其微博两大话题总计共60多亿的话题讨论量,众多“主流”媒体对此齐齐缄口不言。

与此同时,随着网友的好奇心被激发,关于“中演协”的负面信息却被持续不断被“扒出”:

该协会不仅是一个毫无行政执法权的社会团体,而且涉嫌违规培训和收费,其“红头文件”上所盖印章为违规私章;其直播分会副会长瞿涛是多次涉黄被处罚的“六间房”的副总裁,其副会长之一彭家攀因严重违纪被判刑,另一副会长韩建鸥被法院列入多次失信人员名单,而会长朱克宁本人的百度百科在李学政首次对该协会行为发出质疑的当日被紧急编辑(该编辑者在同一天“碰巧”也编辑了张哲瀚词条),删光了其履历信息;此外网友还发现曾有被央视点名的劣迹主播被禁两个月后,晒出了与协会秘书长潘燕的饭局照,并在同一时期成功复出。而面对网友的询问,潘燕和中演协的各位领导不约而同地删除了微博内容并销号……

就是这样一个“中演协” ,在避不回应李学政质疑、酝酿足一周后,终于于12月1日晚发出“声明”,宣称自己之前发布的文件内容(包含“要求”从业抵制和会员单位“不得”提供直播等用语)只是“自律惩戒”、并不包含“强制性”。

而“中演协”此声明一出, 大有“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威风架势:包括“中国新闻网”,“财经网”,“头条新闻”等在内的50多家微博“蓝V”媒体账号(以及大量微博营销号)几乎立刻在同一时间齐齐发布新闻通稿,为其背书之意明显;其中微博该话题的主持人“中国新闻网”及其它数家媒体,更是早在“中演协”官方正式发布声明之前近20分钟就已发出相关新闻通稿,可谓时效性惊人。

一经发布、即上热门的媒体代“中演协”发言话题

但这些媒体的“跟风”发布或许是有原因的:

因为12月1日下午,新华社发表了一篇对“中演协”的“独家采访”文章 —— 文中某身份不明的“中演协负责人”面对记者问题,以答非所问的方式一再强调了其协会对张等艺人惩戒的“自律”和“非强制”性质,以及协会行为的正义性 —— 这篇由大众公认的国家权威新闻机构所发布的采访稿,或许被无数人视作代表了“官方”对此事的看法和定论:即“官方”在为“中演协”所发“红头文件”的正义性背书!

巧合的是,该新闻稿的作者之一,新华社主任记者白瀛,从该协会2012年7月24日的创立揭牌仪式开始,已经多次撰写与“中演协”相关的新闻报道。

而在11月23日“中演协”在其微信公众号首次公开发布《第九批网络主播警示名单》后不到三分钟内,白瀛和另一记者已经在微博建立并主持了“#违法失德艺人首次纳入网络主播警示名单#”和“#吴亦凡郑爽张哲瀚被封禁#”两个话题;两小时后,新华社微信公众号以头条发布了中演协的《名单》,引发海量转载。

这位新华社的白瀛记者是如何、又为什么总会在第一时间获取来自“中演协”的信息并发出?

他的履历信息中“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即‘中演协’)道德自律委员会委员”的身份或许能给读者一些启发 —— 因为他可以自问自答、自说自话、自己“采访”自己、自己“背书”自己!

白瀛的行为无疑违反了国家《关于新闻采编人员从业管理的规定》第五条规定:“新闻采编人员从事新闻报道活动时如遇以下情形应实行回避,并不得对稿件的采集、编发、刊播进行干预或施加影响:… 4、新闻采编人员与报道对象存在具体的经济、名誉等利益关系。”

因此在其行为曝光后,他迅速注销微博账号,销声匿迹。

但他所带来的巨大后果却是持久性、无法消弭的:

白瀛以“新华社记者”的官方身份就“中演协”《名单》事件为其站台而发表的报道,引发多达330余家官方媒体的跟风发布,更有无数营销号和自媒体争相转发,作为将无权发布行政处罚文件的“中演协”行为合理、合法化的依据;而他曾经参与建立并主持的两个微博话题阅读量已近14.5亿。

无独有偶,11月23日下午16:59分“中演协”首次公开发布 《名单》之后不到两分钟,一位同样多次撰写过中演协相关报道的人民日报记者郑海鸥即发表了一篇就该名单对该协会直播分会“某负责人”进行采访的文字稿(长1300字)。

这种高效或许有些令人感觉似曾相识:

在短短两分钟时间里,郑看完了刚刚发布的 《名单》 、拟定好采访内容、联系到采访对象、给予采访对象充足的时间思考和组织语言,让对方详细地回答了“《名单》如何产生、标准为何”,“为什么(网络主播警示)《名单》里有演艺人员”和“违规主播有哪些特点”等问题,然后脑速与手速齐飙敲出这篇采访稿并第一时间发出。

不仅如此,这位郑海鸥记者也和白瀛记者一样,致力于光速在全网最大限度地推广“中演协”的《名单》的效力:仅仅半小时后,该记者又已神速制作完成了相关视频,通过人民日报官方账号在b站发布。

如果说这位郑海鸥记者是出于心中的公义和优秀新闻工作者的极高素养而能如此迅速进行采访报道,那么和他(她)同样“优秀”的记者可谓大有人在:

比如央视新闻客户端11月24日发布了由记者“温天越 俞悦”撰写的对“中演协”表演(直播)分会秘书长瞿涛(那位“六间房”副总裁)的采访:“第九批网络主播警示名单是如何产生的?解读来了”。

撇开为何一个社会团体发布的一份名单竟需要央视记者来“解读”、以确保民众正确领会其文件精神不谈,该“采访稿”虽然和郑海鸥的“采访稿”发布时间不同、对采访对象的说明和前言部分略有不同,但采访内容、采访与被访双方的问题和回答却几乎一字不差!

