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杂感

最近复习完米国宪政历程,又看了张宏杰版的曾国藩传,边看边觉得有意思,很多零碎发散的杂感。

1. 个人和制度的力量对比:即使道德思想皆入圣人境的个人在制度的掣肘下也是难有作为的。

2. 老感想依然不变:合理的制度不应围绕让所有人成为圣人或以圣人来统治社会而建,而是围绕所有远非圣人的(aka所有人)人而建,因此核心是制衡和约束。

3. 监督不仅对于制度的实施与存活十分crucial,对于个人成长也一样。自律如曾国藩,也需要通过给亲友发日记邀他们监督自己,靠“他人的眼光”来督促自己改进。

4.反过来说,曾的时刻自我反省和听取他人意见不断改进实在举世少见,使他几乎踏入圣人之境;如果制度也能有这种“自省”改进机制,其生命力能达到何种境界?

5.(宗教)信仰的统治力量:纯以信仰力统治恐怕只能在非常时期以其凝聚力短时建奇功,长期很难不出祸害,因为……


(题外话:饭圈也是“信仰力”聚集的团体。不要觉得一群傻孩子聚一起能咋的,一旦群体中或有外人挑动引发“诉求”,以他们万人一脑<且往往偏执幼稚>的思考、行为方式和凝聚程度,可以造成极坏的影响。)

之后有再补充。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