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丑图

小张事件中,部分新闻媒体人迄今为止的表现,仿佛一幅群丑图:

一边斥骂小张称其在JGSS附近看樱花无知无耻,一边悄摸摸从自己网站上“日本旅游资讯:怀古扶今的神社赏樱景点”文章里删掉推荐去JGSS看樱花的内容的人民网;

自己在同年、同月、同周、同地点采访报道了东京旅游赏樱盛况、三年后却如同失智健忘般,跟风大肆批斗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旅游樱花照的小张的中国日报和央视网;

对广电局和国家文旅部等国家机关发布的正式行业规范文件(正好规范的是“中演协”一直“伸手捞饭”的范畴)置若罔闻理都不理,而对文旅部下属管理的社会团体之一“中演协”发的“有刁民要害朕”声明瞬间一呼百应、生怕通稿发得不够快显不出赤胆忠心的几十家媒体蓝v;

自己不读书空口编造村上春树作品内容来传谣,反而怒斥胆敢指出这点而驳了她面子的网友,且酷爱以红小将气势、大字报标题“不容”、“岂能容忍”来批斗他人、并因这类华彩文章一再受中国知网青睐的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雷某;

擅长“左右互搏”和公器私用,自己披着官方马甲装模作样“采访”自己、再打着权威官媒幡子为自己所在的“中演协”站台背书的新华社主任记者白某,和满嘴严肃观点道德文章,其实全靠转发成风、查证成空的大量“官媒”;

在“中演协”发布某名单后以超音速完成就该名单对协会某负责人进行的超千字“采访稿”的人民日报记者郑某,和将该名单奉若圣旨、声称“采访”了分会副会长、确保充分领会其精神后才敢向下传达对该文件的“解读”,却不知为什么解读得恰好和其它报纸记者郑某之前的“采访稿”基本雷同的央视记者温某等;

深刻理解并活学活用自己身为“中演协”成员的老搭档关于谣言需显得既“重要”且“模糊”才好传播的知识,用没有事实、只有“疑似”的描述给人扣下一顶“民族大义”帽子来定罪的法治日报记者韩某…….

人无完人 —— 新闻工作者也是人,所以他们或许有时难免被片面信息、偏见和个人情感蒙蔽和左右,乃至情不自禁地为了自己相信的偏颇的“正义”而做出违背新闻工作者应遵循的职业准则的行为。

但是新闻工作者和媒体人所手握的“舆论”,是世间最大的权力之一。

抵挡能随手改变甚至颠覆他人命运的权力的诱惑、不滥用这权力,正是每个掌握这种权力的人的责任。

希望群丑图上的人像不会再增加,也希望现有的那些会慢慢消失掉,更希望能有幸看到一幅群美图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