这两篇雷同的“采访稿”莫非是出自这几位“优秀”新闻工作者的心有灵犀?我们不得而知。但作为“央视记者”的温的这片文章自然也和郑、白等人的作品一样,被包括“中青在线”在内的官方媒体大量转载,进一步起到了有效帮”中演协“站台、立威的作用。

此外,前文提到过的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的雷萌记者,虽然没有郑、白、温这样的“第一手采访资料”,但也绝不甘落后。

在“中演协”《名单》发布后,她立刻为其摇旗呐喊,发表了题为“岂能容忍‘饭圈’控制舆论走向”的署名文章。文中直接引用 “中演协”表演(直播)分会秘书长瞿涛的原话来表达观点,盛赞民间协会“中演协”的无证执法行为是“面对畸形‘饭圈’,行业主管部门 连出重拳”,并号召“各界携手发力”,“将主管部门 的动作传播到位”。从标题到内容,其因自己之前以官方账号传谣而受到“畸形饭圈”质疑的愤懑之情与助“中演协”立威之心可谓溢于言表了。

更加微妙的是,这位雷萌记者的文章在发出后,再次迅速被中国知网收录了。

(Update 3:

12月30日,《法治日报》发表记者韩丹东的文章“监管风暴席卷文娱圈”。

文章中,这位韩记者不仅将张与因偷税受到惩处的郑爽、涉嫌强奸受到批捕的吴亦凡、因涉嫌性侵解约的钱枫、因嫖娼被刑拘的李云迪并列,而且提到钱枫、李云迪等人时均一句话带过,涉及张时却绘声绘色,画风突变:不仅详细描述张是“ 耽改剧”“蹿红”而短暂“跻身顶流’”的,而且将其三年前在个人社交媒体发表的旅游照称为其“两年前 高调曝出 的照片”,并且用词十分技巧地定义了令张与文中其他“违法失德”艺人并列的罪行:“参观靖国神社,会见疑似日本右翼人士,触及民族大义之底线” ———— 一位虽然完全没确认过事实,但必须要先扣上一个令人敬畏的帽子、然而又不把话说太死以避免被追责的老练法制新闻工作者的形象跃然纸上。

更有意思的是,韩记者这篇文中提到“监管办法”时不但不厌其烦地把“中演协”的每次自律公约、自律管理办法、警示名单、发起道德申诉等“事迹”逐一列出,令其与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中宣部、人民检察院发布的正式文件和惩罚举措“平起平坐”,甚至言“监管”必首先提“中演协”再提这些重磅国家部门,为树立该协会作为行业监管“领头羊”的大佬形象而做出的努力可以说是举重若轻,相当不露痕迹了。

或许是又一次巧合,这位韩记者也曾多次撰写“中演协”相关新闻:从法治网(《法治日报》官网)全文检索结果来看,从去年10月21日第一次出现至今,韩记者在该网站关于“中演协”发布各类新公告的相关文章有11条;

巧上加巧的是,韩记者的长期合作者,中国传媒大学郑宁副教授(检索结果显示,两人在法治网上共同署名、或韩引用郑的“专家观点”的新闻和评论文共483条,其中关于中演协的共9条,从去年10月21日开始)刚好在去年的10月20日成为了“中演协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内容评议委员会”成员。

尤为讽刺的是,今年8月28日,韩丹东记者还发表了一篇题为“如何让网络谣言失去生存的土壤”的文章,文中引用了郑宁的话:“谣言=事件的重要性x事件的模糊性/公众批判能力”(见下图)。

结合韩记者本人12月30日文章中定性张的“罪行”时的措辞用语,令人不知该做如何感想?)

6.

“中演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协会?张哲瀚到底是不是一名不爱国的“失德艺人”?

无论你是否关心这两个具体问题的答案,你或许应该关心在这一系列事件背后所隐藏的问题:

在这个“舆论为王”的网络时代,舆论可以让人生,可以让人死。如果舆论被掌握和操纵于某些“错误”的人手中,会带来怎样的恶果?

自李学政为此事发声以来,他几乎未曾得到一个主流媒体正面声援,也至今未得到中演协任何正面回应。

他和关注此事的网友的提问和诉求 —— 请中演协正面回应关于其程序正义的质疑,请求通过正规行政或法律途径来调查张的相关事宜并给予其发声通道 —— 如同落入黑洞,得不到一点回音。

而今微博上关于他本人的“传言”却逐渐多了起来:李也是“饭圈利益相关者”,李的目的是“为劣迹艺人洗白”,含糊其辞掐头去尾的截图里某某人说某“李主任”有问题,李不是正规的“金盾中心主任”(有两个“金盾影视中心”,李为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主任)……

有人戏称李学政发声事件是《人民的名义》第二部:《人民的公义》。

这出大戏究竟会如何落幕,现在还无法确定。

但,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我们与真相的距离,或许正需要靠李学政这样的人来缩短。

作为普通人,不妨扪心自问,如果我们遇到了这些“烧饼在日本”们、这些“Sand Write”们、这些“三代鹿人”们、这些“雷萌”们,这些“白瀛”们,这些“中演协”和“中网工委”们,会怎样?

如果遇不到一个“李学政”,又会怎样?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