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前段时间做个小手术住了阵院。

虽然住的是四人间,但因为是新医院,所以窗明几净条件挺好的,病房异常宽敞。而且可以直接在病床头扫码订医院食堂的餐送到床头,非常方便。就是菜单有点tricky,显示的都是十几元以上的饭菜,像白粥啊米糊啊之类的几块钱的不搜索是看不到的……

我因为习惯了自己宅着,而且又是小手术做完也基本能自理,索性每天无事就一个人躺在隔帘背后安静如鸡地上网,在住院期间完全孤家寡人的架势和病房里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

其他三人都是六七十岁的大妈,有听起来是做行政工作的非常八面玲珑的东北阿姨,有不会说也听不懂普通话总是十分安静的潮州老太太,还有做小生意出身儿子在学校工作的大嗓门大妈,每个人早晚都有儿女家人在身边围绕陪伴。

这几人和他们的家人虽然性格各个不同,有的内敛有的粗放,对我倒都意外地关注照顾。有次我举着吊水瓶上厕所,对面潮州老太太的陪床大姐就赶紧过来帮我举药瓶拧开门;我坐床上拿东西时不小心哐当掉地上了,斜对面东北阿姨的闺女就立刻隔着帘子问我要不要帮忙……总之还挺感动的,体会人间自有真情在的时刻吧。

**************************** 三次元分隔线 **************************

住院期间扫了一遍山河令cut。这剧前期剧情基本照搬原著没有什么雷点,演员演技只能说基本能不叫人出戏,服化道和镜头美感倒是显出十分用心;而后期主角人设大变,到最后几集剧情逻辑更漏得跟筛子一样,然而张哲瀚的表演仿佛突然开窍了,竟能在周遭一片荒谬之中带人入戏。后来发现他未必是表演开窍了,而是把自己当作戏中人了。

(其实设定上来说,剧中的周子舒后期也一样不仅偏离了书中的人物,而且和剧中前期有割裂。他面对温客行时如同爱到失去了自我,忍耐包容到无底线不真实的程度。但是因为张通过阿絮展现出的爱和悲伤太过真实浓重,看客很难不被他打动,也不忍质问他,那个清醒洒脱、一身傲骨、唯愿快意天涯的侠客到哪里去了?)

所以最终这剧挺难打分的 —— 太高了对不起这烂尾,太低了对不起小张最后痛苦的人戏难分。

我本来以为小张戏外能圆满,结果戏内外如同镜像,挺可惜的。希望他能继续活得精彩丰盛开心。

……………………………………… 分隔线 ……………………………………

我需要再看一次《活着》鼓舞一下自己。

但是我不敢看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